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大闹
琦奕安2021-03-07 22:501,591

  冯夫人说:“下月,你祖父寿诞,那时节他一定会从你姑母家回来,你祖父那么喜欢婉儿,一定会同意你二人的亲事的,你我母子二人改不了你父亲的想法,说不定你祖父说的话能起作用。”

  庆长听闻后大喜,觉得此事已经是十拿九稳,开心的拜别母亲,回房去了。

  庆长先去找婉儿告诉婉儿此事,还未曾说母亲的主意,就被婉儿快言快语接过了话头:“既如此,那我们褚家也不高攀,少爷请回吧。”

  “那我就走了啊,我的主意也不告诉你了。”庆长说罢,转身佯装离去。

  “什么主意?”婉儿知道自己莽撞了,赶忙问道。

  “不行不行,你这不听人说话的毛病的好好改改,我先走了,改日再告诉你。”庆长说完眉毛一挑,走了。

  “庆长哥,你这样也太不厚道了”婉儿笑骂道。但她明白自己这个毛病的确该改一下了,就没追上去细问。

  过了三天,庆长来婉儿家里,告诉婉儿母亲的主意,婉儿也觉得此事有望,笑嘻嘻的,还留庆长在家吃饭,但是庆长下午需要上台,就离开了。

  婉儿在家,想着即将能成的婚事,心里美滋滋的,晚上,父母回家的时候,她还将此事告诉了父母,父母也觉得很开心,还嘱咐婉儿,下个月冯老太爷的寿诞,提前准备一些寿桃寿礼,一则是感谢这么多年老爷子对褚家的爱护,二则,若与庆长婚事能成,也好提前与老爷子搞好关系,若不能成,还能让老爷子在冯玉朗面前说说好话。明白其中的利害后,婉儿置办礼物置办的十分用心,前前后后,花了不少银两。

  到了老太爷的寿诞之日,婉儿随父母来冯家拜寿,果然,冯老太爷看到婉儿以后十分开心,拉着她问长问短,知道他早年间的搭档栾老板来与他贺寿,方才放婉儿走。一旁的庆长看到这一幕,心中更是激动的无以言表,但他作为冯老太爷的长子长孙,只能在门口迎客,一时半刻到不了老太爷身边,说不了此事。等到下午,宾客饮宴完毕,来到后院,听玉成社的堂会,最后一场是庆长的《龙凤呈祥》,庆长本想在戏开锣前,找时机跟祖父说,只是婉儿建议他说,这件事并不十分容易,还是等闲下来,再与老太爷细说,庆长深以为然。

  庆长的戏自然是极好的,这使得冯老太爷开心之余又填骄傲,他觉着眼前的各种奇珍异宝,都比不上冯家在戏曲界后继有人让他更为开心。晚上,众宾客散去后,庆长带着婉儿来到了老太爷和老夫人的房中,两位老人听说此事,十分开心,看着眼前的婉儿更觉亲切,但庆长又提到了自己的父亲横加阻拦,让二人不能长相厮守。老太爷本就对冯玉朗违祖制的事情心怀怨怼,现在更是气愤,破口大骂:“好小子,人事不干一件,天天跟他老子作对,不行,我若是继续纵容他这样肆意妄为,回头迟早让他给我气死。”

  庆长看到祖父如此动怒,觉得此事有望,连忙去父亲的书房叫他。冯玉朗来到冯老太爷的房间,看到婉儿也在,瞬间就明白了目前的情况,于是他反客为主,来到老太爷的跟前,立即跪下,说道:“父亲因何动怒?今日您寿诞,天大的事情也不该发这么大的脾气,儿子有什么做的对与不对的,您多包容就是。”说罢,还回头让庆长和婉儿先回房。二人从老太爷房间出来,偷偷爬在窗户下,听两位长辈“交谈”。

  “包容?包容你什么?乱祖宗规矩?还是阻人家好姻缘?”

  “父亲说哪里话,让章儿回玉成社的事情,孩儿已经知错了,这不上次又特意回元良班道歉去了,那齐老板也与我们和解了,您啊,就不必再担忧了。而且孩儿吸取教训,下次大事都会与父亲商议,再不敢贸然行事。”

  “就算此事尚可原谅,那你为何破坏庆长与婉儿的姻缘?”冯老太爷听到冯玉朗那样说,心中的怨气消了大半,开口也温和了许多。

  “父亲怎可听信小孩子的话就上来直接责问与我呢,父亲您也是守祖制的,如何不知道,婚姻大事要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呢。章儿年幼,就敢如此越礼而为,父亲不骂他反来骂我,这是何道理?您不能因为您喜欢婉儿,就寒了您儿子的心啊。”

  “这……”老太爷一时语塞,竟不知如何回答他,只好让他回房去了。

  冯玉朗打开房门,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庆长和婉儿,说了一句:“只要我冯玉朗在家中主事,你二人休想结亲。”说罢就回房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若无战乱惹梨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若无战乱惹梨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