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归去来兮
花二爷2021-07-07 10:322,755

  “小兄弟,虽然不知道你叫什么,虽然不知道你的故事。但是我和你嫂子真心感谢你所做的一切。谢谢你最后的作为,我决定带你嫂子去一个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我知道你们口中人鬼殊途,我知道你们的道士是以消灭鬼怪为任。但是大哥还是想用下半辈子守着你嫂子给你嫂子赎罪,当年我对不起她,今时今日我不能再失去她了。

  原谅大哥带着嫂子的骨灰和最后一枚桃魂钉和你嫂子远走高飞,其实大哥没告诉你,你嫂子的骨灰和桃魂钉已经被大哥吞了进去。从此我和你嫂子再也不会分开了,那些人说你嫂子煞性被最后出现的那口棺材给磨灭了,不会再有害人的能力。

  原本我是准备将最后一颗钉子镇在第十号车厢,但是,在半路之上原本的第十节车厢被人掉包了,接上来的车厢就是那一节黑漆漆的大棺材车厢。也许是借着张汉的名头偷运,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张汉在这条线路上可是恶霸,无人敢查无人敢管。

  如果有缘,我们下次见面,大哥一定去找你,给你说我和你嫂子的故事。

  保重。”

  “喏,就是这样啦,听小Q说最后你昏迷的时候,他带着你的星剑一箭穿心刺穿了那个怪物,但是那尸气鬼浑身喷着黑气,仍旧苟延残喘,最后忽然出现的那批相貌平凡的冷面孔,他们将棺材背在背上,棺材的一颗盖棺的边角飘出一把木剑,腾空飞起,将那个怪物绞了一个粉碎,最后竟然飞回了你身边。”

  说着,老黄顿了顿,看在躺在担架上的我“最后那个领头背着棺材的人叫我给你带句话:玄黄教的掌门人如果还这么没用,我家主人不介意换了你。”在老黄的口中,之后那些人一个起纵就带着那口棺材消失不见了。我知道他们肯定是出幻境了。

  “之后的情况你也知道拉?我们把你带下火车。”老黄看着我,苦笑。

  我看着手里的纸条和木剑,我知道了我昏迷之后大约的经过。

  痛,浑身像散架一样。

  “你们干嘛不把我带进医院啊,找个担架就把我搞来这种大酒店。你们这么有钱把我送去治啊!”我已经开始嚎了。

  旁边的小Q一脸严肃的和我说“电影里总说医院鬼怪多,你们这种大天师昏迷的时候万一被妖魔鬼怪害了咋办?”经过一场大战,我们已经像战友一般。

  “QNMLGB!哪有那么多鬼怪啊!不过你们这种喷雾剂和接骨手法倒是专业。”我脑海里瞬间划过职业军人的猜测。

  “你再在这躺一天就好了,他们都看得出来你伤的也不是那么重。而且有必要故事要说的那么详细吗?你疼归疼,也不用装作昏迷吧?”

  “娘的,我要不是装死,估计就被那怪物弄死了。”我大呼小叫,其实,谁心里不是有一块柔软的地方,我要是醒着,那尸气鬼死了,我就得和刘文生杨秀芳作一个生死了断,人鬼殊途,势不两立是我的职责。

  但是我晕了,他们跑了,我没办法!

  也许这时候的温柔对待,是我对爱情的最后一丝尊重,苦命人,何必再去为难。

  就在我感叹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靠!快把我的手机给我!”看着手机上四十多个我妈的未接来电,我就头大。好不容易解释一番,终于糊弄过去了。

  三天后,“这是我的名片,有空你就来找我玩吧。”老黄给了我一张他的名片。

  “好好!没问题。”去你的,碰到你这个找鬼的老头,那么我就是,找死。

  “黄占元。”我呢喃读出老黄的名字。

  这不就是那个油头小生!我抬头的时候,老黄和那些人已经上了黑色别克车离开了。

  我没因为能碰到这个老黄而感到诧异,而是,这个老头找鬼找了四十年,还没翘辫子,也是飞上天的节奏。

  四十年前木槐村的图册就是这个老头拍的。

  三十分钟后,在给黑车司机付出了三十块钱的代价之后,我找到了这家店:玄记阁。

  我一走进这家店,一缕檀香传来,书香气弥漫在整个店铺。看起来像是个老店,开在这安静的小桥流水边上,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整个铺子一推开木门,便是一个花园,而后便是一个会客大厅。根本不像是一间铺子,更像是一个富人宅子。

