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征服欲
岐清2021-03-10 10:142,998

  “既然你能这么底气十足地对我说话,想必霍言骁的手段不差,短短几天时间,就将你转变得这么彻底。”

  霍霆宇终于撕下了那副虚伪的面具,皮笑肉不笑道:“不过,我倒是真想知道,你能让我承受什么后果?”

  他端起桌上的红酒杯来,嘴角微微携笑,眼神偏离欣赏着杯中宝石红的液体,“你以前就任性,认准了方向是固执得像头牛,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顾清宴心口狠狠抽痛了下,怒火慢慢地从腹中升起,咬牙道:“对,所以刚刚才说我眼瞎!”

  “你确定你这次眼睛就不瞎?”霍霆宇往后一靠,摇了摇杯中的红酒。

  不甘示弱地挑衅道:“真以为霍言骁是什么好东西?我劝你一句,别被他啃得骨头都不剩的时候才开始后悔!”

  “呵。”她眸子幽冷,”那多谢你的忠告了。”

  说完,顾清宴提起包包,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在她转身之后,霍霆宇脸上轻松的笑意骤然卸了下来,握着高脚杯长指间关节泛白。

  “嘭”的一声,他大力地将杯子放在桌上,摇溅出来的红酒泼湿了雪白的衬衫袖口,明亮的玻璃倒映出了男人阴沉的侧脸。

  远处听到声音的侍者们讶异地看过来,随机面面相觑,不明白怎么晚宴才刚开始没多久,漂亮的女主人公就独自离开了。

  一桌精致的佳肴几乎没怎么动过,清清冷冷地摆在桌上。

  ……

  到走出电梯门,顾清宴浑身紧绷的架势才慢慢松懈下来。

  刚才在楼上,她看似有底气十足地对着霍霆宇下战帖,实际是差点没按捺住情绪。

  尤其是最后他提到了自己眼瞎,跟他结婚这么多年的事情时,顾清宴心中的怒意差点喷涌而出。

  顾清宴抬起右手来,掌心朝上。

  只见白嫩的手心中布上了四个深深的指甲印。

  就在此时,霍言骁打了电话过来,“怎么样?还有多久结束?”

  “已经结束了,我准备回去。”

  电话那头传来霍言骁的低笑,“好,车就在门口。”

  顾清宴点点头,转身乘坐电梯向楼下走去。

  黑色宾利如同蛰伏在暗中的巨兽般,静静地等候着。

  顾清宴步下台阶走到车前,便有司机从前面下来给她开车门。

  弯腰探身进车时,看到靠在后座闭目养神的男人,顾清宴怔了下。

  刚才他在电话中说在门口等她,顾清宴以为说的是司机在门口等自己。

  没想到他居然亲自过来了。

  她顿了顿,随即如常地入座。

  司机关上车门后便绕到驾驶座,将中间的隔板升了起来。

  待车子启动后,一直闭着眼睛霍言骁缓缓睁开眼,“高兴吗?”

  “高兴?”她撇了下嘴角,神色有些恹恹。

  只这一句话,一个表情,里面是什么情况,霍言骁不用猜都能估摸得到。

  霍言骁不再问了,反倒顾清宴自个有些坐不住。

  安静了片刻后主动提起来,“你不好奇发生了什么?”

  霍言骁轻笑,眼中有些许令人琢磨不定的神色,“你说我就听。”

  本想吊一吊他胃口,可见他这副老神在在的这幅模样,顾清宴陡然觉得没了意思。

  这男人分明什么都知道,一切肯定尽在他掌握之中,不然也不会怂恿着自己过去赴约了。

  她淡淡道:“约我是想试探我离开霍家时带走了什么东西。”

  讲到末尾,顾清宴勾了勾唇角,“是不是挺无趣的?”

  只是顾清宴未发觉的是,在她说话时,霍言骁很是仔细地观察着她的表情,随即露出一个浅笑,似是从中得到了某个很满意的答案。

  霍言骁眸光微深了深,停了片刻才开口,“看起来,你好像对那个男人没留念了?”

  顾清宴感觉仿佛让人拿细针扎了下般,她抿了抿唇,声音僵硬。

  “留念?我看起来就那么蠢?被害死了父亲,被算计得倾家荡产,临了了被一脚踢出家门差点送进监狱,经过了这些我还能对那男人抱有期望?”

  霍言骁无声地笑了下,“那就记住,记住你经历过的这些事情,我并不是质疑你什么,只希望你以后报复回去的时候别被他人的一言两语所打动。”

  “你想多了。”她不欲多答,干脆地闭上眼睛假寐。

  这样的问题简直太过可笑!

