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轻叹顾自怜
西子雅2021-03-09 17:114,879

  都是些往事,却不得不从两年前说起。

  那天红绫像往常一样准备出门听书,却被黄眉喊住说楼主有急事找。红绫无奈地上楼,闻到了青婉做的莼菜炖鱼的香气,她登时就猜到一定是布袋和尚来了。因为只要他一来,楼主就会吩咐青婉炖鱼。

  花紫修交友一向不问出身来历,只要谈得来,他都收作知己。

  红绫推门走进去,果然看到布袋和尚坐在桌前啃鱼,她不禁冷哼一声,“哟,又来这里蹭我们楼主的饭啊?啧啧,青婉要是知道又是你吃了这条鱼,她一定有心把你炖了!”

  “哈哈,红姑娘说话真像我!”布袋塞了一口米饭笑说。

  花紫修也掩口笑了笑,“快吃你的,这么美味的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

  “这么急找我就是看他吃鱼?唉,耽误我听书……”

  花紫修眯起丹凤眼,“哼,就知道那些八卦碎语多没趣。红绫,这次我可给你安排了一个好玩儿的差事。”

  “呃……有危险不?”红绫吞咽了一下。

  “怎么会有危险!我怎么舍得让你冒险啊!”花紫修笑着走近红绫,伏在她耳边说出了那件“好玩儿”的事。

  “我若帮你,有何奖励?”红绫挑眉。

  布袋咳了一声,“嘿嘿,让凤羽娶了你去!”

  红绫瞪了布袋一眼,脸上烧了起来,“死秃驴要不是你,我用得着嘛!”

  “布袋,你还真是话多!”花紫修瞟了布袋一眼,转而问红绫“你想要什么呢?”

  “这个……”红绫想了想,她想要什么呢?这些年跟在花紫修身边,什么都有了,真的不曾奢望什么了,“这样吧!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好,那你慢慢想!”花紫修点点头。

  三天后,一名叫上官心兰的女子来到了无藏楼。她就是红绫要潜入的佳酿楼楼主上官铁峰的妹妹。上官心兰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来静安小住一段时间。有心人都猜得到,看景是假,看人才是真。她对花紫修有意这是无藏楼人尽皆知的事,每年她来都得缠上花紫修几日。这次,布袋和尚受伤,花紫修让红绫潜进佳酿楼偷镇楼药酒,不知上官姑娘知道心上人如此利用她会不会伤心欲绝。

  花紫修,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这个问题红绫想过很多次。什么样的人,花紫修非伤不可;什么样的人,他要竭力保护呢?至今,红绫也没得出一个清晰的答案。

  “这是阁主吩咐的汤。”青婉将一盅汤递给红绫,红绫掀开盖子闻了闻,“好香啊!真看不出这等好汤却有……”

  “喝一口保你三天下不了床。”青婉淡淡地说,然后便又去忙其他的点心了。

  红绫耸了耸肩,不置可否。花紫修吩咐青婉做的这碗汤是给上官心兰的丫环喝的,静安快到雨季了,上官心兰这几天就会动身回佳酿楼。为了能让红绫跟她一起回佳酿楼,只好让上官心兰的丫环生个病,最好卧床不起。这样花紫修就可以自然地把红绫派做丫环送给上官心兰。

  “岚鸢?你怎么病得这么重?”上官心兰坐在自己的贴身丫环岚鸢身边,一脸担忧。旁边,花紫修皱着眉,负手而立,“上官姑娘,岚鸢姑娘是水土不服得了急症,没个十天半月是好不了的。”

  “哎呀!那可怎么办?我答应哥哥这个月回去啊!再说,静安过几日雨水多了,就不好走了……”上官心兰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向花紫修,“凤羽,我该怎么办啊?”

  “上官姑娘不必担心,你大可将岚鸢姑娘暂且留在无藏楼,等她病好了,我自会派人将她送回去。至于上官姑娘的丫环……姑娘若不嫌弃,可以将红绫丫头带回去,她跟在我身边有些年头了,人聪明,手脚也麻利,可以在路途上代替岚鸢照顾姑娘。”花紫修说着叫红绫进来。“红绫?”

  红绫一袭红裙,款款走进,就算是丫头也不能掉了无藏楼的身价。“楼主。”红绫温声细语,故作温顺。

  上官心兰打量了红绫一番,“模样倒是挺好……凤羽公子舍得?”

  哎呦,这话里是带了多少醋意?红绫面部保持着微笑,心里却不屑得紧,这种女人太笨,太容易表现出在乎,这种女人,也注定得不到花紫修这样的男子的爱。

  “上官姑娘既然有需要,我又有什么舍不得的呢?”花紫修纨扇一展,笑的潇洒灿烂。上官心兰心醉地看着花紫修,接纳了红绫这个不怎么称她心的丫环。

  第二日,红绫便与上官心兰一同踏上了回巫峡佳酿楼的路。上官心兰果不其然是个麻烦的家伙。喝水不能过热也不能过凉,还必须滴入几滴美容养颜酒,睡前还要用酒按摩梳发。而且大小姐是有床才能入睡,车队为了能让她晚上有床睡,不停地赶路换马,倒霉的车夫只有晚上才能老老实实地吃顿饭。

  “红绫?红绫!”上官心兰不耐烦地唤,“怎么溜神了?想无藏楼了?”

