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辱与决意
daily2020-10-17 18:194,286

  十月二日

  一濑红莲被带到了牢里。

  和他父亲被管入的是同一间牢房。看见儿子进到牢中,父亲露出了相当疲惫的表情。

  「……为什么你,会进来这里?」

  红莲看向父亲——一濑荣的脸。

  自己和父亲长得并不是很像。

  温柔的眼神、白皙的肌肤。沉稳的性格。

  父亲一直都很温柔地,夸奖著他。

  说是,你像你死去的母亲,意志很坚定。

  所以你一定会成为比我更好的一濑家当家。

  他憧憬著那个,不好竞争,无论发生何事也悠然自得的父亲。

  然而现在的父亲,已筋疲力竭。蓬头垢面,白发引人注目。眼睛下方出现黑眼圈,看起来比平时年老许多。

  虽然他没办法一下子记起现在父亲有多少岁了,但最后在名古屋见到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年老。

  红莲问道。

  「……被拷问了吗?」

  然后父亲温柔地笑了。

  「不,只是睡眠不足罢了」

  「………」

  「比起这个,红莲,你的事情。为什么你会到这里来?」

  「………」

  「是因为我吗?因为我拖了你的后腿」

  「不是老爹的错」

  「但是红莲」

  「没关系。我没有被问罪。还好好的」

  「真的吗?」

  「真的」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他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是来看看父亲的样子的。

  是来见父亲一面的。

  暮人允许了。

  「………」

  在处刑前,可以见上一面。柊大人恩准了。

  所以难得地来见了父亲。

  手在颤动著。似乎稍微大意,便会被怒火吞噬。因为体内的鬼已做足准备等待著利用这一点,所以努力不让心情高涨起来,然而即便如此,

  「……老爹,对不起」

  声音却还是颤抖了。

  父亲还是沉稳地回答了他。

  「什么」

  「我没能……救下老爹」

  「那我会被处刑吗?」

  「嗯」

  「这样啊」

  「都是我的错」

  但父亲却笑了。

  「不是你的错」

  「但是」

  父亲打断红莲的话,将手放到红莲的头顶。就像孩童时期那样,抚摸著红莲的头。虽然因为红莲的身高已经比父亲高了,所以并没有像从前那样抬起头看向父亲。

  他低著头,

  「对不起,老爹」

  这样说道。然后父亲又笑了。

  「别哭啊,笨蛋」

  「但是」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能有幸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儿子,我很幸福」

  「………」

  眼泪不像样地无论如何也止不住。对自己的弱小感到可耻而默不作声。

  父亲说道。

  「那,我死了的话,其他的部下救能得救吗?」

  红莲点了点头。

  「嗯。我做了交涉」

  而且,真昼给的,有著未知能力的《鬼咒》装备《阿朱罗丸》也到手了。这应该算是巨大的战果。《阿朱罗丸》有著只是稍微调查一下,也能让《鬼咒》装备的性能大幅提升的可能性。

  暮人对这个成果做出了赏赐。最初是红莲的父亲和部下们处刑延期。

  然而,中途被推翻了。

  『帝之鬼』的高层会议,决定处决一濑荣。

  高层会议的成员有,柊家当家,柊天利以及,九位干部。

  担任干部的,是除了一濑家以外,其余九家的当家。

  二医家、三宫家、四神家、

  五士家、六道家、七海家、

  八卦家、九鬼家、十条家。

  其中应该有美十的父亲和五士的父亲。

  然后全员一致通过了对一濑荣的处刑。

  理由糟糕透顶。

  一旦认同这次带著吸血鬼和《阿朱罗丸》回来,对柊暮人发誓忠诚的一濑红莲的成果,『帝之月』的信众就有可能增长。

  所以,为了平衡,处决当家一濑荣,让其知道立场的不同。他们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因为关于这个会议的内容是从五士和美十那里听来的,大概不会有错吧。

  也就是说,杀了父亲是为了儆戒大显身手的红莲。

  于是连父亲被杀害都无法抵抗的一濑红莲,就会名副其实地成为柊家忠实的奴隶。

  「喂,老爹」

  红莲问道。

  然后父亲一边抚摸著他的脑袋,一边回答道。

  「怎么了」

  「我们,是为了什么而活著的?」

  「………」

  「这样下去,我们只能一直是奴隶。无论怎样努力,一切都不会顺心」

  闻言父亲答道。

  「谁都想翻身,但正因为有程度上的差距,才会这样啊」

  「但是,就因为那群家伙的自私,老爹要被杀掉了啊」

  「嗯,对呢。我如果因此变得不幸的话,说不定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但是,我看起来不幸吗?」

