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灭的十六岁
daily2020-10-21 16:1813,853

  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二十时十分。

  地点为新宿中央公园地下展开的巨大研究所。

  这是曾经「百夜教」所设的研究所,然而在遭到吸血鬼的袭击后,已经没留下一个人了。有报告称,曾在这里的人类都被吸血鬼屠杀殆尽了。

  然而这个本该没有任何人在的研究所,今天却灯火通明。而红莲便在这样明亮却又安静得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研究所走廊上飞奔。

  红莲可以听到的只有自己的脚步声以及类似马达「隆、隆、隆、隆」的驱动声。

  「隆、隆、隆、隆。」

  研究所有几道上锁的厚重大门,但都已经被刀斩断打开了。或许这些门被设计的时候,并没有将吸血鬼或者鬼的袭击计算在内,所以这个研究所被轻易的破坏了。

  「……」

  然而红莲思考了起来,「百夜教」难道不该知道他们所做的研究可能会遭到吸血鬼的袭击吗?又或者说,他们难道不是知道会有使用「鬼咒」的人出现吗?那么他们为什么没有设置可以防御来自吸血鬼以及鬼的攻击的防御体系呢?至少他们应该能防止类似研究所被如此轻易地破坏的事态。

  一边破坏门锁斩开大门,红莲一边想道,很有可能前些日子「百夜教」被破坏一事也是某种故布疑阵,又或者是某种计划。

  「柊家」的意图、「百夜教」的意图、吸血鬼的意图,在此之上的某种存在开始若隐若现起来。那个制造了让真昼感到绝望的命运的某种存在正在他们之上斗争着。

  当然,那个某种存在究竟是什么,红莲今天还无法解明,不,应该说光靠他自己什么都无法解明。然而这已经无所谓了,他本来就不是为了解开世界之谜而生的。今天他只需要与同伴们永不言弃地尽全力生存下去便行了——

  「右边的门前面有楼梯,下一层就是最底层了!」红莲身后的时雨说道。

  红莲挥刀,将面前的门斩裂,所有人都穿了过门,跑下楼梯。

  最底层应该是用来举行仪式的一层。在这一层应该只有一条长长的走廊,以及在走廊尽头的一个巨大的仪式会场。走下楼梯后,那里果然和他们事先确认过的地图一样——径直延伸的长长走廊的尽头有一扇紧闭的门。

  真昼就在那里举行什么仪式——让世界毁灭的仪式。

  「……」

  红莲停下了脚步,而同伴们也在他身后停下了。动作停止后,红莲便可得知每个人都在喘着气。「哈、哈、哈、哈」吸气吐气的声音回荡在耳边,不过全员都活着,成功地到达了这里。

  这已经是十足的奇迹了,然而他们接下来还需更加努力一把。

  深夜一边调整着气息,一边站在红莲的肩侧说道:「……顺便作为最终确认,我可以说非常没意义的话吗?」

  「什么啊?」

  「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的?」

  「……」

  这还真是个非常难回答的问题。他们到这里来干什么的?他们必须在这里干什么?是为了阻止真昼,还是拯救她?归根结底,毫无疑问他们对比自己强得多的真昼无能为力。

  红莲回答道:「我们是来拯救世界的吧?」

  「呜哇,这好可怕。难道不很蠢吗?」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连红莲都在苦笑。但很快他们又沉默了,开始调整气息。

  无论如何,他们只能相信些什么,就算他们不知道在这扇门之后正在进行怎样的事。

  「……由我们来阻止世界的破灭。」这样说着,红莲向前踏出一步,将刀柄紧紧地握在手中,向同伴们命令道,「用『天火之阵』。」

  用「帝之月」的说法这又被成为「月鬼组」,配置如下——

  前卫 前卫

  后卫 后卫

  后卫

  这是五人一组的阵型,配有两名强力的前卫,后卫则作为掩护。这是为了不死而设的阵型,为了不全军覆没的防守阵型。就算在这样的局面之下,他们也要珍视同伴前行,他们已经这样决定了。

  深夜向前迈出一步,「大概除了红莲,要论近战能力也是拥有『黑鬼』的我比较强。所以我来做前卫,后卫设置四个人吧。」深夜来到了红莲身边,看着后者说道:「就是这样,多多指教,红莲。这是最后的战斗了。」

