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九天炼心
花二爷2021-07-07 10:283,349

  用出浑身的力量将李慕白抛了出去,我知道,我的所有体力和毅力只够我走到这。在后面发生什么都与我无关了,我只想好好睡一觉。

  “可是二哥,七爷也在里面!”

  “没办法了,九天十地炼心大阵,布!”是阿二的声音,也是我最后听到的一句话,随后我就陷入了无尽的昏迷。

  “孟将,你醒醒!我们终于到陇州了。”我一睁开眼,就是一个美妇人抱着我。

  “你认错人了,我姓张,叫张凡梦。”一把推开了她,晃了晃脑袋,我身处一架十分豪华的马车。

  之前我可是还在和少清少玄大战,怎么一下子来到了这里。

  马车的地毯色彩斑斓却质地柔软,一看就是十分珍贵的兽皮铺成,马车头的风铃随风发出悦耳的清脆鸣响声。

  “相公你前日从马车上摔下,今日就不认识妾身了吗?”美妇人脸上的泪痕依稀可见,做不得假。

  “你真的认错人了。”我挣扎的爬起了身,掀起帘布的一角,漫天飞雪,帘布之外的车仔细的操纵马车,避开道上赶路的行人,那行人各个面带苦色,愁容满面。

  不看不得了,像这样的难民路上密密麻麻随处可见。

  “老爷,外面凉,小心风寒。”马车夫头戴斗笠,声音低沉不失委婉。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家老爷,我是张……张……”我一下子结巴的说不出自己的名字。

  我叫什么?我是谁?

  “孟将,快些进来,恒过都着凉了。”说话的是马车内的美妇人,我本想下车寻回去的路,却被她这一句话提醒,发现,马车的角落有一个小小的男孩子,大约七八岁左右。

  生的眉清目秀,低头不语,我这才发现,周围所有人身穿的都是古装,盘的高髻,低头一看,我也是如此,华衣玉服,头发极长。

  “这里有古怪。”我心里默默念叨,我虽然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但是我还记得我的经历,早在老黄狼的幻境经历之后,我的抗幻境能力就有了极强的提高。

  可是,我还是着道了。

  这一切应该就是九天十地炼……炼……,我发现我忘记的东西越来越多。

  头越来越痛,我到底是在哪?

  “欲阳不阳成清殇,玉清香火得永昌。星门不知凡中潜,上清道中神丹炼。金神成黑无处藏,太清不知化道江。 ”脑海中划过北斗经的开篇总纲口诀,这才平静下来。

  我一定要记住我是身处幻境,否则真的有一天忘记一切,我可能就要永远留在这里了。

  “夫人,我们现在是在哪呀?”我发现我口吐的语言竟然是和少清少玄交谈时用的语言同出一源,不过我敏锐的发现我身边这位妇人肯定是我现在所扮演的孟将的妻子。

  “夫君,你可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我们现在可是在陇州呀!”说完,这美妇人脸上露出忿忿的表情。

  “你帮那李显夺了江山,他竟然装模作样给你做了天官尚书,封汉阳郡公,之后还收买人心的给你升为汉阳王,傻子都知道是明升暗降。我已禀告父亲,道门中人过几日会合力给朝廷施压。看那李显还能不能坐的安稳。”李显?唐中宗?难道我穿越到了唐朝?

  眼前好熟悉的桥段,我好像在哪看到过,不管它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如果是幻境就一定有出阵的破解之法。

  和美妇人假装聊天一会,就到了我们的目的地------陇州、

  “李客,这行道上匆匆的难民都是哪里来的?”经过一番交谈,我知道我这位车夫名叫李客,是多年的老家丁了,与我这扮演的孟将大人风雨相伴,亦师亦友。

  “大人你怎会不知?当日神龙革命,洛阳城中尸气冲天,现在洛阳城中寸草不生,李显已经迁都长安了。”看这车夫语气平淡,直呼皇帝之名,又与孟将大人常年相伴,一看就是个奇人。

  “尸气?那些道门中人呢?”从美妇人口中我旁敲侧击发现这个朝代竟然是唐朝,唐朝的礼佛尊道可是出了名的兼容并包。

  尸气盈城,寸草不生!不可原谅,这简直就是反了阴阳违了天地,我不信道门中人不管。

  “道门中人?道门中人自己也自顾不暇,和天师界打的不可开交。一群牛鼻子老道,非为了谁第一第二打了那么多年,一个莫须有的宝藏搭上了多少人的性命。”李客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嘲讽与讽刺。

  这天下真是不得了的乱!

