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完结篇)生命不止,奋斗不息
不花妆2021-03-14 12:005,098

  许欣茹团队将这次的危机处理得手忙脚乱,首先,在直播间被消费者揭穿导致大量质疑围观时,他们直接予以了强势的否认,态度上相当急躁。隔天这事上了本地新闻,网络言论铺天盖地而来,一切就都晚了。不出一周,许欣茹的直播间便被平台封了,许欣茹本人则站在了风口浪尖,被席卷而来的质疑谩骂团团裹住,猝不及防。

  罗芙每天给许欣茹打十几通电话,对方都未应答。她辗转要到张潮的联系方式,不想也没人接。她到欣茹公司去了一趟,那里也乱作一团,每天除了要应付络绎不绝的媒体和黑粉,都还四处在找许主播。罗芙心里疑惑重重,却干着急没办法,只能期待风波尽快过去,这两人尽快现身。

  好在互联网擅于遗忘。一个多月后,这事几乎无人再提时,罗芙意外地接到了许欣茹的电话,叫她过去聊些新的合作方向。

  她们约在许欣茹新租住的公寓里。许欣茹亲自下厨,煎了两份牛排,开了瓶意大利阿马罗尼干红。罗芙到时,见客厅白色的大理石餐桌上插着一束新鲜的青白色玫瑰,她以为张潮也在,四下看了又看,并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两人坐下吃晚饭,场面倒是铺得漂亮,又是烛光水晶杯,又是鲜花白桌布的,可惜菜就只有一份牛排,任何配菜、蔬菜都没有。许欣茹毫不抱歉地笑:“我不会做饭,今天是突然心血来潮,你将就着吃吧,吃不饱的话还有很多零食,喏,还有水果。”

  许欣茹清瘦了很多,没有化妆,面容显得略微憔悴。罗芙不清楚那场风波对她而言,到底产生了多大的影响,因此不敢轻易触碰这个话题。只听她又说:“我还真是挺喜欢喝酒的,这得感谢张潮,不是他,我就不会发现葡萄酒原来有这么多种、这么好喝——专家,你看我这个阿马罗尼选得怎么样?”

  罗芙忙举起酒杯摇晃,而后一闻一尝:“很棒,细腻又柔滑,浓郁且复杂,虽然还没完全醒开,但一入口就知道是好酒。”

  “再尝尝牛排煎得怎么样?”

  罗芙吃了口牛肉,酒水瞬间侵入肉理,将焦香多汁的牛肉包裹住,她点头道:“你很有天赋呢,肉、酒,都非常好!”

  许欣茹展开笑颜,继而倏然黯淡,两眼直直地望着对面的白玫瑰,像是自言自语道:“只可惜,张潮不珍惜。”

  “什么?”

  欣茹喝了口酒,幽幽地说:“本来只是个试探,谁想果然试到最坏的结果,他又消失了。”她把“又”字咬得很重。

  罗芙惊讶地张大了嘴,快速地回想起一些久远的经历,快两年了,张潮难道一点都没变吗?

  “我年轻漂亮,能干多金,这些在他眼里都是个屁。他嫌我浅薄无知,虚荣懒惰,嫌我过于招摇。我真是见了鬼了,我还没嫌他挣得没我多、要求倒不少呢!你看着吧,张潮这种男人,什么时候我东山再起,他照样嬉皮笑脸地回来求我——他这种上海男人,说穿了,就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许欣茹那句“这种上海男人”,刺激到罗芙的某些神经,她忽然联想起韩文晋,韩文晋如此被动冷淡,莫非也是反复权衡利弊后,做的最优选择?不及细想,许欣茹又说:

  “我不会这么轻易被打倒的。我还这么年轻,这么美貌,有房子也有积蓄,不重新开始,岂不太可惜了吗?”她彷佛把自己当成艺术品般评判,说罢转头问罗芙:“芙姐姐,你愿意帮我吗?”

