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轴心
daily2020-10-17 17:484,309

  「恶魔……」

  被双亲如此叫唤的孩子,究竟是如何成长的呢?

  柊真昼向那个,恶魔搭了话。

  「吶」

  「…………」

  「吶你」

  「…………」

  「抬起脸来。让我看看你的脸」

  然而少年没有抬起头。也没有回答。仅于黑暗之中,紧抱双膝呆坐着。

  但,她并不在意,纠缠不休地继续搭话。

  「吶」

  「…………」

  「吶你」

  「…………」

  「吶,优君」

  「…………」

  「天音优一郎君,抬起脸来啦」

  没错,她叫了少年的名字。

  优一郎。

  为了无论对谁,无论何时,都要作为最『温柔*』的孩子成长起来——是以这样的理由而被赋予的名字,资料上有所记载。(*日语中温柔一词写作汉字「优」)

  但其中有极大的矛盾。

  无论对谁都温柔——之类的事,在这个世上是不可能存在的。

  对谁温柔,必将为谁所伤。

  如果对一切都能温柔对待的家伙存在的话,那一定是神或是什么的吧。

  至少,人类是不可能的。

  然而,当下那种事无关紧要。

  真昼叫着少年的名字。

  「优君」

  「…………」

  「优君,听得到?」

  然后这时第一次,

  「……了」

  少年有了反应。

  「嗯?」

  真昼发出疑问,优便开口道。

  「吵死了。别跟我搭话」

  她微笑了起来。

  「什么啊,这不是能好好回答嘛」

  「吵死了吵死了!不要再跟我搭话了!」

  优,怒吼道。

  但那声音很黯淡。

  当然了。

  他在不久之前,差点就要被双亲杀掉了。

  恶魔。

  恶魔之子。

  恶魔之子不能不除掉。

  双亲这样说着,准备杀掉优。

  明明从《百夜教》得到了钱然后把孩子——优作为实验材料提供了出去,这突然是对世界和平还是什么的有所觉悟了吗。

  人类自始至终都是丑陋到让人悲哀的。对孩子说无论何时大家都要温和相处,一群人却满不在乎地出卖孩子,更进一步的还准备杀掉孩子。

  根据资料,优被父亲拿着菜刀袭击,母亲一边叫喊着一起死吧,一边烧死了自己。

  于是乎优的心灵,被傲慢的双亲为所欲为,深深地附上了伤口。

  然后现在,正被关押在这个研究所制造出的牢狱中。

  对着栅栏的对面——昏暗房间的角落,像是自我保护一般抱膝而坐的少年,真昼再次说道。

  「吶优君。我想记住你可爱的脸,所以把头抬起来,让我看看吧」

  闻言,优缓缓地抬起头。

  看向这边。

  确实应该是只有七岁。

  正好和真昼的妹妹,筱娅同龄。

  正是可爱的时候。

  至少真昼对于筱娅是这么觉得的。筱娅很可爱。

  优的眼眸,明明经历过那样的事情,却透彻得让人悲伤,微弱的绝望渗透其中。

  优说道。

  「……谁啊,你。你也想杀了我吗?」

  真昼对此疑惑地把头偏向一边。

  「为什么我会想杀了你?」

  「因为我是恶魔」

  讯问后,优立马就回答道。

  「恶魔?」

  「嗯」

  「是谁说的?」

  「爸爸和,妈妈……」

  「那,你是恶魔吗?」

  「…………」

  「我倒是觉得,看起来是人类呢」

  因为这句话,优的瞳摇动了。

  眼中噙起了眼泪。

  用右手很痛苦似地压住胸口,

  「但,但是……爸爸和,妈妈说……」

  「其他人的意见怎样都无所谓。你是,怎么想的?」

  优以惊讶的表情,看向这边。

  「我,我……」

  声音,在颤抖。

  「你是,恶魔吗?」

  「不知道」

  「知道的哟。因为就是你自己的事情」

  「但是,我不知道!」

  突然优,喊叫了起来。

  「爸爸和,妈妈,都说我是恶魔!说所以我应该死掉!」

  「…………」

  「因为只要我活着,坏事就层出不穷——说我一定得死!所以……所以一直都很温柔的爸爸,突然拿出了菜刀……」

  「…………」

  「妈妈也,对我说了,不能活下什么的。死了比较幸福什么的。因为我是恶魔。因为我是让世界混乱的,因为我是怪物……」

