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流言蜚语
花柒迟迟2021-02-10 11:532,169

  刘玉芳会意,就撵了闺女。

  “芊芊,你中午不是要炸鱼吗,还不去拾掇?”

  白芊芊原本想听几句八卦,这会儿也不得不应着出去了。

  但她可不会乖乖避开,偷偷躲在门口偷听。

  正巧赵斌翻墙过来取东西,见她这样就要说话。

  白芊芊立刻扯了他一把,被迫让他当了一次共犯。

  屋里,荣婶子已经说开了。

  “大嫂子,你们家老宅整日吵得鸡飞狗跳。

  吴桂花儿哪有你勤快,为了做饭洗衣,你们家老太太可是没少骂街。”

  “是啊,吴桂花儿也不是个善茬儿,隔三差五回娘家。在村里到处说老太太坏话儿!”

  另外几个妇人也是附和,“吴桂花儿这样也是一日两日了,在她嘴里哪有好人啊。

  昨日还说赵斌不是好人,在外边杀人放火得了银子。

  这才回来盖的院子,说不定哪日就被抓去蹲大狱了。”

  “我也听说了,她还说芊芊同赵斌拉拉扯扯被白老二撞到了。”

  “她放屁!”

  先前几句还罢了,刘玉芳听说老宅依旧没忘了往闺女头上泼脏水,再也忍不住了,跳起来就要冲去村里。

  “我要撕了她的臭嘴,她这是想害死我闺女,我跟她拼了!”

  “哎呀,嫂子别生气啊!”

  几个妇人也是后悔方才说多了,赶紧紧紧拉了刘玉芳。

  “村里根本没人信,都说她当婶子的这样说,以后要遭报应呢。”

  门外,白芊芊抬头同赵斌对视一眼,都是有些尴尬。

  白芊芊扭头去了灶间,赵斌也回了隔壁。

  当晚,赵斌就住到了马车里,白老大怕他着凉再犯了病,死活劝他去家里住。

  赵斌却是不肯,笑道,“大叔,我正好看着材料,夜里小心被偷。”

  白老大无法,只能回屋去问刘玉芳。

  不必说又被刘玉芳唠叨一通,顺路骂几句出出气。

  白芊芊端了一碗骨汤熬的肉粥进屋,不见赵斌,于是就同父母说道。

  “娘,咱们一家行得正,不怕人家说闲话儿。

  再说,赵大哥刚帮着咱们家里修葺房子,就把他撵出去住。

  这也太狠心了,同二叔三叔那些白眼狼有什么区别!”

  “闺女说的对,顶多今晚你们娘三个住一屋,我同斌哥儿一屋。”

  白老大赶紧撵着闺女去请赵斌,“你读过书,话也说的明白,去喊斌哥儿回来住。”

  白芊芊端了肉粥翻墙过去,果然见赵斌又在望天。

  她直接把肉粥塞过去,笑道。

  “不吃你的小灶儿了?那我可端回去给团子了,他馋的都淌口水了。”

  赵斌挑眉一笑,一勺一勺喝粥。

  白芊芊就问道,“你最近不用去泡那口热泉吗?”

  “去啊,明日就必须去了。”

  赵斌随口应着,白芊芊又道,“我看你发病时候,眉毛头发都结霜,实在怕人,是不是特别遭罪?”

  “是啊,像掉进冰窖里,血都冻成冰块了。

  怎么,你想试试?”

  “不想,不过,你今晚若是睡在外边,着了凉,估计你就肯定要再次被冻成冰块了。”

  白芊芊撇嘴,惹得赵斌差点儿呛到。

  “你这是在劝我回屋睡?你这劝人的方式…真特别!”

  “当然了,你该感到荣幸,本姑娘还没发面呢,跑来劝你也没有银子拿啊!”

  “你真是掉钱眼儿里了!好好一个姑娘家,也不怕别人笑话!”

  “笑话是什么,顶饭吃吗?”

  “你真是…”

  赵斌真是拿这个伶牙俐齿的姑娘没办法,白芊芊好似得胜的小公鸡,骄傲的抢过空碗。

  “赶紧洗漱进屋睡觉,我爹等你呢,别耽误本姑娘发财!”

  说罢,她就翻过墙头去灶间,却高估了自己的本事,差点儿摔个大马趴。

  赵斌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在静谧的夜里,传出极远。

  碰巧,吴老二在镇里赌钱回来。

  有意无意转悠到附近,琢磨着偷偷进来摸点儿吃食垫肚子,当然能整点儿银子就更好了。

  结果,他正踩着石头爬上墙头,被突然的笑声惊得掉了下去,磕得满嘴血,也不敢喊疼,爬起来就跑…

  第二日一早,镇里修牙的匠人就见白老二捂着嘴上门儿。

  待得稍稍检查一下,匠人就玩笑。

  “你这大门牙都磕掉了,黏不回去了,以后怕是只能吃黄金糕了,啃骨头都不成。”

  白老二疼得恼怒,扭头就走。

  走到镇口就听客栈小伙计再喊,“刚出锅的黄金糕啊,又香又甜。”

  居然还有别人排队,这个喊着,“给我两文钱加枣子的!”

  那个喊着,“我要五文钱的,记得给我挑边儿上的,我喜欢吃带嘎巴的!”

  白老二好奇,刚要往前凑,居然见到白芊芊从客栈里出来。

  她手里拎着空筐子,直接上了一辆马车,赶车的是赵斌。

  白老二吓的赶紧藏了起来,探头探脑偷看不停。

  赵斌甩着鞭子,赶着马车去肉铺去骨头,冲着车里说道,“你看见了?”

  “当然看见了,那么大一个活人,偏偏长得像老鼠一样,我想看不见都不成。”

  白芊芊翻个白眼,对自家这位二叔实在是没一点儿好感。

  赵斌笑着问道,“要不要我帮你把他处理了啊?”

  “不用,”白芊芊一口拒绝了,“投鼠忌器,那是我爹的亲兄弟,总要顾忌几分。”

  “哼,妇人之仁,就是这样,你们家里才总吃亏。”

  赵斌不屑,白芊芊不甘示弱,反驳道。

  “你一个孤家寡人懂什么,我爹只要高兴,健康平安活着。

  再讨厌的人,我都愿意忍一忍。”

  赵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里一片黯淡,淡淡应道。

  “是啊,我也愿意拿一切换他们健康平安活着…”

  白芊芊以为他想到过世的父母,就劝道。

  “等房子建好,你也算扎根了,再把九叔九婶的坟修一修,他们泉下有知,也会高兴。”

  赵斌却没有再说什么,马车在镇里转悠了一圈儿。

  买了素油,取了屠夫帮忙留下的所有骨头和两块肉,就回村去了。

  团子同淘气小子们在村口玩耍,见到马车就跑上前。

  白芊芊塞给他一包芝麻糖,嘱咐几句才回家。

  下午时候,团子颠颠跑回家,扯了姐姐的袖子。

  “姐姐,我肚子疼。”

  白老大在一边,赶紧问道,“怎么肚子疼,是不是吃坏东西了?”

  白芊芊立刻应道,“许是疯玩儿时候肚里灌了风,我给他喝点儿热水就好了。”

  白老大也就不在意了,继续拉着赵斌说话。

  倒是赵斌的丹凤眼瞥了芊芊姐弟一记,笑的勾起了嘴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富贵厨娘:公子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富贵厨娘:公子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