  “怎么帮?除了借钱,其它能帮忙的,只要我做得到,你尽管说。”

  许欣茹轻声一笑:“不问你借钱。你也看到了,虽然我们团队后来查清楚了,假货事件是竞争对手耍的阴招,该发的声明都发了,但我在服装界的名气仍然一落千丈,广告商和供应商散了几乎80%,这样的业绩是养不活团队的。这事给我提了个醒,鸡蛋不能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所以我想借机转行,主攻你们酒水食品行业。”

  罗芙思索一番,点点头:“咱们试试?上次我们合作带货,颇有些效果,酒水行业目前在直播这块尚有大片空白。不过我们这行,水也挺深,专业度不低,你可能还需要知识上的储备……”

  “没问题,我团队是专业的,只要我们敲定合作意向和方向,其余可以放心地交给他,何况,我也信任你和孔老板,有你们在产品上为我保驾护航,断不会再出现假货事件……”

  接下来,两人切切地聊了很多各自行业的规则、趋势、案例和突破点,饭吃完又蜷到沙发上喝酒,直聊到夜里十二点多,几乎敲定了联合卖货的方案。打车回家路上,罗芙困意连连,模模糊糊地想,还真是老了啊,熬不住夜,明天早上恐怕又起不来了。

  隔天她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被一阵刺耳的手机尖叫惊醒,手忙脚乱接了,只听孔跃然在那头大声嚷道:

  “喂,我都班师回朝了,你还不滚过来上班?”

  “唔……就来。”

  她混混沌沌应了,又倒头睡去,冷不防一个激灵坐起来,拿过手机一看,的确是孔跃然打来的,她冲着话筒连喂了两声,孔跃然骂道:

  “喂什么喂,我又不聋?赶紧地,开会了啊!”

  罗芙睡意全无,麻利地穿衣洗漱奔跑出门,打车飞向公司,还未进门,就听见孔跃然的大嗓门正在热络络地吐槽:

  “德国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给钱我都不去了!还发达国家,我看是四肢发达、脑子短路,看着一个个儿人模狗样,骨子里又自我又自私,素质还差,还歧视华人,穿得比她好点,就对你指指点点骂骂咧咧。我去了这几个月,你们看看我是不是黄了瘦了,头发也少了?可不是嘛,没东西吃,没阿姨请,没觉睡、没娱乐,还没朋友,那岂不要活活闷死?我堂堂一个大上海私企总经理、职场精英,哪能死得那么从心——”

  孔跃然在德国憋坏了,话匣子一开就停不下来,罗芙到时她正在兴头上,挥挥手让罗芙坐下,愣是又摆事实举例子地连续吐槽了二十分钟,才意犹未尽地散了大伙,拉罗芙进到办公室。

  “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么突然?”罗芙迫不及待地问。

  “前天,想给你个惊喜嘛。”孔跃然斜着眼睛看她:“我可听说小许的事了,我要再不回来,甭说你们撑不撑得下去,我自己先长毛了。”

  说罢凑近罗芙,低头看了看她脸色:“还行,养得不算差,估计还能连续撑几年。”而后叩了叩桌面,正色道:“你把严言叫进来,咱们得办正事了。”

  孔跃然回来的第一仗,是向陈弋阳拿回公道。她们三人仔细分析了陈弋阳项目的可行性和漏洞,认为如果复制一个同样并在此基础上升级,完全有把握把风头和流量都接过来。此前严言手里不少冲TNG名气去寻合作的电商,大大小小三五十家,都和严言保持着良好互动,加上罗芙手里的,足可以形成一个电商集群;线下方面包括餐饮、零售和经销商的对接,主要交给孔跃然,罗芙依然负责运营整个项目,媒体部分外包给刚从TNG出来的前同事艾薇等等。计议已定,各自忙活,孔跃然马不停蹄地开始出差,先后去了北京、杭州、云南等地,去找蒋丽莎、吉姆张、毕夏普等老前辈的人马,她们要把原来那帮含恨离开的精英们,再筛一筛组一组,都拉进电商的坑里,一起刨金。

