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阻拦
琦奕安2021-03-06 20:001,501

  庆长回家后还是决定先跟母亲说一声二人的事情,母亲听到此事以后,觉得两人倒也般配,况且双方互相知根知底,且婉儿在家里做过一段时间的事情,做事麻利,任劳任怨,人也信得过,就答应了。庆长还特意嘱咐母亲不要早早告诉父亲他二人的事情。冯夫人听了庆长的原因后认为两个孩子思虑的很正确,也一并答应了。

  冯老太爷听闻冯玉朗违背规矩将庆长接到了自己家的戏班后,发了老大的脾气,但他知道这件事已经是木已成舟,不可逆转,连忙带人赶到元良班亲自向齐元贺道歉,齐元贺见到老前辈亲自登门,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打两句哈哈,将冯老太爷送了出门。回到家中,冯老太爷还是不能消气,就带上冯老夫人去天津的女儿家中住了。

  庆长在家中看到事情的发展,想到了婉儿提出的疑问,对婉儿可以成熟的看待问题的方式暗暗赞叹。他向父亲提出,自己可以回元良班继续唱戏,也好让祖父早日回家。冯玉朗听到儿子如此说,不以为意,就说这件事情自己已经安排好了,不用多言,让庆长依前言行事。过了两日后,庆长按照父亲的意思来到玉成社唱戏。庆长一登台,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一是庆长的嗓子、身段实在是好,二是因为庆长刚科满就离开了庆长社这事儿实在是太过稀奇。第二天,各大报刊粉粉报道了此事,有许多素日里与冯玉朗有过节的人花钱雇人批判这一行为。但是冯玉朗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如何能达到系列的目的,他不顾街头巷尾的流言蜚语,只顾让自己的儿子唱戏,从打炮戏《定军山》(又名《一战成功》,许多人会拿这出戏作为开嗓的第一场戏,取吉利的意头)开始,庆长每本戏都能引起戏迷的轰动,在这样的两级分化的评论下,慕名来看庆长唱戏的人越来越多,庆长就这样,红了。

  冯府上。庆长按照自己跟婉儿提前约定好的那样,将自己跟玩儿的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冯玉朗。但是,让庆长没有想到的是,本来为儿子走红而高兴的冯玉朗听闻此言后勃然大怒,父子二人开始了第一次激烈的争吵。

  “婚姻大事自古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何由你做的主,我不同意。”

  “父亲明鉴,我今日与父亲言说,就是想请父亲为我做主,成全了这一桩婚事。”

  “木已成舟,你想起了跟我说,你有没有将我放在眼里。”

  “我与婉儿虽然情投意合,却不曾做什么违背礼法之事,还请父亲成全。”

  “你的婚事我早有主意,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父亲……”

  “你莫要多言,我还有事,你回房去吧。”

  庆长无奈,来到母亲的房中,想让母亲帮忙劝劝父亲。冯夫人来到书房,跟冯玉朗说起了此事,还说褚家来家里做事很久了,知根知底,婉儿也很乖巧,这桩亲事并无不妥,不知他为何不同意。

  冯玉朗沉默良久,向冯夫人说到了自己的想法:“夫人,我又何尝不知道褚家不错,只是……哎,只是,如今章儿年纪尚幼,我若不能够做的了他的主,那么日后,我还如何管教与他呢?”

  “你当真要为了自己的威严,断了这一桩好姻缘?”

  “这有什么的,不过以后再为他寻一个更好的姑娘就好了。依我看,胡同口严老板家的女儿就不错,他家与我家还是要更相称些。”

  “可章儿从小乖巧懂事,长这么大,头一次提出点什么事情,你就反驳的如此果断,这怕是对你父子二人的关系不好吧。”

  “父子嘛,要那么好的关系做什么,他只需要听话,就够了。夫人,你看,下个月父亲寿诞,我们送什么给父亲好呢?”

  “这些事情,交给我去办就好了。老爷不需费心。只是……”

  “如此甚好,夫人,我看你脸色不大好,你回屋休息吧。”

  冯夫人听到这里也只好顺着冯玉朗的话说自己回房休息了,默默的叹了口气后,走出了书房。她回到房间看到庆长等在房间内,只得跟他说自己没有说动玉朗,但是有意隐瞒了冯玉朗的真实想法。她望着儿子满是委屈的脸,说:“娘还有一个主意。”

  庆长听闻此言,来了兴致,问道:“娘,什么主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若无战乱惹梨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若无战乱惹梨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