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吃豆腐的茄子2021-07-14 16:022,119

  秦羡自洛城白手起家,在沧江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不少金融界的风云人物,都知道这么个如彗星般升起却如流星般陨落的年轻人。

  对于他的死,众人心里还是倍感惋惜地。

  不过,对于他的弟弟秦渊,在场的人就没什么好印象了。

  至少相对于秦羡的谦虚随和,秦渊表现出来的强势和生硬,在这些人眼中,不过是丧家之犬的挣扎罢了。

  反倒是潘婧茹赢得了一众好评,不仅有安慰,甚至还有祝福。

  这让秦渊有些难以忍受,阴沉着脸走到宴会的一角。

  他注视着潘婧茹,想要揪出破绽,但眼前这个女人却不给他任何机会。

  她辗转在诸多宾客之间,话语张弛有度,如同莺歌婉转,总是三言两语便让气氛上升不止一个层次。

  但正因为这样,秦渊才更加警惕。

  这不是个普通的女人,也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柔弱,她一定隐藏着什么。

  正当他心中思量之时,林家二伯林建柏不知何时走到近前,语气冰冷地说道,“你随我来。”

  秦渊微微一愣,随后便跟着林建柏一同来到林家堂后的庭院。

  堂前宾客满座,宴请八方,堂后则是与林家关系较为亲密的家族才会进来,以便亲手献上寿礼,两家相互唠唠家常。

  此刻鱼塘边的石亭下,林老家主正高居主位品着茶水,时辰未到,他这个主人还不是亮相的时候。

  见到林建柏带着一个年轻人进来,一众林家人也是面面相觑,皆是不解。

  能让林家二伯亲自带路的,难不成这小子是哪个大世族的豪门子弟?

  “二伯,这位是?我怎么从未见过?”

  率先说话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秦渊抬眼看去,不禁眉毛一挑。

  好一个眉清目秀的孩子!

  若不是他一头利落的短发,单凭相貌,林渊还以为是林家的哪位小姐。

  生而为男,长的却比女人还好看,这真是——

  不过秦渊也看出了一些端倪,此人虽然俊秀,但眉宇间正有一团瘴气盘旋,浑身成病态般怏怏孱弱,仿佛一阵风来就能将之倾倒。

  一时间,他心中竟浮现出一种‘红颜薄命’的叹惜。

  然而,林建柏的脸上却是隐隐闪过一丝不耐烦,说道,“还不是你那好姐姐,当年订的一手好姻缘!”

  “……”

  少年被林建柏的风凉话说得有些尴尬,本就苍白的脸上再次少了几分血色。

  “老二!文生这孩子还小,又体弱多病,你那张臭嘴什么时候能有点分寸!”

  坐在主位上的林老爷子自然是不能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孙子难堪,绷着老脸,开口教训道。

  “哼——”

  林建柏显然是不怎么服气,狠狠地瞪了林文生一眼。

  这姐弟俩都是丧门星!大哥当初是怎么想的,竟生出这么一对孽障!

  原本林建柏以为,自己大哥死了,那他就是林家下一代的第一话语人了!

  谁曾想大哥的女儿林晗却在商业上天赋异禀,被林老爷子看中,竟然破例委以重任!

  不过,当着林老爷子的面,林建柏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心中的不满,点了点头后直接向一侧挪了一步,将秦渊让了出来。

  “这位小友是——”

  林老爷子手上的茶盏一顿,和善地笑着问道。

  从一开始这小娃子进来,他就总觉得眼熟,难道是在哪里见过?还是长得像什么人?

  “林爷爷,小子秦渊,此次前来,是代表岐山秦家,前来为您贺寿。”

  虽然秦渊从未见过这个林老家主,但从小到大却总能听大哥秦羡提起。

  当年林老爷子和爷爷亲如手足,简直就是除了女人之外,不分你我。

  秦渊不相信林家人会对他多友善,但他相信自己爷爷的识人眼光绝不会错。

  果然不出他所料,当林老爷子听到岐山秦家的时候,身子猛然一颤,茶盏中滚烫的茶水溅到手上,洒落了一桌。

  “爷爷——”

  林文生连忙伸出手来帮忙擦拭,却发现自己的爷爷木讷地呆坐在那,仿佛那茶水早已没了温度一般。

  他瞪大了双眼看向秦渊,由上到下,一遍接着一遍,脸上逐渐盈上了一抹恍然,然后化作了难以置信。

  “秦渊,你是渊儿!”

  秦老爷子有些激动地想要站起身来,但奈何,他那双早已瘫痪的腿根本行动不便。

  秦渊看着眼前的一幕,陷入了沉默。

  原本,他的突然出现,势必会引起林家人的反感和不待见。

  这一点,从林家二伯身上身上就不难看出。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位上了年岁的林老爷子,第一眼看到自己,竟是这般反应。

  秦渊从记事起,生活就只有一个大哥,却没有长辈。

  不得不说,林老爷子的反应,使得秦渊眼眶一热,心头一阵温暖。

  “林爷爷,是我!岐山秦家,秦渊!”

  秦渊‘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咚咚咚’便是三个响头!

  林家人一时间还还没反应过来,面面相觑皆是有些目瞪口呆。

  “好好好!渊儿,快!过来坐,让爷爷好好看看你!”林老爷子连连招手,脸上难掩那种亲人相见的喜悦。

  秦渊点了点头,连忙起身,走上前去。

  林建柏站在一旁,脸上阴晴不定,心中更是气得直痒痒。

  照理说,距离林老爷子主位最近的两个位置,一个是嫡孙林文生,另一个便是嫡子。

  林建柏虽然在林家排行老二,但老大死的早,所以那个秦渊现在坐的位置,正是他林建柏的!

  该死的!

  林建柏在心中怒骂一声,不服气地说道,“爹,您还没验明身份呢,总不能只听一面之词就胡乱认亲吧?”

  林家二婶坐在边缘处,像是会意了什么,连忙开口劝道,“是啊,爸,这也太突然了,我们才刚和阮家沟通过晗儿的婚事,这小子突然冒出来,着实可疑。”

  “是啊,这事关三千六百万的大合同,老爷子,这可不能草率啊——”林家众人皆是附和道。

  见此一幕,林建柏顿时脸上一黑,恨不得立马跳起来掐死这个臭婆娘。

  质疑这小子身份,让他当面出糗丢人就好,谈什么婚事!谈什么合同啊!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这不是提醒老爷子呢吗!

  果不其然,在听了这些话之后,林老爷子脸上的笑容瞬间阴沉了下去,厉声喝道。

  “都给我住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