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泉边寻草
花柒迟迟2021-02-10 11:532,132

  于是,荣婶子等妇人就开口说道,“大娘,芊芊还是个孩子,你为难她做什么。”

  “就是,都是孙女,你怎么不用翠萍伺候?芊芊这么伺候你,你还看她不顺眼,这可过分了。”

  白老太被“攻击”,立刻就恼了,抬手把饭菜都泼在地上,嚷道。

  “我愿意!她是我孙女,我就是欺负她怎么了!

  这是我儿子家,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你们跟谁说教呢,跟你们有一文钱关系啊!”

  荣婶子几个气得厉害,被刘玉芳哭着劝开了…

  村人也是看得心堵,吃完饭就赶紧去隔壁院子干活儿。

  免不得晚上回去要同家里说说,少跟白家老家来往。

  真是一家坏种,从根子就烂透了。

  而南山脚下,白芊芊已经换了老爹的旧衣裤,拾掇利索,跟着赵斌上山了。

  夜路昏黑,白芊芊走都磕磕绊绊,赵斌就笑道。

  “你这样,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能到热泉?怕是门牙都要磕没了!”

  “那怎么办?也不能点火把啊!”

  白芊芊咬牙忍着脚疼,方才被藤蔓刮破了。

  “你开口求求我,我背着你就是了。”

  赵斌手里摇晃着树枝,敲打前边的草丛,惊散夜行的小兽和虫蛇。

  白芊芊狠狠瞪了他一眼,果断开始翻旧账。

  “当初,也不知道是谁差点儿死在山上,我也没听到什么求不求的话,就把人家带下山了。

  哎呀,说起来,我真是亏了。

  早知道某人忘恩负义,我也就不吃那个苦了!”

  赵斌听得哈哈笑了起来,应道。

  “这才对嘛,就该牙尖嘴利一些。

  白日那个受委屈的样子,可不像你啊!”

  白芊芊又拌了一下,彻底走不动了,索性放赖了。

  “赶紧,背我一下。

  我上山就是为了寻东西,整治恶人!”

  “要怎么整治?毒死那个老太婆?”

  赵斌好奇,白芊芊又瞪他一眼,恼道,“杀人偿命,我还不想死!”

  赵斌耸耸肩,暗夜里,眼睛亮的厉害。

  “说说看,不说明白,我可不帮你!”

  “我上次在热泉旁边见到一种草药,这草药有个妙用。

  一时半会儿说不明白,你就瞧好戏吧。

  背我上山,就当你交戏票钱了。”

  白芊芊踩着一边枯树桩,麻利的爬上了赵斌宽厚的脊背。

  突然贴近的温热,让赵斌僵了一瞬,到底还是伸手扶住了她的腿。

  “你到底是不是姑娘家啊,就这么随便趴男人背上了!”

  “切!”白芊芊翻个白眼,不屑应道、

  “你也没把我当姑娘看啊!咱俩就是哥们儿,别整这一套!”

  “哥们儿?”

  赵斌疑惑,白芊芊赶紧应道,“就是兄弟,互相扶持的兄弟!”

  赵斌出奇的没有再说话,埋头赶路,很快就到了热泉附近。

  两人挤了进去,赵斌穿着衣衫就下了水。

  方才为了赶路,他动了一些真气,身体里寒毒又有些压制不住了。

  白芊芊嘴里说着两人是哥们儿,到底还顾忌几分男女有别。

  她手里敲响火折子,点了半截儿蜡烛,小心翼翼在水潭边上寻找。

  赵斌初始还会分心照顾她几分,慢慢运行真气,同寒毒较劲,就顾不上了。

  待得他真气运行了三十六周天,终于睁开眼睛,就见白芊芊手里掐着半个嫩葫芦瓢,正抱着膝盖打瞌睡。

  月光偷偷照进来,落在她的睫毛上,洒下一片阴影,分外的柔美。

  赵斌突然就软了心肠,嘴角慢慢翘了起来。

  “兄弟吗?真是个古怪的女兄弟!”

  “什么?”

  白芊芊听得动静,突然醒了过来,见到赵斌满身热气坐在一边。

  她就问道,“你终于醒了,方才你头顶都在结霜。

  把我吓死了,以为又要像上次一样把你当死狗拖回去呢…”

  “死狗?呵呵…”

  赵斌“冷笑”,一副明了模样,惹得白芊芊赶紧干笑解释。

  “顺口,我不过是顺口一说。”

  赵斌也不同她计较,问道,“你要找的草药找到了?”

  “当然了,费了一番力气,但还好,足够用了。”

  “那走吧,赶紧回家,家里怕是还惦记呢!”

  白芊芊率先挤了出去,赵斌脱下湿透的衣衫,晾在旁边的石头上,换上一套干衣,随后追了上去。

  果然,刘玉芳惦记闺女,坐在炕上守着门。

  好不容易盼着闺女回来,她才把心放下。

  她琢磨着是不是劝闺女几句,这样的事只此一次。

  虽然赵斌人品信得过,闺女也是好孩子,但到底走太近不好。

  可惜,白芊芊太累了,几乎是沾到枕头就睡着了…

  第二日中午吃饭时候,白老太照旧又来了南山脚下。

  桌上除了一碗茶水,没有旁的东西。

  她抬手把茶水喝了,润润嗓子,就开骂了。

  “人呢,都死绝了吗?

  看不到我来了吗?赶紧上饭菜!

  敢把老娘饿死,老娘就去府衙告你们忤逆,让你们都去蹲大牢!”

  村人听得真是翻白眼儿,荣婶子几个在灶间也是拦着刘玉芳和白芊芊。

  “你们别出去惹气了,我们帮忙把饭菜拿出去就是了。”

  刘玉芳叹气,白芊芊也是蔫头耷脑的模样,指了两大陶盆的菜,说道。

  “婶子,劳烦你们端出去吧。先给大伙儿盛足了,否则奶奶发脾气,容易都糟蹋了。”

  荣婶子几个就道,“造孽啊,整日这么折腾,什么时候是头儿啊。”

  很快,她们就端陶盆和一大筐的两合面儿饼子出去了。

  众人干了一上午的活儿,早就饿了,见得陶盆都是笑了起来。

  “哎呀,居然是鲫鱼炖豆腐啊!”

  “这个好,好吃又补身体。”

  “可不是吗,配了饼子吃最好。”

  众人端了碗,滋溜溜喝着,不时惊喜夸赞。

  “芊芊是怎么熬的汤,怎么一点儿腥味儿都没有。”

  “是啊,这汤色同牛乳一般,可不像我家婆娘,熬的鱼汤腥得猫都不吃。”

  白老太听众人这么说,也是馋的厉害,敲着桌子叫骂。

  “干什么呢,赶紧给我盛汤啊,这是不舍得给我吃吗?”

  荣婶子赶紧盛一碗端过去,白老太迫不及待就喝了一大口。

  结果下一瞬,她却是立刻喷了出来。

  “咳咳,苦啊,太苦了!”

  荣婶子猝不及防被喷了一头一脸,就很不高兴。

  再听白老太寻的这个借口,就更恼了。

  “白大娘,你就是想找麻烦,也寻个好理由!

  明明一个盆子里盛来的鱼汤,人人都说好喝。

  怎么就你说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富贵厨娘:公子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富贵厨娘:公子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