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青岛
琦奕安2021-04-03 12:001,121

  婉儿打开家门,看到驿站的信使站在门外,说是有一封庆长的信,婉儿谢过信差后,接过了书信。晚上,庆长回家后,婉儿将信拿给了他,庆长看过信后,愣了好一会儿,婉儿接过了书信,也看不懂许多,但看到了落款是冯玉朗,信中写着“天津”、“回家”“马上”等字样,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婉儿站起来,缓缓的开口问道:“庆长哥,是冯老板写的,叫我们回家的信吗。”

  庆长叹了一口气,说:“是啊,我爹信中说,他已经知道了咱们在天津生活,还知道咱们现在在孟伯父的园子里唱戏,还知道咱们跟慕老板搭伙唱戏,也知道咱们的住处,若收到信不速速回家,他即刻动身,来天津找咱们,若他到时,便不会像如今这样客气。”

  婉儿又问:“那,咱们回去吗?”

  庆长沉默了许久,将婉儿让在了椅子上,说道:“婉儿,你想回去吗。信中,我父亲还是没有答应咱们两个的事情,既然这样我想咱们还是先不回去。现在我们不愁吃喝,也能养活自己,如今我父亲已然是找到了咱们的住处,那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去生活吧。”

  “好,我听你的,而且,我们已经坏了祖宗的规矩,如果这样还是达不到我们的目的,那我们当初的决心不是白下了吗!”

  “嗯嗯,这正是我的意思。明日一早,你看看家中有多少金银细软,我去跟孟伯父和慕老板请个辞,中午的时候,咱们就出发,到码头了再决定去哪儿?”

  “好,听你的。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庆长哥,我先回房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婉儿卖掉了家中不需要的物件,换成了银两银票,打理好行李包裹,在家等庆长回来。庆长买了礼物,来到孟家和慕家,一一说明了自己去意,还感谢二人这些天的照拂。两人虽知道庆长去意已决,还是想留一留他们二人,当然最终也未能成功,两人纷纷拿出来许多的银两,以此作为庆长的盘缠。庆长谢过了二人的好意,拒绝了二人的资助,告辞了。

  正午时分,两人收拾好东西来到了码头,看到了一艘去上海的轮渡,两人决定去上海走走玩玩。

  两人坐着轮渡慢慢悠悠的走着,忽然,傍晚的时候海上起了大风,一船人被迫在青岛上了岸。这天刚好是青岛诚的庙会,庆长和婉儿就闲逛了起来,二人来到庙会上,看到了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很多耍杂耍的、说评书的、撂地说相声的、搭台唱戏的,好不热闹。两人来到了戏台前,发现这里不止有京剧班子,还有唱吕剧的、五音戏的,而且京剧在争斗中竟然丝毫不占上风,婉儿随口说道:“我们觉得在这儿的人们也好幸福啊。”

  庆长听到婉儿如此说,在心里默默的考虑这句话,到了晚上住客店的时候,庆长郑重的跟婉儿商量:“婉儿,我们不如就在这儿待着吧,在这儿,我不会很快红起来被我父亲发现,而且这里物价也低,也有很多唱戏的机会,我们在这儿也能很好的活下去,你看怎么样?”

  “都听你的。”婉儿开心的点点头,“不过,我们人生地不熟的,怎么找机会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若无战乱惹梨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若无战乱惹梨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