  「…………」

  「我,因为我,因为我爸爸和妈妈死了……爸爸和妈妈!?……呜,呜呜呜呜……」

  话停下了。

  优的泪水夺眶而出。

  情绪还未安定。

  优以因为泪水而变得混沌的瞳看向这边。

  那眼瞳似乎在渴求着救助。

  「那,归根结底你是怪物吗?」

  真昼问道。

  优的脸,扭曲了。

  「我不是说了我不知道嘛!」

  然而真昼无视他的话,继续问道。

  「那,如果你是恶魔或是怪物的话,就不能活着了吗?」

  「诶……」

  「怪物就没有生存的权利吗?」

  「……那个……但是,爸爸和妈……」

  真昼打断了他继续问道。

  「被父母说了去死,那孩子都不得不去死吗?有这样的规则吗?」

  如果真是那样,真昼已经不得不死掉了。

  因为,她的身体一半以上已经不是人类了。

  已经变成了鬼。

  说起来大家都想杀了她,所以说不定人类社会中真的存在约定俗成的,无法和同伴相好的、无法理解状况的怪物就应该死,这样的规则。

  然而,被叫做恶魔的少年,露出了些忖量的神色。

  「…………」

  然后他抬起头,有些不满地瞪着这边。

  「……你,究竟想说什么」

  真昼耸了耸肩。

  「并没有什么。只是想知道你怎么想而已」

  「……我……怎么想?」

  「嗯。被父母说去死。被说不能活下去。被说是恶魔和怪物。那么,这之后呢?应该死吗?」

  「…………」

  「想死吗?」

  「我,我……」

  声音在颤抖。

  可爱的,七岁少年的声音。

  这时,身后声音传来。

  「和他对话也是没用的哦。因为我们会操纵记忆」

  真昼转过头。身后的是一名从事这项研究的职员。

  《百夜教》的人。

  于是优的表情冷了下来。

  闭上了嘴。

  对话结束了。

  真昼见他的反应,便向职员询问。

  「这个反应。你们在进行虐待?」

  职员冷冰冰地回答道。

  「进行着必要的实验」

  「那需要操纵记忆?」

  「因为心理上的伤太过深了,不得不消除掉有碍实验进行的记忆……同时,恐怕和你在这里的对话也会消除」

  「这样啊」

  「所以,就算你和他说话也是没有意义的」

  「呼呼,是不想让我说话吧?不想让《终结的炽天使》的实验体被我操纵」

  虽然真昼这样说,职员却并没有在意的样子。

  「柊真昼。我们《百夜教》并不惧怕你。只是因为便于获得『帝之鬼』的情报才和你联手的。也只是如此而已。仅因为你个人的骚动,是不会对我们构成威胁的」

  「是嘛?」

  「是的」

  「但是大概,即便记忆被消除了,在这里的对话还是会留下来的哦」

  「哈哈,不可能的哟」

  职员笑了。

  但真昼仍继续说道。

  「是这样吗。今天我的问题,一定会留下来的。因为那是向着人类的根源的问题。如果被谁说了去死,就要死吗?并且他终有一天会得出答案。我想那大概会是在,我所爱之人面前得出吧——」

  职员对此露出不知所谓的表情。

  然而这都无所谓了。

  真昼问起其他的事情。

  「他很优秀吧?」

  「有告诉你的必要吗?」

  职员并没有回答,然而真昼明白他很优秀。

  母亲烧死了自己。

  大规模的火灾。

  电视上,连前往回收优的齐藤的身影都被映出。

  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被处分掉。

  也就是说,天音优一郎作为实验体,优秀到了这种程度。

  所以真昼来见了他。

  虽然无论如何都想来见见,在《终结的天使(seraph)》的实验中,应该是最优秀的实验体——

  「…………」

  真昼,再次俯视消沉的优。虽然被伤害着,却是个纯洁的,好孩子。

  「……不把他给我吗?」

  「哈哈哈」

  职员笑了起来。当然,不会给的。那又为何让他们相见?

  真昼抬头看向天花板。有几个监视摄像头捕捉着这边的动作。

  对他们来说,这也是实验。被鬼缠住的人类,和优秀的《终结的炽天使》的实验体相见时,会有怎样的反应?