  奋斗令人神清气爽。孔跃然这一回来,团队有了主心骨,加上罗芙和严言又都是实干型的,十几号人每天像打了鸡血一样工作加班不知疲倦。孔跃然和罗芙因最为年长,互相经常将自己作为反面教材,提醒大家保重身体,不许拼命,被引为办公室楷模。她们一有空就背上笔记本,拉上严言去针灸泡脚,一边被扎按得哎哟直叫唤,一边一刻不停地互相汇报工作进程和想法,谈笑之间,什么烦恼纠结都忘了。过程当中的感冒发烧抑郁症,在强大的精神愉悦和希望面前,都不再值得一提。时间这么匆匆而过,很快便临近了双十一。

  “咱们借机先小试一下,如果成了,明年把这项目正式扩容上线。”孔跃然在例会上发出了指令,“线下方面,北区的蒋丽莎,南区的托马斯,东区的吉姆张,还有西区的艾佛利,都严阵以待,等着看我们唱好这场戏,壮士们加油,这场仗打赢了,我保证给每个人都配备男女朋友,并双双出国旅游!”

  罗芙和严言选了三十六家电商,共同分销TNG由于战略问题抛出的一批精品酒款,经销价不算低,计划行动准备得天衣无缝,预备观看销量到底如何。日期越临近,办公室的气氛便越紧张、越兴奋,大家做好了11月10号通宵的准备,纷纷把洗漱用品都带了来。罗芙也不例外,她感到前所未有地充满激情、斗志,似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蓄满了能量,为一件了不得的大事而翘首企盼着。然而11月8号这天,韩文晋却突然打来电话,他问罗芙:

  “这周末有空吗?来南京谈谈合作?”

  “南京?跟谁谈?”

  韩文晋保持着一贯寡言少语的风格,寥寥几句惜字如金,当然没说明白,却搅得罗芙心神不宁、胸口窝火。挂了电话,她看这周日刚好10号,隔天就是双十一,想了又想,最终决定还是去一趟南京。

  如果,你想要什么,就需对应地付出什么。

  罗芙想要爱情,和她想要事业,想要挣钱同样地明确。一路上她想,她是个凡人哪,永远都在使能力配得上野心的道路上奔跑,这是对的吧?人这一生,难道不应该拼命奔跑、努力成长,看最后自己到底有多少潜力、能长成什么样子、能创造多少成绩么?她想看看到最后,她是把过往几十年的时间,踌躇成了一截枯藤,还是酿成了一杯愈久弥香的好酒,还是别的什么可能性,彻底改写、塑造了她和她的一生?

  她有这种不息的、强烈的好奇心,和内在的驱动力。

  韩文晋眼可见地消瘦憔悴了不少,见了面依旧没什么波澜。他在南京起了新项目,平地盖起一座时髦前卫的西餐厅,占地约摸两千平米,尚未完全装修好。他让罗芙和团队骨干打过招呼后,开车带她在餐厅四周兜了一圈,向她简略地说明餐厅的理念、初心和未来。罗芙这次一反常态,并不主动搭话,眼看着窗外,心不在焉又兵荒马乱地胡思乱想着。

  当晚罗芙赶回上海办公室时,已经十点多。团队的人都在,一个个凝神静气,紧盯着屏幕。

  “数据都没掉下来过!”

  “还在飙!”