  就在临近陇州城之际,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

  “前面的人,把马车停下来,我们只图财,不收命。配合这点,大家相安无事。”一伙流里流气的难民手持了镰刀锄头聚集在一起。

  我一看就清楚,这是一伙劫道的。

  马车两旁,没有侍卫。看来这位所谓的当朝大人,混的真的不是很好。

  “诸位大人行个好,这些钱诸位尽管收下。”李客熟络的掏出一个布袋,鼓鼓的,看来不是第一次做这件事了。

  “看你们这么识相,就放你们过去,下次招子放亮一点,别走在爷的地盘上。今天爷高兴,不然就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这伙流匪为首的络腮胡大汉估计也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有这么大一笔钱。

  他竟然不自觉走上前来,掀开了帘子。

  我本坐在马车上,一言不合我便想开打,一伙流匪,不足道哉。

  修炼北斗经,我竟然隐隐时常有一种大势在握之感,那是一种冥冥中的改变。

  虽然我一直被人打爆,从老黄狼,到尸气鬼,再到现在的鬼僵。没一个我打得过的。

  可是这都不能阻止我心中的信心,有我必胜。

  “你们……”他话没说完,口水却流了下来。因为他一眼看到那个美妇人。

  他擦了擦口水“你们可以走,她不可以。”他用嘴努了努帘布里安慰儿子的美妇人。

  虽然那一位美妇人不是我的妻子,虽然这里可能是幻境,可能一切都是假的。

  但是,我绝不容许一位妇人在我眼皮子底下被欺辱。

  就连李客的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可就在我们俩大老爷们没动手的时候,那个美妇人却是娇媚的一笑:“乖,恒过闭眼。”

  那孩子十分乖巧,闭上了眼睛。

  精光一闪,光是因为快,快的是指甲,美妇人的指甲。

  “啊!我的眼睛!”杀猪般的声音从那络腮胡大汉口中传出。

  “真是不怕死。”那美妇人露出毒蛇一般的微笑,“这眼睛你不要我就替你收了。”

  我背后一凉,这美妇人给我的感觉只有娇弱,没有主见。想不到出手如此凌厉很辣。

  果然唐朝的女人都是凶悍,这一位肯定是悍妇中的悍妇。

  “上上!杀了他们!”那大汉稳住伤势之后,竟然想要让众人一拥而上。

  李客手已经摸上车辕庞的一件长条形的事物,那东西隐藏在黑布之下,我看不到样子。

  但是比他更快的是官差。

  “保护大人!”密密麻麻的人马从远方冲杀而来,瞬间将这里的一切包围了起来,李客努力的将受惊的马安稳住,使劲的压了压头上的斗笠,连那美妇人也将帘布放了下来,似乎两人不愿意与领头前来救援的将军相见。

  “姜天佑救驾来迟,请大人赎罪,微臣兵甲在身,不便行礼。”前来救援的百余骑兵,为首的人大声呼喊,我眼尖的看见他多看了一眼帘布,仿佛可以看穿那帘布一般。又多看了看李客,可是李客戴着高高的斗笠。一时之间,他脸上露出犹豫不决的神色,显得极为烦躁。

  “大人,这些人怎么办?”他手下已经有人在询问那些已经瘫在地上的流匪的处置结果。

  “杀了杀了。”那姜大人烦躁的挥了挥手。

  “大人饶命!”

  “别杀我!”

  一个命令,人头落地。我没阻止,没说话。因为这些人不杀,就是害了别人。

  随着大队人马进入陇州城,没有受到什么阻挠。

  “大人,这是州牧大人为你准备的府邸。微臣就不进去了,微臣的兵营在城北三里处,如有需求,盏茶功夫,微臣就能赶到。”说着他着重看了看我的马车和李客。

  “有劳了,姜大人。”我躬身做了一个拱手。

  “大人使不得。”姜大人说着便上前来跪下。

  我伸手去扶他。

  “大人小心你那帘内人。这里有一道玉牌,关键时刻大人摔碎,微臣立刻赶到。”借着跪下的机会他低声在我耳边附和,那姜大人又往我手心塞了一块长条玉制的扁牌,入手温润。

  一丝电光划过心里,这玉牌,不就是叔公遗物中的那一块!

  这幻境不简单啊!

  “相公和这种高攀富贵的势力小人说什么?赶快进屋吧,别以为咱们落难了。就可以和我家说情攀理,小人永远是小人。”

  帘布之内的声音传来,依旧是不屑加上嘲讽。

  这一位夫人绵里藏针,不简单啊。

  “姜大人请回吧,有事我自会通知你的。”我用力握了握这一位面容刚毅的男人的手,示意我已经知晓了。

  “好!”快人快语,说完,那姜天赐就已经上马和下属策马奔腾而去。

  一夜无话,府邸之内已经备着许多佣人供人差遣。

  那美妇人已经带着孩子睡下,而我还在后院的书房内苦思冥想。

  到底怎么才能出去这个幻境?

  忽然,心中一动。

  “出来吧。”我装作不动声色,因为我发现屋顶的瓦片有松动的声音,在这个虚幻的世界,我发现我自己的实力竟然有了长足的提升。

  一口道力久持不散,我也不深究原因, 反正不是坏事。

  顺带着连反应也变得敏锐。

  “参加张大人。”梁上两位君子也知道被我发现了,下了屋顶推门走了进来。

  这两人理了理衣服,就要行叩拜大礼。

  而我心中大惊,差点就尿了。

  太清太玄,你们两个是不是跟踪我啊!

  我假装镇定的走到窗边关上了窗,今夜的风格外大,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