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我相信你
岐清2021-03-10 10:143,244

  WE大厦二十八楼明亮的会议室中,一场会议正在进行。

  “所以,我认为可以按着和霍氏完全不同的方向去制定我们的方案。”发表言论的是市场部的策划经理。

  待他说完后,霍言骁抬手揉了揉眉心,垂眸在桌笔记本上轻敲着,一张冷峻的面孔上看不出喜怒。

  偌大的会议室里,只有要他的手指轻敲桌面的声音键盘声轻响着。

  迟迟不见boss表态,策划经理心底慢慢忐忑起来,无意识地攥紧了手转着手中的钢笔。

  他不禁在脑海中回想了下,细细地反思着,难道自己是自己哪里说得不对?

  过停了一会儿敲击键盘声停,霍言骁右手滑动着滚轮,抬手摩挲着下颌,神情若有所思。

  会议室里没人接着开口讲话,全部在等他发言。

  安静了几秒,一位副总经理正准备说话时,霍言骁忽然开口点名,“顾清宴,说说你认为呢的想法?。”

  一片静谧中,所有人将视线齐齐转向她。

  顾清宴低头整理了下文件,又在脑海中组织了下言语,才不慌不忙地起身。

  “我觉得古经理的想法很不错,扬长避短是个正确的方向,但我还想在这个基础上,我还想补充一些事情……”

  她沉静有力的声音在传入各人耳中,众人的眼神渐渐起了变化。

  霍言骁看似依然专注着面前的笔记本,实际上唇角却微不可察地弯了弯。

  十五分钟后会议顺利结束,大家整理完东西纷纷起身鱼贯地向门口走去。

  顾清宴将文件逐一放回原位,整了整衣摆,正准备跟着离开。

  首位上的男人却在这时抬手在桌面上轻敲了两下,出声止住了她脚步,“顾清宴,你先留下。”

  余下还没全走光的人听到声音纷纷回过头来,互相交换了下眼神,又默契地转过头接连离开。

  落在最后一个的人顺手将会议室的门关上。

  “嗯?有什么事?”

  “过来。”

  顾清宴依言走到他面前,“还有事吗?”

  “等会儿。”

  霍言骁打开笔记本,他专注地搜寻着一些东西看着笔记本电脑,可这一句等,就把顾清宴让她晾在了边上,让她干站了将近两分钟。

  顾清宴也不催他,干脆过去将文件移了过来,坐在他下手位置,抽出了张草稿纸,闲着开始临摹勾画方案上的比例图。

  又过了两分钟,她悄悄看了眼霍言骁,男人神情申请专注认真,仿佛已然都忘了她的存在般。

  直到霍言骁的他电话声响起进来,才打散了他的思维。

  ,霍言骁看了眼来电名字,起身接起走向窗边,用外语和对方简短地交流着。

  顾清宴的视线一直跟着他,听到霍言骁和对方用法语交谈着。

  全程问答语句精简。

  “‘嗯,可以。”’

  “‘去联系。”’,

  “‘明白了……”’

  惜字如金。

  她无意识地偷听着,嘴角不自觉地漾开一抹笑。

  ,抬眸看过去,霍言骁颀长的身影立在窗边,侧脸轮廓完美的如果按比例雕刻出来的般。

  可惜的是这张俊脸上毫无表情,顾清宴不禁想,要是能笑一下就再好不过了。

  顾清宴偷偷在稿纸上面画小人,圆圆的脸上,配上满是不高兴的表情,末了越看越像,她还往边上加了个握着手机的手,最后再标注上了一个霍字。

  想想又给他加了个发型,画工不佳,成品出来的样子滑稽又搞笑,简直就是灵魂画手的代表,顾清宴咬着唇,不自觉地偷笑了起来。

  霍言骁接完了电话,回过身来刚好捕捉到她唇边的那抹笑意,挑挑眉。

  这女人一个人在那边傻傻笑什么?

  他特意放轻脚步,无声无息地靠近过去。

  等在顾清宴察觉之际时,霍言骁的手已经伸了过来,抽走了她面前写写画画的那一张稿纸。

  “看什么?这么开心?”

  “唉誒,!别动!还给我!”顾清宴没料到这举动,慌忙伸手去抢。

  霍言骁后退了几步,顺道将手举高,顾清宴她反射性地小跳了一下都没有够到,急道,“还给我!你拿它干嘛?”

  “偷偷在看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霍言骁眯眼看向稿纸,目光搜寻了番,定在右下方,脸颊边上的肌肉一抽,“这是我?”

  一个丑出天际的简笔小人,大头小眼,长臂如猿还有个扁鸭嘴,边上标记着个字体漂亮的霍。

  霍言骁眯起狭长的眼,弹了下手中的纸,“在画小人偷骂我?”

  顾清宴红了脸,梗着脖子说道:“我哪里骂你了?”

  他扬了扬手中的纸,“那为什么趁我不注意偷画我?”

  顾清宴她干咳了声,后退了一步,双手背在身后,“随手画的?”

  “对我有意见?”