  “老大,明年咱自己开个店,这玩意可比经销商快多了。”

  “陈弋阳他们家也不少,目前是超过我们的。”

  “别长他人志气,战争还没开始呢。”

  ……

  严言和罗芙分别出去打了几十通电话,倒计时开始,很快,许欣茹联合的二十来位美女主播,不约而同地链接进了酒水电商的店铺,各家的销量此时飞速提升,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它竟来得如此理所当然又轻而易举:短短十几分钟,其中两家店的流水就率先突破了两千万。

  办公室里一片沸腾,孔跃然喊着开香槟,各人纷纷把储藏室的零食储备搬出来,又叫了烧烤外卖,叽叽喳喳干起杯。

  孔跃然擎着酒,抬头看看罗芙,伸出手:

  “恭喜你,也恭喜我,罗总。”

  这话意味着,她们之间的对赌协议,终以罗芙的成功而正式生效。罗芙低下了头。孔跃然捏捏她的肩膀:

  “以前是我太刻薄了,早这么干,我们三年能有一个亿。唉!……过去两年,你有想过自己单干吗?”

  “当然有。每次跟你一吵架,这想法就加深一分;每次一和好,它又减弱一分。就看最后,是我们和好的次数多,还是吵架的次数多了。”罗芙如实答道。

  孔跃然点点头,表示认同:“我也学到了,一双筷子易折断,十双筷子抱成团。自己奋斗不难,难的是学会怎么跟人紧密合作。以后的路还长,你可准备好了,跟我这个刻薄暴躁的人再走一程?”

  回望过去的日子,罗芙印象最深的,是办公室和公寓案头的灯光及电脑屏幕,是那无数的资料,耳边的车来车往,是交通路线的不断转换,是麻烦,挫折,冲突,问题等等,但她也知道,只要活着,这些就不会断,所以,做好当下每一个决定,并为它付出和负责,才是最好的处理办法。她亲昵地挽住孔跃然的胳膊:“你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

  两人相视一笑,清脆地碰了一杯。孔跃然朝她抬了抬下巴:“哎,那哥们儿呢,姓韩的那个?”

  几个小时前,韩文晋带罗芙到一家颇有风格的餐厅喝粥养胃,两人照旧是沉默。她固执地不肯先开口,韩文晋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不多会儿,终于挤牙膏般地说:

  “我前几个月,事业不太顺利。”顿了顿,似乎在心里默完了过程,直接说了结果:“现在好点了。”

  罗芙没说话。

  “……你呢,最近好吗?”

  “好。”

  接不下去了,韩文晋住了口。这时罗芙抬起头,直勾勾地看着他:

  “真搞不懂你,三棒子打不出个屁来,有什么话不能直说?能不能别让我猜,我这个人脑子不好,猜不着,再说猜错了算谁的?你今天带我看你的豪华餐厅是几个意思,炫耀是吧?还是刻意显示显示我们之间的差距?告诉你,我不在乎这些,且不说我比你小八岁,给我八年时间,开餐厅的钱我也挣到了,还有你不是要我来谈合作吗?这都坐了半天了,合作啥啊,啥都没有啊?”

  韩文晋先是一愣,而后当场石化,末了,却莫名其妙地大笑起来,罗芙瞪他都止不住。罗芙生气了,站起来又翻了他一眼,雄赳赳地走了。现在回想起来,她那一吐槽一走,有很浓的撒娇和嗔怪的意味,韩文晋他看出来了吗?

  “八成黄了。”罗芙苦笑一声,“‘斯人若彩虹,遇见方知有’,我想通了,与其寄希望于遇见彩虹,不如让自己成为彩虹,否则,就算遇到了,我们也不对等。”

  “你已经很绚烂了。”

  “我万里长征,刚走完第一步而已。”

  话音刚落,韩文晋的电话居然打来,吓罗芙一跳。这么晚了,他有什么急事?孔跃然见她犹豫不接,却又不挂,便偷眼瞧了下来电姓名,会意地向她抛个坏笑的媚眼,自觉走开了。罗芙望着手机出神,正准备接,电话却挂了。她既失望又生气,恨不得那人在跟前让她狠狠地骂几句,不想没隔几秒,电话居然又打来了。

  好嘛,她又纠结了,是接,还是晚点再接呢?

  —— 《女酒商》第一部 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酒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酒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