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我只是在帮自己
岐清2021-03-10 10:143,009

  “霆宇……”

  听到这声音,怒火滔天的慕雪婷如被人当头泼了桶冷水,顿时僵住了身子。

  见儿子回来了,霍母找到了更好的发泄口,拢了拢披肩走到儿子身边,“你看看,你看看她,将东西扔得到处都是不说,我说两句还要跟我发火!”

  慕雪婷忍了忍,没有再顶嘴。

  霍霆宇神情冷凝,打量了下这满地狼藉和空气中油腻的饭菜味,眼中闪过一丝烦躁与厌恶。

  慕雪婷小步越过满地狼藉忐忑不安地走向他,”我……”

  霍霆宇不理,侧头高喊了声,“钟姨,安排人进来打扫一下。”

  霍母在旁继续抱怨着道:“你不知道霆宇整天在外面为了跑开发案有辛苦吗?就不能安分点少找事情?“

  虽然孩子流产这件事情不能全怪她,但霍母现在就是对慕雪婷的所作所为变得反感起来。

  尤其是在她听说,慕雪婷在宴会上跟别的男人有不清不楚的牵扯,还被儿子给亲眼撞见了之后,就更加厌恶她了。

  起初她震惊不已,还旁敲侧击地问过霍霆宇,只得他到黑下脸来,才停了疑问。

  可是,这不说的态度不就代表着真有这么回事了吗?

  这段时间里,霍母盯紧了慕雪婷,越看就越觉得她不如以前讨喜了,所以嘴上也就没了以往的客气。

  慕雪婷杵在边上不说话,生怕一个忍不住在霍霆宇面前败坏了形象,加重他对自己的不耐。

  于是只能继续听着霍母在旁絮絮地抱怨。

  “哪有妻子当成你这样的?刚流产就不知道安份点好好养身体?这边蹦跶那边蹦跶……”

  “好了妈,别说了。”霍霆宇打断母亲的话,冷然道:“雪婷你跟我上来。”

  霍母还在旁边低低说道:“像什么样子……”

  慕雪婷只得忍着气装作充耳不闻地从霍母身旁走过,青着脸地跟着霍霆宇上楼。

  进了门,霍霆宇随手脱下外套,看不出情绪,“关门。”

  慕雪婷乖乖地照做,转身关上门。

  一回过身来,霍霆宇却突然暴怒地将手中的外套朝她砸过来。

  吓得她尖叫出声,连连后退了两步贴在门上,惊魂未定,“你有病啊?”

  衣服没有砸中她,落在了她面前不远处。

  霍霆宇将在顾清宴面前受的气,全部借此时发泄了出来。

  “我还要问问你发什么疯?大晚上的我在外面受完别人的气回来,还要看你脸色?”

  慕雪婷本想质问他和顾清宴干嘛去了,却听到他说在外面受了气。

  心思一动,缓和了下情绪,开口放柔了声音问道:“是我的错,我不知道这些。”

  她走上前来,弯腰拾起了地上的外套拿起来拍了拍,借动作遮去了脸上忿恨的表情。

  “怎么?跟谁出去让你受了气?”

  霍霆宇讥嘲道,“你不是已经知道了?“

  半靠着沙发,伸手扯开了衬衫上的几个扣子,面色烦躁。

  慕雪婷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他,见他身上衣着完整,心里又算计了下时间,微微松了口气。

  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算他们想做什么也没那个时间。

  慕雪婷娇媚的身躯靠近他,“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哪知道你受了什么气?”

  语气委屈,“做了一桌子菜,结果你倒好,跑去和前妻玩浪漫了!”

  霍霆宇青着脸道:“谁告诉你我和她去玩了?我可不像你,满脑子只有这些事!还有,你是嫌我是外面事情不够多是不是?回来还要解决你的情绪?”

  慕雪婷被他骂得低下头来,一声不吭。

  好在霍霆宇也没心情多讲下去,说完便转身往里面去了。

  慕雪婷没有跟上去,只是站在原地攥着他的衣服。

  心里忍不住忿忿起来,这一切要怪谁?

  要不是顾清宴还阴魂不散地在她生活里蹦跶,她也不至于会这么失态!

  而相比霍家这边的紧张气氛,顾清宴这边心情却是特别愉快。

  从霍霆宇的反应可以看得出来,他对如今的自己是有所忌讳的。

  而且下完战帖之后,最怕的就是对手还毫无反应,要不然就是对方完全不将自己放在眼中,要么自己还没有那个资格和对方抗衡。

  可霍霆宇的反唇相讥,却是印证了他对于自己下战书这件事情还是很恼怒的。

  顾清宴将自己这番分析讲给霍言骁听。

  霍言骁背靠着宽大的皮椅,双手交握眼尾带笑,略微深长地“嗯”了声,“分析得很有道理。”

  顾清宴也没有因为这小小的一点进步就骄傲起来。

  况且她原本的目的是为了和霍言骁商讨“绿源”的下一步方案。

  现在的情况是,霍氏和WE都进了初选入围。

  那么也就代表着两家企业之间还有一次交锋,所以她必须尽快将方案修得更加完美一些。

  霍言骁放下手来,往前正了正身将笔记本电脑移了过来,长指敲了两下挑出一份文件来,将电脑显示屏转给顾清宴。

  “你看看这个。”

  “什么?”