  车窗外的光影不时地扫进车中,极速掠过,光影投射在她脸上,明暗交替。

  霍言骁视线落在她姣好的面容上,安静下来的顾清宴如同一个没有半点杀伤力的小白兔。

  但霍言骁明白,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在遭遇了这么大的一系列变故之后,却能在短短的时间里迅速振作起来,并且不断地成长,考得就是隐于骨子中的韧性。

  霍言骁也不否认,自己对于她这份韧性是十分欣赏的。

  爪子越锋利的小猫,才能越引起人的征服欲。

  现在的顾清宴也并不是所他调教出的,只是他没下错注,挖掘出了顾清宴这而不为人知的一面。

  霍言骁修长的指慢慢攀上她柔嫩的脸颊,从侧脸慢慢滑到下巴停住。

  闭眼假寐着的顾清宴被这动作,吓得身体一阵僵硬,睫毛不安地颤动着,不知霍言骁这举动是想干什么。

  直到他忽然挑逗似的对着自己下巴往外轻轻勾了一下。

  一阵电流从背脊蹿过,顾清宴再也淡然不下去了,倏地睁开眼看向身旁那人。

  而对方早已收回手去,支着下颌漫不经心地看向车窗外。

  仿佛刚才做那小举动的人不是他般。

  顾清宴忽然觉得面前这人,有时真是幼稚到了极点……

  慕雪婷已经连续好几天被霍霆宇冷待了,即使她再主动献身,也不见对方对自己的态度有什么好转。

  慕雪婷不甘心地咬咬牙,特地亲自下厨做了一顿晚饭,打电话给霍霆宇想让他早点回来家来吃饭。

  却从秘书那边得知霍霆宇今晚有邀约,早早地便离开了公司。

  慕雪婷开始还没怀疑什么,只是心血来潮查了下今晚霍霆宇到底是去哪里了。

  毕竟白费心思做这么一桌好菜放着凉,她心里多少也有些不高兴。

  一查才知道霍霆宇居然包下了那家有名的玻璃餐厅。

  女的?

  要不然,何必包下那么一间处处透出暧昧的餐厅?

  这么一想,慕雪婷怎么还坐得住。

  打了餐厅电话,追问过去时,又得知霍霆宇已经离开了餐厅。

  而她又了解到,今晚霍霆宇果然包下整个餐厅请了一个女人吃饭,而那个女人还是顾清宴!

  慕雪婷整个人彻底炸了,拿起手机疯狂拨打霍霆宇的电话。

  她的电话拨来时,霍霆宇正在路上开车,看了眼是慕雪婷的来电。

  想也没想就直接按掉了,没想到,电话却接二连三地拨来,就没断过。

  按掉再打按掉再打,最后霍霆宇不耐烦地接了起来,“什么事?”

  “你在哪里!”电话那头的慕雪婷的声音极其尖锐。

  刺得他耳膜生疼,霍霆宇拧了拧眉心,没回答她的话。

  慕雪婷那边又质问了句,“你是不是和顾清宴在一起?”

  霍霆宇眸光陡然一沉,“你查我?”

  那头顿下,不禁低了声音,“我……我亲手做了晚饭,你秘书说你晚上有约了,我就随手找了下……”

  霍霆宇语气依旧不善地打断她的话,“快到家了,有什么事到家之后再讲。”

  说完后不等慕雪婷回话,他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边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声,慕雪婷愣了下,气得直接砸了手机。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吃晚饭?

  并且霍霆宇还为顾清宴包下了整个餐厅。

  光是想象一下那个画面,慕雪婷整个人便要发疯起来,顾清宴那个贱人又使了什么手段想挽回霍霆宇?

  看着一桌她亲手做的饭菜,慕雪婷更是怒火中烧,本想靠着这桌菜缓和一下和霍霆宇之间的关系。

  可现在却变成了赤裸裸的嘲讽,她像深闺怨妇一样洗手做饭在家等待丈夫回来。

  而他却在外面和前妻一起在浪漫的玻璃餐厅吃晚饭!

  “贱人!贱人!贱人……”

  慕雪婷发疯般地将整桌的菜和碗都扫到了地上,噼里啪啦的破裂声彻响整个大厅。

  声音大到楼上的霍母都听到了动静,惊得急忙下楼。

  见到楼下的景象不由皱眉,面色难掩厌恶,“这是在干什么?发什么疯?”

  自从得知慕雪婷再孕几率很小之后,霍母对她的态度可谓是转了一百八十个大弯,满满的全是嫌弃。

  被妒火烧得失去理智的慕雪婷,此时也顾不上维持自己好儿媳的形象来讨好她,大声嘶喊,”对!我就是疯了!”

  霍母的语气也尖锐了起来,“要发疯出去发,别在这里耍神经!”

  “凭什么?你们一个个都想把我赶出去,可我偏偏不会随了你们的愿!”

  “怎么回事?”一进家门就听到吵吵嚷嚷的声音,霍霆宇拧眉大步走了过来。

  再看到一地狼狈的景象,眉宇间的褶痕顿时更深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霍躲不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霍躲不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