  并且,他们觉得就算因让两人相见而引起什么问题,也有能力处理。

  他们觉得能都杀死真昼。

  顺带这大概并不是骄傲。

  《百夜教》大概能做到。这群家伙有那样的力量。

  《百夜教》是,比起『帝之鬼』更危险的组织。

  因为并没有什么实体。

  只将无限制地扩大,无限制地变强奉为正义的组织。

  和以柊家为中心集权的『帝之鬼』不同,仅将力量的欲求置于思想中心的组织。

  但是正因如此,双方才能携手。

  只要利害一致,道德、感情、骄傲便都不存在于两者之间了。

  然而,一旦利害相反,就会成为强大的敌人吧。因为对于向着伦理的前方让欲望暴走这件事,他们都不会踌躇。

  宛如不知休憩,一心向着破灭奔跑的使用了兴奋剂的兔子群。

  然后那个,生于伦理另一侧的实验体中的一人就是,优。

  他接受的人体实验,十分残忍。

  「…………」

  真昼看着优。

  他接受着确实相当残酷的人体实验。记忆也被反复多次操纵。

  明明经历过这些却还没有崩坏,是因为他内心的强大。

  这是通过刚才的对话得知的。

  被双亲叫做恶魔,每天都接受人体实验,即便如此他还在找寻着生存的理由。

  找寻着温柔地对待谁,被谁温柔地对待,然后执着于这个世界的理由。

  所以说不定烧死了自己的母亲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无论被进行了怎样的人体实验。

  无论怎么不受人待见。

  无论怎样丧失了生存的意义。

  尽管如此,也要长成一个对大家都『温柔』的孩子——

  但是这个愿望,

  「……相当令人啼笑皆非和傲慢呢」

  真昼俯视着优,悲伤地笑了。

  然后看向由《百夜教》和自己共有的手边的资料。

  上面有除了天音优一郎以外,一些优秀实验体的情报。

  然而果然还是拿不到完成度高的实验体。

  职员说道。

  「总之,请不要再靠近他了。如果你从自己的领域出来的话——」

  「就杀掉?」

  「不。是用为十分优秀的,《鬼咒》研究的实验材料」

  「哇好可怕」

  但是职员笑了。

  「你应该习惯了吧?毕竟出生就是『帝之鬼』的实验体」

  正是如此。

  一直不断地被进行着实验。

  然后,不知不觉之间就成为了鬼。

  憧憬着恋爱的,鬼。

  真昼问道。

  「那,要把哪个孩子让给我?我是听说要把《终结的炽天使》的实验体让给我才过来了的」

  职员回答道。

  「不是在这里转让给你。实验体在别的地方」

  「……嘿,这样啊。那,为什么叫我过来?」

  「为了把我们《百夜教》的强大展现给你看」

  「…………」

  这时研究所的墻壁突然有三处被打开了。

  被开启的地方,有老虎、狮子、犀牛。像是动物园一样。

  但是真昼知道。那已经不是她知道的动物了。

  披着动物的皮的身体中,栖息着别的东西。

  老虎发出威吼。然后从双眼、鼻、嘴里,飞出了像是无机质的刃一般的东西。但是,不再接近过来。只是,朝着这边,放出杀气。

  真昼注视着这一切。

  「……《约翰四骑士》的实验体……已经,可以操纵了?」

  然后职员回应道。

  「连不杀掉你,让他们侵犯你都可以做到哦」

  「真是恶趣味的表达方式呢」

  「如果对于实验是必要的,那就做。这里就是这样的组织」

  「然后,这意思是给我害怕然后听话?」

  「如果你还有恐惧心的话」

  那不能保证。毕竟现在,占据着内心的是,那个怪物能砍杀吗?这样的好奇心。

  心中栖息着的鬼,不管怎样都是嗜血的。

  然而真昼抑制着这份好奇心,说道。

  「……我明白这是恐吓了。那么,要让给我的实验体在哪里?」

  职员说道。

  「还请问齐藤。预定在一直都去的实验场转让给你」

  一直都去的实验场是指百夜孤儿院。

  真昼点了点头,准备迈开步伐时,牢中的恶魔开口了。

  「……已经要走了吗?」

  她回过头。

  看见优正抬起脸。

  真昼回答道。

  「嗯……因为我还有我的战斗。所以你也以你自己的方式加油。然后总有一天,我会把你带出这里」

  「……那是,叫我活下去的意思嘛?」

  真昼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着,

  「再见了,恶魔君」

  但是,优站了起来,抓着栅栏像是挽留一般说道。

  「……但,但是我……这样的我有,活下去的价值吗?」

  他时常找寻着生存的意义。

  然后这时,《百夜教》的职员发话了。

  「我说过对话是没用的。这个记忆会消除」

  记忆会被消除。

  那么说不定,对话真的没有用。

  然而,真昼回答了他。

  「我觉得没有任何人有活着的价值」

  优露出有些惊讶的表情。

  「谁都像是不重要的。大家说到底不过是齿轮。即使缺少了还是会有新的齿轮不断诞生。那么,反正都没有意义和价值了的话,你要为了什么活?」

  优露出在思考的表情。

  职员不知为何以有些慌张的表情抬头看向天花板上的摄像头,说道。

  「完事了。快回去」

  然而,优开口对真昼提问道。

  「那,对你来说……一切都没有意义的话……你是为了什么而活着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并不困难。

  因为她让欲望暴走着。

  已经不被任何人的意见束缚。

  所以真昼对此,简简单单地回答了。

  为了什么而活着呢?

  那是,

  「为了恋爱。所以我的故事是——」

  这个,面朝破灭的故事,关于恋情的故事哦——柊真昼如实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灾难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灾难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