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启麟阁2
沸小渔2021-08-15 15:295,602

  “女侠饶命!”

  原本被花凋护在身后的落霞还仰脸等着花凋“大发仙威”,没成想竟等来这么一句。落霞托了把自己惊掉的下巴,看着身前的已经抱头道歉的花凋,又默默地往后面退了退。

  那边花凋早已摆好一副痛心疾首认错悔恨的表情:“女侠饶命!我信口胡说的的,喝多了酒,嘴上没有把门的,呸呸呸……”

  那女子侧了侧脸,更显得两道如利刃的眉毛锋芒尽显:“喝多了酒……”那两道凝着冰的目光倒是很快就寻到了花凋别在腰间的酒壶:“那今日就让你长长记性!”

  说着鞭影又起,这次却是直取花凋腰间的酒壶,那鞭风凌厉,霎时便响起破空的声响,花凋方才便看出那一把红穗的金鞭不是凡品,这一下朝她过来,金光乍现,竟仿似有几分灵力加持一般。

  围观众人已远远散开,生怕被打斗波及,此时见那金鞭散着灵气,又好奇地探头探脑地看过去,却不想,那金鞭的灵光只是一闪,却又瞬间熄了……

  “你……”那金鞭少女一愣,鞭子险些脱手,再一看,鞭稍那头已被花凋的指尖缠住,也不见她用力,那鞭稍却像是钉在了她手上一般。

  “我这酒壶世间仅此一个,打坏了怕你赔不起,你若是非要打我一顿才解气,等我摆个便于挨打的姿势,也给你省点力气。”

  花凋说着松了指尖,那少女本还使着力气扯鞭子,花凋这冷不防地一松,登时便踉跄着后退几步。

  围观众人见状立即响起一阵窃窃的笑声,那少女面上变了颜色,金鞭又在腕上缠了数圈,瞬间又起了攻势。

  “芳尘!”

  那少女闻声登时软了三分,急急将鞭子卷起收在腰间,怒视花凋一眼,才不情愿地转身朝着声音那处看过去。

  “大……”

  “大师兄!”

  那少女方一开口,便瞥见身侧一个人影闪过,嘴里喊着大师兄,背影那叫一个欢快。

  花凋也没管那少女阴沉的面色,径自跳到那位“大师兄”面前。

  当然,这个大师兄可不是花凋的大师兄,此人名曰纪卜凡,是涧峪山圣耆的开门大弟子。圣耆在涧峪山修炼也有百年,其实早在百年前圣耆便已有飞仙之机,但圣耆却拒绝了,独身入涧峪山修炼,也算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人。

  从那之后凡间修士皆向往入涧峪山拜圣耆门下,圣耆虽从来不吝指导前去拜访的修士,但却一直没有收徒立派,直到二十年前,才开宗收徒,首席弟子就是纪卜凡。

  纪卜凡得圣耆亲传,为人又最是端方持重,热情亲善,不管是在涧峪山众弟子中还是其他门派的修士中都颇具名望,几次进启麟阁听学,也都是他带队,一来二去便与花凋相熟,花凋也同涧峪山众修一同唤一声大师兄。

  “予花仙子,好久不见。”

  纪卜凡笑着伸手,不着痕迹地将花凋略有凌乱的衣袖扯平,花凋却是满不在意,借着纪卜凡的动作一步上前揽住他的胳膊:“大师兄,知道好久不见还说这样的客套话,真是好没意思。”

  “大师兄,就是这个人,方才大庭广众之下出言不逊,对仙家不敬更是有辱凡间修士,你也是听到了的,她是谁家的修士我不管,可既然让我听到了,就得替修仙门的修士出口气!”

  那少女说着便朝着花凋逼近两步,花凋缩了缩脖子,赶忙撒开纪卜凡的胳膊向他身后躲,却不想刚退了两步就撞在一个人身上,花凋头也不抬,赶忙道歉:“对不住对不住,还请让让,我得逃命去了……”

  “呵……”

  花凋听见一声低笑,被她撞上那人身量修长,站的也离纪卜凡很近,花凋此时夹在两人中间,想抬头也很局促,侧身侧了半天,那人也不稍让,把退路给她堵得死死的。

  “芳尘,不得无礼,”纪卜凡正色道:“青崖镇已是甫君山地界,正值仙门修士齐聚于此,成何体统!”

