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公主殿下
daily2020-10-17 18:134,232

  红莲从住的公寓的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完全黑暗下来。

  时间是下午六点十五分。吃晚饭的时间。

  被街灯照亮的街道上,有回家的上班族和胡乱地穿着校服的学生们的身影。

  离开稍微有些宽阔的街道,红莲选了一辆出租车。

  「上来」

  「…………」

  红莲让筱娅坐上车后,告诉司机自己家的位置。司机一边发动车子,一边从后视镜往这边瞥了一眼。是个长着胡子,满四十岁的中年男人。

  「哈,是个学生居然还坐出租车什么的,果然是有身份的人呐」

  「…………」

  红莲向司机那边瞪了一眼,然后移开了视线无视他。

  司机继续说道。

  「父母是有钱人吧?」

  红莲没有否定他的话。虽然那个有钱的父亲,现在正在被暮人当做人质。

  「真是的,这不景气的经济……很羡慕你们这些少爷呢,大叔我」

  吵死了。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口。

  「让我开车到这么近的地方,对我们来说可赚不了钱呐」

  「谁知道啊」

  「啊,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

  旁边的筱娅带着似乎有些有趣的表情看着这边。

  车子避开首都高速的入口,行驶在最左边的车道上。

  明明只是近距离的移动,司机却继续说道。

  「大叔我啊,直到两年前都还是待在制造相关行业里的哦。但是业绩太差了,简简单单地就被裁员了。真过分啊。了不起的家伙们擅自就决定裁员了」

  「…………」

  「真的,太随便了啊。政治家啊,有钱人啊……什么的我也不知道,自以为你们是世界的中心吗」

  红莲对这句因为卑屈停止了思考的话,不由得苦笑起来。因为自己也每天都在思考着同样卑屈的事情。

  自己也从出生起就置身于,这个全部都由柊家来决定的世界。

  喜欢的女人被夺走,自尊心也被夺走,现在明明父亲和部下被当做人质,却什么都做不了。

  距离父亲被处刑还剩下两天。

  然而现在连真昼现在在哪儿都不知道。

  不,为什么自己一定要追赶着真昼呢。一定要杀了她吗。决定了这一点的也不是自己。

  这里没有他自己的意志。

  因为输了。

  因为是从出生起就是丧家犬。

  所以全部。

  所有的一切。

  是柊家在决定。

  司机继续说道。

  「不过,对像客人你这样年轻的少爷来说,应该不知道这世间的事情就是了」

  「……哈哈,这可不一定呢」

  「在温室中,每天快乐地生活着吧?」

  「嗯」

  「这个校服是精英学校的吧。偶尔会来坐车呢。都是些看起来了不得的家伙们。真好呢。生下来就是注定成功。大叔也想这样呢」

  「哈哈哈」

  红莲笑了。

  恐怕坐过这个出租车的那些了不起的精英学生们,现在已经死了吧。第一涉谷高校的学生们,在四月到九月的这段时间里,遭受《百夜教》两次袭击,大部分都被杀掉了。

  当然红莲也好几次命悬一线。可以的话,并不想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中。

  「注定成功真是抱歉啊」

  「真是的,突然转变态度,大叔也什么都不能说了呢~」

  车子因为信号灯停了下来。在这个十字路口转弯的话,马上就要到红莲的公寓了。

  提着超市袋子带着孩子的母亲走在人行横道上。司机的手指在方向盘上一下下地敲着。

  「……真是的,真是幸福地在散步啊。不过,之前我家也有孩子呢。但是我被裁员后,和他妈妈一起离开了」

  这时筱娅淡淡地说道。

  「真是的,您还真能说呢。虽然我对这些是没兴趣的啦」

  「啊?」

  发出了有些惊讶的声音,司机转过头。

  人行道上的信号灯开始闪烁。母亲慌慌张张地拉起走路还跌跌撞撞的孩子的手。

  从车和车之间穿过的自行车并排在的士旁边。

  然后在同一时刻。

  突然,

  「…………」

  咚的一声,像是有什么爆炸了一般的声音传过来。

  「发生了什么!?」

  司机叫喊道。

  红莲注意到声音是从上面传过来的。筱娅也注意到了。红莲看向顶部,当然什么也看不到。

  听到吱噶的,稍微有些尖锐高昂的,像是什么划过金属的声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虽然不知道,但红莲开口说道。

