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有闺女疼的娘
花柒迟迟2021-02-10 11:532,094

  “爹,我不想再被随便卖给地痞做媳妇儿。

  不想我娘每日当牛做马伺候她们,还要被打骂。

  不想团子大字不识一个,一辈子在土里刨食儿!

  我有很多办法,能让咱家发财过好日子!

  但是那一家子无赖,不整治他们到害怕,他们就会一直骑在我们头上!

  我们家里有什么,都会被他们抢去。

  今日是一个蒸糕的方子,不砍断他们的手,以后就会是我们家的院子,田地,铺子生意!

  我不允许!

  爹,你说我不孝顺也好,心狠也罢。

  我是您和娘的闺女,我是团子的姐姐,我要保护咱家。

  只有你们是我的家人,老宅那些人不是!

  爹已经为了那些人,委屈娘和我们十几年了!

  难道分家了,以后还要继续吗!

  那分家做什么,不如让他们直接把我们都卖去做奴仆好了!

  不,我长得好看,兴许还要被卖去青楼,得到的银子更多!”

  这一刻,白芊芊不知怎么,突然就爆发了。

  有些是她的想法,但更多的是原主累积在这副身躯里的的委屈和怨恨。

  白老大惊得怔愣,好似第一次认识自家闺女一般。

  “我没有想委屈你们,只是…”

  “只是觉得你是白家长子,是不是?觉得爷爷奶奶生了你,是不是?

  但他们没有生我娘,没有生我们!

  我们都是因为你,不想你伤心,不想你夹在中间难做,才忍耐了这么多年!

  但你呢,从来没有为我们想过半分!

  爹,我们才跟你是一家人。

  老宅就是把你当做赚钱的工具!

  今日你也看到了,但凡他们还顾忌你一分,也不会闹到咱们家来!”

  白芊芊放下筷子,长吸一口气,沉声道,“爹,我知道你孝顺,做不到对老宅如何心狠。

  那就请你以后两不相帮!

  老宅再欺负上门,自有我应对!”

  说罢,白芊芊就回了西屋。

  刘玉芳已经带了团子睡下了,白芊芊悄悄脱了衣衫上炕。

  刚一躺下,就听见旁边的哽咽声。

  她抬手一摸,却是一把泪。

  “娘…”

  刘玉芳紧紧把闺女抱在怀里,低声哭泣。

  “娘有你这个闺女,太享福了。

  娘以后一定天天给神灵磕头!”

  白芊芊听得心里酸楚,娘亲定然是委屈多年,突然闺女给她出头,才会如此痛哭。

  她轻轻拍着娘亲的后背,低声劝说。

  “娘,我长大了,以后我当家。

  我会孝顺爹,但也不会让老宅再欺负你和团子。”

  “好,好,娘都知道,娘就是…就是想哭两声。”

  “那就哭吧,娘,以后都是好日子,我一定让娘天天笑。”

  刘玉芳忍不住破涕而笑,“天天笑,那是疯子!”

  “疯子怎么了,我娘高兴就好。”

  白芊芊窝在娘亲温暖的怀里,信誓旦旦许诺。

  “娘,我以后一定赚很多银子,让你吃山珍海味,让你穿绫罗绸缎。

  让你头上插十几根金簪,前边走路,后边跟着丫鬟捡簪子那种!”

  刘玉芳被闺女描述的场景,逗得哈哈笑了起来。

  “傻丫头,有金簪也要藏起来,戴出去岂不是遭贼。”

  母女俩叽叽咕咕说了半晌,白芊芊耐不住困倦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她好似听见东屋隐约传来说话声,偶尔掺杂着赵斌和老爹的笑声。

  这家伙,哄老爹的本事,也不比她哄老娘差到哪里去啊!

  日子一天天过去,进度也是喜人,眼见赵家的房子起了半截了。

  众人吃的好,自然也是卖力气。

  但老天爷从来不肯偏爱任何一人,有欢喜,自然就有烦恼。

  午饭时候,众人端着饭碗各自寻了地方坐,一边闲话儿一边瞟向白家灶间门口。

  那里放了一张桌子,桌子后坐了白老太。

  她正端了饭碗大口吃喝,偶尔还要朝着灶间里喝骂。

  “老大媳妇儿,你是不是舍不得给我吃啊!

  这是什么破菜啊,连片肉都没有!”

  “哎呦,这是什么破玩意儿,诚心要把我的牙嗝掉是不是?”

  “给我蒸碗蛋羹!”

  刘玉芳黑着脸,被使唤的团团转,狠狠瞪了勾着头的白老大一眼,还是要忍着脾气伺候婆婆。

  不知是谁给白老太出了主意,赌场的人讨走银子的第二天,白老太就上门了。

  中午晚上两顿饭,都赖在这里吃完才回去。

  虽说是分了家,但怎么分,也没有老娘到儿子家吃饭,还要被撵的道理。

  所以,白老太可是逮到了理,作威作福,拿腔拿调儿,折腾好几日了。

  村人就是看不过,也不好说话。

  第一这是白家的家务事,第二,拦着老娘找儿子要孝敬。

  开了这个头儿,以后家家儿子儿媳都这么对老人岂不是完蛋了。

  刘玉芳狠狠搅着鸡蛋,心疼的不成,眼圈儿都红了。

  “这鸡蛋是留给团子的,前日玩水染了风寒,还想给他补补身体,又被这个老妖婆讹过去了。”

  白芊芊站在窗户边,冷冷望着得意洋洋的白老太,眼底寒意更深。

  “娘,您别生气,给我几日功夫,我一定把这事解决了。”

  “你要怎么解决?你可不能做傻事!”

  刘玉芳虽然生气,但还是担心闺女为此闯祸。

  若是传出不孝的闲话儿,以后这婆家就更难找了。

  “娘,没事儿,我自有办法。

  晚上赵大哥要进山,我跟去寻点儿东西。”

  白芊芊说着话儿,接过老娘手里的蛋羹,上锅蒸熟,然后端了出去。

  许是陶碗有些烫手,眼见到了白老太跟前,她却脚下踉跄,惊叫一声把碗摔了出去。

  金黄色的蛋羹,直接泼在沙土地上,再也收不回来。

  白老太立刻就拍着大腿叫骂起来,“哎呦,瞎眼的东西了,糟践了好玩意儿!

  你不想给我吃,就直说,怎么敢摔了碗!”

  众人闻声望过来,也是有些心疼。

  家家母鸡下蛋都是要拿去换成油盐酱醋,补贴家用,一年也吃不上几个。

  就这么撒了,实在是可惜。

  白芊芊却是红了眼圈儿,委屈哽咽道,“奶奶,您怎么伸腿拌我!

  团子生病,都没舍得吃蛋羹,端来给您,您还这样…

  呜呜,您看不上我,可以打骂,怎么糟践好东西呢!”

  白老太被愿望,立刻就瞪了眼睛,跳脚儿开骂。

  村人方才没有看清楚,本来又偏心白老大一家,立刻就选择相信白芊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富贵厨娘:公子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富贵厨娘:公子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