  红莲回答道:「这是为了不让这变成最后的战斗。」

  「你说的每句话都很帅嘛。」

  「我生来就是这样的。」

  「帅到土气的程度了呢。」

  红莲锤了深夜的肩膀一拳。

  「哈哈哈。」深夜笑了,红莲也笑了。

  就在他们说蠢话的时候,后卫的排序似乎也决定了。

  深夜 红莲

  时雨 小百合

  美十

  五士

  他们要用这样的阵型在最后之战中活下来。

  红莲架起之夜高举过头,而深夜则在他身边微微按下白虎丸。他们两人尽量做到填补对方的空隙,由两个前卫将防御彻底巩固,而攻击则交给后方。

  「准备好了吗?」红莲问道。

  深夜点了点头,「啊啊。」

  小百合说道:「是的。」

  美十说道:「让我们拯救世界吧。」

  时雨说道:「我准备好了。」

  最后面的五士说道:「啊啊,真是的,这圣诞节究竟算什么啊。十七岁的圣诞节就应该是和可爱的女孩子两个人度过的说。」

  然而很可惜,红莲今天还是十六岁,这是他十六岁的圣诞节。

  他通过每个人的声音来确认后方同伴们的位置,去感受追随自己来到这里的同伴们的心跳。

  他将与这些同伴一起,在今天拯救世界。

  「好了,我们走吧。」

  红莲开始跑起。

  在走廊尽头的门没有打开。

  已经跑过了走廊的一半,然而走廊尽头的门还是没有打开。

  走廊的七成都已在身后,然而走廊尽头的门还是没有打开。

  红莲跑到了门前。如果将门斩开的瞬间受到来自门另一侧的攻击的话,他们这边的防守便会产生空隙——

  「我要砍了。」

  听红莲这样说道,从斜后方传来了时雨的声音,「我来掩护!」

  深夜没有说话,但红莲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侧诅咒的力量在增强。深夜准备在红莲将门斩开的瞬间填补他的空隙。

  红莲对着大门一刀砍下,时雨向大门投掷苦无,让大门朝里侧倒下。

  门被打开了,进行仪式的场所映入眼帘。那是比红莲所预想的还要宽阔的空间,可以收容下两个体育场这么大。

  走入仪式之所,那里有高高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以及白色的地板。而在仪式之所的中央并排摆着一口形似棺材的箱子。而在棺材之后有谁在那里,但因为仪式之所很宽阔,看不清那里的人是谁。

  「……」

  红莲将诅咒之力集中在眼部,让咒力巡回在瞳孔周围,提升自己的视力。这样一来,他看清了在棺材之后之人是谁。

  站在棺材之后的女人是一个身着制服、极其美丽的女人。她有着灰色的长发,红色眼睛以及尖锐的牙齿。

  那是真昼,真昼正啃噬着不知是谁的脖子,从那里吸着血。看起来她的脚下已经有好几具尸体了,好几具脑袋和手臂被扯下的尸体,只有其周围的白色地板染成了红色。

  尸体大约有二十具左右,他们有的穿着「帝之鬼」的战斗服,有的穿着类似研究人员的白大褂。总之他们都被杀了。

  红莲说道:「你看见了吗?」

  深夜回答道:「啊啊。」

  「我们从棺材的右侧和后面进攻。」

  红莲不觉得这样他们可以正中真昼的空隙,但顾不上这么多,红莲一行人跑了起来。

  真昼把吸完血的男人扔到了地上。男人一动不动,看上去已经死了。然后真昼毫不着急、慢慢地向他们转过身,扬起了动人心魄的美丽笑容,用白色衬衫的袖口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然而就算这样,她的嘴唇还是很红,红得艳丽,红莲的双眼也不禁被这样的嘴唇所吸引。那样妖艳的、引诱着人情欲的红唇微微开合,似乎在小声地说些什么。虽然红莲没有听见声音,但是他知道真昼在说什么——

  「啊啊,红莲,我的红莲,你来啦。」

  在这一刻,红莲一边挥起刀,一边怒吼道:「啊啊,我来了,真昼!告诉我救你的方法!」

  真昼站起身回答了。这时候,红莲已经拉近了与对方的距离,所以可以听见她的声音,「你救不了我。」

  「我要救你!」

  「你救不了。但是你能来到这里……」

  「你不是说让我救你的吗!」

  这时红莲跑到了真昼身前,挥刀而下。真昼退下一步,躲过了红莲的攻击,她看穿了仅仅只细微如一根头发的空隙。深夜在一旁举起刺枪,而真昼也躲过了他的子弹。美十与小百合也掷来了符咒,而真昼这一次没有躲开。

  「起爆!」美十和小百合一起叫道。

  符咒在真昼的肩膀和左腿爆炸开来,但是真昼只是在笑。

  在爆炸的间隙,时雨往地上放出绑有细线的苦无,在真昼周围埋下无数的陷阱。而为了不让真昼看出陷阱,五士施展开了幻术。因为设下陷阱与施展幻术需要大约0.2秒的时间,所以为了争取时间,红莲再次想要挥舞手中的刀。

  然而就在这时,真昼重重地用脚跺向地面,而大腿也同时向后退去。

  「啊」的声音在红莲身后响起,应该张起陷阱的时雨被线所牵引,反而被巨大的力道拉向了前方,然后突然出现在了红莲的眼前。真昼抓住了时雨的头发,将她提起,对着红莲挥下的刀,祭出了时雨的脖子。然而此时的红莲已经停不下自己的刀——

