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禁军都尉府
莫循2021-04-09 13:052,544

  将门出身的夜枫虽说自幼修习武艺饱览全书,然而对于江湖上的秘闻却是知之甚少。世人皆知武修分为九重境界,每冲击更高的境界便要付出以往几倍的艰辛和努力,从一重天到三重天这三个境界是最容易突破的,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武修从四重天突破到六重天仅仅付出艰辛和心血是不够的,更需要的是那千载难逢的机遇,六重天以上没有大造化,此生也就止步于此了。

  大多数武修为了成为号令天下的武林至尊,一味拓展自己的丹田和经脉来储存更多的天地灵气,然而却忘记灵气吸收到身体中转化为内力,而内力的雄浑则在精不在多。

  从三重天破到四重天正是需要极为精纯的内力,一旦错过时机再难有所进境,这也是为什么江湖中有很多武修终其一生滞留在三重天的原因。

  夜枫修习的苍穹霸典是极为高深的武学典籍,其中记载的内功心法自然非寻常武学心法可比,当时夜枫孤注一掷夺取灵髓时,就是修炼这门心法练就的苍穹之力,若非如此,怕是早已葬身火海之中了,由此可见这门心法的独到之处。

  东方渐白,一缕阳光照入房中,夜枫缓缓的张开双眼,从床上起身,伸展了一下胳膊,扭了扭脖子,取过衣架上的长衣随意的披在身上。这时,听得屋外响起轻微的脚步声,“定是菲儿这丫头”,夜枫这样想着,果不其然,一双纤纤玉手推开房门,柳菲儿端着铜盆步入房中,带入了阵阵清香。

  “公子醒了,菲儿还想着会不会打扰到公子呢,公子昨日刚刚回府,一路舟车劳顿,公子是该多休息会儿的。”柳菲儿放下盛着清水的铜盆来到夜枫身后,拿起木梳轻柔地给夜枫打理着头发,凝视着铜镜中夜枫俊美的面庞,柳菲儿柔声道:“公子此次回来气色可是比往日好多了呢,公子去边塞这么多天,老爷可是担心地不得了,还好公子平安归来。”

  夜枫调侃道:“那你呢?有没有担心你家公子?”柳菲儿被夜枫弄得手足无措,面色绯红低头不语,夜枫嘴角微扬,转过身俯瞰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柳菲儿,柔声说道:“你家公子可是历经了九死一生才回来的,你这小妮子差一点就见不到我了。”

  听到这儿,柳菲儿猛地抬起头,正低着头的夜枫一时没留意,被柳菲儿猛地撞了一下鼻子,“哎呦”夜枫向后退了一步,低头揉着酸痛的鼻子,眼泪差一点儿流出来,小丫头一看夜枫的窘状连忙关心问道:“公子,你没事吧,让我看看伤着没。”凑着小脑袋向夜枫挤了过来,恰逢夜枫抬头,刚好吻住柳菲儿凑过来的臻首,一时间两人都愣住了。时间仿佛被暂停了几秒,回过神儿的两人连忙拉开距离,柳菲儿满脸通红,像是刚刚跑了好几圈似的,檀口急促的呼吸,丰满的胸脯急促的起伏着。这一番春光倒是便宜了夜枫。

  站在原地的柳菲儿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小女儿家情态万分惹人怜爱,夜枫轻咳一声打破尴尬说道:“菲儿替我找一件常服,一会儿我要去禁军都尉府。”说完便洗漱起来,柳菲儿俏皮地吐了吐小舌头,便为夜枫准备好了衣服,一番整理后,身着劲装的夜枫便出现在柳菲儿眼前,黑色的修身长袍外披着一件鲜红色的披风,腰间束着白玉腰带,脚踏制式军靴,一股英武不凡的气息扑面而来。

