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道
燕丑丑2021-03-12 10:291,179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白天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喧嚣的车辆喇叭声也少了很多,这是一座比邻长江中下游的内陆三线城市:A省W市。长江的一条支流穿城而过,将整个城市一分为二的划成了南北两个区域。城北的一条普普通通的街道,南北走向,离市中心不算远,步行也就二十分钟左右的距离,几乎每个星期,从周一到周五,早上的七点到下午四点,这条长不足三公里,宽不足五十米的马路,拥挤异常,马路两边聚集了这个城市至少三分之一以上的豪车,BBA也是也是常见,也同时星罗棋布的布满了酒店、宾馆、银行、名烟名酒、大排档、打字复印店,一些挂着am足疗洗浴招牌的店面夹杂其中,粉色的装修透着a昧,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一旦到了国家的法定节假日,这条街道却又变得异常的安静。

  恰巧,今天是六月的一个星期天的下午,马路南侧,一家打字复印店的左边门脸是一家大排档,门头的招牌上写着几个歪七扭八的字:老四大排档,门口凌乱的放着一些桌椅板凳,一个大盆里堆着一些未洗的碗碟,一个围着围裙的矮胖的中年光头,坐在门口的一张板凳上打着瞌睡,中年光头的脚下,卧着一条黄色的土狗,也在百无聊赖的打着瞌睡,偶尔抬起头,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看一下过路的行人,接着又低垂下头,继续它的黄粱狗梦……

  一个挑着担子叫卖的小贩,担子里能看得见是一些草莓,在挨个的门店里问:“老板,买点草莓?俺家这草莓可新鲜着了,早上刚才地里摘下来的,奶油草莓!价格也便宜,老板买点尝尝?”,打字复印店的翟老板正坐在电脑前忙乎着什么,连头都没有抬,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走!走!走!”,小贩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收回了那只刚准备跨进门的脚。

  这时,隔壁(老四大排档)打瞌睡的那个光头被惊醒了,站起身,两只胳膊上去,舒舒服服的伸了一个懒腰,看着小贩担子里的草莓,下意识舔了一下嘴唇,对小贩说:“来!我看看新鲜不新鲜!”,小贩忙不迭的把担子挑到了大排档门口,满脸堆笑的应着:“您看看,不新鲜不要钱!”,光头弯下腰翻看着,脚下的那条土狗,也和它的主人一样,张大嘴,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很不情愿的站了起来,摇着尾巴跟在了光头的身边,这时,光头和小贩就草莓是否新鲜、是否有牛奶味、价格,展开了一场斗智斗勇的辩论……

  这条马路虽不足三公里,却颇有点历史了,据说在光绪爷那会儿就有了,只是经过了几次扩建,才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叫(劳动路),w革期间被改为了(红旗路),拨乱反正以后,又改回了以前的(劳动路)。马路两边的建筑都不是很高,最高的也就是五层楼了,两三层的居多,分布有两家国有银行,三家商业银行,众多的饭店和大排档,在几个打字复印店的中间,有一座五层高的建筑,据说前身是W市的财政局,能看的出,楼的外立面刚刚进行过翻新,一水的茶色玻璃,在周围低矮的建筑群中,颇有点鹤立鸡群的味道,在一楼门口的墙上,挂着一块醒目的黄铜色牌匾,上书:W市政府招标采购交易中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投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投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