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
吃豆腐的茄子2021-07-14 15:522,179

  林家人见林老爷子发火,一个个正襟危坐起来,谁也不敢说话。

  今儿可是林老爷子八十大寿,这要是谁惹得寿星佬不快,那以后再林家就甭想抬着头走路了。

  只有坐在林老爷子另一侧的林文生,一双漂亮地大眼睛目不转睛的打量着秦渊。

  见气氛不对,他连忙开口劝道,“爷爷,二伯二婶他们也是为了咱们林家好,您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我还没到老眼昏花的时候!轮不到你们来教我识人!”

  林老爷子恨铁不成钢地收回视线,然后目光落在林文生身上,脸上这才多了一丝温柔。

  他伸出手摸了摸林文生的脑袋,教导道,“人善被人欺,你要是有你姐姐的一半心性,我也不至于——”

  “爷爷,我就想一直陪着你嘛!”林文生苍白的脸上泛起天真的笑容来,让人看着便心疼。

  秦渊坐在一旁也是默不发声。

  他本就不是为了当初那一纸婚约而来,能恰巧赶上林爷爷的八十大寿,他已经很庆幸了。

  林老爷子呵呵的笑了起来,宠溺地用手摸了摸林文生的脑袋,说道,“胡闹,我林家男儿走到哪里不是顶天立地?别人我不说,你看看秦渊——”

  说到此处,林老爷子语气一顿,继而对秦渊说道,“秦渊,这些年你在哪里高就呀?没关系,都是一家人,和你弟文生说说,让他好好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的多姿多彩。”

  “这——”

  秦渊有些犹豫,脸上也是多了一抹尴尬。

  他总不能当着一个懵懂少年的面,张口就说自己在东域临海那边修仙吧。

  见此一幕,林建柏心中一喜,知道挖苦秦渊的机会来了,连忙找机会插嘴道,“秦渊呐,来到这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苦,有什么委屈,就不要藏着掖着了,尽管说出来,二伯想办法给你解决!”

  秦渊抬头看了林建柏一样,心中不禁冷笑。

  这林建柏的嘴脸,别人看不出来,他在沧澜宗修行这么多年,观察力又是常人能及?

  方才林建柏说话之时,眼角分明闪过一道幸灾乐祸的讥讽,这让秦渊很不舒服。

  “哼!就算这小子混的再好,能有混出什么名堂?和阮宏奕阮大公子一比,那还不是云泥之别?”林家二婶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道。

  方才老爷子动怒,说白了那是当众打她的脸,这口气她岂能轻易咽下?

  被林家二婶这么一说,林家人也纷纷活跃起来,一个个点头道。

  “二嫂说得有理,阮家在都江郡都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阮宏奕又是长孙,日后继承家业指日可待!”

  “是啊,听说阮少和都江郡首富陆谨乃是忘年之交,这笔大订单早已是囊中之物了!”

  “到时咱们林晗嫁给阮少,咱们林家眼前的坎准能过去!”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话题不知不觉间就又落在了林家大小姐林晗的婚事上。

  这也是为什么,今日是林老爷子大寿,林晗迟迟未归的原因之一。

  烦!

  倒是秦渊坐在林老爷子身边,听得一头雾水,心中不由得为这个林家小姐感到悲哀。

  家族联姻,多土气的事!

  林老爷子瞪着眼睛看着众人议论开来,久久不语。

  说实话,林家的产业已经老掉牙了,根本支撑不起林氏集团的运作,眼看着就要倒闭。

  如果这次能交好阮家,得到那三千六百万的大订单,定能借此盘活林家这摊死水。

  可偏偏阮家公子对他孙女林晗有意,林晗又早有婚约在身,这让他心身煎熬已久。

  原本,秦羡的去世,再加上公司破产倒闭的负担越来越大,他已经准备屈服了。

  但谁曾想,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上。

  秦渊,岐山秦家这个已经消失了十多年的人,突然就出现了。

  一时间,林老爷子这心里是愧疚感十足,不停地在和良知做斗争。

  看到秦渊沉默不语,林建柏脸上终于是泛起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说道,“秦渊,你也看到了,大家都希望林家好,林晗是不得不,也只能嫁给阮少的。”

  “对!你就死了那条心吧!想娶我们林晗,先拿三千六百万出来!”林家二婶也是一脸厌恶的讽刺道。

  “门不当!户不对!你这不是联姻,你这是来入赘!”林家人也是纷纷表态。

  至此,秦渊才算真得听明白了。

  原来,那个和自己素未谋面的未婚妻,就是众人絮叨了这么久的悲哀大小姐?

  这群人叽叽喳喳老半天,原来都是怕自己提起当年婚约,要求林家履行承诺?

  秦渊的脸色有些难看,心中更是气愤。

  三千六百万?亏他们长得开口!

  就像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他就是真有三千六百万——

  等等!

  秦渊心神一震!

  三千六百万?大订单?

  江都郡首富?那不正是陆谨陆董事吗?

  自己手上的这份订单竟然是林家此时的救命稻草?

  看到秦渊愣住,林家二婶更是得意,冷嘲热讽道,“瞧瞧!从来没听过这么多的钱吧?三千六百万呐!你哥当初那个羡渊集团也不过刚刚过亿而已!”

  “你说什么——”

  秦渊脸色一沉,蹭得一声便是站起身来!

  不得不说,秦渊对于大哥的死还是耿耿于怀。

  所以当有人突然提起秦羡的时候,他的反应本能的就是有些过激。

  “放肆!秦渊!你想干什么?”林建柏见情况不对连忙挡在自己女人身前,放声呵斥道,“她可是你婶婶!你就是这么对待长辈的?”

  “哼,估计是撮到痛处,无地自容了吧!”林家二婶一脸的尖酸刻薄,讥笑着说道,“秦渊,你真不如你大哥!秦羡那小子哪次过来拜会不是低头哈腰礼诚相待?反倒是你,没多大能耐,臭脾气倒是不小!”

  “是啊!这家伙和秦羡那小子根本没法比!你说当初和秦家联姻怎么就选错了人?”林家人也是一唱一和地嘲讽道。

  秦渊怒视着林家众人的丑恶嘴脸,袖间双拳紧握得咯吱直响。

  孱弱病态的林文生此时彻底蔫了下去,一想到自己的姐姐竟然和这种废物联姻,他也是倍感失望,觉得没脸见人。

  从小到大,他见过那么多姐姐的追求者,差点没把林家的门槛都踩破了。

  他们哪一个不是豪门世家的少爷?最次的也是名噪一时的青年才俊!

  哪像眼前这个秦渊,除了这张脸之外,一无是处!

  然而,就在秦渊实在忍无可忍决定无需再忍之时,一声怒喝却响起!

  “够了!都给我住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