第十章 水落石出
花二爷2021-07-07 10:563,614

  “进隧道了,刘哥,还在迟疑?你是要这一车人给你陪葬吗?”我用星剑修着指甲,显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我心里比谁都急,如果不在出隧道之前找到骨灰和最后两枚桃魂钉,那么只能以力破力了。

  在这之前,只要刘文生合作,绝对能以智破力。

  “能听我说一个故事吗?”他点起了一支烟,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这种人有职业习惯,做乘务的,绝对不允许将打火机香烟带上车,他既然敢把违禁品带上车,还在这间有全国联网的探头下堂而皇之的拿出来,说明第一,这个摄像头形同虚设,火车上的通讯已经完全被掐断了。

  第二,他根本就没打算活着下火车。

  “愿闻其详。”我依旧不动声色,自从修炼了北斗延生玄黄真经,耳聪目明是其次,无论是气质神色,我都有种改天换地的感觉。这部古经不得了,隐隐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又痛快又憋屈。

  “但是在这个故事开始前,我想问一下,你到底从什么时候识破我的计?”

  “好,我告诉你。”我一把将星剑放在桌子上。

  “从你打开我车厢门开始的那一霎那,我就觉得你有问题了。”

  我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

  “我和老黄在第九节车厢撞到的时候,他就告诉我,整部火车的vip车厢环节,是可以从内部锁掉的,除非是特殊情况,不然是不可以直接凭借乘务员权限擅自打开乘客的包厢。”

  “可是,那可是抢劫,你从来没有想过,抢劫案之后我作为列车长有权利询问你们配合调查吗?”

  “是,你的确有这个权利,可是我在之后假装和别人唠嗑,我发现第二节车厢一共九间VIP车厢,只有我们这一间被询问到。而且……”

  “而且什么?”刘文生吐出一个眼圈,眼神已经失焦了。

  “而且抢劫案发生后不久你就立刻从第一节乘务室车厢赶到我第二节车厢询问,劫匪的劫案应该是在6,7号车厢间发生的,他们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在我们这边瞎晃悠。所以你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第一点应该是为了脱离嫌弃。”

  “什么嫌疑?”刘文生惨然一笑。

  “当然脱离你是劫匪的嫌弃,对吗?大哥。”整部列车一共有3间杂物室,而钥匙应该都在刘文生那里,刘文生在换好衣服之后立刻就故意经过探头下的VIP车厢就是为了有一个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可是我为什么一定要去你那间包厢呢?”

  “因为我那间包厢里面有剩下的一根桃魂针。”我微笑,直到看到他慌张的神情,我才确定的按下掌心手机的发送键:老黄,在我们的包厢里找到一枚桃红色的木针,用我留下的银白色月剑剔除,别用手触碰。

  “你还知道什么?”

  我自顾自从他手里接过那根香烟,放在嘴里“第九节车厢的锁是你打开的,你也早知道我和老黄就在里面偷听你们抢劫,所以故意在我们面前说要跳车逃跑来打乱我的思路引起我的注意,你做了三步准备要杀那些人,借我的手,借子母鬼的手,借到站之后那些警察的手。”

  没等他继续说下去,“我想如果你没杀掉你那些要杀的人,到站之后也会有警察侯着,他们逃不了一死,我刚进门时候尝了你这桌子上的一口茶,和我在幻境里喝的茶一模一样。所以我断定,当时在幻境里的第二个人一定是你,那些修道之人的惨死也有你的份是吗?所以说这么多年死了这么多人,是有人在后面挺你。那个人就是张汉后面那一位,保他不受牢狱之灾那位。”我在看他的神色判断我猜测的正确性。

  他已经开始流汗了。

  “第一次在幻境的时候,我敏锐的发现大嫂的冤魂在玻璃那一面用指甲划的是张春生这个名字,我查到这是张汉的原名。”又抽了一口烟,好烟,就是有点呛。

  “还有呢?”他一脸解脱的样子。

  “你替我打热水的时候,我和你说我们包厢的VIP热水器坏了,只能拜托你带我去乘务室打,Sorry,其实我只是想贪个便宜,因为包厢里根本没有热水器。而你对乘务室的热水器也操作不来,据我所知,列车长对列车的每一个环节包括热水器厕所都要了如指掌,才能上岗。除非你是刚升上来的,可你曾经是650的高级列车长,现在忽然来这列快退休的破车,估计是因为你当初对大嫂的死保持沉默换来巨大的名利,因为现在事情风平浪静,那位大人物要收回了。”

  “名利?!秀芳的死换来的名利!呵呵,如果我当初执着揭穿他们偷运国宝古董,揭穿他们奸杀我的妻子,那我只会死无葬身之地,我不怕死,但是谁来为我的妻子报仇!”他揪着我的衣领眼圈泛红。

  我微微一笑,激将法成功,我猜对了,第二次进幻境,我注意到那个跑出去的女人胸牌上写着:杨秀芳。而那个模样,我曾经在打热水的时候在刘文生的工作桌上有一张泛黄照片上见过。

  而5分钟之前,老黄的短信已经发来了:杨秀芳,一个普通的列车员,刘文生的结发妻子,当年就是莫名其妙死在这部列车上。这部车的登记手续很奇怪,不接受全国联网监控,作为客运列车,还有货运列车的身份。