  「喂,筱娅。」

  「……在」

  「到外面去」

  红莲打开车门。抓住司机的衣服。

  司机看向这边,

  「哎?哎?喂,你们……」

  这样说道,但被无视了。

  红莲将司机强行拖拽着跳出了的士。

  之后的一瞬间。

  从空中落下来一辆自卸货车。

  准确的说,是打破了首都高速的隔音墙的自卸货车,压扁了的士。如果在里面的话,立马就会死掉吧。

  然后,那个卡车倒向人行横道的方向。人行横道上有母亲和孩子。

  没有听见尖叫。说不出话的表情。从位置上看,并不是一般情况下能够赶过去救助的地方。

  会死。

  那对母子会死。

  一般来说,是这样的。

  但是,

  「……借给我力量吧,《之夜》」

  红莲说道。然后从带着的装着日本刀的袋子里——拿出了鬼。

  一瞬间,红莲感觉到自己身体里膨胀的欲望。

  性欲。

  渴望被承认的欲望。

  一切的欲望在自己的身体里膨胀起来,然后,他释放出了那些欲望。

  「去吧」

  红莲踏出一步。像羽毛一样轻盈的身体。挥起刀。于是自卸货车被砍断成了两截。

  筱娅在他身后说道。

  「哇,已经,看起来完全不像人类了呢。」

  然后接着看向母亲那边。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明明被救了,却尖叫了起来。

  那个尖叫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掉落下来的自卸货车。被碾碎了的出租车。挥着日本刀的穿着学生服的可疑人物。

  能看见的地方都开始扬起尖叫声和惊叫声。

  屁股着地摔倒在步行路上的出租车司机说道。

  「你,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

  筱娅从一旁插嘴回答道。

  「哈哈……有钱的注定成功的家伙哦」

  「诶?」

  「最好还是快点逃跑哦,大叔。在这里说不定会死的」

  无视了他们的对话,红莲抬头看向首都高速。

  好几台车再次落下。

  咚,咚咚。

  周围乱嚷嚷的人群开始逃跑。出租车司机也慌忙逃走了。

  筱娅站到他身旁,说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我怎么知道。你也快点离开」

  「你不逃走吗?」

  「……我要再去观察一下情况」

  「好奇心害死猫哦」

  正是如此。但是,这里离自己家很近。徒步只有几分钟而已。如果在这里《百夜教》和『帝之鬼』的争斗再次开始的话,不管怎样自己也会被卷进去吧。

  筱娅说道。

  「那么,就没有好吃的晚饭了呢」

  「没了」

  「所以说男人就只是说说而已。」

  「你吵死了啊」

  他的家,离战斗场所太近了,没办法慢悠悠地吃晚饭。

  「我要坐出租车回家。有钱吗?」

  筱娅张开手臂说。

  「因为我被突然绑架了」

  红莲压给她一万元。

  「至少吃点套餐什么的再回……」

  说话途中,又有一台车从首都高速冲了过来。但是这次的情况和之前的不一样。

  完全像是被什么东西以强大的力量扔了过来,车子撞到立在首都高速旁的大楼上,闯入楼里。

  那种行为,即使是《鬼咒》的力量也无法做到。

  「……那是什么啊。怪兽吗?」

  红莲往回走。上到背后的大楼上,然后跳着移动到首都高速的上面。

  筱娅在身后说。

  「一濑红莲」

  没有回答。筱娅继续说道。

  「请小心」

  红莲回过头,颔首道。

  「你也是」

  他立刻用刀斩裂了大楼的变成弹簧玻璃的自动门。

  于是从那里看到了首都高速的上面。

  高速公路被破坏得十分严重。车子有好几台相撞后,倒在地面上。

  然后有几台车子的上面站着六个,像是人类的身影。

  在那之中的一人,红莲认识。

  灰色的长发。雪白的肌肤。

  穿着水手服的,美丽的少女。

  是真昼。

  柊真昼,在那里。

  她在保护着一个孩子,似乎被敌人围困住了。右手拿着日本刀。她的皮肤上,诅咒不断循环。罕见的有些惊慌失措的表情。敌人很强大。

  「……所以,那是谁」

  敌人没有拿着武器。看起来他们似乎没有拿着类似于《鬼咒》的武器装备。

  穿着polo衫的男人。

  穿着连衣裙的女人。

  穿着运动衫的男人。

  还有穿着白衬衫的男人。

  「《百夜教》吗?」

  穿着polo衫的男人跳起来了。他的动作异常地快速。是现在的红莲跟不上的速度。

  真昼用日本刀挡下了这一击。因为这个袭击真昼从车子的顶部一下子完全陷了下去。

  穿着连衣裙的女人跳了起来。

  抓住了真昼手腕。真昼想去挣脱开女人的手腕,但是做不到。穿着连衣裙的女人张开大口。嘴里长着两根尖牙。

  「吸血鬼?!」

  红莲不由得喊出声来。

  即使有《鬼咒》,但是和四个吸血鬼交手,战胜他们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说真昼会被杀掉。

