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登门
吃豆腐的茄子2021-07-14 16:372,082

  “是陆董的车!”

  不知谁喊了一声,一群保安如潮水一般瞬间退避三尺,老老实实地站成两排。

  秃顶男人脸色大变,哪里还有方才那趾高气昂的神气模样?

  他快步上前,说是连滚带爬都不为过,然后对匆匆下车的唐装老者深深躬身,兢兢战战地说道。

  “陆董!实在抱歉,拦路的人我会马上处理掉!”

  啪——

  唐装老者满脸愤怒,狠狠地就是一巴掌,直接将秃顶男人抽倒在地。

  “混账!敢对我的贵客无理!”

  说罢,老者目光一侧,对身后紧跟着的几位彪膀壮汉吩咐道,“把这个酒囊饭袋给我处理掉!不要让我再看见这种垃圾!”

  “是!”

  几个彪膀大汉一脸肃然,雷厉风行,当即便是上前。

  “陆董,饶命啊——”

  秃顶男人吓得屁滚尿流,还不等做出任何挣扎,便被将几位虎背熊腰的壮汉制服,直接就是塞进了后面车上。

  唐装老者对身后的惨叫求饶声仿佛充耳不闻,急忙忙转身,朝着秦渊快步走来。

  “仙师息怒,这群废物有眼不识泰山,不知仙师尊驾。路上堵车有失远迎,恳请仙师不要怪罪。”

  一众保安见此一幕,更是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一个个噤若寒蝉。

  方才还在李福面前狂妄叫嚣的消瘦保安,此时大脑一片空白,‘噗通’一声便是瘫软在地。

  “养尊处优,本应戒浮戒躁,此人德行有失,该罚。”

  秦渊淡漠地看了一眼瘫软在地的消瘦保安,缓缓开口说道。

  “将他这身制服给我扒了,丢出去!”陆谨本能地便是吩咐道。

  这位是——

  他心中一惊,这位小友看起来如此年轻,难不成是仙师弟子?

  秦渊仿佛看出了陆谨心中的疑惑,微微一笑道,“我叫秦渊,本是沧澜宗子弟,这次下山,有劳陆老先生安排了。”

  此话一出,陆谨浑身一颤,整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秦渊?

  那不正是仙师口中那个宗门高徒,被列为三大继承者之一的那位?

  “这,这,不敢当!不敢当,在下陆谨,只不过是一介商人,仙师莅临,这沧澜公馆必定蓬荜生辉!”陆谨连忙回应道。

  “客套的话就免了。”李福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这里就交由你来处理,我家少爷舟车劳顿,先去休息。”

  “是,是——”陆谨连连点头。

  在恭送李福驱车驶进沧澜公馆后,他这才送了一口气。

  一旁的管家一脸不解,终是忍不住问道,“老爷,这仙师当真这么厉害?连您都要这般——”

  “慎言!”陆谨脸色一变,连忙警告道。

  管家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吓得连忙闭上嘴巴。

  陆谨看了一眼瘫倒在地上的消瘦保安,随后环视一周,冷声道,“以后再有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废物,直接丢进沧江喂鱼!”

  闻言,一众保安只感觉背后一阵阴风四起,纷纷求饶保证。

  陆谨冷哼一声,带着一干人马匆匆朝着秦渊的方向追了上去。

  别墅的客厅,秦渊正侧卧在沙发上休息,李福带着陆谨走了进来。

  秦渊闻声抬起头来,看到来人,眉头微微一皱,问道,“还有事?”

  “仙师恕罪,我已将那——”

  陆谨被秦渊这一眼吓得胆战心惊,还不等将话说完,就已经被秦渊不耐烦的声音打断,“道歉就不必了,又不是你的错。若是没什么事的话,福伯,送客。”

  “这——”

  陆谨看了李福一眼,然后连忙从怀中取出一份文件递上前来,说道,“仙师,这便是价值三千六百万的订单合同。”

  “都说了不是你的错,莫非在你眼中,我秦渊是那种人!?”秦渊坐起身子,有些恼怒道。

  “少爷,这是苏长老吩咐留给您的……”福伯赶紧在一旁提醒道。

  “我师父?”秦渊微微一愣。

  “是的,他老人家曾吩咐过,您决定和哪一家合作,这份三千六百万的订单就将落户给哪一家。”陆谨接着说道。

  李福守在沙发一旁,也是补充说道,“现如今,为了这笔订单,沧江河畔这些金融大佬们斗得是头破血流。苏长老说,希望这订单,能够帮少爷结下善缘,助您早日查明真凶。”

  “师父还是放心不下我。”

  秦渊长舒一口气,终究还是没有拒绝。

  毕竟这里不像是在沧澜宗内,一切以实力为尊。

  凡俗世间,钱不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至于,这笔的归属,秦渊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第二天一早,秦渊坐车来到了林家的大宅门前。

  大宅依旧保留着古时候的风格,装修也颇显讲究。

  就是不知道为何,今日的林家张灯结彩,秦渊下车的功夫就有好几拨宾客上门,十分热闹。

  “少爷,我陪您进去吧。”李福下了车,恭敬地站在秦渊身边。

  “我自己进去就好。”

  秦渊摇了摇头,看着一侧残破的车窗说道,“你去将车子修理一下,顺便去查查我大哥具体在哪栋大厦坠陨的。”

  “是,老奴这边去办。”

  说罢,李福便是驱车离开。

  秦渊抬起头来,望向林府宽敞的门庭,心中不免有些怅然。

  距离秦家遇难已经十多年了,也不知林家是否还有人能认出他来?

  毕竟这么多年过去,物是人非,早就不是一纸婚书能够牵扯住的了。

  不过,无论如何,秦渊总该来拜会的。

  当年林乾与爷爷情如手足,如今能被秦渊当做长辈的人屈指可数,自然是要且行且珍惜。

  心中思量着,秦渊抬脚便是朝着林府大门走去。

  离得近些,秦渊才听到祝贺道喜之声。

  “沧江下游东山港,李家,前来为林老家主贺寿!”

  “沧江上游灌江口,刘家,前来祝林老家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

  原来今日是林爷爷的寿辰!

  秦渊微微一愣,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

  看来自己来的还真是时候,往年都是大哥秦羡代表秦家前来,如今却是轮到自己。

  想起大哥,秦渊刚翘起的嘴角又沉寂了下去。

  “岐山秦家,前来为林老家主祝寿。”

  秦渊朝着负责迎宾的中年人微微拱手,抬脚便朝着门内走去。

  “小友且慢!”

  中年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连忙叫住秦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