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章
执笔写江湖2021-02-22 09:124,502

  “师傅,这些道术我都练了十八年了,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你老人家还坚持要弟子每天抽出三个小时来练习。您老不觉得累,我都觉得烦了。”

  一个面容略黑,但五官生的威严正气的大男孩有些不厌烦的看着一位老人家嘟囔着。

  虽然大男孩口中喋喋不休,可手下却丝毫没有懈怠。一把桃木雕刻的长剑被他舞的呼呼生风,随着桃木剑不断的舞动,时而会出现一些五行八卦的金色图案。

  那老人家生的浓眉大眼,满头长发自中间分开,略微凌乱的散落在肩膀两侧,不过,那满头的长发经过无尽岁月的冲刷,已然变得白发苍苍。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在人间消逝数年之久的“鸿门”第三十五代掌门-傅大川。

  而大男孩正是他唯一的入室弟子傅天,是傅大川二十年前在山下捡来的弃婴。

  听着傅天口中的叨叨不休,傅大川腮帮子抖了抖,一副无语的表情:“你这孩子,为师让你每日练习,是为了巩固你的道行,这些年,虽然该教的都教给你了,可一旦为师的不在了,我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

  傅天虽然在不停的动着,可他的耳朵是何等的敏锐,师傅的声音虽然很低,可他却是一字不落的听到了。

  收回桃木剑,傅天快步走到傅大川的面前,心中忐忑的说:“师傅,您老说什么呢,您看啊,这您老的身体如今老当益壮,一定能长命百岁的,是不是!”

  但是,令傅天更加忐忑的是,以前,每当师傅听到自己的这些马屁言语,虽然明知道自己是为了逗他开心,但也会高兴的不得了。可这次却不一样了,傅大川听到他的话,非但没有表现出以往的常态,而且还皱了皱眉,轻叹了一声,继而转身朝着木屋内走去。

  傅天不解的跟在后面,当他再次抬头的时候,登时心头一震,师傅的背影今天在自己的眼中,竟然有些伛偻,那一刹给傅天的感觉是师傅一下子老了许多。

  不太愿意多想,傅天赶紧走进木屋的正堂。傅大川转身让过一侧说道:“来,天儿,给三清道祖上柱香。”

  傅天不敢怠慢,快走几步,来到香案前,抽出三炷香,拿起旁边鸿门特制的火折子,放在嘴边轻轻一吹,火折子应声而燃,将香点燃,傅天双膝下弯跪在蒲团上,恭敬的朝着墙上的三幅画像磕了三个头,那三幅画像正是三清道祖的画像,傅天起身后将香插好。然后转头看向傅大川:“师傅……”

  傅大川一摆手制止了他,接着从身后的八仙桌上拿出一个长方形的物事:“天儿,你过来。”

  傅天赶紧走过去,傅大川的声音突然一震:“跪下!”

  傅天从未见过师傅在自己面前如此威严过,一时间搞不清师傅这是要做什么,赶紧依言跪下。

  傅大川将那长方形的物事外面的一层黑布打开,露出一个红漆木盒子,接着打开木盒子,从木盒子内取出了一把剑。

  对,就是一把剑。当傅天看到这把剑的时候,心中更加的忐忑了,他似乎已经猜到师傅这是要做什么了,这可是鸿门祖师爷传下来的天罡驱魔剑啊。

  “鸿门第三十六代弟子傅天听令。”傅大川大声道。

  “弟子在!”傅天这会感觉自己都不敢说话了,至于为什么,却是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

  “今天,为师正式将鸿门的掌门之位传给你,从今往后,你一定要谨遵鸿门规矩,立志将我鸿门发扬光大。”傅大川说完,将天罡伏魔剑交到傅天举过头顶的双手上,只不过,在他说发扬光大这几个字的时候,明显有些言不由衷。如今二十一世纪的中国,谁还相信道术,连那传了不知多少年代的茅山道术这会都早被世人给遗忘了。

  傅天接过这把从未接触过的宝剑,但是心头却没有丝毫的兴奋,因为,他总感觉师傅今天的所作所为,真的好想是交代后事一样。

  傅大川从八仙桌上拿出一个黄色的布袋,布袋周身画满了符咒,伸手一探,一个雕刻着麒麟的雕刻物就拿在了手中:“这是我们鸿门掌门的信物,天罡麒麟符,今天,为师既然将这掌门之位传给了你,那么,这天罡麒麟符也就一并给你。”说完往前一递。

  傅天收回宝剑,伸手接过天罡麒麟符,然后就那么怔怔的看着师傅,不知觉中,眼眶就有些红了。

  “师傅,您这是干什么,有您老人家在,弟子要这掌门做什么!”