  红莲抬起头,父亲一如既往沉稳地微笑著。

  看著这样的父亲,他皱起了眉头,说道。

  「老爹一直都在笑,我搞不懂啊」

  「因为高兴才笑著。我一直都感受著幸福」

  「骗人」

  「真的」

  「哪有幸福啊。被迫遇到这些破事,最后,还要被杀掉了」

  然而,父亲还是温和地笑著,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但是你能活下来。我死了之后,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一濑家的当家。是你的话,没有人会反对的。我对此感到满足」

  父亲似乎真的很开心,以不带一丝犹豫的眼神对红莲说道。

  听到这话。

  「………」

  听到这话,红莲内心痛苦了起来。眼泪似乎要再度夺眶而出。

  「……我,没办法像老爹那样」

  「你能行的」

  「但是我」

  父亲打断了他的话。

  「你的话,什么事都做得到。所以,一直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情吧」

  这时,牢外传来声响。

  「喂,你们,滚出来。要处决一濑荣了」

  这句话,仿佛不在现实一般,响起。然而,话语很快将变成现实。父亲将被处刑。

  牢房被打开。没有见过的男人们冲了进来。

  父亲毫不在意这群人,一下子用力抱紧了红莲的身体。

  「是时候告别了,红莲」

  对此,他以低沉、微小、颤抖著的声音回应道。

  「不要」

  「最后了。让我们笑著告别吧」

  「我不要」

  「谢谢你红莲。能作为我的儿子来到这个世界上」

  「我不要,这样」

  然而父亲被男人们抓住了手臂,带上了枷锁。

  没办法阻止这一切发生。如果阻止了的话,下次就是百名部下们被处刑吧。所以,自己没办法阻止。

  这就是,离别。已经不能再见了。

  「可恶,为什么,我究竟,要怎么做……」

  红莲嘟哝著,父亲开了口。

  「笑起来啊,红莲。你从今天起就要统领『帝之月』了!」

  被父亲这样大吼了。

  红莲抬起头。

  父亲已经要被带到牢房外面。

  对著被带走的父亲,他说出了一直以来从未说出口的话。早就应该说过无数次,无数次了的话——

  「老爹!」

  「………」

  「我,我也觉得能作为老爹的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是我的骄傲!」

  听到这番话,父亲打从心底开心地笑了。

  然后被带出了牢房。外面有处刑场,父亲会在那里被杀掉。

  红莲没能去看父亲被处刑的样子。身上没了力气,暂时没办法移动到那里。

  他坐在牢房中父亲曾经躺过的床上,一动不动地忍耐著时间的流逝。

  忍耐父亲被处刑。

  忍耐人生中的种种不顺。

  这时,不知过了多久,他再次某人被搭了话。

  「喂红莲」

  抬起头,牢房外站著柊暮人。

  暮人俯视著这边,说道。

  「已经,完了哦」

  意思是父亲已经被处刑了。这家伙面无表情地传递著这个信息。

  红莲脸上浮现著淡淡的笑,回应道。

  「这样您就满足了吗?」

  「嗯,满足了」

  「那就给我滚蛋」

  「嗯」

  暮人点了一下头,准备离开这里。但中途停下了脚步,开口道。

  「姑且说一句,我是对你带回来的成果感到满足。所以反对了处决。下决定的是,父亲」

  红莲看著暮人,说道。

  「诶,这样嘛」

  「我回应了你带回来的成果」

  「你的意思是要我感谢你?」

  「嗯,就是这样」

  「……开什么玩笑」

  听见红莲小声地抱怨,暮人以带著些许怜悯的眼神看著这边,说道。

  「嘛,我明白你的心情」

  已经不想回答了。这家伙——出生在柊家的人,能明白什么。

  但是,暮人接著说道。

  「你的同伴们正聚集过来。让他们安慰你」

  「哈?那是什么。你这是在温柔地对我吗?今天是吹得什么风」

  然后暮人回答道。

  「你今天将成为一濑家的当家。这样的话就会被我的父亲叫去。我想在那之前让你清楚现在所处的位置」

  「柊家的奴隶?」

  然而暮人摇了摇头。

  「不。你是我的部下」

  听到这话,红莲注视著暮人。

  暮人说出了,在见柊家的当家,柊天利之前,清楚所处的位置这种话。

  听起来像是,比起柊天利,要优先听从自己的指示一样。

  红莲继续注视著暮人,说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是字面意思」

  「会被以反叛罪过问哦」

  「不会的。还是说,你会跟谁滔滔不绝地讲这件事?」

  「讲了会怎样?」

  「把你也处决掉」

  暮人如是说。

  但这是自己主动暴露出弱点的行为。不明白他的意图。也有可能是陷阱。

  为了查清从今以后就是一濑家当家的红莲,有没有叛逆心的,陷阱。

  所以红莲盯著暮人,说道。

  「暮人」

  「嗯?」

  「刚才,你说了反对了老爹的处刑」

  「嗯」

  「只是这一点上,谢谢你」

  红莲说道。

  「感谢是当然的」

  暮人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红莲暂时在牢房中坐著度过了一段时间。从这个牢房里出去,世界应该已经再次改变。

