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不速之客
吃豆腐的茄子2021-07-14 16:272,068

  岐山秦家?

  身为林家的二伯,林建柏又岂能不知到这个早已破败没落的家族?

  毕竟当年和秦渊缔结婚约的正是他侄女的林晗。

  “秦羡是你什么人?”他皱着眉头,带着几分审视的意味问道。

  岐山秦家被灭门多年,往年都是秦羡过来拜谒。

  原本秦家人都以为,秦羡一死,这下秦家再无人前来,老爷子苦苦坚持的婚约也只能作罢,林晗也能另谋良婿,进一步壮大林家。

  谁曾想,这怎么突然又冒出一个毛头小子前来为老爷子祝寿?

  此人身份,十分可疑!

  “秦羡是我大哥。”秦渊坦然回答道。

  “你说什么!?”

  林建柏瞪大了双眼,一脸不敢相信地上下打量了一边秦渊。

  真的和秦羡有七八分相像!是秦家人没错!

  “你叫什么?”林建柏急忙问道。

  “我叫秦渊。”

  秦渊也是有些意外地看着眼前的中年人,在确定了他并不认识之后,开口问道,“您认识我?”

  “你在骗我,你不可能是秦渊!”林建柏脸色阴沉仿佛能滴出水来。

  秦家那个小子早已失踪多年,这秦羡刚死,便有人寻上门来,实属蹊跷!

  “如假包换,晚辈正是秦渊。”

  面对林建柏的质疑,秦渊依旧回答得不卑不亢。

  “你——”

  林建柏意识到自己有些唐突,本能地环视一周,见过往的宾客们都没有被惊扰,这才放下心来。

  即便如此,那林建柏也没给秦渊任何好脸色,冷声道,“回去吧,你来的不是时候。”

  闻言,秦渊一头雾水。

  林爷爷是今天寿辰,他前来拜谒,应该正是时候才对,怎么会不是时候?

  见秦渊迟迟不肯离去,林建柏的脸色沉了几分,说道,“秦渊,不是我不顾及老一辈们的情谊,你扪心自问,现在的秦家,如何能配得上我林家?”

  “你什么意思?”秦渊眉头一皱,声音顿时清冷了几分。

  “我说的话还不明白吗,当年的秦家已经不复存在了,你根本配不上我家林晗!就不要痴心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林建柏厉声警告道。

  闻言,秦渊脸上闪过一丝恍然,不禁冷笑道,“原来,你怕我是为了当年的婚事而来?”

  “难道不是?”林建柏自以为已经看穿了秦渊的来意,带着几分轻蔑地说道,“我家林晗天资独厚,岂会看上你这种乡野之徒?”

  “你想太多了,我只是来拜谒林爷爷的。”秦渊强忍住胸口的怒气,开口解释道。

  毕竟对方再怎么说也是长辈,一直在沧澜宗进修,秦渊对这些规矩早已刻骨铭心。

  “哼,若要拜谒,改日再来便是!为何专挑这般特殊的日子?”林建柏双眼一瞪,全然不相信秦渊的话。

  秦渊最后的一丁点耐心也被耗尽,抬眼看向林建柏说道,“今天这门,我要非进不可呢?”

  “你敢强闯?”林建柏没想到秦渊突然会这般无理,当即就是一吓,张口便是想想叫人。

  谁知恰在此时,一道惊疑声却是打破了二人的争执。

  “秦渊?你怎么在这?”

  潘婧茹亲昵地挎着杜天明的手臂,款款走来,在秦渊面前站定。

  杜天明笑着和林建柏问好,做摸做样地也是道了一句,“小子代表洛城杜家,前来为林老家主贺寿。”

  “你们有心了。”看到来人,林建柏的脸上颇有些不自然。

  很显然,他对潘婧茹这么快就改嫁也是充满费解,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潘家因为有秦羡的缘故,向来和林家交好,他身为长辈,也不方便多说什么。

  但秦渊就完全不一样了,见到来人,他的脸色顿时一寒,转身就走。

  冤家路窄,真是晦气!

  “慢着!”

  杜天明见秦渊不待见自己,顿时觉得脸上无光,开口教训道,“就算婧茹现如今不是你大嫂,那也是你姐姐,你就这般怠慢无理?”

  见杜天明发火,一旁的潘婧茹暗下冷笑。

  这个秦渊,真是没有脑子,他这般傲慢无礼,只会让林家对他失望透顶。

  这诺大的江都郡,林家若是放弃他,又有谁能帮他?

  眼下,正和她意!

  潘婧茹装作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神情落寞地伸出手拉住杜天明,劝道,“天明,这孩子从小命苦,如今能回来就已经是幸事,我又岂能奢求他叫我一声姐姐——”

  不得不说,潘婧茹的演技确实逼真,就连一旁的杜天明都是一愣,不知其用意。

  林建柏将眼前一幕尽收眼底,阴云密布的脸上果真闪过一道失望,道,“真是没想到,秦家老二竟是如此没有教养的人,真是丢秦羡的脸!”

  “你说什么——”

  秦渊离去的身形微微一顿,转身过来,便是语气冰冷地问道,“刚刚的话,你再说一遍?”

  “林伯伯,秦渊他还小,不懂得人情世故,您大人有大量,不要生他的气。”潘婧茹站在一旁,也是推波助澜的劝道。

  “哼!还小?”

  林建柏冷笑连连,说道,“可惜,与我林家联姻的竟是这般狂妄之辈。”

  “我说了,我只是来给林爷爷祝寿的,信不信随你。”秦渊和林建柏四目相对,气势针锋相对,丝毫不让。

  林建柏看着秦渊,余光扫了扫潘婧茹二人。

  这二人都是洛城出身,又和秦羡颇有渊源,若是当其面将秦渊赶走,未免要落人口舌。

  “也罢,既然是来祝寿,那你们便一同进去吧。”

  林建柏权衡再三,认为秦渊一人也闹不出什么风浪来,这才点头妥协道。

  虽然秦渊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与潘婧茹二人同行,但一想到此次来是是为了给林爷爷祝寿,也只能是默不作声,埋头跟在潘婧茹身后。

  这一路上,潘婧茹和杜天明向前来林家祝寿的宾客们一一问候。

  每当话题的最后,潘婧茹总是主动为其介绍秦渊,那份惠外秀中的模样,让不少人感叹杜天明真是好福气。

  秦渊双拳紧握,牙根恨得紧咬,不停地咯吱作响。

  他清楚,这潘婧茹就是在有意羞辱自己。

  从进门到现在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在场的宾客亲朋就传遍了。

  今天林老爷子的寿宴上,似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