  纪卜凡面色温善,即便是板着脸教训人也看不出半分愠色,可那少女听了还是悻悻地垂了眼,站到了一边。

  “予花仙子休要见怪,这是我师妹闵芳尘,这孩子平时任性惯了,你休要和她一般见识,冒犯之处,我自会教训她。”

  “大师兄我……”

  纪卜凡瞪她一眼,眼见又要出言训斥,花凋赶忙阻止:“大师兄,都怪我,是我胡言乱语在先,惹了这位女侠不痛快,要教训你还是教训我吧……当然了,大师兄平日最是心善手软,尊老爱幼,宅心仁厚,风流倜傥……”

  纪卜凡笑着摇了摇头:“你看看你,这顽皮样子哪还有半分仙家风骨,梦阶先生见了要教训你才是真的。”

  “那就留着给梦阶先生教训好了,”花凋做了个鬼脸,又朝着闵芳尘俯身致歉:“方才无意冒犯,还请见谅,等回此云间见了梦阶先生自当前去请罪。”

  闵芳尘嘴角抿起一抹笑意,抱了胳膊斜睨她:“我倒是没看出来,你是个仙子。”

  语气不善,满是讥讽和不屑,纪卜凡皱了皱眉头,却见花凋满不在乎地又是一俯身:“哪里哪里,客气客气。”

  “你……”闵芳尘甩了把衣袖:“你当我是夸你吗?”

  “那不然呢?”

  “我……真是不可理喻。”闵芳尘愤然转身,远远走开。

  “仙形为人是最佳,云景多有修习百年还是物形的仙家,梦阶先生也说仙入凡尘的要领是化仙于凡,大师兄,她说看不出来我是仙子岂不就是夸我。”

  “呵……”

  花凋又听见一声低笑,扭头去寻,却见那人已转身离开数步,周身也是涧峪山修士的装扮,便问纪卜凡:“那人也是你同门吧?”

  “我师弟江忱,也是前来进学的。”

  “哦……那他怎么自己走了?”

  “他第一次来青崖镇,我们说好了,各自转转,晚点在启麟阁汇合。”

  “哦哦……”花凋从那人消瘦的背影上收回目光:“这人笑起来真难听……”

  此次涧峪山前来进学的修士有约二十人,大半都是第一次前来,纪卜凡准许众人进启麟阁前先在青崖镇游览,眼看入阁时间将近,花凋虽还遗憾没有玩够,但误了入阁可不得了,也只能跟着纪卜凡往启麟阁方向走。

  见花凋像是被霜打了一般,纪卜凡只觉好笑,忍了半晌还是没忍住打趣她:“云景仙境,凡人仙家皆向往之,我倒是从来没见过你这样去云景还不开心的。”

  “大师兄,等什么时候你也飞仙就知道了……”花凋本想给纪卜凡一一细数为仙的艰难,话说到一半突然想起,似乎又说错了话。

  世事无常,仙缘更是无常,就拿纪卜凡来说吧,本身就是个极有仙风的人,作为圣耆的开山弟子,资质自不必说,得圣耆多年点化,又在凡间修士中极有名望,当年年仅五岁便第一次到启麟阁进学,更是轰动了整个凡间修仙界,奈何,奈何……此时世人再说起纪卜凡皆是叹息,明明当年被修仙界寄予厚望的人,连续进学多年却依旧没有飞仙。

  近些年涧峪山修士飞仙者也有不少人,凡间盛传云景仙境正值“扩招”,可是飞仙的那么多,偏偏没有纪卜凡。曾经的仙门修士楷模,渐渐也沦为了饭后的谈资笑柄。

  见花凋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纪卜凡轻笑一声,微微垂了眼睛,脸色毫无变化,还是那般和煦亲切,并没有半分责怪之意:“你什么时候说话也这般吞吞吐吐了?”

  “大师兄,我……”

  “不妨,修仙之人,早该参透缘法,缘起时有,缘灭则无,强求便是庸人自扰了。”

  “我就说大师兄是有大智慧的人,才不会为了这种事情烦恼,我说真的啊,仙真的没什么好,你看你们,进学完了还能游历大好河山,我却只能趁着启麟阁开的时候到青崖镇来转转,一步也踏不出青崖镇的云景结界,我都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有风雨雷电四神庇佑,青崖镇也向来是这样风和日丽的好天气,也就是说,我做了几十年的仙,连刮风下雨都见过,你说有什么好。”

  “听你这么一说……”纪卜凡故作了个沉思状,转而抬手轻轻敲了敲花凋的小脑袋:“真是个不听话的仙子,云景结界也是能随便出去的吗?”