  「咕!」

  「停下!」深夜叫道,用刺枪的前端从下撞向红莲的刀,勉强阻止了这一击。

  「啊哈哈。」真昼笑着看向红莲,慢慢地看向他。

  无论是红莲还是深夜都无法动弹,两个前卫完全停下了。

  真昼要杀他们很容易。真昼的话可以在一瞬间同时砍下红莲和深夜两人的脑袋。然而真昼只是慢慢地举起时雨,然后将她扔了过来。

  时雨的身体砸向了红莲和深夜。

  「啊!」

  「咕!」

  巨大的冲击力让两人的骨头断了几根,内脏也受到了损伤。而他们顺着力道,又撞向了后面的美十、小百合和五士,就这样所有人都向后飞去。

  漏气的「咻——咻——」声从旁边传来,时雨的口中溢出了鲜血,大概是肋骨刺穿了肺部。

  「可恶。」红莲慌张地将手伸进时雨的胸部。如果不把骨头拔出来堵住洞口,就算有「鬼咒」的力量也无法让伤口愈合。

  看着这样的红莲,真昼用冰冷的声音说道:「真是的,你不觉得在我面前,在别的女人胸口摸来摸去很过分吗?」

  骨头被拔出后,时雨的胸口中响起了「咻」的一声清响。肺中的空洞被填补,开始膨胀起来,「鬼咒」开始了对伤口的治愈。

  「时雨!」美十把时雨向后面拖去。

  真昼继续道:「而且为什么是『天火之阵』?你是想一边守护什么人,一边顺便救我?」

  红莲抬起头说道:「我准备救你也救我的同伴。」

  「哈哈。」

  「别笑。我不是按照约定,来救你了吗?」

  「哈哈哈哈。」真昼只是看起来既快乐又悲伤地笑着。

  真昼很强,比红莲预想的还要强得多,甚至与他以前打倒的吸血鬼相比,真昼的强大也简直不是一个次元的。真昼已经超越了吸血鬼。为什么真昼可以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然后即使拥有这样的力量,还让真昼不得不服从的「柊家」究竟是什么呢?

  深夜从红莲身边站起,说道:「可恶,强成这样……糟了呢。」

  红莲继续道:「而且是你叫我们来的。因为有暮人的传话,我才能来到这里。但这是你给我的信息吧?你完全可以一个人完成一切的事,然而你把你的所在透露给了暮人,是你让我……」

  然而,真昼打断了红莲的话,说道:「我说,红莲。不用这样着急地争取时间,我会给你让同伴恢复的时间的,怎么样?」

  「……」

  「但是就算她恢复了又怎么样?与弱小的同伴手牵手就能追上兔子了吗?」

  「……如果没有同伴的话,我就不能来到这里。」

  「是吗?但是你既然已经到这里了,他们只会碍手碍脚。杀了他们。」

  「不行。」

  「你不杀他们就不能救我。快点选择,是救我,还是救你的同伴。」

  「不行。」

  「你不可能鱼和熊掌兼得,这样的话你没法追上兔子。因为兔子正在边哭边跑着呢,乌龟也好歹扔掉点什么嘛。红莲,拜托了,让我看看你的觉悟。」

  然而红莲做不到,他已经决定了。所以红莲说道:「我不能这样做,真昼。这样的话,我将失去活下去的意义。」

  闻言,真昼用她红色的双眸凝视着红莲,问道:「这算什么?活下去的意义?红莲,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

  这是,从红莲背后传来了五士的声音:「……红莲,所有人都恢复了,可以再战一场。」

  红莲没有回答五士,只是思考着真昼的问题——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

  深夜在一边说道:「但是靠『天火之阵』已经不能取胜,改为『闪攻之阵』吧。」

  「闪攻之阵」是留下攻击力最强的一个人,剩下的所有人都舍身攻向敌人的阵型。全员都舍命当作诱饵,制造敌人的空隙,将其托付给留下的最后一个人。的确要取胜只剩下这个方法。要不付出牺牲而压制真昼是不可能的。

  真昼说道:「这是非常正确的选择。深夜你总是能选择正确的道路。所以就再做一次吧。」

  然而深夜听闻真昼的话,只是笑嘻嘻地眯起眼睛看向对方,用稳健却冰冷的眼神凝视着对方,「我也知道这个提案是正确的,但因为红莲是笨蛋,所以完全不会采用呢。」

  「……」

  「所以我们会迷茫,会对那个大笨蛋选择的明显不正确的道路而感到困惑,惊慌失措却不知不觉地被他吸引。」

  「……」

  「你喜欢红莲也是因为他不正确吧?什么哭着奔跑的兔子啊,在正确的道路上奔跑不快乐吗?因为那是『正确』的。」

  「……」

  「承认吧,真昼。你并没有在哭泣,只是在正确的道路上奔跑而已。而这样的你被红莲所吸引,就算不正确,但还是难看地挣扎着活着的他所吸引。」

  「……」

  「你并没有做出选择。你从不选择,真昼。不要想着鱼和熊掌兼得,正确的道路和红莲,你选其一吧。」

  对于深夜的话,真昼说道:「那么说着大话的你选择了吗,深夜?」

  深夜爽快地回答道:「啊啊,我选择了红莲。很蠢吧?笑吧,爆笑出声也行哟。」

  「……」

  「但是你很羡慕吧?不是吗?」

  「……是啊。」

  「还来得及,圣诞节还没有结束。离开正确的道路,你也可以接受软弱——」

  然而这时真昼动了,「可以闭嘴了,深夜。」她耳语般地低声道。然而红莲就在旁边,所以能够听到。

  真昼出现在了深夜的面前,她的手臂刺进了深夜的胸口正中。这发生在一瞬之间,只是眨眼间,真昼已经出现在了那里。

  「呜啊!」大量的血从深夜口中涌出。

  「深夜!」红莲叫道。

  红莲挥起刀,想将真昼的手从深夜的胸口抽出,然而真昼保持着手臂捅入深夜胸口的姿势,将后者甩来甩去。

  「住手,真昼!」

  「红莲。」

  「拜托你住手,真昼!」

  然而真昼没有停手。

  如果不想办法帮帮深夜的话……红莲在心中呼唤着「之夜」。他拜托之夜将可以拯救深夜和同伴的力量给他。

  对此,之夜说道:「那么就全盘接受我。」

  没问题,这样就行。这样就行,所以把拯救深夜的力量——

  「不,但是深夜已经没救了。他已经死了,如果不快一点的话,其他人也——」

  然而就在这时,之夜停下了他的话。红莲的心中没有声音再传来了。

  深夜的躯体飞向了空中,是真昼将他舍弃了,然后她移动到了红莲的身后。红莲的身后没有人对真昼的动作有所反应,所以前卫绝对、绝对、绝对不能让敌人突破自己。红莲转过身,单手握着之夜,想要尽力拯救同伴而全力转身向后——

