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玩家必死的游戏
daily2020-10-17 18:367,903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你会做什么呢?」

  有一本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的书。

  这是一本不怎么出色的自我启发类图书,而它其中就有这样一句话。

  红莲已经不记得这本书的名字,而那时候他也不觉得这本书中写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然而现在,红莲却莫名地想起了这本书中的话。

  「如果你的生命到明天为止;

  如果你的生命还剩下三天;

  如果你只剩下一个月的性命了——

  你究竟会做些什么?」

  这本书反复地问着这样的问题——你现在在做的事真的是正确的吗?你喜欢自己正在做的事吗?这样的人生真的就可以了吗?站在镜子前问问这些问题吧。

  「如果你明天就会死,你会做些什么?」

  「如果你三天后就会死,你会做些什么?」

  「如果你一个月后就会死,你会做些什么?」

  如果、如果、如果,全都是如果。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三日,而后天就是圣诞节。据说在圣诞节那一天,世界便会毁灭。

  红莲不清楚究竟是会发生核战争,还是会有病毒蔓延。但是真昼说了世界会灭亡,所以他只能拼着命地向前进。

  也就是说,在今天世界上的所有人都突然不得不如此质问自己——

  「在后天的圣诞节,世界真的会毁灭,而大家都会死。这样的话在仅剩的时间中,你会做什么?」

  与家人一起度过余下的时间?

  与同伴一起度过余下的时间?

  与部下一起度过余下的时间?

  只为了自己使用余下的时间?

  对红莲而言,这个答案已经呼之欲出。因为就在刚才,红莲与乘坐在这辆商务车中的同伴们做出了决定,与深夜、五士、美十、时雨还有小百合一起决定——为了让世界不走向终结,他们会尽自己所能。

  因此,红莲开始数起了贴在耳旁的手机中传来的拨号音——一次、两次、三次……

  红莲拨通电话的对象是真昼——柊真昼。她应该握有关于世界灭亡的情报,甚至她应该还是城市中发生的「帝之鬼」内乱、「百夜教」以及「世界灭亡」的中心玩家。

  如果真的要应对这些事的话,他们无论如何也需要接触真昼。

  拨号音响了三次、四次、五次,直到第五次电话铃响起时,真昼接起了电话。

  「红莲。」

  「真昼。」

  「你这是邀请我在圣诞节约会吗?」

  「是的。我要背叛柊家,来协助你。」

  「啊哈哈。」真昼听上去很高兴地笑了。

  因为真昼接起了电话,商务车中的同伴们一齐看向了红莲。坐在副驾驶席的深夜从怀中掏出手机,将其连接到了车中的音响。似乎深夜用自己的手机窃听了红莲的通话,车中的所有人都得以从功放听到两人的谈话。

  真昼说道:「但是啊——我可是挺受欢迎的。在圣诞节两天前邀请我,不觉得太迟了吗,红莲?」

  红莲眯起双眼说道:「你有别的男人了?」

  「你很在意?」

  「你到底有吗?」

  「呵呵,可惜没有。」

  「那么就把时间留给我。」

  「如果你肯好好告白的话就好了。」

  「告白什么?」

  「你喜欢我。」

  「我喜欢你啊。」

  「呵呵,我知道了啦。但是这样不行啦——」

  听到这里,坐在一旁的美十目不转睛地盯着红莲,而后者无视了对方。

  真昼又说道:「但是我很高兴。当然我知道我们的通话被大家偷听着。」

  「啊啊。」

  「也就是说这是正式宣布了红莲——也就是『一濑家』要背叛柊家了咯?」

  当然,就如同真昼所说的这样。这样一来,柊家便会以一濑家为敌,因为柊家绝不允许背叛。就算将与真昼接触解释为世界灭亡前仅两天中的演技,如果不拿出些成果,他们还是会被杀光的。

  但就算这样,红莲已经决定要为了世界做些什么。

  所以他回答道:「啊啊。」

  在回答的瞬间,红莲作为反叛者的立场已经决定下来了。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呵呵。」真昼笑了,「我最喜欢红莲了。」