  顾清宴依言上前来,因为位置的原因,她只能站在边上探头看。

  见此,霍言骁道:“走过来,我讲解给你听。”

  她依言绕进来办公桌后面,霍言骁移了移椅子将电脑顺道往她面前推了推。

  “这几个是国外高级设计师的范例方案,你可以参考一下。”

  顾清宴接过来鼠标,滑动着滚轮仔细地看着。

  说是范例方案,但实际上更像是一些私人策划稿件。

  而且她还发现其中两三个案例,赫然就是某国首都正火的一个企业项目。

  一个悄然的想法浮现在脑海中,顾清宴疑惑地回过头来,“你是从哪里买的,这……”

  霍言骁嗤之以鼻,“买?你觉得我需要吗?”

  顿了下,又说道:“给你看这个,并不是意味着让你直接抄,只是让你看看别人的思路和创意灵感,希望你能从中的得到启发。”

  他给顾清宴看的,都是大师级的设计作品,思路和设计感都是一等一的。

  这样一来,与其给她一个漫无目的的概念去规划和设计,不如先让她看看别人的成品,综合一下实际效果再去做修改。

  也正如他所想,顾清宴如获至宝。

  没去深想霍言骁是怎么能拿的到这样稿件的,顾清宴全身心地投入到计划案策划中,还时不时地与霍言骁探讨着一些想法,以便完善细节。

  顾清宴探讨得入神,没发现自己和霍言骁的距离在无形之中变得越来越近了。

  霍言骁一低下眼眸,便能看到她秀气挺拔的鼻尖。

  顾清宴的鼻子十分挺,尤其是从侧面来看,整个脸型轮廓尤其漂亮。

  皮肤白皙透亮,干干净净没有斑点也没有脂粉痕迹。

  白玉无瑕四个字如同是为形容她而存在般,他视线继续往下走,落在顾清宴那张不断地张合的小嘴上。

  渐渐地,霍言骁走了神,直到顾清宴提出了个问题,“你觉得这主意怎么样?”

  “嗯?”霍言骁瞬间回过神来,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竟然对着这女人入了神,几乎没听进去她刚才讲的什么。

  简直魔怔了!

  他抬手揉了揉眉心,带着一丝尴尬回想了下刚才顾清宴讲的内容,思考了下避重就轻道:“你先给我列个计划方案出来再说。”

  “行!”

  得到了他许肯,顾清宴更加动力十足。

  霍言骁给了她一个好的方向,顾清宴觉得这方法很可行,也专注去找了好几家类似这种大型设计的全套类似风格钻研。

  检查排除对方的优缺点,和各方面指标对比。

  这一忙,忙到下班时间也没结束。

  霍言骁从办公室内出来时,顾清宴还坐在电脑前专心致志地做事。

  这个女人认真起来的拼劲,也不容人小觑。

  他站在边抱臂站了许久顾清宴都没发觉,最后还是他自己按捺不住,抬手敲了敲隔板给她提了个醒。

  “下班了。”

  顾清宴抬头看了一下时间,不禁有些讶异于时间竟然过得如此之快。

  伸了个懒腰,关上电脑后,向霍言骁走去,“嗯,走吧。”

  两人相继下楼坐上了车。

  “认真是好事,但不要把自己压得太紧。”

  霍言骁将车窗降下来了一点,好让空气进来。

  淡声道:“我们现在有的是时间。”

  顾清宴抬手揉了揉眉心,叹息一声。

  的确,她这么卖力除却是因为认真劲十足,整个人都沉静在了策划案设计中外。

  还有就是她一心想要打败霍霆宇。

  霍言骁将她的这点小心思看得一清二楚,淡淡地提醒道:“仇恨可以成为你的动力,但不要做什么事都盲目地陷进去。”

  不否认他说得有道理,顾清宴揉了揉略干涩的眼。

  这道理她自己也是懂的,只是……

  她想不明白。

  “霍言骁。”

  “嗯?”

  “你这么费心思的帮我值得吗?”

  他仿佛听到了个好笑的事情,眉稍高高地挑了起来,满脸的趣味,“你觉得我是在帮你?”

  顾清宴脸色微红,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你弄清楚,我只是在帮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霍躲不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霍躲不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