  夜枫看着面前眼神儿发愣的柳菲儿,伸手刮了下柳菲儿的瑶鼻轻声道:“好久没穿这身衣服了,除了腰带有点紧外,总体来说还算合身,看来这三年身材还不算严重走样。”柳菲儿闻言展颜笑道:“公子这三年来从未懈怠过,身材自然一如既往的好。”强忍着眼中的泪水,柳菲儿不禁心绪涌动,是啊,三年呐,从万众瞩目到万丈深渊,从万人莫敌的血衣战将到手无缚鸡之力的世家子弟,这等落差寻常之人怕是早已自甘堕落了。

  走出房门,夜枫手握玄铁枪跨上战马烈风,抚摸着马背上的鬃毛“走了,老伙计。”,红色的披风再次飘舞在空中,如一团燃烧着的烈焰般冲出府中直奔禁军都尉府,战马驰骋过官道,过往的平民都情不自禁地揉了揉双眼,“那是……少将军?!”

  在烈风的疾驰下,眨眼的功夫夜枫便看到了禁军都尉府的旗帜。夜枫渐渐放缓马速,来到禁军都尉府前,俯身跨下战马。府门的守卫看到来人便上前询问:“来者何人,可有凭证?”夜枫看着眼前两名陌生的守卫,皱了一下眉说道:“我来找杨勋杨都尉。”边说边拿出一块玉佩。

  然而两名守卫连看都不看夜枫出示的玉佩,其中一人回道:“都尉府没有什么杨都尉,只有刘都尉。”夜枫闻言心中顿生疑惑,杨勋乃世家子弟,江南四大世家中,杨家虽比不过谢家和王家,但是至少能和赵家平起平坐,况且杨勋本人精通兵法作战英勇与自己性情相投,实在是难得的将才,伐燕之后担任禁军都尉也是众望所归,怎么只三年的光景就换成陇西刘家的人。莫非……

  夜枫想到这儿,猛地推开身前的守卫,大踏步走进都尉府,这两名守卫被夜枫推得七荤八素,知道来者非比寻常,连忙连滚带爬地呼喊府兵擒拿夜枫。然而夜枫早已闯入正厅,抬眼只见正中桌案后端坐着一人,虽说身着三品武官服,可身上却没有半点武官的特质,此时刘明理正忙着大小军务,还以为是手下人有事禀报便头也不抬地说道:“若不是要紧的事暂且退下吧,待本官忙完军务再处理琐碎之事。”

  夜枫闻言嘴角微扬答道:“不知大人何时才能处理完军务?”刘明理听闻大怒,拍案而起喝到:“放肆!本官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呃。。你是何人?!”

  刘明理看着夜枫满脸的疑惑与惊恐,正要喊人夜枫淡淡地说道:“刘大人少安毋躁,夜某只是来此探访旧友,虽说未曾佩戴将印可刘大人应该认得出夜某吧。”刘明理仔细端详着夜枫,瞳孔微缩缓缓说道:“可是……少将军?”夜枫也不客气,直接坐在正厅两旁的椅子上说道:“刘大人可别这么说,夜枫现在是无官一身轻,纨绔子弟一个。今日来都尉府本想探望下杨勋都尉,未曾想杨勋已不在此处,还请刘大人告知夜某杨勋现在何处。”

  刘明理坐在夜枫身旁招呼下人奉上热茶,说道:“不瞒少将军说,听刘某一劝,杨勋的事情少将军还是别打听了。”说罢,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夜枫疑问道:“刘大人此话何意?杨勋可是出了什么事情?”杨勋看了看夜枫轻叹道:“少将军有所不知,三个月前,稽查卫去了一趟杨勋的府中,第二天陛下便下旨免去杨勋一切职务,估计现在杨勋应该在稽查司接受调查吧。”

  “稽查司?”夜枫长身而起,向着刘明理抱拳道:“多谢刘大人相告,改日再来叨扰。”“少将军言重了”刘明理起身回礼,夜枫微微颔首,转身走出府厅,接过府丁手中的缰绳打马向着稽查司奔去,刘明理站在府门前目送夜枫离去,心道:“这夜枫倒也不像传闻中那样的孱弱,夜家这是气数未尽呐。”眼神中透露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神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雄霸山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雄霸山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