  「……」

  「真的最喜欢了哟。」

  「……」

  「啊,顺便问一句,现在一起听着我们通话的红莲的同伴中,有五士典人同学和十条美十同学吧?」

  五士和美十一同瞪大着眼睛看向红莲。

  「那么,我可以认为『五士家』和『十条家』也为你的反叛出了一臂之力了咯?」

  「那个是……」

  然而真昼没让红莲说完,便继续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一下子松了口气呢~『二医家』、『四神家』和『九鬼家』已经反叛了。现在又加上了『一濑家』、『五士家』和『十条家』。那么剩下的『三宫家』、『六道家』和『八卦家』又会怎样呢?至少现在『百夜教』还会为他们提供好的待遇,所以继续维持对处在劣势的柊家的忠诚心真的不要紧吗?」

  红莲完完全全地被利用了。

  真昼知道红莲会在这个五士和十条都在的时机打电话给她。现在一切都如同真昼所写的剧本而走了。然而就算红莲没有自己走进这个计划之中,他也无法从真昼的手中逃脱。

  在同一时间,五士和美十的手机响了。电话大概都是类似「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到底做了什么?」这样的内容,这其中是否已经有真昼的操控就不得而知了。

  「……」

  至少红莲知道二医家背叛的事是千真万确的。真昼与二医家的当家率领的部队现在正准备袭击暮人的情报,就在刚才从暮人本人那里传来了。

  但是其他的家族红莲就不清楚了。四神和九鬼说不定是真昼为了让他们混乱而说的谎。不,真昼让这些话看起来像谎言,但事实上真的已经背叛的可能也不是没有。更有甚者,就算没有被提名,三宫家、六道家之类的也有可能已经背叛了。

  也就是说,现在柊家已经被置于了一个谁都无法相信的境地了。这对柊家而言是压倒性的劣势吧。

  战争还在继续。

  应该已经被吸血鬼毁灭的「百夜教」和「帝之鬼」的全面战争还在继续。

  五士想要接起打来的电话,但是被深夜无言地用手制止了。然后美十也摇了摇头,向他传达别接的命令。五士和美十两人都是一脸困扰的表情,然而就算在这里接起电话也无济于事。

  现在骰子已被掷下了(译者注:凯撒的名言,意为做出了破釜沉舟的决定),而真昼还是一如既往地跑在最前方。

  但是,既然世界已经要在后天灭亡的话,那红莲只能跑得更快、更快,快到可以将现在的状况整个扭转过来。

  红莲回答道:「如果可以见到你,我会说服五士和十条。」

  「啊哈,也就是说你爱我咯?」

  「是的。」

  「在世界末日的那一天,你想与我一起度过咯?」

  「没错。」

  「咚」的一声,从第三排的座位那里响起了敲打车窗的声音。是时雨,她用锐利的视线凝视着红莲握着的手机。在时雨的身边,小百合也咬着嘴唇,向红莲看去。两个女孩一定是对她们不争气的主人被随意玩弄而感到不耐烦了吧。

  红莲向真昼问道:「去哪里才能遇到你?」

  「我现在很忙呢。」

  「那你现在在那里?」

  「秘密。但我已经快能杀了柊暮人了。」

  红莲眯起了双眼。如果真昼所说的都是事实的话,那么颠覆柊家霸权的可能性真的存在吗?红莲脑中的一角思考了起来。

  听到这段通话的所有人一定都在脑中浮现出了这样的思绪——暮人是下届当家的候补,但他还不是当家。真正应该立即杀死的是现任当家柊天利才对,但是就算是真昼,现在也还不能触及天利。当然,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难道此时此刻真昼的目的不是颠覆柊家吗?