  「……」

  然而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小百合、美十和时雨的脑袋被砍了下来,而真昼提着五士的脑袋。五士用恐惧的神情看向红莲,在他说出「红……」的音节时,真昼轻松地将他的脑袋像玩具人偶一样拧了下来。

  真昼说道:「我再问一次,红莲。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

  红莲将一切看在眼里,尽收眼底。

  「……呜、呜。」

  红脸已经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无法思考。只有愤怒、憎恨、悲伤、杀意等负面的感情在胸口卷起了漩涡。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利用我吧,利用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红莲让诅咒在身体中巡回,巡回在身心的各个角落。

  「看吧,红莲。弱小果然什么都无法孕育。如果早知道会变成这样,还不如你一开始就把同伴们杀了的好。那样的话你便不会受伤,那样做的话还可以救到谁也说不定。但还是算了,现在还来得及。你是强大的,非常之强,很强、很强、很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成为强大的鬼吧。来吧,抛弃理智,让自己解脱吧,红莲。要开始了哟,你要成为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切的一切都被欲望所侵染,那样的话比较轻松,只要抛弃软弱的话,就会解脱。红莲知道,从一开始便知道。所以拜托了,让我抛弃吧,将理智抛弃,红莲如此在心中祈愿,他明明应该是打心底这样期望的——

  「嘎啊、嘎啊、嘎啊啊?!」在稍稍离开一点的地方传来了什么声音。

  那是同伴的声音,还活着的同伴的声音。那个声音让红莲勉强维持住了理智。

  「……深夜!」红莲叫喊着,将视线移向传来同伴声音的地方。

  深夜还活着,深夜还活着!就算胸口被开了一个大洞,还是活下来了。

  「现在,我现在就来救你!」红莲跑了起来,向深夜倒下的地方全力跑去。然后他将深夜的身体抱起,让对方靠在自己的身上。深夜的胸口被开了一个大洞,血液从那里溢了出来。红莲按住了那个胸口的大洞,拼命地用手将其按住。然而血流不止,完全没有停下的迹象。

  「停下,停下。」

  「……」

  「停下,停下,停下,求你停下吧!拜托了!」

  这时深夜抬起苍白的脸向上看去,他吐出了鲜血,但还是说道:「……啊啊,可恶……这样就游戏结束了吗?」

  「别说话!把力量都留作治疗……」

  「红莲……」

  「闭嘴!」

  「…………红莲,听我说。」

  「让你闭嘴!!」

  然而深夜胸口上的伤并没有开始修复,伤口太大了。深夜用力地抓住红莲的手,说道:「……我要死了。」

  「不行。」

  「……我会死。」

  「不要。」

  「……但是……我很、快乐。和你、你们相遇,玩游戏……」

  「求你别说话了!」

  然而深夜还是没有停下。他笑嘻嘻、笑嘻嘻地说着,仿佛真的打心底觉得很快乐一般,就连现在都很快乐一般,「……我有了生存的意义。与你相遇,然后可以不再逃避,保持着天真的想法,死去。这样,一周目是我赢了吧?」

  「我们要活着一起胜利。我们是这样约定的吧?」

  然而深夜看向红莲,用手指碰触着后者的脸颊,「……啊啊……啊啊,是这样呢。所以红莲,不要哭哦。」

  「……咕。」

  「还有,不要发怒。那么就当我们输了。但是,我们就算一起死,也要做个想法天真……的弱者。可以做到这样的话,我们就赢了。我们是这样决定的,所以不要弄错了。不要接纳鬼……」

  然后深夜的声音停下了。

  「深夜。」

  「……」

  「深夜。」

  「……」

  「深夜!」

  「……」

  「深夜?!」

  「……」

  然而深夜没有回答,他已经死了,死得毫不费功夫。

  红莲被独自一人留下了。他的身体在颤抖,无法止住溢出的泪水。从他的胸中油然而生的愤怒、憎恨、悲伤在无限地膨胀着,无法停止。他想从现实中逃开,从眼前的现实中逃开,就这样失去理智。

  然而他不能这样做。红莲紧紧地抱住了深夜的身体,将这具已经没有了生命的尸体紧紧地、紧紧地抱住,哽咽地说道:「太狡猾了……这规定太残酷了,深夜。」

  这是最糟糕的规定,明明自己死了、已经不在了,却要把这样残酷的规定留下来。红莲想要逃走,明明是想要逃离这里的——

  「……」

  红莲一边颤抖着,一边将深夜失去生气的躯体放置在地上。

  游戏还要继续进行下去。就算同伴们都已经GAME OVER,游戏还是得继续下去。

  红莲拾起掉落在地上的刀站起。

  这时从背后响起了说话声,「恨我吗?」

  「……啊啊。」红莲老实地回答道。

  「想杀了我吗?」

  对于这个问题,红莲稍稍思考了一下,才回答:「……不。」

  「为什么,我把你重要的东西都毁了。」

  红莲回过身,径直凝视着真昼。在对方的脚下有四具同伴的尸体——他重要的、互相信赖的朋友的尸体。视线聚焦在那里,红莲还是硬是将在自己心中汹涌而起的愤怒压制了下去。他说道:「……如果我把身体交由愤怒,深夜会生气的。」

