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救急
琦奕安2021-04-04 12:001,103

  凌云社是一个小班社,人员安排极为有限,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每个人演什么角色都是头天晚上凌云飞安排的,很少会留下替补的人员。这次事发突然,旦角儿上台前将脚扭坏,整个班社乱成了一锅粥。尤其是凌云飞,又要化妆演帮助伍子胥出关的东皋公,还要临时找演员,还要确保其他角色没有问题。在一旁的庆长眉头一转,计上心来。庆长急忙派人回家去叫婉儿过来,又急匆匆找到正在化妆的凌云飞,告诉他先不要着急,说婉儿应该可以帮班社这个忙。

  平日里,庆长会在家吊嗓子练功,兴起之时,还会叫婉儿帮自己搭戏,这种生旦对唱的戏份,是最唱练习的。而且从小时候婉儿就随庆长学戏,虽不是科班出身,但庆长对婉儿的要求极为严格,其手法身段以及唱念做打作为票友串戏还是极为合格的,再者,《伍子胥》是一场地地道道的老生戏,虽有旦角儿,不过是小小的一折,身段简单,唱腔极简,以流水为主,念白也不多,所以庆长觉得婉儿完全可以胜任。三则,这出戏中只有伍子胥和浣纱女,与其他演员无对手交流,婉儿和庆长在家里也会有练习,临时救急是完全可以的。

  家中的婉儿听到来人急匆匆的叫自己去戏班,事情都没有问清楚就急忙从家里跑出来了。到了戏班,看到大家好好的坐在凳子上,不禁疑惑了起来。凌云飞看到婉儿来了,顿觉救星来了,慌忙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给了婉儿。婉儿听说庆长让自己上台,起先是推脱不去,后来是凌云飞千哀万告,并且说自己马上就要上台了,没有许多时间去找他人救场了,婉儿才答应他上台一试,只是自己心中并无有十分的把握,不敢贸然登台。不过凌云飞此刻哪儿顾得了这许多,他只想着不要砸了台就好。于是众人又急急忙忙的行动起来,有找行头的,有勒头的,有勾脸的,好不热闹。婉儿平日里只看别人扮戏,今日轮到她才知道勒头的时候头有多疼,也是这时候她才知道庆长日日勾脸有多辛苦,不过看到最后的效果,像脱胎换骨一般,觉得所以的辛苦也值了。换场的空隙,庆长下台来看到扮好戏的浣纱女,左认右认,才敢确定这就是陪伴了自己多年的婉儿,觉得眼前一亮,“以前只看你素身唱,竟不知你扮上如此绝美。你绝对是我合作的旦角儿里扮相最美的那一个。”

  其他人听到庆长如此说,先是调侃庆长情人眼里出西施,而后又纷纷附和,说婉儿的扮相,绝不亚于那些名角儿,只可惜没有童子功,若婉儿早早登台,与庆长必定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神仙眷侣。婉儿听到众人如此说,脸一红,低下了头,说:“你们千万不要这样说,我压力本来就很大了,你们这样捧我,若我砸了咱们班子的招牌,可怎生了得。”

  众人又安慰她说这出戏不吃重,放松下来就好。庆长也说,只要想平日里练习的那样就好,很简单的。此时凌云飞扮的东皋公刚好下台,看到婉儿,满口称谢。忽然,婉儿叫了一声“不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若无战乱惹梨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若无战乱惹梨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