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女轻男
花柒迟迟2021-02-10 11:562,484

  “是啊,她这头上撞了个大包,换谁也得昏一会儿。人还活着就好,方才大伙儿都以为…唉,造孽啊。”

  白芊芊其实昏了没一会儿,就醒了。

  可是正如村里人所说,原主存了死意,撞墙时候可是下了大力气。

  这脑门儿撞了一个肿包,足有小儿拳头大,她就是醒了,也没力气再说话了。

  很快,村里人就赶了驴车过来,小心翼翼把白老大和白芊芊父女放车上。

  刘玉芳顶着白老太的眼刀子,又把一家人的破被褥和衣衫拾掇了几个包裹,一起扔上车板。

  白芊芊一家至此就离开了白家老宅,走得匆忙又决绝。

  以至于白老大和刘玉芳,还有小弟团子,神色都带了几分茫然和忐忑。

  驴车简陋,一路往村外走着,颠的白芊芊头更晕了。

  就是白老大也不时闷哼一声,好在,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南山脚下。

  这里有三间土房,两亩沙土地。

  原本是白家最开始住的老院子,发家之后搬去新宅,这里荒废的不成样子。

  三间土房,塌了一半,院里都是荒草。

  跟来帮忙的村人紧着搭把手儿,把院里儿的枯草清理出一条路,破烂门板扶一扶。

  幸好,唯一一间好房子里,那铺大土炕还算完好,不曾被老鼠光顾。

  大伙分工,通通烟囱,荒草做了柴火,烧热了炕,将白老大和白芊芊就从马车上换到了屋里。

  天色暗下来,村人不好多留,约好明日再来帮忙,就都告辞了。

  白老大撑着伤腿,坚持下地送了几步,就疼得冒了冷汗。

  刘玉芳免不得又要埋怨,“大伙儿平日都熟,谁还会挑你的理。

  你客气什么,闺女已经这样了,你再有个好歹,让我和儿子怎么活?”

  说着话儿,她又抹了眼泪。

  白芊芊开口替老爹解围,“娘,我头疼,给我投个湿的帕子敷一敷吧。”

  “哎,好,好!”

  刘玉芳立刻寻了个破半边的陶盆,去不远处的河边打水。

  白芊芊趁机往爹爹身边凑了凑,小声道,“爹,先前头疼时候,脑子里想起很多东西。

  以后我跟您学上灶儿,我替您出去赚银子。”

  白老大听得眼泪当时就下来了,哽咽道,“闺女啊,是爹对不住你,让你跟着家里受苦了。

  你别担心,爹很快就好了,以后爹多赚银子,给你准备嫁妆…”

  白芊芊无奈,她本来想借着老爹支持,在这里重操旧业。

  不敢说大富大贵,起码也要带着全家奔小康啊。

  没想到,老爹还误会了,以为她因为名声尽毁不想嫁人了。

  如今这个叫天元的国度,根本不在她熟知的历史年代里,男人三妻四妾是再寻常不过。

  只要想想嫁人以后要整日斗鸡一般争男人,她就兴趣全无。

  更何况,“她”是定了亲的,未来的丈夫是舅舅家的表兄,读书人,清高骄傲。

  就是不知道经过白老太这么闹腾,婚事还能不能成。

  这个想法白芊芊暂时是不敢说出来的,怕白老大经不住打击。

  “爹,我暂时不想嫁人。等我们家里过上好日子再说吧!”

  白老大还以为女儿被这次的事吓怕了,也不敢深劝,只能应道,“好,都听你的。”

  这么一会儿工夫,刘玉芳就扯了团子回来了。

  团子这一日跟着家里担惊受怕,年岁又小,就有些蔫头耷脑。

  方才跟着娘亲去了河边溜达一圈儿,终于活泛了很多。

  他爬上炕,摸着姐姐头上的肿包,小心翼翼问道。

  “姐姐,你还疼不疼?娘说要团子以后对姐姐好,保护姐姐。”