  「但是他已经死了。」

  「所以那又怎么样?我们会胜利的。」

  「赢过谁?」

  「命运。」

  「明明这么弱小,这么容易地就死掉,明明连什么都不知道。」

  「啊啊,是这样。」红莲回答道。他看向自己手中所持的刀,这是收容了鬼的武器,为了让人变强的武器,为了得到超越人的力量的武器。这是从真昼那里得到的武器。紧紧地盯着它,然后红莲将刀扔了出去。刀转了几圈,插进了前方的地板上,「不行,这样的武器不可能胜过你。」

  真昼说道:「不对哟,是因为你不愿意抛弃软弱才无法胜过我的。」

  没错,真昼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地如此说道。自从再会开始她便一直这样说着,就仿佛是在对红莲说教一般重复着。的确,真昼舍弃了软弱变强了,然后她也希望红莲和她变得一样。

  然而红莲回答道:「就算抛弃了软弱,我也无法和你一样变强。而且,事到如今抛弃软弱,我还能剩下什么呢?」

  「成为拯救我的王子殿下的权利。」

  「……」

  「……但是我喜欢不抛弃软弱的你,我喜欢不能抛弃软弱的你。就如同深夜所说的那样。如果你真的抛弃了软弱,我一定会对你失去兴趣的。」说着,真昼仿佛陶醉一般地用她吸血鬼的红眸注视着红莲。

  回望着真昼的眼眸,红莲说道:「已经够了,真昼。让游戏结束吧。大家都死了,就如同你所期望的一般吧?圣诞节只剩下几小时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如果有能够救你的方法,就把它告诉我吧。」

  真昼微笑了,「嗯,我已经没救了。最后你可以来这里已经是我的救赎了。」然后她从裙子的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看了看屏幕上所显示的时间,「啊啊,已经八点二十五分了,不赶快的话。」这样念叨着,真昼将手机扔到了地上。

  红莲问道:「你在着急些什么?」

  「着急什么你应该知道的吧?」

  「是什么?」

  「让世界破灭。」

  「你来让世界毁灭吗?」

  闻言,真昼只是微笑着向红莲走近,「吸血鬼毁灭了『百夜教』吧?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这个问题,红莲可以回答:「……我听说是为了阻止被禁止的咒术实验。」

  「这个咒术实验的名字是?」

  「『终结的炽天使』。」这应该是「百夜教」进行的咒术实验的名字,在真昼留下的资料中有这样的记载。这是超越了「鬼咒」,足以让世界终结的大规模破坏咒术兵器,「在你的资料中是这样写的。」

  红莲这样说了之后,真昼耸了耸肩,「那发动的方法呢?」

  「不知道。」

  「有怎样的效果?」

  「不知道。」

  的确,真昼的资料中有记载这样的、有如预言者所说的话——

  「——最初的毁灭将造访欲望深沉的、丑陋的大人们。具体而言,世界上十三岁以上的人类会全部死亡。

  「大地将会腐坏。

  「魔物徘徊在世间。

  「从空中会降下剧毒。

  「终结的天使将吹响号角,而这个世界则会崩毁。

  「那时人类一定无法存活下去,又或者说弱小的人类将不能在那样的世界上生存下去。」

  这样的事今天便会发生。在十二月二十五号圣诞节这天,灭亡将要造访这个世界。

  关于这样的事,那个名叫齐藤的人曾经说过。而红莲回忆着他们的对话,他是这样问的,「那是大规模病毒武器吗?」

  齐藤如是答道:「不,不是这样的。」

  「那是什么?」

  「是神罚。」

  「啊?」

  「为了惩罚傲慢的人类,上帝降下了神罚。但是愚蠢的人类却想要利用神罚,将其制成兵器。都不知道有其他的可以更好地加以利用的方法。」

  红莲凝视着真昼,问道:「『终结的炽天使』究竟是什么?」

  真昼回答道:「对神罚的控制。那便是『终结的炽天使』真实的面貌。」

  「那是什么?根本就没有什么神。」

  如果真的有神存在的话,为什么创造了这样的世界?为什么创造了这样残酷的世界?

  然而真昼没有介意,继续说了下去。就如同巫女或者预言者那样,诉说着神的存在,「那真的是非常强大的力量,毕竟那是天罚。而想要更进一步操纵神罚的人类究竟是多么欲望深沉啊。目指天空的傲慢人类就如同传说中的巴比伦塔,又或者伊卡洛斯一般。但是他们触怒了神。」

  真昼看起来并非要接近红莲,而是向红莲掷出的刀走去,然后十分爱惜般地将其捡起。「啊啊,欢迎回来,之夜。你杀了很多很多的人和鬼了呢。」她仿佛无视了红莲一般说道。

  红莲说道:「真昼。」

  「什么,红莲?」

  「……我能拯救你吗?」

  闻言,真昼用美丽却仿佛快哭出来的表情说道:「对不起,今天你做不到。你无法拯救我。」

  接着,突然之间真昼将刀翻转过来,向着自己的胸口刺了下去。刀所刺入的是心脏的位置, 真昼从喉头发出了一声令人怜惜的、如同空气被抽走一般的声音,双膝像是被折断了一般便要倒下——