  “请问有人吗?”走进大厅,古色古香的木质梁柱和桌椅排放的让人赏心悦目。

  正堂只有一个穿着唐装的老头,坐在大厅中央的太师椅上细细品茶,手里拿了一本已经泛黄的线装书。

  他抬头看了看我,眼神中露出一丝震惊和惊讶,又换回了刚才的淡然。

  “我叔公让我来的,我叫张凡梦。”我对着这老头鞠了一躬。我了解,这老头能坐镇这铺子,肯定和叔公关系匪浅,于我来说也是长辈。

  “你随我来。”他将泛黄的书册塞进宽大的袖子,我识趣的走到他身边,而后他竟没有意思站起身来,而是抬手倒了一杯茶,忽然站起,我这才看清他的容貌,一双虎目精光闪闪,一张脸上漫布皱纹,满头的白发竟然没有一丝黑色,梳的一丝不苟。看起来整个人笔挺的像一柄剑,只是现在还在剑鞘里。

  他出手如铁钳一般的手爪捏住我的肩膀,竟然让我差点大叫出声音。

  “尸气侵体,竟不自察。还说是天师后人,愚蠢!”她像后生晚辈一般指点我。

  说完,他食指中指并指如剑,在我胸口连点几下,“喝了这杯茶。而后每夜用糯米混合定神香沐浴,三天自然痊愈。”

  “今晚你们在这这这,带着黑驴蹄糯米黄符,一旦被我带队赶了进去,你们就围杀了它,不能活捉,就镇死。”一旁的帘布忽然掀起,三个彪形大汉跟着一个熟悉的脸孔走了出来。

  “娘的,特意没打电话给你,你真是丧门星啊!李慕白!冤魂不散!”但是这话怎们能够从我这三好青年口中说出。

  “慕白大哥!”我假装热情握住他的手!仿佛他乡遇故知那样。

  “凡梦!下车怎么不打我电话呀?哎哟哎哟~”李慕白赶紧把手抽出来,我恨不得把他的手捏碎了。他在木槐村差点把我卖了,我可是一个腹黑大天师。

  “哟还记我仇呀!”李慕白拍了拍我的肩,给我眨了眨眼。

  “你们应该见过了,凡梦,这是定国老爷子。你以后跟着我们一起喊国爷就行了。”说着他指着之前那个老头子和我说道。

  老头子一言不发,从头到尾一直盯着我看。

  “老爷子就不麻烦你了,我们带他到后院去熟悉一下兄弟就行了。今晚要不是有行动,我们估计就带他去接风了。”说着不分三七二十一,李慕白就拉着我往后院走去。

  这哪是后院啊,分明就是一个义庄啊!

  穿过层层小道,两边的厢房前,停着的都是头大尾小的棺材。

  “李慕白,你和我妈说这里不是卖瓷器的吗!怎么都是棺材啊!这里是棺材铺咯?”

  “我说是棺材铺你妈会放你出来吗?你秀逗了啊?”李慕白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我。

  “李慕白!!”我都想掐死他了!都火葬年代了,哪里有人来买棺材啊!这家店铺摆明了压在手里就是亏。

  忽然整个院子里都传来了一声唱词,听起来就知道是之前的国爷学着京剧的唱法唱出了一句:归去来兮。

  李慕白愣住了,而后拉着我又仿佛若无其事的往前走了。

  他身后的三个大汉,却疑惑的呢喃出声:“奇了怪了,今天是什么日子,老爷子兴致这么好。”

  在一间较为安静的房间旁,我们停下了脚步,“你好生梳洗一下,你身上有伤,好好休息一下,晚上还有行动呢!”

  “行,就住这是吧?”我问他。

  不对,行动,什么行动啊!你都说我有伤了!干你娘啊!

  李慕白已经带着人跑得消失无影了。

  随手走进房里,心里还在回味刚才的话:行动?你说去我就去?晚上我去,我就跟你姓李。

  忽然,一个老式收音机传来一则本地新闻。

  我眯起了眼,有意思,吸血僵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