  “回姑娘,是有点儿想念无藏楼的姐妹们。”红绫答道。实际上她是想念青婉做得点心。

  “哎,我问你些事,不过,你可不许告诉别人!”

  “好,姑娘问吧,红绫嘴很严的。”上天,红绫暗暗祈祷,不要怪我,我说谎了。

  “你们家楼主,可有心仪的女子了?”

  “呃,应该还没有。姑娘对我家楼主有意?”红绫最喜欢明知故问。

  “哪有!不许乱说!”上官心兰红了脸,“人家,人家只是觉得像你们楼主那么优秀的才俊,怎么到现在都还孤身一人呢……”

  “呵呵,楼主总说事情都是要看缘分的,可能是楼主的缘分还没到呗!”

  “切!可能是到了他却没发现。”上官心兰扭过头去。红绫低头不语,上官姑娘,你对我表白有什么用啊?其实红绫也很好奇花紫修的缘分什么时候到来。

  车行数日,总算进了佳酿楼的地界。只见峡谷峭壁高耸入云,云霞缥缈缭绕谷间,幽绿的水流从谷间流过,一派苍翠景色。偶尔的猿啼传来,摄人心魄,红绫不禁被这里的美景吸引。

  “怎么样,这里美吧?”上官心兰问。红绫点点头,确实,这里的自然风光比静安好许多。没有铜臭,没有脂粉,好似仙境。

  “别感叹太早哦,一会儿到了家,你会更吃惊的!”上官心兰一脸骄傲,家,总是能让人由衷赞叹的地方。

  马车行至一处入口狭长的山谷便改换了轿子。大约又走了半天,总算是到了佳酿楼。红绫揉着酸痛的腿,这山路可是不太好走。正慨叹着,抬眼间,一幢瑰丽雄奇的楼阁出现在山腰间。倚峭壁而建的屋塔,房檐飞出,山泉滴于其上而滑落山间。上好羊脂玉雕的窗棂和水晶制成的天窗,在水滴的滋润下更显晶莹。

  “天!”红绫真是没见过如此设计豪奢又不失典雅的房子。

  “哼,这里虽然不如无藏楼有名气,但这里的装饰可一点儿不必你们那里差!这栋楼可是我祖父和爹爹他们亲手设计建造,大开眼界了吧?”

  红绫看着上官心兰点点头,怪不得大小姐成天颐指气使,这是有家底啊!

  “小姐回来了!”一个管家模样的老伯走出来。

  “山伯,我哥在吗?”上官心兰跟山伯进了楼,红绫也提着包袱跟了进去,四下张望。

  “楼主去酒窖了,下午就回来。这位是……”山伯打量起红绫,红绫友好地微笑回应。

  “岚鸢生了急症在无藏楼调养,凤羽公子就把他的贴身丫环送我使用喽!”

  “呀,凤羽公子对小姐如此体贴啊!”山伯笑道。

  “山伯你好讨厌!”

  红绫在一旁看着二人就像看戏,花紫修对谁不体贴呢?

  上官心兰扫了红绫一眼说,“你去沐浴更衣休息一天吧,今儿我会让楼里的人侍候,等明天我找人教教你佳酿楼的规矩,你熟悉了,再来我身边侍候。”

  “是,小姐。”上官心兰让人接过红绫怀里的包袱,山伯则引她来到西苑。

  “这里是你的房间,往南穿过两个厅堂就是小姐住的滴翠轩,往东绕过大厅,穿过子路苑就是我们楼主住的雅珩斋。”山伯说道。

  “那往北走呢?”红绫不禁问。

  “往北和往西就都是出楼了,北面是茶山,住着的都是茶农,西面是酒窖,没有楼主令是不能靠近的。”

  红绫哦了一声,心里开始盘算起如何接近酒窖。

  泡了个舒服的澡,眼看日薄黄昏,天边好看的红霞将红绫吸引了出去。佳酿楼内准备着为大小姐接风洗尘的晚宴,看来楼主上官铁峰还没回来。红绫自顾地往北走去,意欲到茶山呼吸清新空气,放松放松。

  走在茶田间,工作了一天的采茶少女摘下帽子,捧起盛满茶叶的簸箕,一脸洋溢着的都是收获的微笑。

  “啊!你干什么!放开我,我不回去!”

  正在红绫信步闲游时,不远处一个女子的叫喊声将她吸引了过去。只见一满脸络腮胡须的男子抓着一个女子的胳膊吼道,“你已经被你娘卖给我了!你得跟我回去成亲!走!”

  “我不回去!她不是我娘!”女子看起来年龄不大,一脸泪痕。这个场景一下子戳到了红绫心中的痛处。

  “放手!”红绫右手扣住男子抓着女子胳膊的手腕向后掰去,男子忙吃痛抽手。

  “你是哪里冒出来的!”男子冲红绫吼道。周围登时围上不少要赶回家的茶农。

  “你为什么要强迫这个姑娘回去和你成亲?”红绫将瑟瑟的女子拉到身后。

  男子趾高气扬地说,“五天前,她娘受了我的礼钱,她已经是我媳妇了。我想哪天把她带回去就哪天把她带回去!”