  “大师兄!”花凋气恼地跺了跺脚,再看纪卜凡已经迈着大步走开,她甩开两条短腿,紧着追了一阵才追上。

  离启麟阁越来越近,开始有散于各处的修士前来与纪卜凡汇合,花凋夹在众人间,也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打过招呼,笑闹一阵便又开心起来。

  启麟阁进学虽打着启麟阁的名头,却并不是真的在启麟阁,启麟阁只是一道关门,在阁中行过参拜天尊的大礼,结界洞开,方可入此云间听学。

  结界临开。除进学之人,旁人皆退至十丈之外,此时启麟阁仙云缥缈,已是一副仙境的景象,众人整理了衣装,一一对天尊像行叩拜之礼。

  临入启麟阁,花凋轻叹一声,拉住纪卜凡的衣袖:“大师兄,我觉得我有必要解释一下我方才说的话,我虽然不是无心说的那些,但我真的没有半分对凡间修士的不敬,我只是……只是……”

  纪卜凡轻笑一声,俯身去看她:“只是什么?”

  “只是替凡间的修士不甘。”

  纪卜凡眸光在她面上定了半晌,淡淡一句:“走吧。”

  反正这么看来纪卜凡也没生她的气,花凋想想倒也不再烦恼,跟着纪卜凡进了启麟阁。

  方等了约半柱香的功夫,就见启麟阁内天尊坐像洒下一片金光,修士虽也惊奇此番景象,但也还跪姿严正,努力保持着修士的风范,而聚众看热闹的人群中却已响起接连起伏的惊叹之声。

  只见那道金光在殿中渐渐扩散,但金色却并不因此变得稀薄,反而所过之处越发闪耀,不肖片刻,跪伏在天尊像下的众人便已被那道金光笼罩。

  “娘子,快出来看上帝!”

  随一声惊呼,众人身影渐渐与金光同化,外人看来像是那些人周身都度了一层金光,霎时灵光迸射,劈开启麟阁外层层雾霭,在甫君山乍起一片金灵。

  这便是三年一度的结界洞开盛景,进学的修士已经入了此云间,凡间金光普照的青崖镇才真正开始热闹起来。

  因金光圣灵普照,启麟阁在这几日是香火的极盛时,天尊武运修行千年,此时在凡间却成了求财求子求官运求姻缘求高中的万能之神,单看启麟阁大殿香炉中燃起的香就是千奇百怪,大家也不管天尊管不管这些,反正有金光圣灵普照,求什么都不亏。

  奈何花凋看不到这样的盛景,回到此云间也只能默默哀叹。

  到了这里,便真的是仙人齐聚,与其自怨自艾,倒不如找找有没有可以玩得来的熟悉面孔。

  在此云间进学有统一的装束,不分男女老幼,皆是全白的广袖长衫,再配以白色发带和滚金边的云纹束腰,男女之别,唯有女子点在眉心的那一点红色朱砂。似是为了限制进学之人行走坐卧的仪态,这长衫是真的长,摇摇曳曳的,下摆拖地约有三尺,穿上这样的衣服走起路来那必须得身姿挺拔,端正稳重。

  就比如……纪卜凡,此人本来就身子高挑器宇不凡,配以这番打扮,步履动作越发舒展,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

  当然了,也有个别例外,就比如……花凋。

  此人平日里行走坐卧就没什么好样子,穿了这样的衣服,更是腿脚都迈不开,落霞刚收拾好自己,回头一看,就见花凋拧眉对着衣服使劲,再仔细一看,拖地的后摆已被她缠在腰间打了个结,袖子更是挽了几圈挎在肩膀上。

  “我说仙子,你这……和我穿的是同一件衣服吗?”

  花凋专心于自己的改良,随意敷衍她:“是是是,怎么不是……”

  “可你这个样子,是不是,不太好?”

  花凋用牙咬着最后紧了紧腰上的结,又拍了拍才满意地站起身来:“放心,我来此云间的次数比你见天尊的次数还多,没准儿我再多来几次就能改变此云间这惨无人道限制人身自由的着装,你不觉得这很……别具一格吗?”