  自己将统领『帝之月』所有信徒们,成为一濑家的当家。

  这份压力异常地沉重。完全没法觉得自己能马上做到像父亲那样。

  然而,

  「不得不做……」

  一边说著,他站了起来。

  因为父亲对自己寄予厚望。因为还想被父亲称赞。因为想在下次见面的时候,也能让父亲觉得骄傲。

  他站起身,走出牢房,然后,向著建筑物外,迈开步伐。

  外面已然成为如同集会场一般的地方。像是要围起这个集会场一般,『帝之鬼』的人们正看著场地正中。

  摄像机被周到地设置在周围,向外传输著集会场的样子。

  集会场的中央,有一具尸体。

  父亲的——一濑荣的尸体。

  从父亲的躯体上,被斩断的头落在地上。

  似乎没有人来收拾尸体。看来这似乎是自己的任务。这也会被摄像机拍摄下来,柊家绝对的强大和一濑家的弱小与顺从,将会被传达给信徒们。

  「………」

  突然耳边,有什么发出了声响。

  不,说不定是心中传来的声音。

  鬼的声音。

  红莲使用的鬼的武器,《之夜》的声音。

  《啊啊,啊啊,好厉害。红莲。好厉害的憎恶。让这个就这样暴走吧。一定会很舒畅的哦》

  「………」

  红莲没有回答。但,之夜似乎在喧闹著。

  《就算假装平静,也没用哦红莲。你已经和我混合了很大一部分了。被真昼混入了鬼。这份憎恶不会停下来的》

  之夜说著,给了红莲力量。

  巨大的力量。

  足以让愤怒一瞬间发散的力量。

  让这个力量暴走的话,至少能杀掉来看这个恶趣味的处刑的杂鱼吧。

  如果,只是杀戮就能消气的话,说不定把身体交给愤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

  但红莲还是没有动。不会听之夜的劝诱。

  这时,他口袋中的手机开始振动。拿出手机,画面上显示的是一个没见过的号码。

  接通电话。

  然后电话线那端,传来了同伴的声音。

  是柊深夜的声音。

  『红莲!你不用做这种事。我们会收拾的,你不要动』

  在稍远处还能听到美十要哭出来的声音。

  『没事吧,红莲!』

  五士的声音也在。

  『我们马上过去,你稍微等一下!』

  透过摄像头,那群家伙也看著现在的状况。

  那么时雨和小百合也在看著。

  跟随『帝之月』的信徒们也,在看著。

  在他们面前,没法做出不像样的举动。

  所以,红莲说道。

  「深夜」

  『再等五分钟。我们马上就到那边』

  「我没事。不用过来」

  『不可能。红莲。现在我们……』

  但红莲打断他,说道。

  「但是啊,之后好好安慰我一下。大家一起打游戏吧」

  『喂!』

  但这时,红莲已经挂断了电话。

  也关了机。

  然后红莲把背挺得笔直。

  凝视著集会场的中央。

  接著,带著今天自己就是那个背负著一濑家而站立的人的气概,向前走。

  表情没有波澜。

  藏起自己的弱小。

  无论是怎样的状况,都要像父亲那样沉著冷静地应对。

  红莲走到了父亲的尸体旁。

  一旦接近,从那份绝望、恐怖与悲伤中,憎恶再次浮现。怒火再次燃烧。想临阵脱逃的懦弱涌起。

  然而他抑制著这一切,

  「……没事的,老爹」

  这样说道。

  「没事的。我来做。我会成为老爹期待的好儿子的。所以,看著吧」

  一边低语著,一边拾起父亲被切断的头颅抱紧在胸前。

  之后,背起没有头的躯体。

  这时,稍微借用了一下鬼的力量。

  之夜,让身体能力上升了。

  如果没有之夜,大概自己早已心灰意冷,没法搬运父亲的躯体了吧。

  看著红莲的围观群众,沉默不语。只是吞咽著唾沫,默默注视著搬运父亲尸体的一濑家渣滓的姿态。

  之后不得不做点什么吗。不得不按照固定的模式活下去吗。总觉得今天看到了答案。

  自己以怎样的立场,必须要守护的是什么。

  而今天,这一天,在这份屈辱中。

  一濑红莲成为了一濑家的当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灾难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灾难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