  “是吗?”红绫不屑地看着他,然后问女子,“到底怎么回事?告诉我,别怕。”

  女子紧紧抓着红绫的手臂,一瞬间,让红绫想起了一位故人。

  “那不是我娘!她,她是我婶娘,我父母死得早,我从小在婶娘家长大,婶娘家的兄长最近要成亲,没有银两,所以他们就把我卖了……”女子摇着头,哭得更凶了,“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我可以干活,我不想嫁人!”

  周围的茶农窃窃私语,好像有人认识这个女子,于是红绫转向人群。

  “大家都在这里做个证!这名姑娘说的是否属实?”

  “是……”人群里有人怯怯地答道。但大家似乎都不愿再多说什么了。

  “哼,听到了没?收你钱的是这位姑娘的婶娘,这名姑娘可没说要嫁给你!”红绫冷冷地说。

  “那可不成!婚姻这种事,在这里向来是这么办的,不是你说怎样就怎样。她家收了我的钱,她就得跟我走!”说着,男子欺身上前去抓红绫身后的女子。

  “放肆!你去娶他婶娘好了!”红绫抬腿将男子踢倒在地,手肘杵在男子脖颈,男子痛的半跪在地上,依然大吼,“你是哪里来的!怎么不讲理!”

  “呸,你姑奶奶我向来讲理!姑娘别怕,今天这事儿我管定了!”

  “让开,让开!”突然几个家丁模样的男子推开人群,只见一身着白色半臂灰色长裰的男子走进来。男子一派温和,浓眉如剑,气质不俗,书香气质中透着酒香的优雅,酒香的优雅中透着剑气的寒凉。

  “陆伯,怎么回事?”男子问站在旁边的一个茶农。

  被称作陆伯的茶农伏在男子耳边说了些什么。男子笑了笑看向红绫,“姑娘,先把人放了,有话慢慢说。”

  “楼主!你可要给我做主啊!”被红绫压制住的男子立刻喊冤。

  楼主……难道这个男子就是佳酿楼楼主上官铁峰?怎么长得这么秀气的男子起了那么个粗犷的名字?红绫将男子推开,拉着那名女子站的远远的。“我是可以慢慢说!反正我有理!”

  “听姑娘口音,该是外地人,可能不了解这里的习俗,这里的婚姻都是这样。出了钱的一家就可以带走那家的女儿。”上官铁峰含笑地看着红绫。

  “什么破风俗!没道理!这个女子根本就不想嫁给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强迫她?你们难道不知道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吗?”红绫义愤填膺地反驳。

  “那姑娘想怎么处理呢?要是他不带走这名女子,这名女子的兄长就无法完婚,她在家里也会遭家人嫌弃。”

  “凭什么要在乎别人怎么看!”红绫看向女子,“你想跟这个男人成亲,还是回家?”

  “我,我……”刚刚还梨花带雨的女子突然犹豫起来。

  “喂,大不了,你就自己生活啊!别和自己不喜欢的人走啊!”红绫赶紧劝道。

  上官铁峰呵呵地笑了起来,“姑娘,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这般刚强吗?在这个茶村,工作量那么大,一个人,还是个姑娘家,你叫她怎么生活?”

  “我……”红绫一时哑口无言。是,这就是现实,就是生活,当初自己的那位故人不也是没能抵抗住命运吗?红绫眼神痛苦地看向那名女子,女子轻声啜泣起来,“对不起……”

  “不,你没有对不起我,是命运对不起你……”

  一脸络腮胡子的男子鄙夷地看了红绫一眼,大摇大摆地将女子拉走。太阳,完全下山了,为什么月亮还没出来?

  茶农渐渐散去,红绫呆呆地站在原地。

  “姑娘?你……还好吧?”上官铁峰轻声问。

  红绫有点苦涩地点了点头,“我很好。”

  “呵呵,姑娘,你帮得了一个,帮不了一群;你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啊!这里祖祖辈辈都是这样生活,在外人看来可能野蛮无礼,但这就是这里的生活方式。”上官铁峰顿了顿,“姑娘一个外地人,怎么会到这里来?”

  红绫回过神儿,差点儿耽误了正事。“回楼主,小女子是从静安无藏楼来的红绫。上官小姐的丫环岚鸢得了急症在无藏楼休养,我是楼主派来代替岚鸢姑娘照顾小姐的。”

  “哦,呵呵,原来是凤羽公子身边的人,那就是客人嘛!”

  “呃,楼主客气了。”

  “红绫姑娘?”

  “嗯?”

  “刚才的那个凌厉的女子,才是真正的你吧?”

  “啊?”红绫愣了一下,不妙啊不妙,刚刚把本性暴露出来了。“楼主,我是有点儿爱打抱不平……不过楼主,我平日里,很听话的!”

  “哈哈哈,好好,好一个爱打抱不平!姑娘请吧,天色渐晚,露水深重,我们还是早些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家·太平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家·太平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