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议论纷纷
岐清2021-03-10 10:183,196

  这么执拗的女人,沙盘的方位都已经摆好,只要她按着自己的计划走,是不会让他失望的。

  明镜般的电梯门映出他冷峻的面容,霍言骁低下头摩挲着袖扣,沉眼底纵过一道暗光,沉吟了片刻,对着身后之人开口道:,“莫言,去安排一下……”

  下午公司高层齐齐收到了来自总裁室通发的邮件,

  内容是关于这次竞标案,由顾清宴全权负责的通知。

  消息一下来,明面上大家明面上没什么反应,私底下却炸开了锅,地是各种讨论开。

  大家纷纷质疑着霍言骁的决定,和顾清宴的能力。

  让顾清宴空降特助位置已经很受大家非议了,她在这次的项目上面虽有所表现,但到底还不足以折服众人。

  面上因为霍言骁的原因大家对顾清宴依然客气,但暗中却是各种言论汹涌。

  私底下的谣言甚至在传,霍言骁这样做相当于是在把这次机会白白拱手让给霍氏别人。

  言辞一个比一个犀利,这种低气压弥漫开来,顾清宴首次感受到这种令人窒息的压力。

  料想到会被大家反对,但刚听到这种反对时,她着实一晚上翻来覆去,没睡好觉,翻来覆去。

  第二天早早地爬起来,打开电脑对着第二轮的计划总案看了又看。

  霍言骁肯定了她给出的方向是正确的,那么她按着这个方向去,照目前的形式,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只是言论汹涌,顾清宴明面上镇定看似丝毫不受影响,心底却终归还是存在着一丝慌张。

  一切都是因为霍言骁离开得太过突然,没有给她任何适应的时间。

  ,她习惯了事事询问霍言骁的意见,骤然之间的转变,将她忙得团团转,几乎有种失了主心骨的感觉。

  顾清宴花两天才调整好过来心态顾清宴花了两天才调整好了心态,从开始碰到问题就想去联系霍言骁,到现在完全克制能平复下来焦急的心态,尽量学着自己去解决。

  但因为处于被议论的旋涡里面,更是给心里也更是增添了压力。

  并且整个团队中因为这次突然的移接,大多人对她还是保留着看法。

  更何况一些人隐隐的轻视藏都藏不住,顾清宴深吸一口气,只能让自己尽量不去关注那些质疑的目光,好将全身心都地放在工作上。

  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她忙得火气都蹿上了来,脸上接连冒出了几颗痘痘,每天起床都得连灌下两大杯水。

  既然担下了这件事情,无论阻力都多大,她都只能咬紧了牙关不敢松懈,别人越是质疑她才必须得尽快做出结果来,才能拿实力服众。

  霍言骁离开的这一礼拜,顾清宴全幅精力都扑在了工作上面。

  所付出的认真和努力大家基本都看在眼中,好在成果还有一点的,非议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顾清宴却依旧不敢放松。

  又是繁忙的一天结束,夕阳在天边布下了瑰丽壮观的晚霞。

  同事们相继收拾东西起身,准备打卡下班。

  从霍言骁去往了国外之后,顾清宴便将自己的办公地点从总裁办公室外面搬到了团队的办公的地方室工作。

  大家走前相继地跟顾清宴打招呼着,“顾特助,下班了。”

  “好的,你们先走。”顾清宴抬起头来回应,“我这边还有点事情,弄完再下班。”

  “好的,辛苦了!”

  “再见!”

  “拜拜!”

  时间一到,办公室的人相继都走光了,WE集团除了个别情况之外,总裁很少有人有加班的习惯。

  所以,没多久,办公间里没多久就只剩下了她一人。

  时间慢慢地过去,霞光挥尽了最后一丝余亮,月亮月色升了上来。

  顾清宴完成了最后一页建筑面积计算,从文案中抬起头来,转了转僵硬的脖颈,感觉伸了个懒腰骨头都在咔咔作响。

  端起一旁早已凉掉的咖啡,入口又苦又涩却是极为提神。

  她看了眼时间,不知不觉竟然都九点过了。

  屏幕上显示着密密麻麻一片的数据,夜色不知是什么时候悄然攀爬上窗户的,展望过去远处的高楼灯火稀微如星。

  顾清宴她起身收拾桌面零散的东西,却不小心扯掉了边上的文件夹,里面的东西散落下来。

  顾清宴忙推开椅子蹲下身来拾捡,指尖碰到最后一张纸时,不禁愣住了,捡起来仔细看。

  A4纸的上部分是一堆胡乱临摹的线条,下面画着个丑丑的小人,边上还标注着霍字。

  她视线一滑,吸引她的十另外边上,更丑的形象。

  一样是大饼脸,黑豆豆般的小眼睛,笑弯弯滑稽得快翘到耳根上去的嘴巴。

  发型是丑掉渣泡开的泡面型卷发,和她画的霍言骁画风截然不同,但都却是丑得异曲同工。

  顾清宴捏着纸回想了下,那天霍言骁将自己的文件夹整个拿走了,后面是他秘书第二天才送回来的,她随手收在抽屉便没再翻过。

  现在再看这个丑出天际的画像,可能是是谁的手笔几乎猜都不用猜。

  顾清宴纤长的指在小人上面抚了抚,回想到霍言骁大言不惭地嫌弃着自己的画笔,眼尾弯弯情不自禁笑了起来。

  这个人哪来的信心嘲笑自己?