  “国宝,古董。”我默默的记在心里。

  “列车每次进隧道,都会莫名进入幻境,莫名感到鬼怪磁场,都会有胆战心惊的感觉,那么大嫂死的时候也许就是火车进入隧道的时候。成为一个时间节点,幻境与现实交错的时间点。”

  不等他解释,我让他松开了我的衣领,拍了拍衣服“你办公室的锤子柄是桃木的,用漆上了色,却掩盖不了香味。只有这样才能钉下桃魂针,到底是谁教你这么恶毒的方法?”我准备开门见山,因为时间不多了。

  “是……”就在他准备回答我的时候,忽然一阵尖叫划破整个列车。

  我知道,她来了。

  大嫂,终于不受控制的开始杀戮了,在这最后一个隧道。

  “到底是谁下的暗示,九个隧道之后,开始杀人。”我充耳不闻那声尖叫。

  “我不知道,只是那群人告诉我,这么做能为我妻子报仇。我就照他们的方法做了”刘文生,发型都乱糟糟了,抱着头蹲在角落。

  “所以你把你的亡妻以骨灰炼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地缚灵?”

  “我在乘务室的时候,发现你们那里的中央空调过风口特别干净,有挪动的痕迹,你们夺来的金银首饰估计都藏在那里吧,但是我猜测,因为你在我打热水的时候故意对张汉说列车到站之前不会有危险,他们应该已经借着闹鬼的由头,将钱款藏进二号车厢的大水箱了吧?因为那个地方不会有人去,等到列车到站,直接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出去。”

  我顿了顿“我只是很好奇,你是怎么说服他们和你一起抢劫的?走私古董国宝还在乎这个?”

  “没什么难度,张汉贪财,赚的钱手下没有分得多少,我乘他手下喝醉怂恿他们抢劫,反正这部车没有监控,他们运了这么多次古董他们都知道,而且已经快要报废。借着酒胆也就做了,等张汉知道了也无可奈何。”

  “我估计教你这么恶毒的手法的人,就是他们背后的人吧?快要报废了,这列火车也没有利用价值了,他想看你们狗咬狗,或者,灭口。”

  “我记得老黄刚上车的时候,还笑问我怎么这么大胆子敢坐这间车厢,我相信我一上车你也应该感觉到我是修道的,毕竟你害死那么多修道人了。害死修道人,也是你背后那人教你的吧,甚至有时候就是他们直接出手。”我忽然不那么恨眼前这个为妻报仇的人了,他背后的人才是最可恶的。

  “是。”好半天,他才吐出这么一个字。

  “意思是这列火车上有他们的人?”我眼已眯成一条线,不好,老黄有危险!

  已经顾不上再问出骨灰和最后一枚桃魂针的下落,我急速跑出去,刚回到我们的车厢,几个黑衣人瞬间从门后窜出来,和我在拥挤的包厢内交起了手!

  “停手!小Q!自己人!”熟悉的声音,老黄。

  “自己人,老张!”对方和我同时收手,但是他的军刀滑坡我的上衣,我的星剑同时割下他一缕头发。

  “国家已经察觉这般列车的不对劲,这些人都是自己人,现在他们都听你指挥,老张。”首先解释的是老黄,没有过多的寒暄和客套。就是这么简洁,我抬首一看大约有7,8人,各个眼神彪悍,肌肉鼓起,为首的小Q更是像极了施瓦辛格,史泰龙一样。

  “你们现在去列车室,记住,我给你们的这道黄符含在舌下,看见什么听见什么,都不要说话,鬼怪奈何不了你们,活人的话,你们的身手应该可以解决。在这班列车出这个隧道之前将它停下来,我要列车停在隧道里,不管后面有没有车撞上来,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办不到,大家一起死。”我没时间一一和他们客套,掏出黄符就塞给他们,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

  既然进隧道是一个时间点,那么我就要把“大嫂”引出来,还有那个满身邪气的张汉,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每次遇到你都是一身酒气,但是我恰恰被你这一身酒气骗了,你除了一身酒气什么都没有,现在想想连人气活气都没有。

  真是厉害,还有你们背后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估计你们到现在不出手,是第十节车厢的那几个人在和你们对峙吧,如果我想的不错,真正的第十节车厢在出站以后就被掉包了,那十分钟的停留,不是因为抢劫,而是因为后面的这第十节车厢是之后拼凑连接上来的。

  杨秀芳,张汉,刘文生,神秘的第十节车厢里的棺材和人。我来一一会会你们。还有最后一枚桃魂针。

  “兄弟们,虽然才刚刚认识,但是一切看你们的了,如果你们能让火车停下来,我们还有万分之一的生机。否则,大家黄泉路上有个伴吧。”

  杨秀芳失控的鬼魂和张汉刘文生背后恶毒的人到现在没出手,估计是有第十节车厢的人在,那些人是个变数。他们也没算到,整整一节车厢借着他们的走私车掉包运输。将火车停下来,一是为了让杨秀芳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显出地缚灵的真身,二是要逼出第十节车厢的那些怪人,只有他们才能克制这班车上的牛鬼蛇神,我隐隐觉得他们应该和我大有渊源。

  破局,就在今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