  「那么要怎么做才能见到你?」

  「你就这么想见到我吗?」

  「啊啊,我想见你。」

  「等我杀了暮人再和你联系。」

  「那是什么时候?」

  「今天。所以红莲,活到那个时候。」说完,真昼挂断了电话。

  「喂喂喂喂,糟了!后面有大军追上来了!」

  就在挂断电话的同时,有几辆车像是要追上五士驾驶着的商务车,从后面跟了上来。红莲可以看见车中乘坐的是穿着「帝之鬼」战斗服的男人,他们都配有鬼咒武器。

  深夜一边打开窗,一边说道:「真是好迅速啊。这就是所谓的不会放过背叛者啊。出来吧,白虎丸。」

  深夜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刺枪。这把刺枪是收容了「黑鬼」这种性质恶劣的鬼的武器。可以驯养「黑鬼」的人才十分稀少。就红莲所知,「黑鬼」的适合者只有红莲自己、深夜以及暮人而已。可能还有其他的人进行过实验,但只要持有「黑鬼」武器,就算对方是装备有一般「鬼咒」武器的人,不超过十个的话他们也不会被简单地杀死才对。

  然而……

  「敌人大概有多少?」红莲问道。

  深夜回答道:「光是后面就有二十几辆车。」

  这样计算起来,就算每辆车最多只能坐上四个人,那么追击他们的也有八十人。在他们之中不仅持有一般「鬼咒」武器,还有驯养着更强力的鬼的家伙。「菩萨」、「罗刹」、「荼枳尼」、「童子」、「明王」、「夜叉」,无论敌人驯养着哪一种,都拥有远超一般「鬼咒」武器的强劲力量。

  只要有一瞬间的懈怠,他们便会被杀死。所以他们不能放水。

  因此,深夜朝后方架起枪,说道:「⋯⋯没办法⋯⋯我要开杀了。大家,做好准备了吗?」

  真昼在等待的就是这样一个时刻——一个一濑家、五士家还有十条家杀死袭击而来的同伴的时刻。只要杀死一个人,这便会成为既成事实。就算他们没有反叛的意思,只要杀死了同伴便再也无可挽回。而他们背叛的情报也会一下子传播出去,在世界中扩散开来——他们是叛徒,那些家伙是叛徒。

  但是当然五士家和十条家还有立即投降表明没有叛乱的选择。他们没必要一同走向这条通往地狱的道路。就算他们不这样做,从刚才五士和美十的电话就响个不停,那都是从家人那里打来的电话。

  因此,红莲说道:「这已经不是你们自己的事了。你们的一族,还有家人都有被杀的危险⋯⋯」

  打断了红莲的话,五士说道:「红莲,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吧?如果我不想的话早就停车了。」

  美十也接过话道:「⋯⋯没错。无论如何,不做些什么的话,后天世界就会灭亡。那么我们就只能前进⋯⋯」说着美十虽然面露怯色,却还是切断了响个不停的手机电源。

  而最后,红莲的手机响了。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小百合出声道:「父亲。」

  电话是小百合的父亲——花依正规打来的。是为了做类似「刚才电话的内容是真的吗?还有,这如果真的是红莲大人的命令的话我们就开始反叛,我们该怎么做?」这样的确认。

  窃听了刚才通话内容的「帝之鬼」的人应该也会对一濑家率领的位于爱知的「帝之月」展开攻击。红莲必须作出决定,面对攻击是抵抗,还是表明不抵抗的意思。

  小百合递出了手机,红莲将其接过,接通了电话。电话中小百合的父亲问道:「我该怎么做?」

  坐在副驾驶席的深夜向红莲侧目,红莲凝视着前者的双目回答道:「干吧。」

  得到回答的瞬间,深夜扣下了扳机。「咚、咚咚咚!」从深夜的刺枪前端射出了巨大的白虎一般的子弹。随即后方响起了爆炸声,好几台车被破坏了。

  深夜叫道:「五士,加速!敌兵要出来了!」

  商务车又加快了速度。

  在手机的另一段,小百合的父亲笑了,「哈哈,复仇之日就是今天。比我想象得还要来得早。真是太感谢您了。」

  「能活下来吗?」

  「我们会赢的。」

  然而红莲在心中想道:这不可能。敌人的规模是他们的千倍以上。当然因为真昼招致的混乱会让他们多少弱化一点。

  「试着撑过圣诞节。」红莲这样拜托道。

  听闻红莲的话,小百合的父亲说了「遵命」,便挂断了电话。

  红莲觉得他在小百合父亲的声音的后方听到了爆炸声。在爱知,战争也已经开始。只要短短的几小时,小百合和时雨的家人可能就会被屠杀干净。与一濑家扯上关系的所有人都会遭到杀害。

