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小露一手
花柒迟迟2021-02-10 11:562,233

  即便以后院子建好,她出去上灶儿,这些东西也能用得上。

  赵斌一副财大气粗,任凭白芊芊占便宜的模样,反倒让白芊芊有些脸红。

  于是,她又买了些食材,打算给赵斌开开小灶儿。

  待得回到南山脚下,白家院子里正忙得热火朝天。

  有人运材料,有人开始动手替白家拾掇半塌的山墙。

  各司其职,忙而不乱。

  刘玉芳带了荣婶子几个在摘菜,眼见白芊芊回来,就招呼道。

  “骨头汤已经熬了一个时辰了,你看看要怎么做啊,都等着你呢!”

  “来了,娘,先蒸两锅黄金糕出来,给叔伯婶子们尝个新鲜,我马上就炖菜。”

  白芊芊的菜单是早就列好的,虽然赵斌舍得花银子,但村里有村里的规矩。

  这种建院子的活计,帮工的伙食,早晚都是两个菜,中午是饼子管饱,晚上减半。

  若是碰到大方的人家,中午有一个菜里添点儿荤腥就不错了。

  若是俭省一些,就都是平常家里常吃的炖菜了。

  这规矩不好打破,毕竟太出格,以后再有人家建房子就不好安排了。

  白芊芊想以此为突破口,打个好名声,为以后接上灶儿的生意做准备,就格外用心。

  她昨日特意买了很多猪骨回来,价格便宜,也算荤腥,熬成汤放到炖菜里,味道肯定好很多。

  中午的炖菜,就是骨汤炖海带和豆腐,肉末土豆泥,黄金糕管饱。

  晚上则是炖芸豆,醋溜土豆丝,一人两个苞谷面掺了野菜烙的饼子。

  徐州府这里离海极远,海带也算个稀罕物,一捆一百文的价格让百姓尝尝的心思都没有。

  但白芊芊买回来,两根就泡了两大盆,添上几块豆腐,就足够几十人吃了。

  至于土豆煮熟了,剥皮碾碎,浇上肉末调的汁儿就成了。

  她顺手还用海货铺子掌柜送的紫菜,甩了一桶紫菜蛋花汤。

  众人忙着干活儿,嗅着院角灶间传出的香味,这肚子里的馋虫就造反了。

  有人就问赵斌,“斌哥儿,这是做了什么好吃的?

  大伙儿能吃饱就成,可不好多花费银子啊。”

  赵斌就道,“芊芊妹子同白大叔学了不少本事,趁着这个机会给大伙儿露露手艺。

  也没有什么好菜,总要让大伙儿吃饱,没有饿着肚子干活儿的道理!”

  村人听了就转向白老大,笑道,“白大哥,你这手艺后继有人了。”

  “可不是嘛,说不定芊芊的手艺比白大哥还厉害呢!”

  “就是,我早晨没少吃,但这会儿肚里都要造反了。”

  白老大听得女儿别夸赞,自然欢喜,走动一上午的伤腿也没那么疼了。

  “芊芊是个孝顺孩子,大伙儿别嫌弃她手艺粗陋就成。”

  这般闲话几句,妇人们就忙着摆饭桌儿了。

  众人哪还有心思说笑,麻利洗手洗脸就坐下了。

  海带炖豆腐鲜美香浓,肉末土豆泥绵软,都是顶饿,让众人吃的连连点头。

  特别是苞谷面的发糕,又宣软又甜,人人赞不绝口。

  “白大哥,这是什么糕饼,实在太软了,没牙老太太都能吃上三五块。是你新琢磨出来的?”

  “是啊,都是苞谷面子做的,我家婆娘就只会贴饼子,硬的恨不能把牙硌掉了。”

  白芊芊穿梭在桌椅之间,添菜添汤,听得这话就给老爹使了个眼色。

  白老大就道,“这叫黄金糕,是芊芊偶然琢磨出来的。

  这几日还送到镇里的客栈去卖,勉强贴补一下家用。

  你们也知道,我这腿废了,实在是拖累家里…”

  大伙儿原本听得还生出一些好奇羡慕,但见白老大拍着伤腿,就又统统化作了同情。

  几块苞谷面儿的糕饼能赚多少钱,白家已经这么可怜了,怕是都不够买药的。

  “白大哥别犯愁,日子都是慢慢过得,总会好起来。”

  “是啊,有事白大哥招呼一声,我们都能来搭把手。”

  待得吃过饭,男人们歇了一会儿就继续忙碌。

  妇人们蹲在灶间门口吃饭,白芊芊瞧着妇人们掐着黄金糕饼,舍不得往嘴里送。

  猜到她们是惦记家里的孩子,就笑道。

  “婶子们是不是惦记家里,留了你们一上午,家里的活计肯定耽搁了。

  婶子们不如把饭菜端回去吃吧,我也偷偷懒儿,少刷几个碗。”

  妇人们都是喜出望外,刘玉芳也是赶紧附和。

  “晚上的菜都切出来了,你们帮着忙了一上午,下午就别来了,明早记得带着菜过来就成。”

  “好啊,那我们就不客套了,都是自己人,也不怕你们笑话。

  芊芊这黄金糕蒸的鲜甜,我家小子定然喜欢吃。”

  “哈哈,我也是惦记我家小闺女呢。”

  白芊芊把剩下的菜给妇人们分了,一人又拿了两块黄金糕,打点的妇人们乐呵呵回村了。

  团子在家无趣,又吃饱喝足,也跟去村里玩耍了。

  众人肚里吃饱,手下有力气,一下午可是没少出活计,直到黄昏才算停工。

  晚饭摆上桌儿,赵斌就开了一坛子的烈酒,更是把众人哄得欢喜之极。

  刘玉芳惦记儿子,站在院门口张望。

  好不容易盼到儿子回来,后边却是跟着笑嘻嘻的白老二。

  白老二平日最是奸猾,有活就躲,占便宜跑第一,从不肯吃亏。

  当日家里几乎把大哥一家净身出户扔出去,剩下家产就是他和老三的。

  他自然愿意,所以也一直没露面。

  但中午时候,妇人们端了饭菜回村,他碰巧遇到,那香味真是勾得他淌口水。

  老宅里没了刘玉芳和白芊芊母女干活儿,每次做饭,老太太和吴桂花儿都要吵架,饭菜也是难吃。

  他就厚着脸皮,想要过来蹭顿饭。

  碰巧遇到侄儿,于是借口都是现成的了,他是送侄儿回家来。

  “哎呀,大嫂这是知道我要来,特意来迎?

  小弟真是不好意思,让嫂子惦记了。”

  “放屁!谁来迎你的,你有什么脸皮上门,赶紧滚!”

  刘玉芳想起分家那日的屈辱,还有闺女差点儿没了命,就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扯了儿子就要关院门儿。

  白老二却泥鳅一般,迅速钻进了院子。

  “嫂子怎么就恼了,咱们可是一家人啊!”

  说着话儿,他直接就窜到桌边儿坐了,抓了一块黄金糕就咬起来。

  即便噎得抻脖子,他又抢了一个村人的筷子,大口吃喝,那架势真是街边乞丐都不如。

  白老大看不得弟弟这个赖皮模样,气得浑身哆嗦。

  他开口就要喝骂,却被赵斌拉住了胳膊。

  “大叔,咱家不差这一点儿饭菜。”

  白老二听得眼睛放亮,就想顺着话头儿攀上来,以后一个月的饭菜就有着落了。

  不想赵斌下一句却是,“就当喂狗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富贵厨娘:公子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富贵厨娘:公子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