  姐弟俩嘀嘀咕咕,惹得原本愁眉苦脸的白老大夫妻也是皱纹儿都舒展了几分。

  虽然一家人身下躺的是破土炕,一边的土墙还在漏着风,米缸里空空如也。

  但无论如何,一家人都活着,好日子就有盼头儿。

  夜色越来越深,盛夏七月的晚风比之白日凉爽一些。

  刘玉芳扯了一个破布衫,给男人和孩子们赶着蚊子。

  许是以为孩子睡着了,她就推了推白老大,小声说道。

  “郭先生走之前,留了一点儿银子在小院儿里,明日我过去拿出来应应急。

  家里什么都没有,团子还好,但总不能让芊芊跟着受苦。”

  白老大闷声闷气应着,“好,先给芊芊看看头上的伤,不好留了病根儿。”

  夫妻俩商量妥当,也就慢慢安静下来,渐渐睡去。

  倒是一边的白芊芊睁开了眼睛,她记得父母口中的郭先生,是一个总穿着青衫,摇着扇子的半大老头儿。

  教她读过两年书,学过写算,同他们家关系不错,时常来往。

  但爹娘从来没说过这人是什么来路和身份。

  这个世界重男轻女是常态,但方才两人说话的口气,好似她比弟弟团子还要重要。

  其中有什么原因,白芊芊琢磨不明白。

  她到底扛不过疲惫,顶着被捂热的湿帕子,睡了过去。

  “姐姐,起来了,娘在熬苞谷粥呢,可香了!”

  白芊芊被团子推醒的时候,破烂的木窗外,已经被太阳照得通亮。

  白老大架着拐杖,拖着伤腿在院子里割荒草。

  刘玉芳则不知道在哪来借来一口小铁锅,熬着金黄色的苞谷粥。

  临时搭的灶台上居然还放了四副碗筷,倒是像模像样。

  “娘,这是哪里来的东西?”

  白芊芊随口问了一句,刘玉芳笑道,“当然是村里借的,你赶紧去河边洗洗。

  我托了村里人去请大夫,说不得吃过饭,大夫就到了。”

  白芊芊想起昨晚听到的话,心里明了,也没有多问就带着团子出了院子。

  这三间破土房虽然不成样子,但位置不错。

  出门不远就是山脚下,山上树木不是如何繁茂,平日村里人挖野菜,砍柴多半都要来此。

  住在这里,生活倒是极方便的。

  唯一就是这河岸的田地沙土比重高,种不了什么好粮食,只能种些土豆地瓜之类。

  这也是白老太舍得分给大儿子一家的原因…

  白芊芊带了弟弟洗漱干净,又忍着微微头晕,拐去地里摸了几个巴掌长的地瓜回家。

  家里灶堂下的草木灰还有余热,埋上地瓜最好了。

  团子欢喜的端了粥碗,蹲在灶堂边等着,惹得刘玉芳敲他的脑门儿。

  果然,刚刚吃过饭,大夫就拎着药箱赶来了。

  刘玉芳赶紧把人迎进来,说起来也是熟人,白老大刚伤了腿的时候,就是这大夫给诊治的。

  这会儿检查了白老大的伤处,老大夫就发了火。

  “我都说了,这腿折了,不能随便动,否则长不好,以后就彻底残废了。

  怎么就是不听话,还有昨日就该去抓药,怎么也没过去?”

  刘玉芳红了眼圈儿,应道,“老宅昨日刚把我们撵出来…”

  老大夫扫了一眼被风吹得呜呜作响的破窗,手下麻利给白老大换了伤药,重新包扎好。

  之后又给白芊芊检查了头上的肿包,留了一瓶药膏。

  “一日三次擦着,若是头晕呕吐就是不好,赶紧去寻我。”

  刘玉芳一连声的道谢,白老大也要起身,却被老大夫瞪眼吓得又不敢动。

  老大夫叹气,从药箱里拿出几包药,嘱咐道。

  “别心疼,药要继续吃着,人好了才能过日子。”

  说罢,他扭头就走了。

  刘玉芳追上去,喊着,“大夫,还没给诊金…”

  “以后再说吧,有银子先把家里拾掇一下,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

  老大夫面冷心善,眨眼走的没了影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富贵厨娘:公子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富贵厨娘:公子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