  画得比她丑上一百倍好么!

  简直惨不忍睹!

  顾清宴把稿纸平铺到桌上,拿起手机来拍了张照片,点开和霍言骁的聊天窗口。

  本,打算发过去好好调侃他一番时,。

  输入窗口出来她才恍然发现和霍言骁的聊天记录,时间,还停留在他走的前三天。

  算了算,霍言骁离开竟然已经离开有八九天了。

  顾清宴犹豫了下,默默地点消了图片上绿色的小勾,退出来对着他的聊天框看了许久。

  她内心纠结着,八九天了,霍言骁没有主动联系过她。

  自己这样发过消息过去会不会显得太过……奇怪些?

  还是这样无关紧要的事情,会不会让他无误以为自己很多无聊?

  算了,还是不发了。

  顾清宴按了锁屏,将手机往包里一收,捡拾着东西准备下班。

  这个时间点的WE大厦大楼还亮着灯的办公室寥寥无几,WE的规章制度向来人性化。

  除了紧急事情从不强制加班。

  走廊里只有顾清宴的高跟鞋声音清脆地回响着。

  下班时间太晚,此刻她的肚子早已饿得唱起了空城计。

  ,电梯缓缓下行,顾清宴抬手看了下腕表,盘算着着一会儿去吃点什么。

  电梯在八楼停住了,她没注意抬脚就要往外走。

  正准备进来的人提醒了她一声,“这是八楼。”

  顾清宴忙收回了脚,抬手拍了拍额头,看到按键上方鲜红的‘8’不好意思地对着旁边的人笑了笑,“没注意看……林经理……你也这么晚。”

  “不客气,是的。”

  进来的人正是董事会上的林经理,那天在众多董事中第一个出声质疑自己是否合适特助职位的人。

  林经理他按下负一楼。

  顾清宴同他不熟悉。,几次碰见他,他这个林经理对自己的态度都相当冷淡,这次也相想同,她打了个招呼后也不着痕迹地往边上站了下。

  电梯很快到了一楼,顾清宴出于礼貌同他道:,“我到了,先走了,林经理。”

  在她迈出电梯的刹那,林经理却忽然开口,“辛苦了,顾特助。”

  顾清宴人已走出了电梯,讶然回首过来,此刻电梯门正在面前慢慢合上。

  林经理冲她温和地笑了笑,摆了摆手示意再见。

  前顾清宴几次碰到他,对方都是冷漠漠漠地称呼自己为顾小姐,委婉地表明了并不想承认她在WEwe里面的身份的意思的姿态。

  然而刚才,他真喊了自己顾股特助?

  顾清宴开始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饿过头,出现了幻觉。

  不禁顾清宴捏了捏自己的手。

  嘶!好疼!

  ……

  穆雪婷这两天对霍霆宇的行踪抓得很紧,尤其在得知霍霆宇曾主动邀请顾清宴吃饭之后,更是明里暗里都找人跟着。

  这几天下来霍霆宇的行踪却很正常,他每天都会回来。

  慕雪婷也会借口帮他理衣服,以此来检查他的衣服和手机。

  ,有任何蛛丝马迹都足够使她慕雪婷暴躁不已,却不敢跟霍霆宇发脾气。

  “对,今天霍总是去哪里了?明崇山酒宴?好,知道了……”慕雪婷穿着清凉性感的睡衣,胸口沟壑露出来大半。

  ,她边打着电话,边抬手掀掉了脸上的面膜,忙着按摩着皮肤吸收,也不忘嘱咐那头的人,“继续跟着,有什么……”

  卧房的门突然打开,吓得她没说完就立马掐断了电话,翻身从床下来。

  霍霆宇携着一身酒气回来,双眸微微发红,面上略带疲惫之色。

  他伸手解开了衬衫扣子,走向沙发坐下,仰起头来背靠着沙发,闭眼休憩。

  慕雪婷连忙光着脚上前来,弯腰给他倒了杯水,绕过茶几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霆宇来喝点水,要不要我让阿姨去煮点醒酒汤给你?”

  “不必了。”霍霆宇他睁开泛红的双眼,坐直了身体接过她手中的水杯一饮而尽。

  “去帮我放放热水。”

  “好。”慕雪婷乖巧地应着了。

  ,自从两人前段时间吵过架后,霍霆宇对她的态度一直都是这样不冷不热的。

  慕雪婷唯恐再惹他不高兴,现在对他十分顺从,乖巧得跟只小绵羊似的,对他十分顺从。

  每每他回家,慕雪婷都是守在他身边嘘寒问暖,这让霍霆宇心里好受了不少。

  以至于慕雪婷放完热水回来时,他还愿意主动地跟她说两句话。

  “今天赴了两场酒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霍躲不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霍躲不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