  这交接仪式完毕后,傅大川拉过一把破旧的太师椅坐下:“天儿啊,当年为师下山施道救人,回来的途中将你捡回,这一晃二十年的时间过去了,而在你成长的这二十年,其中有十八年都在跟着为师学习鸿门道术,为师知道,中间你有不少次偷偷的下山去玩耍,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如今,为师的就还你自由身,你的一身技艺足可自保。但是你要记得,待明日下山之后,一定要谨记为师这么多年对你的教诲,做人要有善心,有颗善心,你方能结得善缘。”

  似乎说了这几句话很累,傅大川停顿了良久才继续说:“山下的世界与这山上是两个世界,你记得,日后在这个现代化的社会上,凡是多留个心眼,知道吗?”

  此刻的傅天早就泪眼婆娑,口中应着“知道”还不停的点着头。

  “好了,你出去吧,为师想歇息一下,记得晚饭不要叫师傅吃了,为师不饿,明日一早你便下山去吧,这是乾坤袋,里面有画符所需要的朱砂笔墨,哦对了,还有一些钱和你的身份证,你也一并带在身上吧。”

  ……

  左手臂抱着天罡驱魔剑,右手紧紧的攥着天罡麒麟符,傅天向师傅告退。

  整个下午和晚上,傅天都在看书,看的就是鸿门祖师爷亲创的那本天罡伏魔录,虽然里面的法法道道他都已经铭记于心,甚至是滚瓜烂熟,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他什么也不想干,就想把这本书从头到尾再完完全全的看几遍。

  天色已经入夜,放下书,傅天一直在心中挣扎着,下山去接触外面的世界,着说来是他梦寐以求的想法,可师傅含辛茹苦的将自己拉扯那么大,且不说小的时候一把屎一把尿的照看自己,光是这些年既当爹又当妈的为自己洗衣做饭缝缝补补,是多么的不容易。现在师傅年事已高,身体更是不复当年,我就这么离开了,那么,我还算是个人吗……

  “我到底该怎么办?到底是去是留呢?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傅天来到了木屋的堂屋前,然后扑通一声跪在门前:“师傅,弟子现在还不想下山,我要陪着师傅,直到数年后给您养老送终后,弟子才愿意下山,请师傅收回成命。”

  说完这句话,傅天等了一会,令他纳闷的是,里面没有应答。

  “这不对啊,师傅一向都是早起的,这院子里不在,怎么还不在屋内呢?师傅……师傅……”

  傅天继续喊了两声,无奈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回应。傅天站起身来,走到门前,歪着脑袋贴在大门上,然后轻轻的扣了扣门“”:“师傅……”

  “吱呀”一声,傅天推开了门,入目的是一个老人的背影,可不就是师傅傅大川嘛!”

  傅大川这个时候就盘坐在香案前,似乎是睡着了,傅天不敢大声吵闹,开玩笑,这墙上可还挂着三清道祖们的画像呢。

  轻盈的走到傅大川的身边,伸出手来轻轻的拍了一下傅大川的肩膀:“师傅!”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把傅天吓了一大跳,就在他手掌接触傅大川身体的同时,傅大川应声倒地。

  “师傅,师傅您怎么了?”傅天赶紧上前查看,这一看,傅天心头似乎被一把铁锤重重的敲击了一记,师傅傅大川已经没有了呼吸,明显已经作古,眼泪就那么顺着脸庞流下,傅天抱着师傅的遗体,无论他如何呼喊,无奈傅大川已经仙去多时。

  哭的累了,哭的也够了,眼睛红肿的傅天,深深明白一个道理,人死不能复生,既然师傅走了,而且看面相走的甚是安详,作为师傅唯一的亲人,处理师傅后事的事务就全在傅天身上了。

  师傅生前最爱干净了,所以,简单的设好灵堂,傅天将这个院子里的每个房间的每个角落仔细又仔细的清扫了一遍,然后跪在师傅的遗体前守灵。

  三天过后,将师傅的遗体火化,在后山选了一处绝好的风水宝地埋葬了师傅。

  头七过完,在山上又呆了一个月,傅天这才重整心情,一步三回头的下山去了。而他的目的地就是F市的城里。

  ……

  F市,枫叶小区,这是一座拥有一千八百户业主的小区,可是这个小区这段日子可不怎么太平。怎么了?听说是出现了不干净的东西,那就是俗话说的闹鬼。

  就连物业的保安也连续的出现了辞职潮,短短的半个月时间,保安就走了大半,留下来的无非就是那些不信邪的人。

  这天,中介所带着两个打扮潮流的女孩子来到了枫叶小区的大门处。

  “两位美女请看,这就是我说的那个还算高档的小区。怎么样,我没有骗你们吧。”一个剃着小平头的瘦子指着小区里面说。

  “哟,我说是谁呢,陈哥,又带顾客来看房源啊?”