  “倒是再找不到第二个人这样打扮了……”

  “要不我给你也改改!”花凋说着魔爪就朝着落霞过去。

  “别别别,仙子饶命,我可是第一次来,也不想再有第二次,更不想挨梦阶先生的教训!”

  “来嘛来嘛,别跑呀你!”

  “咳咳!”

  两人正打闹间,忽听得两声轻咳从身后传来,声音不大,可花凋和落霞却是瞬间就听到了,两人齐齐站住,像被施了定身术。

  只是看面色,此时二人的局促并不是同样的原因,落霞面色几乎霎时就泛起了潮红,低头绞着手指,嘴角的笑意直接能荡出二里地去。花凋的脸色,却是比吃了屎还难看。

  “那个……”花凋深深吸了口气,缓缓转身:“好巧啊,你也来此云间进学,真是稀客啊,稀客……这里我熟,有什么不懂得尽管问我,呵……呵呵……呵呵呵……”

  “无杀将军。”落霞也跟着花凋转过身来,含羞带怯地瞟了一眼便又低下头去。

  无杀将军,名叫花迟,在云景的仙名,唤做无杀将军,是花凋的胞弟,只是这二人的差距却是形如云泥,花凋自出生修行十几年才结灵有了灵力,并且多年来毫无长进,平日里搭搭姻缘线也是错漏百出,花迟却不一样了,据说出生后的第二个时辰便结了灵,一路修炼更是武运奇佳,很早以前就已经成为镇守云景一方的武尊。

  “朽木不可雕!”

  花迟斜睨了花凋一眼,冷冷地丢下一句,转身便走。

  花凋这才注意到花迟还是金甲红练的打扮,并没有换上此云间进学的统一妆容,想来也只是路过而已。

  见他走了,花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像是溺水之人又突然得了喘息,身心顿时又顺畅起来。

  此时玩心又起,见落霞还脉脉含情地看着花迟的背影,花凋便凑过去:“看什么呢,方才人在你眼前你低着头不敢看,此时人走了你却盯着人家的屁股不放。”

  “谁……谁盯着他的屁……”落霞的脸红的简直要烧起来,可奈何心里有鬼,反驳的话也说不出口。

  “无妨无妨,好色之心人皆有之嘛。”

  落霞白她一眼:“一个娘生的,怎么差距就这样大,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还有心打趣我,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哎呀,学坏了啊,竟然跟那个臭小子说一样的话,我看你是皮痒了!”

  “无杀将军方才说你,你怎么不说他皮痒!”

  “我不敢啊。”花凋回答地理直气壮。

  “切!”落霞翻了个更大的白眼。

  花凋用肩膀撞她一下:“我说你喜欢他什么啊,冷着一张脸,连个笑模样都没有,每天武刀弄枪的也不风趣,毫无可取之处呀。”

  “有你这么说自己弟弟的吗?”

  “我这是为了友谊大义灭亲啊,实事求是而已。”

  说到花迟,落霞瞬时面上又燃起红霞,眼神也柔和下来:“反正就是喜欢。”

  “你知道他为什么叫无杀将军吗?”

  “不知道。”

  “当然了,你年纪小,不知道也是正常,他呀,还没被封武尊之前,一次协同旷海将军前去凡间猎杀鬼见愁……”

  “就是那个死后不入鬼界为祸人间的鬼见愁?”

  “是是是,你能不能不要打断我……就是那个鬼见愁,当时旷海将军他们在保灵山找到了鬼见愁的老巢,奈何那个家伙也是老奸巨猾,反正最后是让他溜了,但保灵山中却是有数千被鬼见愁召集的不愿入鬼界的小鬼,惯例嘛,都要收容进云景以教化,再放归鬼界,却不想花迟这个家伙手起刀落,在保灵山将那些小鬼都斩杀了,旷海将军回云景交差,和天尊说起花迟所作所为:无一不杀,所以后来花迟被封武尊的时候天尊又想起这句话,就赐名他为无杀将军了。”

  “真帅啊……”落霞两眼冒着星星,一脸痴相。

  “你……”花凋本是想以此吓退落霞,没成想……花凋哀叹:“无药可救了你。”

  此时,一阵悠扬的钟声响起,如晨雾飘散一般,此云间方才还云雾缭绕,此时却像是忽然都被那钟声打散了,周围隐约开始出现亭台楼阁的实景,还有最惹人注目的高高在上的渠源殿。

  花凋拍了拍落霞的肩膀:“走吧,进学开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赠君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赠君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