  「真昼!」红莲飞奔过去接住了真昼的身体,在他的怀中,真昼完全失去了力气。

  「这是怎么一回事?」

  真昼闻言,仿佛很快乐地笑了起来,向红莲看去,「…………啊啊,红莲的身体好温暖。」

  红莲想要将刺入真昼的刀拔掉,却被阻住了,「……不要拔。把刀拔去后我会立即死去。之夜与我的心已经连为一体了。」

  「什……」

  红莲可以从真昼的胸口感到之夜的脉动,他知道诅咒正在污染真昼的身体。真昼漏出了「哈、哈、哈」的痛苦吐息。真昼拥有那样绝对强大的力量,却急速地衰弱下去。红莲紧紧抱着真昼的身体,而自己抱住真昼的手已经被鲜血所污染——深夜的血、刚才死去的深夜的血还粘在他的手上。

  五士、美十、小百合、时雨,大家都死了,而真昼也要死在自己的臂弯中了。

  「这是什么?」

  「……」

  「这究竟是什么?你究竟想做什么?」

  「……我的愿望吗?」

  「没错,说出来。」

  然后真昼用虚弱的声音回答道:「……我想成为普通的女孩子。」

  「…………」

  「与喜欢的人恋爱……与他相拥……生下孩子……啊啊,但是这太纵欲了。红莲明明现在就抱着我。」

  黑色的诅咒在扩散着。凝视着变得虚弱的真昼,红莲问道:「你要死了吗?」

  「大家总有一天都会死的。」

  「今天你就是准备死的吗?」

  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太残忍了,「因为在我出生的时候,就已经被决定。」

  这便是计划,到头来这一切都是计划。真昼知道这个计划,从小时候,从他们相遇的那天开始,真昼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命运。将深夜他们杀死也都是计划所然,而真昼只是被囚禁在绝望的牢笼之中。

  真昼淡然地继续道:「……为了那个控制天罚的试验,我降生了。『鬼咒』便是为了控制天罚的试验。我只是为这个计划而生的。」

  真昼知道自己是为了实验而生的。她的母亲与鬼融合了之后怀了孕,建立在无数牺牲之上,真昼和筱娅作为成功的实验体降生了。然而那个试验也只是为了今天的计划而进行的,为了让真昼在今天死去。

  「那这都是依照计划进行着吗?」

  「……」

  「你死了,深夜他们死了,计划就成功了吗?」

  「……」

  「我该怎么做才好?我究竟算什么?算什么啊?自己的女人、同伴,什么都无法拯救,我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存在着的……」

  「红莲。」真昼说道。她的声音比刚才还要微弱,之夜的诅咒从胸口越过肩膀,开始将她白皙的脖子染黑。

  死,真昼会死,到头来大家都会死。红莲被独自留下,谁都无法拯救。

  「红莲……你要触犯禁忌,这样的话天罚便会现世。而你要去控制那个力量。」

  「我没兴趣。」

  「红莲。」

  「我没兴趣。」

  「红莲。」

  「天罚什么的,我已经遭受了!从出生的那一刻便遭受天罚了!我没办法守护你!我没办法守护父亲!我也没办法守护美十、五士、小百合、时雨和深夜!我已经受了足够的天罚了,不是吗!在此之外,我还有什么罪!神降下的天罚?如果有神的话说啊!给我说啊!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你到底想怎么样!为什么创造了这样的世界!」

  红莲嘶吼着,就像一条狂吠的败犬,释放着怒意。然而神并没有给他回答,只有他身下被他眼泪打湿的真昼温柔地替他拭去垂下的泪水。「……你会对我撒娇,我真高兴。」

  没错,红莲知道这是撒娇。他将对一无所成弱小的自己的愤怒都发泄在了真昼的身上。然而就算这样,真昼看起来还是很高兴,「在最后,依靠我……啊啊,但是听着。」

  「……」

  「……但是这并不是完全按照计划在进行。今天因为有你到此,世界的破灭便能被阻止。」

  红莲低头向真昼看去,诅咒已经爬上了她的脸颊。

  「拯救世界。」

  「……」

  「你今天在这里是计划之外的事。这是我的计划,也没有被监视,这个仪式之场不会映在监视画面之上。但是我不希望你来,如果你没有到达这里就好了。我不想把你卷进来。」真昼流着眼泪,从她成为吸血鬼后变成红色的双眸那里溢出泪水。这是演技还是真正的泪水?事到如今已经无所谓了。

  「……我该怎么做才好?」红莲问道。

  真昼回答道:「做出选择。」

  「什么选择?」

  「一直都是同样的选择。是接受软弱,还是抛弃软弱走上正确的道路。」

  又是同样的问题,然而现在他的同伴们都死了,真昼也要死了。软弱究竟是什么?留存在自己心中的软弱究竟是什么?