  没办法去救她。挑起和那四个吸血鬼的战斗,是自杀行为。

  好奇心害死猫——不是这种水平的问题。

  但是这时,穿运动衫的男人和长袖衬衫男也往真昼的方向聚集,

  「可恶!」

  红莲也离开了大楼。往首都高速的方向移动着。

  然而在这时,和真昼视线相交。

  她注意到了这边。

  四个吸血鬼,在真昼的脖子、手腕、腰和大腿处伸出尖牙开始吸血。

  那些家伙要是认真的话,真昼马上就会被杀掉吧。

  但是,她注视着这边,妖艳地笑了。

  然后微微张开口。

  红莲读到她的唇语。

  她这样说道。

  ——不要出手。只是,看着就好了。

  真昼的脸色越来越差。因为失血,渐渐变得没有活力。她即将失去生命。红莲清楚这点。

  但,在这途中,真昼说了些什么。

  ——京都的,吸血鬼女王……。

  红莲所能看到的唇语到此为止。那个单词出现的瞬间,穿着连衣裙的女人站了起来。被她的后背挡住,不再能看见真昼的嘴唇。

  接下来其他的吸血鬼们也停止了吸真昼的血。

  失去血液,筋疲力尽的皮肤苍白的她依旧美丽。

  然后她笑了。开心地笑了。她看向这边。

  她被吸血鬼攻击,失去了意识。就那样被抓住脖子举了起来。其中一人带走了真昼,果然另一个呼吸微弱的少年也被吸血鬼抱了起来。好像是要带去哪里的样子。

  不,知道地点。

  是京都。恐怕是要被带到吸血鬼的聚落吧。

  真昼让他看到这一切。自己还是在她的手掌心上。

  然而,就这样让她被带走真的好吗?

  红莲握紧手中的《鬼咒》的刀柄。自己没有能够去帮助她的力量。和真昼比起来更加弱小的自己,和四个吸血鬼交手是不可能的。

  红莲更加用力地握紧了手中的刀。

  头脑里浮现出一直以来的话。

  为什么总是这样。

  一直总是这样,自己没有力量呢?

  穿着白衬衫的吸血鬼回头看向这边。穿着衣服装作人类,但是仔细注意观察的话,会发现他是完全不一样的生物。

  吸血鬼们是美丽的,他们的瞳中寄宿着虚无的东西。

  穿着白衬衫的男人跳起来。一步落到站在红莲的面前。

  红莲准备立即挥刀,但是在手动起来之前,他一下子就用手压制住了红莲的肩。

  吸血鬼用冰冷的声音说道。

  「你是那个女人的同伴?」

  红莲瞪着吸血鬼倒映着虚无的瞳。估算着自己能否杀掉这家伙。

  如果《鬼咒》下定决心暴走的话,或许能刺他一刀的吧?

  但这时,从内心深处传来了声音。

  《不行的哦。你得再把身体交付给我才行呢》

  《之夜》这样说。

  《而且这个诅咒的锁链会阻止你的暴走。差不多,背叛柊家吧。解开锁链。不这样做的话,你就永远都没办法得到想要的东西了》

  之夜这样说,但是解开锁链就能打败这些家伙了吗?

  和这些能够完全压制住真昼的怪物。

  吸血鬼说道。

  「我们要带走这个女人。不要挡道」

  红莲回答道。

  「如果我说不允许呢?」

  「区区人类又能点做什么?」

  吸血鬼一下子把手拿开。背对着红莲,迈开步伐。

  无防备的背部。

  一点都不在意自己。

  然而,

  「…………」

  红莲没能动。

  动的话,或许一瞬间就会被杀。

  即使用这个被诅咒抑制了的《鬼咒》的武器,也远不及吸血鬼的力量。

  从天空传来叭叭叭的直升机的声音。其他的吸血鬼来迎接了。

  这里是涩谷。

  是柊家所统治的『帝之鬼』本部的所在之处。除去《百夜教》,其他的咒术组织连侵入都做不到的地方。

  但是吸血鬼们却毫不在乎地堵住了首都高速的车流,驾驶直升机离开。

  为所欲为。

  扰乱了人类的秩序,但是这终究是人类的问题。

  从直升机降下来绳梯,单手抱着真昼和孩子的吸血鬼抓住绳梯。

  直升机再次上升。

  带走了真昼。

  红莲什么也做不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灾难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灾难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