  「……」

  战争在继续加速,就如真昼所愿。

  从第三排座位跻身而出的小百合问道:「父亲怎么样?」

  「他很高兴。」

  听闻红莲的话,小百合稍稍露出微笑。

  坐在一边的时雨说道:「这是当然。」

  明明双亲就在死亡的边缘,两个少女却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大家都等待着复仇的机会,红莲的父亲——「帝之鬼(译者注:应为帝之月,或是试阅校对错误)」的前任当家一濑荣被那样杀死,这使得他们积怨已深。

  不,应该说从以前开始就已经是这样了。

  一濑家一直在柊家的凌虐下生存了下来。历代的当家都没有对此作出反抗,为了守护同伴与家人,他们无论遭受了怎样的对待都好像没事一般笑着度过。因为守护到了家人,红莲的父亲至死都是笑着的。

  「……」

  然而红莲没有这样做。同伴会死,家人也会死。他选择了即便承受风险也要向前进。红莲不知道现在是否就是时机,也不知道这是否是正确的选择。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保证、确信都没有,甚至连情报都不足够。

  然而他也只能踏出前进的脚步。因为就是后天了——在后天的圣诞节世界有灭亡的可能。

  所以就算在这完全没有任何可以确信的状态下,他也只能将一切都卷进来迈出前进的脚步。

  五士叫道:「红灯!」

  深夜闻言说道:「冲过去!」

  「傍边有敌人过来了!要被撞上了……」

  话音未落,红莲所坐的车遭受了强力的撞击,是轿车从侧面撞了过来。不过红莲已经发动了「鬼咒」,左手抓住了仍旧失去意识的筱娅,右手从腰间拔出了刀。

  「斩断一切,之夜!」红莲喊出了鬼的名字,顿时全身的力量便开始充盈起来。红莲用刀劈开了商务车的侧面跳了出去。向他们撞来的车上坐着敌人,一共有五个,每一个都带着刀。红莲挥刀向所有人的身体横砍而去,瞬间杀死了五人。

  红莲落地时,并没有在脚底感到冲击力,是鬼的力量使之缓和了。红莲扫视这周围,敌人已将他们团团包围。在这种情况下战斗是不可能的,随便一扫便知敌人的数量已超过了百人。这就是反抗柊家的后果,那通电话之后,转瞬之间他们便被逼至了这样的境地。

  深夜跳下车,站在红莲身边说道:「怎么办?」

  红莲眯起眼睛回答道:「……迎战是不可能了,我们逃。找到大军无法进入的狭窄小巷。喂,五士。」

  「嗯?」五士在红莲身后跳下,而时雨、小百合和美十似乎也无恙。

  红莲将失去意识的筱娅扔了出去,「把这丫头带走,一边带着她一边用幻术掩护……」

  「没问题。」五士抓住了筱娅的肩膀,并没有问少女的身份。如果红莲告诉五士筱娅是真昼的妹妹,他一定会吃惊的吧。

  红莲点了点头,继续道:「美十和小百合走在前阵,时雨掩护她们。」

  「是!」三人同时回答道。

  最后,红莲说道:「我来殿后。深夜,你来掩护我。」

  深夜笑了,「如果我稍微偷下懒,你就死了呢。」

  红莲也笑了,那是苦笑,「就算你不偷懒也会死的。就是那个,啊~比超困难模式还要再困难上一层的难度。那叫什么来着?」

  面对红莲的问题,深夜歪过脑袋,然后向美十回过头。美十回答道:「……那个,是噩梦级模式吗?」

  这就是所谓的为了迎接世界毁灭的圣诞节,他们必须先做一场噩梦吗?