  门口一个保安操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热情的打招呼。

  “原来是小谢啊,来来来,好久不见了,抽支烟!”陈二掏出一支香烟递上。

  “不不不,陈哥你也知道,俺们这里不准抽烟,你看我这不正值班呢吗!”

  那小谢口中拒绝着,却还是笑嘻嘻的接过陈二递过的香烟。

  “两位美女,你们好,既然是陈哥带来的,今天就不用登记了,几位里面请!”小谢双眼放光的看着两个女孩子道。

  两个女孩子微微一笑:“好的,谢谢你保安大哥!”说完,在陈二的带领下进了小区。

  “哎我说,安丽,你看,这里环境还真不错,这绿化整的,看着都让人觉得舒服,看来这物业的管理还是很好的嘛!”

  “好了,小琴,我们还是赶紧去看房子吧,看好了,最好今天晚上就搬过来,明天我们只请了半天假,你说这经理真是抠门,才给了半天假。”

  安丽嘟着小嘴,然后突然一笑道:“对对对,我们要赶紧定下来,嗯!希望这次的房子能让我们满意!”

  “我说两位美女,我陈二这里介绍的房子肯定差不了,以前啊,你们没找到好的住所,那是因为你们没找对人,今天找到我了,一定让你们满意。你们看,房子就在前面,看到没,四十四幢四单元十四零四,是这个小区的最后一幢房子,后面就是一条天然的河道。环境好,又安静。走,我们先进去,我带你们去看看房间。”

  “哎我说,陈师傅,这房间号听着咋就这么不舒服呢?”自从进了这个单元门,安丽感觉有些不对,但又找不到哪里不对。

  对此,陈二只能摊着双手装无奈。

  “你瞎想什么呢?赶紧的,我们快去看房子。”小琴催促着。

  走进电梯,小琴与安丽有些期待的看着电梯上有规律在变化的数字,一会功夫,当数字显示为十四且不变的时候,陈二说道:“好了,到了,走吧,我们先去看看房子。”

  说完口中哼着小调等待电梯门开启。可等了十几秒钟,电梯门愣是不开。

  “不会电梯出故障了吧!”小琴有些担忧的说。

  “不至于吧,哪能那么巧?”陈二上前去按电梯右侧开门的按钮。

  “刷”的一声,随着两个女孩子的尖叫声,电梯内的灯全灭了。

  “啊。怎么了?怎么了?怎么就停电了呢?”安丽带着哭腔的摸索着,突然好似碰到一个人的胳膊,黑暗中,安丽哪还管是陈二还是小琴,一把就抓着不松手。

  “怎么会突然停电了呢?手机呢?谁的手机带电筒的,赶紧拿出来照一下,然后看看应急的按钮在哪!”小琴的胆子可能大一点,所以也比较清醒。

  “我有,你们等等,我这就打开手电筒!”这是陈二的声音。

  在陈二电筒打开的一瞬间,电梯内的灯莫名其妙的突然全亮了,而在灯亮的那一刻,安丽觉得手上一轻,之前抓住的一个人的胳膊,突然间就挣脱了,而在灯光的照射下,她更是发现,她与陈二和小琴所站的位置呈品字形。

  “我刚才抓的是谁的胳膊呢?明显不是小琴的,难道是陈二的,这不对啊,他现在站在那里,怎么会有那么快的速度退回呢?而且看那样子还那么自然。”

  就在安丽心中疑惑不解的时候,电梯门竟然自己开了,小琴拉着安丽快速出了电梯。两个人这才一起松了一口气。

  “真是倒霉,天都还没黑就遇到这种事,真是出师不利,这是什么魄电梯!”小琴嘟囔着看着陈二出了电梯。

  可在中控室监控的画面内,八十八号画面,也就是陈二、安丽、小琴三人乘坐的这个电梯,一直都是正常的,也没停电,唯一不正常的,那可能就是在监控里看到的是四个人,而不是三个人……多了一个穿红色连衣裙的人,是个女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鸿门鬼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鸿门鬼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