  真昼说道:「『终结的炽天使』只要让人类复活便会开始。」

  「什……」

  人类的复活,那样的事怎么可能——

  然而真昼仿佛理所当然地将话继续了下去,「但是神不会允许这样,他不会允许人的死而复生。只要有人复活,那么毁灭便会开始。上帝会对触犯神迹的人类降下天罚。现在我们的技术只能对天罚做出一点控制。世界会毁灭,而生还下来的只有鬼和孩子。人口一定会将到十分之一以下。世界的模样也一定会有剧烈的变化吧。而被你复活的人类也只是只有十年寿命的不完全体。但是,就算这样,你今天也要将实验进行下去。」

  「为了什么?」

  「为了接近神。」

  「别开玩笑了,你疯了!」

  「啊啊,的确。但是我们降生在了这样的地方,所以天罚会被降下。」这样说着,真昼将视线移向仪式场所中央所放置的棺材,那里有七具棺材。真昼继续说道:「……将尸体放入棺材中。在中心有可以插入刀的地方。这个实验所需要的是众多鬼的命和众多人的命,以及吸血鬼贵族的命。不集合这三样东西人类便无法复活。但是这里已经有了吸足血的武器。」说着,真昼握住插在自己胸口的之夜的剑柄。

  的确之夜杀了许多持有「鬼咒」的人类,而杀了他们的是红莲。这也是计划中的一环。然而他没有杀死吸血鬼贵族,他无法向吸血鬼贵族下手,就连普通的吸血鬼通常他也无法获胜。

  然而红莲注视着真昼。之夜的诅咒已经侵蚀了她的脸颊、眼睛以及脑袋,就算被爬满了诅咒,她看上去还是很美丽。看着真昼的连,红莲说道:「……所以,你担任的就是吸血鬼贵族吗?」

  真昼只是微笑着。

  「你已经决定要在今天成为祭品而死了吗?」

  然而真昼保持着微笑摇了摇头,「呜嗯,不是。我决定要被王子殿下抱着死去,这是我的命运。」

  「……」

  「因为太过美丽被女神嫉妒,所以我会被带往地狱……但是,不允许我被带往地狱的王子殿下会抱紧我。」

  「……」

  「就算我的身体被夺去,但我的灵魂没有。下一次转世的时候,我希望可以成为普通的女孩。」

  「……」

  「王子殿下,用力地抱紧我……」

  「真昼。」

  「吻……给丑陋的、被鬼玷污的我一个吻——」

  「真昼,你……」

  真昼哭了,美丽的红眸被黑色的诅咒所染。她的身体开始像痉挛一样颤抖。为了压制住这样的颤抖,红莲抱住了真昼的身体,不想让她再颤抖下去。

  「真昼。」

  「……」

  真昼已经不能回答了。红莲甚至不知道真昼会变成什么样。

  「真昼。」

  「……」

  之夜开始响起了「滋、滋滋滋滋」的声音,然后开始将真昼的胸部、将她的整具躯体吸入刀中。

  红莲握住了刀柄说道:「住手,之夜。」

  然后有声音回答他道:「不可能。」

  「住手吧。」

  「不可能的。在这样做的不是我。我也、我才是被吸入的那个。」

  「这是怎么回事?是真昼做的吗?」

  然而之夜的回答是最糟糕的,「不是,为了使一切变成这样,她的身体中被下了诅咒。她会变成鬼,吸收了我以后变成鬼。」

  真昼的愿望明明只是成为普通的女孩,但她还是被命运玩弄了。

  「停下吧,红莲。」

  「我该怎么做?!」

  「不行,我不能这样。」

  「究竟我该怎样——」

  这时红莲想起了真昼刚才说过的话,因为女神嫉妒她的美貌,所以想要带走她的灵魂。然而王子殿下拯救了她的灵魂,紧抱着她,给她一个吻——

  「别走,真昼。」

  如果这样做真的能拯救真昼话,红莲抱起了对方纤细的身体。灰色的长发缠绕在他的手上,而红莲将自己的嘴唇贴上了真昼已经变黑了的双唇——

  「……」

  然后,这样便结束了。一直被欺负的可怜的灰姑娘与王子初次相遇,然后被王子所救,从此大家欢笑着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

  童话故事的话便会这样结束。无论是怎样的故事,最后一定会以喜剧结尾的才对。

  然而这并不是童话。在这个故事中出场的公主是不幸的,从出生至死亡都是不幸的。她向往着成为普通的女孩然而就这样消失了。她被吸入了之夜之中,又或者说之夜被她吸收了。

  红莲的手臂中,真昼的身姿消失了,只留下了刀。那把刀落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留下的只有一把黑色的刀。

  红莲握着刀柄呼唤道:「真昼。」

  「……」

  「真昼。」

  「……」

  「之夜呢?你在吗?」

  「……」

  没有回应,还是没有回应。谁都没有给红莲回应。留在那里的只剩下同伴们的尸体、吸收了没能拯救到的公主的黑色的刀以及一直精疲力竭的迟钝的乌龟。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红莲「哈、哈、哈、哈」地喘着粗气,独自一人捂住胸口,说道:「我……为什么我还活着……」

  没有人给这个问题作答。真昼、深夜、五士、美十、小百合、时雨都没有给他回答,已经没有人在这里了。

  就在这时,突然闹钟「哔哩哩哩哩哩哩」地响起了,那是真昼掉落在地上的手机闹铃。时刻是二十点三十分,屏幕上所显示的是「灭亡的时间」。

  也就是说实验应该已经开始进行了。按照「柊家」的预定,世界应该已经灭亡了才对。

  「……」

  然而进行试验的人已经不在了,这便是真昼的计划。红莲想起了真昼的话——

  「你今天在这里是计划之外的事。这是我的计划,也没有被监视,这个仪式之场不会映在监视画面之上。但是我不希望你来,如果你没有达到这里就好了。我不想把你卷进来。」

  这里没有被监视,为什么?因为吸血鬼会来到这里。如果监视影像流传到外面去的话,进行禁忌的试验一事便会曝光。这样的话吸血鬼会吧这个实验的场所也击溃。所以现在这里并没有遭到监视。