  「真可怕~而且这还是没有练习的新手杀游戏吧!这不可能通关的吧?」五士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说道,然后噩梦模式的游戏强制开始了。

  「好了,我们上。全员,发挥出自己能力之上的力量,我相信你们。」

  「诶——」大家都做出一副嫌弃的表情,但还是冲了出去。

  他们作势准备逃进一点方向大楼与大楼之间的小巷——那是车辆无法进入的狭窄小巷。

  红莲一边确认着那条小巷,一边再一次看向包围住他们的敌人。敌人所持的武器大多都是刀,而这些刀中的大多看起来都是一般「鬼咒」的模样。与持普及品的人为敌很轻松。然而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他们的武器中会依附着特殊的鬼。要说比例的话,持有特殊武器的人看起来有一成左右。更有甚者,这些人中可能还有像红莲或者暮人这样,虽然手持的刀看起来很普通,但却是依附了上级鬼的武器。如果那群人中持有「黑鬼」的有三人以上那就完了,在这里就完了。

  然而,就算这样,红莲想着「……反正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没必要这么悲观嘛」,毕竟就算死在这里,也不过是末日稍微提早了一点儿而已。

  红莲用双手架起刀,让鬼的力量在自己的身体中渐渐暴走起来。

  这样一来,他在内心的深处得到了鬼的回答:「真好呢,这就是最后一战?」

  「别让这成为最后一战。」

  「那就将我全盘接受。」

  「这不可能。」

  「为什么?」

  「因为这是为了不让它成为最后的一战。」

  「就以你这想要放水的感觉,真的可以追上真昼吗?」

  红莲不知道,虽然不知道,但也只能去做了。因为他已经知道了家人与同伴对他而言是多么的重要,而自己也只能与他们相濡以沫中向前进。

  「闭上嘴把力量给我吧,鬼。给我足以保护同伴的力量。」红莲说道。

  之夜笑着将力量供给给了红莲,那是足以让欲望暴走的力量。

  「……」

  红莲的心跳变得快了起来,身体能力更上了一层楼,而感官变得清明起来。他可以知道在稍稍远离他们的地方有人架起了弓,也可以知道有多少人会最先到达自己所站的地方,他甚至可以知道就他们的脚步声,自己可以轻易地将其斩杀。

  不,从十点方向而来的几人的脚步声有所不同。大概在这第一阵中混有装备着饲养了特殊鬼的「鬼咒」武器的人。

  他能杀死那些人吗?还是说他应该逃走呢?

  这时红莲心中有声音对他说道:「杀,把他们杀光。」

  红莲不知道这是否是正确的判断。鬼贪恋眼前的欲望,但如果鬼可以给他足以斩杀所有人的力量的话,那他便没有必要逃走了。然而如此强大的力量真的……

  「如果你愿意暴走的话就有哟。」

  并没有那样的力量,红莲告诉自己。可以将一切得到的,类似在游戏中被称为金手指的力量到头来是不存在的。也因此,大家才会在牺牲中,痛苦挣扎着前进,拼尽全力地向前进发。

  ——为了寻求希望,说不定会有这样的力量呢?

  「……」

  所以将鬼的力量提升到暴走的临界点直至自己现在可以做到的最大限度,在不失去理性的前提下,将狂气发挥到顶点,让欲望暴走。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红莲吼叫着。

  三个敌人来到了他们面前,然而这三个人的上半身立即被深夜放出的白虎丸的炮弹给打烂,他们的身体也就这样消灭了。

  深夜在红莲身后离开一点距离的地方说道:「红莲!你只需注意十点方向过来的家伙们……」

  红莲只是举起了左手作为回答。深夜也是「黑鬼」的持有者,而且他的鬼擅长远距离攻击,他更为清楚哪个敌人更为棘手。所以红莲百分之百相信深夜的话,看向了十点的方向。

  在那里有拿着斧头和枪的男女一共五人——穿着水手制服的五人。红莲认识他们,甚至知道他们的名字。那五个人和红莲同是第一涩谷高中的学生,并且一同在「鬼咒」研究所接受了「鬼咒」适合度的测试。他们的性格不错,彼此之间关系也很好,说起来除了其中一人之外他们都是青梅竹马。而且他们对红莲也很友善,就在不久前他们还对红莲说过「被选为『鬼咒』适合度测试的人选是光荣的」、「一濑家虽然被人厌弃,但是我觉得你是个优秀的人」以及「让我们向着得到好评价一起努力吧。」

