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江花红胜火
西子雅2021-03-09 17:114,540

  红绫随上官铁峰回了佳酿楼,当晚竟被当作座上宾和上官兄妹吃了顿家宴。

  饭后,上官心兰突然拉红绫到回廊,一脸狡黠道:“红绫,你明天就去我哥那里,他那儿正好缺一个使唤丫头!”

  “哦,好,小姐吩咐就是。”哈哈,得来全不费工夫,红绫暗自窃笑,她正巧不知道如何接近上官铁峰呢。

  上官心兰满意地笑笑,盯着红绫看了许久。

  穿过子路苑,来到上官铁峰的雅珩斋。真是应了“雅”与“珩”二字。翡翠砌的花坛池塘,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莲花,由于坛中是温泉水,滋润着莲花,在这样的日子里,竟也能看到满目莲荷,美不胜收。

  见红绫突然到来,上官铁峰有些惊讶。

  “红绫姑娘?”

  “呵呵,楼主,小姐没和您说吗?从今天起,我就被调来雅珩斋打扫了……”

  “哎呀!心兰真是胡闹!凤羽公子身边的人她也使唤!红绫姑娘别介意,暂且在佳酿楼小住时日,散散心,过一阵儿,岚鸢回来了,我就将姑娘送回去。”

  “楼主可别这么说,红绫在无藏楼也只是个使唤丫头而已,是楼主抬爱了!我家公子既然派我来了,就是让我好好侍候的,我怎么能自尊为宾客呢?”

  “这……”

  “楼主不必为难,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好,红绫做得来!”

  “那既然姑娘坚持,我也不再争辩了……不过这里确实没什么好让姑娘做的,这样吧,姑娘平时就帮我照看下莲花,晒晒字画书籍,如何?”

  “好!”

  白天上官铁峰基本不在楼中,晚上回来他就一头埋进书房。这晚,红绫煲了汤给上官铁峰送去,准备采用美人计勾引他一番。谁知上官铁峰头不抬眼不睁地只顾一门心思研究酒方,看都不看红绫。这是第一次,红绫觉得自己的美貌遭到了蔑视。

  于是红绫故意将汤放歪泼到了上官铁峰正在看的酒方上,“哎呀,真对不起!对不起!”

  上官铁峰这下总算是抬起了头,“没事没事,姑娘没被烫到吧?” 他随便将酒方挪开,抓过红绫的手看了看,然后不好意思地放下,“呃,我僭越了……姑娘莫怪。”

  不禁被上官铁峰单纯的样子逗乐,红绫摇摇头,“叫我红绫就好!一口一个姑娘的,多生疏!”

  “啊,是是,姑娘,不不,红绫说的是!呵呵……”上官铁峰温和地笑了。

  “楼主每天都忙到这么晚,可要注意身体啊!”红绫关切地说,一脸妩媚,手轻轻抚上上官铁峰的手臂。

  谁知上官铁峰脸红的退开,咳了几声,“啊,最近要开窖,是挺忙的……”

  没趣!这个男人不会有断袖之癖吧?红绫自觉没什么进展,便退了出去,看来美人计行不通。

  第二天与楼内家丁丫头们闲聊,红绫得知昨晚上官铁峰所说的开窖就是每年佳酿楼启酒的日子。那天,会有众多商人、宾朋前来买酒或者品评,很是热闹,算是佳酿楼一年一度的盛典,届时,有镇楼之宝之称的百年药酒也会展出。红绫觉得机会来了!

  晚上,红绫提着肥料来到莲花池边,莲花似乎也感受到了月光的清辉,微闭上了双眼。竟然从未发觉,莲花可以这么美,红绫看得有些痴了。

  “在赏莲?”

  红绫一惊,手里的肥料桶落地,撒了一地的料粉,“对不起,对不起……”她赶紧弯下身收拾,上官铁峰呵呵地笑着也蹲在旁边, “红绫还真是有点儿粗心。”

  “那是,哪像上官公子那么细心,大晚上的明知人家在看花,脚步还放得那么轻地走到人家身后,吓了人家一跳!”

  上官铁峰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我,我是看到姑娘站在池边,和莲花融为一体,实在不忍破坏了那美景……”

  “哦?”红绫看着上官铁峰,只见他的脸又红了。

  “可是我穿的是红衣啊!公子不觉得突兀?”

  “呵呵,这与穿着打扮无关,红绫身上的气质就像那池中的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红绫的表情瞬间凝固,人人都只道她妩媚多情,却不知多情是被无情恼。他竟看出了红绫的心,就像泥淖中的莲,盛开的美丽却又那么无奈。

  “谢谢,上官公子是第一个这么称赞我的人,红绫受宠若惊。”

  上官铁峰起身,拎起肥料桶,“红绫,你有一颗剔透的心,过分的称赞只会是对你的侮辱。这么晚了,你早点回去歇息吧,这里我收拾就行。”

  “哦,好,那我回去了,公子也早些休息。”

  红绫走回西苑,心跳不知为何加速。上官铁峰的一席话就像一滴清水,晕开了红绫脆弱又坚强的设防。原以为这一世,懂她的只有花紫修罢了,却不曾想到在这里遇上了另一个人。若他知道了自己的欺骗,还会把她比作莲花吗?