  顾清宴磕磕巴巴地解释,“你想多了,没对你有意见……”

  霍言骁又看了看那纸上的画,他简短犀利地评判,嫌弃得不行,”丑到我妈都不认得。”

  顾清宴羞愧,“我觉得还好啊……”

  这是她内心的大实话。

  霍言骁将手放低,在顾清宴她面前晃了晃,故意沉下脸来唬她,“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个形象?”

  “诶!真不是,你快还给我!”

  顾清宴忙伸手去抓,霍言骁如逗猫似的又将手抬高起来,害得她抓了个空,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往前扑进了他怀里。

  霍言骁顺手将人揽住,低眸冲她唇笑得不怀好意,“对我没意见,又在偷画我,顾清宴,你一直在暗中觊觎我?”

  觊觎!?

  顾清宴面上发热,手忙脚乱地从他怀中退出来,“我还没这个胆子敢觊觎您,霍总您想太多了!”

  霍言骁松了手,从鼻腔中逸出了哼笑声,将纸还给她,“下次画要画就好看点,画这么丑,比诅咒我还可怕。“

  把她嫌弃到家了!

  顾清宴腹诽了两句接了这张稿纸,如接了烫手山芋般转过身匆忙地将它往文件夹里一夹。

  霍言骁恢复了正常语气,“好了,跟你说个正事。”

  他绕了过来取出起顾清宴她手边上的文件夹,转身靠在桌边上,准确地翻阅开了今天她发言稿那页。

  “今天你的表现我很满意。”

  顾清宴的心跳落了一拍,不自觉地抿了抿唇角,”满意哪一点?哪方面?”

  霍言骁他合上文件夹,中肯道,”古经理的策划定向是可以,但眼光太过狭隘,后面你补充得很好。”顿了下,毫不吝啬地嘉奖道:,“表现不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顾清宴她黑眸一亮,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地问:,“你觉得我有进步吗?”

  “可以说进步很大,思维比之前清晰细密许多,所以我有这边个决定……。”

  “什么?”

  “第二轮方案大体方向就按你定的去做,主要内容策划和完善以后就由你来负责。”

  “由我来负责?”顾清宴吃了一惊,“你的意思是我全权负责?”

  霍言骁他颔首,“事发突然,在海外的公司临时出了点状况,我必须赶过去处理,最久大概有一个月的时间回不来。”

  这也代表着,他没办法在国内跟进方案。

  顾清宴咬了咬唇肉,心内小小地兴奋起来,不安却也随之升起,“让我全权负责……觉得我可以吗?”

  “你该对自己有自信。”霍言骁他嗓音低沉惑人,“我既然说了把所决权交给你,就是肯定了你的能力。”

  “另外团队在这里也不是摆设,你要清楚不是每件事情都需要你来负责的,大概方向你定,他们要做到的是如何将细节完善到让你满意。”

  顾清宴听得心怦怦跳着。

  霍言骁的他每一字每一句都入了她耳里,又落到她心间,她抬眸望进了那双深邃的眼眸中。

  这段时间她虽然也在做方案的时间,但大部分还是得通过霍言骁这边的审核,反复修改过后才能过关。

  顾清宴一直以为自己还做不到位的,可他现在却出乎意料地肯定了自己。

  她紧张到手心冒了汗,傻傻地看着霍言骁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霍言骁长腿优雅地交叠起来,徐徐道:,“你可以考虑考虑,觉得自己有信心可以担下这个任务,就点头回应,还不行的话,我另外安排人来。”

  她可以吗?顾清宴反复地在心里问自己。

  耳边这男人的声音如蛊惑般地响起道,,“这是你目前唯一抓得住的机会,我希望你能珍惜,但也不希望你强行硬上,仇没报成反被对方再次羞辱了。”

  顾清宴她闭了闭眼,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错过了霍言骁莫测眼神。

  “我不是觉得我没这个能力去做。”顾清宴她内心挣扎,到底还是做出了决定。

  顾清宴缓缓睁开眼帘,杏眸清亮,里头有把小火苗越烧越旺,“我只是……勇气还不够。”

  顾清宴她握紧用力双拳,“像你说的,我目前的确只有这个机会可以抓紧,所以……我愿意接下这个机会。”

  “一定做好!”

  他倏地莞尔,眉眼间如雪山融化,“我相信你。”

  ……

  WE的海外公司临事情紧急,霍言骁快速地安排好了行程,机票就定在今天下午。

  ,即使这边还有很多事情都还没办,。

  他也不得不一一分配出去,将行程空出来。

  其实在这个当口上档口当,他赴往海外对这次的方案多少还是有影响,顾清宴的能力还没达到天赋异禀的地步,想做好,做到打败霍霆宇,打败霍氏,还是有一定难度。

  然而霍言骁也并他不期望靠着这个事情就能一次压倒霍氏。

  关于这次评选最后能夺冠会是谁,他霍言骁心里有数着。

  游戏的最佳体验是亲自参与,他之所以决定让顾清宴负责,不过是想给这场游戏增加点趣味。

  至于顾清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霍躲不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霍躲不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