  那个站在最前的持枪少年喊道:「对不起,一濑同学!我对你没有什么仇,但是我们得到了对你的格杀命令!」

  接着,站在持枪少年身边手持斧头的少女说道:「背叛者就乖乖地去死吧!」

  他们举起了自己的武器,摆出了作为基本的完美阵型「天火之阵」——用「帝之月」的说法这又被成为「月鬼组」。这个阵型配有两名强力的前卫,而在后的三人作为辅助。

  前卫 前卫

  后卫 后卫

  后卫

  他们准备以五人的力量确确实实地杀死红莲一人。在持有枪和斧头的男女身后,有两个持弓的人,剩下的一个应该是幻术师。

  红莲以敏锐的观察力注意着对方全员的举动,其他的士兵由深夜全部击倒。「咚、咚咚咚咚」,枪声在红莲耳边鸣响,深夜射出形如白虎的弹丸,为他杀死其他的敌兵。

  在深夜的掩护中,红莲数次在脑中确认自己的动作——为了杀死不久前还在同一所学校就读的同学们的动作。

  「去死吧吧吧吧吧!」作为后卫的少女叫喊着向红莲射出箭。她射出的箭是巨大的昆虫状,大概是蜜蜂,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向红莲飞来。然而蜜蜂的脑袋被红莲后方深夜射出的白虎给咬掉了脑袋。

  「什……?!」少女一脸震惊的表情。

  然而就在这时,红莲跳了出去。没有将强力的前卫作为对手,先袭击不擅长接近战的后卫。后卫分别是一个少年和两个少女,红莲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故意不去想起,因为响起了他们的名字的话,他的刀就会变钝。

  少年少女们像是受打击了一般向红莲看过来,并且对红莲的动作起了反应。

  其中一个少女刚「……啊」了一声,红莲便挥起了自己的刀,就在一瞬间,三人的脑袋都被砍了下来。

  少年少女们失去了脑袋的身体倒在了地上。就在数分钟前,他们还是同伴,然而现在却变成了尸体。

  「……」

  在这时,持枪和持斧的少年少女终于回过了头,再看见同伴们鲜血喷涌而出倒在地上的样子,扭曲了表情,「你、你这混蛋啊啊啊啊啊!」

  少年怒吼着,却也到此为止了。红莲就这样在他回头的时候,拦腰砍断了他的身体。而深夜则击中了叫着「透!」的少女的后背。

  「……」

  「……」

  两人就以像是要拥抱的样子依偎在一起死了。

  这是转瞬之间发生的事。在战场上殒命是十分简单的。尸体倒在了地上,红莲知道如果自己有一丝放松,他也会立即变成这样的吧,他的同伴们也是。

  「……可恶,我是不会道歉的。」红莲用不让人听见的声音小声呢喃道。

  深夜向红莲看来,红莲回应着对方的视线。这感觉真是很糟糕,简直是糟糕透顶。

  然而他却不能就这样停下脚步。

  这时红莲听到了五士的声音:「红莲!我们开辟出了通向小巷的路!撤退!」

  深夜又射了几枪,将红莲身边的士兵一个接一个杀死。红莲一边用刀斩杀深夜漏下的士兵,一边开始跑了起来。

  敌人的数量看起来简直没有一点减少的感觉,相反渐渐地朝他们聚拢过来,恐怕已经超过了一百五十人。

  他们究竟能在这场战争中生还下来吗?然而光是生还下来还不够。就算能够生还下来,两天后世界就会毁灭。所以他们还必须阻止世界的灭亡。

  不愧是噩梦级模式,过关条件不明,没有下一关提示,甚至不知道是否有终点。不得不杀死的敌人中还有不少他们认识的人。所有的障碍物都被设计成用来杀死玩家,而且他还不能让任何一个跟着他同伴被杀。红莲的心中不禁涌上了「怎么样也不可能过关」的忧郁情绪。

  「向前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算这样红莲还是挥刀大吼道,向着终点用尽可能快的速度尽力活下来,赶在真昼之前成为第一个到达终点的玩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灾难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灾难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