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村居
琦奕安2021-04-01 21:281,332

  庆长听到婉儿同意了他的主意,对婉儿说:“你只要同意了在这儿生活,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两人又赏玩了一会儿,回到船家统一租住的客店里面休息去了。

  第二天一早,庆长找到了船老板,告诉他自己和婉儿不在继续前行了,船老板本想退还剩下的船费,庆长看他们生存也不容易,就没有收。从船家这里出来,庆长辗转找到了昨晚登台的戏班,细问之下得知那个班社叫凌云社,班主叫凌云飞,不是青岛本地的京剧班,经常在山东、河北、河南流动演出,携妻带子四处奔波,劳累的紧,只因没啥挑梁的大角儿,挣不了多少银子,赚一份辛苦钱罢了。庆长听到凌班主这样说,觉得这样的日子也还算可以,就表明了自己想要搭伙的意图。凌班主听庆长这样说,表示欢迎,只是害怕自己的班社太小,委屈了庆长。庆长说自己并不在意吃穿,只需要够自己和婉儿吃喝就好。凌云飞听到庆长如此说,非常开心,当即拉着庆长到酒楼喝酒去了。

  这边,婉儿听说可以跟着戏班子四处停停走走,兴奋了好一会儿,就跟着庆长一起来到了凌云社,见过了凌云飞和他的妻儿老小,就算正式的搭伙了。

  第二天,凌云社接到了去济南唱戏的邀约,只是,凌云社没多大的名气,并没有进济南城,而是在济南周边的小县城唱戏,庆长和婉儿第一次体会到了不一样的生活。

  村子里正在搭棚过庙会,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找戏班子给庙里的神仙佛爷唱戏,但是村里面没有客店,村长会叫村民叫演员到家里面去住,村民会负责演员的伙食和住宿,这样的庙会,一演就是半个月,所以包银给的也不会很少,不过京剧班的竞争很大,再加上不是每次庙会都衔接的天衣无缝,故而每年也就能接七八场演出,所以多数戏班子也仅能糊口。

  婉儿和庆长以及其他演员住进了村民的家里。这个村子依山傍水,风景绝好,每天下午和晚上,戏班子都会上台演出,早上和上午,则是戏班子排练的时候,而手脚勤快的婉儿会帮着戏班子整理盔头、服装,擦拭锣鼓道具,还经常借村民家的锅灶给演员们做好吃的改善伙食。

  庆长唱的是老生,一般来说,不用改装,只需要下了戏的时候把戏服脱了,所以到了傍晚,庆长通常会带婉儿出去散步踏青。村民经常会看到夕阳下,两个年轻的身影嬉闹玩乐,也算是一番奇景。

  婉儿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但毕竟也是四九城中的人,没上过山也没下过地,遇到农村的事物难免会觉得新鲜,而庆长更是一直长在戏班里长大,对大自然的事物更是一无所知,两人在这里体会到了上山逮蚂蚱,下水捉小鱼儿的乐趣,不过两人往往没什么收获,到后来,两人会叫上村里的小孩儿一起来玩儿,村里的小孩从小上树下河的,这些小事完全不在话下,俩人也算是学会了荒野求生的技能。

  不说两人私下其乐融融的生活,戏台上,庆长光芒万丈,一开口,震惊了所有的村民,附近的其他村子听说了如今的凌云社有大角儿撑台,纷纷来找凌云飞,想请他们的戏班子到自己的村子里唱戏,一来二去,竟排满了整整一年。

  又一天,庆长主演,唱的《伍子胥》,其中有一折,是伍子胥过文昭关后,饥渴难耐,偶遇一浣纱女子,赠伍子胥饭食,伍子胥表明自己的身世后,嘱托浣纱女要保密,浣纱女感念伍子胥是忠臣孝子,为表真情,投河自尽。不巧的是,戏班子里的旦角儿演员上台前把脚扭了,其他人早已扮好了戏,这出戏又只有浣纱女这一个旦角儿角色,一时间竟找不出人可以上台。突然庆长一拍脑袋,说了句“有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若无战乱惹梨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若无战乱惹梨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