  这日,山伯由于不小心从矮坡上摔下来,腿肿得像个西瓜。上官心兰闻讯后,立即让红绫给山伯送去了瓶跌打酒。

  “山伯?我进来啦!”红绫推门走进,几个家丁正在为山伯揉腿。

  “哦,是红绫啊!”山伯痛得呲牙。

  “哝,这是小姐让我送来给你治腿的。”红绫把跌打酒递过去,山伯一面谢着一面接过,突然他“哎呀”了一声,“红绫!这,这是大小姐给的?”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红绫奇怪,一瓶跌打酒而已,怎么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

  “唉,快替我好生谢谢大小姐!这可是用百年药酒调制的追风酒,珍贵的连小姐和楼主都舍不得用呢!这么给了我这个糟老头……”说着,山伯流下了眼泪。

  红绫心道,怪不得上官心兰让她好好拿好这瓶酒,原来这么金贵!

  “山伯,这是你该得的。小姐和楼主方才去酒窖了,晚上回来肯定会来看你的,你把这酒擦上,腿没准一下子就好,到时候小姐看到多开心啊!”红绫笑说,一旁的家丁也都附和着。

  山伯点了点头,“对,红绫说的对!”

  离开了山伯那儿,红绫心中顿生一计。那追风酒应该是没有了,才刚上官心兰也是去找了好久才回的。如果自己也严重摔伤的话,上官兄妹一定不会坐视不管。

  等啊等,盼啊盼,总算是下雨了!由于天气不好,上官铁峰没有出门。红绫来到书房,敲开门,只见上官铁峰正在练字。

  “楼主好雅兴!”红绫走过去,闻到一股香醇的酒香,“这墨……”

  “红绫也闻到了吧?这墨是上好的酒调制的,可以使字书写起来更流畅,不晕纸,褪色慢。”

  “哇,原来这酒还有这么个用处!是不是文房四宝要加上酒这一项了呢?”

  “哈哈,红绫想加就加吧!”

  红绫端详着上官铁峰的侧脸,这还真是个温润如玉的人。她慢慢凑近上官铁峰,轻声问:“楼主可有喜欢的人吗?”

  “啊?”上官铁峰手中的笔一抖,好好的一个谦字被甩上了余墨。“红绫,怎么突然问这个……”

  “因为我想知道啊!像楼主这般儒雅,风度翩翩的男子,该有很多女子喜欢吧!”红绫故作害羞状,低眉垂眼。

  上官铁峰有些不好意思地放下笔,“过奖了。我,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你们家凤羽公子才是你口中的那般。”

  红绫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花紫修和上官铁峰在一起的样子。花紫修也雅,但是那种缥缈的,让人捉摸不透的雅,而上官铁峰很真实,就是一位浊世佳公子。

  想到这儿,红绫猛然间回过神儿,何时自己对上官铁峰有了如此高的评价?难道,自己动了心……可怎么会呢?难道自己喜欢的人不是花紫修吗?

  红绫稳了稳心神,走过去拿他的笔,故意踩到自己的裙摆,上官铁峰见红绫要倒,拦腰将她顺势抱进怀中,这么近,红绫听到了他如自己一样小鹿乱撞的心跳。这是怎么了?故作此计的红绫竟也脸红心跳,心绪不宁起来。

  红绫抬头,上官铁峰正脉脉地看着她,这样的眼神是红绫从未遇到过的,丝毫没掺杂欲望,是种单纯的情思。慌乱的红绫不自觉地推开他,不行,她无法再继续勾引了,她做不到!

  “我,我还有事,先走了!”红绫跑了出去。

  “红……”上官铁峰本想喊住我红绫,上官心兰却不巧走了进来,和红绫撞了个满怀。

  “哎呦,干什么慌慌张张的!”

  红绫道了个歉便疾步离去,上官心兰看了看上官铁峰也不大自然的脸总算明白点儿了什么。

  雨越下越大,雨丝从天幕垂下成了一层纱,遮住了红绫远眺的目光。这时,上官心兰走过来,坐在红绫旁边,“红绫,你喜欢我哥哥吗?”

  “小姐,你……”红绫知道自己该果断地说不,可是她明显犹豫了。

  “我哥可不像你们家楼主那么慎思,我哥很单纯,有点儿……有点儿笨,但哥哥人很好,我想你该感觉得到。”上官心兰看着我红绫认真地说。“这些年,哥哥为了佳酿楼整日操劳,都没能关心自己的终身大事,红绫?”