  然而灭亡的时刻已至。如果到了时间世界却没有灭亡,调查队便会来到这里吧?调查队找到红莲便会把他拘束起来,然后让实验继续下去。然后世界还是会灭亡,破灭将要造访人类。

  「……」

  然而红莲觉得,如果这个世界,是这个疯狂又丑陋的世界,那还是灭亡了的好。这样的世界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大家都在哭泣着,在痛苦悲哀地哭叫着,既然如此对这样的世界还有——

  「……执着下去的必要吗?」

  红莲一个人自言自语道。他向五士、美十、时雨、小百合,以及深夜的尸体看去,「……喂,大家是怎么想的?你们觉得我该怎么做才好?」这样说着,红莲将手中的刀收回刀鞘,然后慢慢地站起,就这样摇摇晃晃地向前走去。

  就如同真昼所说的那样,终究他面临着抉择——是要接受自己的软弱?还是抛弃软弱走上正确的道路?

  「……」

  对今天而言,正确的道路便是死去。不再对这样腐朽的世界有所执着,就如同与同伴们的约定一样一起死去,这便是正确的道路。这样的话世界便能被拯救。至少他们也不用再背负更多的罪孽了。

  「……」

  然而红莲向棺材中张望去,那里躺着不认识的男人的尸体,而红莲将那句尸体拖了出去。一具、两具、三具、四具、五具,红莲将那些尸体都拖出了棺材,然后向同伴们躺着的地方走去。

  他拾起五士被砍下的头和身体,放入了棺材之中。

  他拾起小百合被砍下的头和身体,放入了棺材之中。

  他拾起时雨被砍下的头和身体,放入了棺材之中。

  他拾起美十被砍下的头和身体,放入了棺材之中。

  接着,红莲稍微移动了一下,将深夜拾起。他看着深夜的脸,后者已经死去,如果对方奇迹般地睁开双眼的话一定会生气的吧。

  「……你一定会生气的吧。因为我违背了约定。」明明一起死去便是胜利的说,「但是你也会做跟我一样的事的吧,深夜?」

  「……」

  「你大概不会做吧。这样做的家伙真是笨蛋。」

  这样一来,世上的人类都会死去吧。触犯了被诅咒的禁忌,完全没有关系的无辜人们会受到神的惩罚。此外被复活的人也只能成为只有十年寿命的不完全体,这样看来,发动实验实在是一个相对于代价回报过少,并非等价交换的行为。

  不,这是自私自利,非常自私自利的行为。是为了再见一次同伴而出卖世界的背叛行为。

  「……」

  然而,就算这样,红莲还是把深夜小心翼翼地抱起,向棺材走去,并将他放置于其中。

  然后红莲照真昼所说的,向并排着的棺材中央处走去。就如同真昼所说的那样,在那里有一个可以将刀插入的地方。只要将刀插入的话,实验就开始了。

  这是禁忌的实验,就如同建造直达天际的巴比伦塔一般,就如同为了碰触太阳而背上蜡翼飞翔一般,不畏惧神的、令人忌讳的实验。

  「……」

  红莲拔出了腰间的刀,而就在这时仪式之场的入口处传来了什么声音。

  那是男人的声音:「呀,好厉害,正是高潮的时候呢。我觉得,这样的事从一般的角度来考虑还是不要做的比较好。」

  红莲将视线转向传来声音的地方,那里站着一个美丽的男人。那是一个拥有银色长发的吸血鬼,而红莲见过他。数个月前,在上野动物园,红莲和真昼一起与这个男人对战过。他的名字的确应该是费里德·巴托里,吸血鬼的贵族。

  那个叫费里德的男人脚下躺着数具尸体,大概那些人便是「柊家」派来的追击部队。因为时间已至而世界还未崩毁,所以被派遣到这里让「终结的炽天使」研究继续下去的部队。

  然而费里德似乎已经把他们都杀死了。「终结的炽天使」触犯了禁忌,吸血鬼不会饶恕这样的实验。所以吸血鬼们为了让这个实验终结,将实验本身击溃了。

  也就是说,只要他在这里被吸血鬼杀了的话,在这个实验没有被完成之前被杀了的话,他便能拯救这个世界。那么,这大概就是他应做的选择——是接受软弱,还是走向正确的道路。

  红莲仿佛像要寻求帮助一般,对吸血鬼的贵族说道:「拜托了,杀了我。行使正义吧。」

  然后吸血鬼——费里德·巴托里笑着说道:「哈哈,我才不要呢。别撒娇了,自己做决定吧,人类。那样的话才有趣,不是吗?」

  「……」

  然后又有声响传来——「啪嗒、啪嗒」的声响。

  那是绝望之音,灭亡的脚步声。

  离世界的结束还有三秒。

  向着终结的世界,向着血脉的世界。

  「啪嗒」、「啪嗒」、「啪嗒」。

  「咔嚓」一声响起,红莲将刀插入了穴口。

  「我知道了。罪孽就由我来背负。」

  然后在这瞬间,世界的崩毁一齐开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灾难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灾难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