  “哦?”红绫有点儿紧张。

  “你想啊,以后我要是和凤羽在一起,你和我哥在一起那不是更亲近了嘛!多好!”

  红绫吞吞口水,敢情上官大小姐是打的这个如意算盘,想用自己来拉进和无藏楼的关系,亏自己还真感动了一番。

  “呵呵,多谢小姐不弃,可这缘分的事儿,谁都说不好。”红绫淡淡地说。

  “嗯,我知道,我不也没强求过你家楼主嘛。我只是要你放心地和我哥相处,他值得拥有一位好姑娘!”说完,上官心兰愉悦地离开。

  好姑娘……红绫怔了片刻,她是,还不是?

  无论如何不能再耽搁偷药酒的事了,何况布袋和尚的伤也耽误不起。红绫看了看天色,决定行动。她撑伞走进后院的厨房重地,地上零落了几片菜叶正合她意!只见不远处走来一队家丁,红绫随即滑倒坐在地上大声呼救。

  家丁们赶紧往这边跑来。“哎呀,这不是红绫姑娘吗?你怎么了?”

  “我,我刚想进厨房煮点东西,不料走到这里滑倒了,好痛!”红绫皱着眉,一脸痛苦的模样。

  “啊,那姑娘能站起来吗?”说着,一个家丁走过来要扶起红绫。

  红绫赶紧摇了摇头,“不不不!好痛!呜呜……”

  “这是伤到筋骨了,快去找楼主!”

  不一会儿,上官铁峰焦急地赶来,旁边为他撑伞的家丁都赶不上他的步伐。见他衣袖湿漉漉地,红绫见状,顿觉很过意不去。

  “红绫,伤到哪里了?”上官铁峰蹲下身,将伞撑在红绫头顶。

  “嗯,我站不起来……怎么办?”红绫一下子热泪盈眶,仿佛真的受了严重的伤一样。她是真的哭了,但不为疼痛,而为这个真的关心她的男人,为她竟忍心欺骗他!

  “来,我抱你,你别动!”上官铁峰将伞递给另一个家丁,不顾红绫身上的泥浆将她横抱了起来。红绫凝视着上官铁峰坚毅的脸庞,有种吻去他从发梢滑落的雨滴的冲动。

  “这样痛吗?”

  “啊?”红绫眨了眨眼。

  “咳,”上官铁峰脸色绯红,“这样抱你,会不会痛,痛的话,我就找人抬你……”

  “啊,不,不痛,不那么痛……”真是的,其实美人也难过英雄关嘛,红绫暗笑。

  上官铁峰将红绫抱回房间,他的衣衫早已被雨水打湿。红绫不禁问:“冷吗?”

  上官铁峰摇摇头,“伤到哪里了?我给你瞧瞧。”

  “不要!”红绫故作羞涩,“腰也是你能看的……”

  听红绫这么说,上官铁峰的脸又像着火了一样。

  “呃,抱歉,我又说错话了……那你等下,我去找心兰来给你看下。”

  “不用麻烦小姐!”红绫赶紧说道,“我这腰疾是从小落下的,我知道……有时不慎撞一下就痛得厉害,甚至两三天不能下床。”

  黄眉曾说过,红绫就是撒谎不打稿子,吹牛从不脸红的人。

  “你竟然有这等怪病,怎么不早说?”上官铁峰一脸疼惜,红绫第一次发现骗人好辛苦。

  “楼主回去吧,红绫没事……这痛忍一忍就过去了……”

  “不!怎么能有病不医呢?你放心,这腰疾我有办法!”

  “哦?”红绫看着上官铁峰,问了一个她其实特别想知道的问题,“楼主为何对红绫这么好?”

  “我,我……”上官铁峰一下子支吾起来。

  红绫佯装生气道,“我知道了,因为我是无藏楼的人,楼主怕我伤了跟凤羽公子无法交代是吧?”

  “不,不是这样的!”上官铁峰赶紧争辩道,“红绫,你该知道我不是这么想的……”

  “哦?那楼主是怎么想的?红绫又不是楼主肚子里的虫,怎么会知道楼主的想法。”

  突然,上官铁峰握住了红绫的手,“红绫,我,我想去无藏楼提亲,要凤羽公子将你许配与我!”

  红绫呆呆地看着上官铁峰,大脑一片空白。

  “红绫?红绫?”上官铁峰拭去红绫腮边的泪,轻声说,“对不起,我,我吓到你了……”

  “没,我,我只是太高兴了……”红绫依偎进上官铁峰的怀抱,“我有一个故人叫寒笑,等有机会,我给你讲讲我和她的故事。”

  “好。后天就是启酒日,明早趁来客还少,我带你去酒窖。”

  红绫沉默了一下,说“好。”看来有些事,是没机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家·太平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家·太平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