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苏沐颜2021-07-23 20:335,009

  “言没事吧。”

  李星光刚坐下开始吃早餐,赵旷野就直接开口问了。

  李星光没有回答他,而是慢慢吃早餐,等他吃完后展开了工作日志,翻到某一页的时候停下了,递给了赵旷野。

  “他暂时是没法化形了,只能呆在审判档案中。”

  “那今天就不去山洞了。”赵旷野死死盯着审判档案界面,泽团成一团,手中抱着一个小玩偶,似乎是个狐狸。

  “不用,我还可以使用审判笔。”李星光收回审判档案,对上了赵旷野的眼睛。

  “随便你。”

  #

  山洞前的那一摊血迹已经干透了,并没有故意清理的痕迹,但是已经很难看出这里曾经有一摊血迹。

  李星光召唤出来审判笔,化为了原本的模样,整个人都隐在白色长袍下,手持审判笔,审判档案浮在身旁。

  当李星光进入山洞内部后,没过多久便就满身伤痕地走出了,刚要倒下,便被赵旷野扶住了。

  李星光推看赵旷野,堪堪支撑自己走到了山洞前的那片空地,以血为祭,打开了一个法阵,以自己为阵眼逼出了藏在山洞里的东西。

  一道黑影从山洞中逃窜出 ,向李星光接近,目的呼之欲出。赵旷野的伴生附在他的身上,白色的印记如同藤蔓一般在赵旷野身上留下痕迹。

  还没等那个黑影接近李星光,一道闪电直接劈下,形成一道屏障,将李星光牢牢护住。

  李星光朝赵旷野看去,黑色长发被随意拢在后面,长长的发带随风戏弄,不太白的皮肤上附着一层白色印记,原本晴朗的天空顿时乌云密布。

  李星光站起身,手中仍旧是拿着审判笔,白色长袍在刚才就已经血迹斑斑,他将审判笔放在法阵中,手持短刀走出来法阵。

  那个黑影还在与赵旷野交手,顾不了山洞,李星光走到山洞最里面,如他所想,还有一个人在里面。

  那个人晕在了一个小型法阵的里面,法阵应该是外面的那个人设立的,由于阵是他人所设,李星光用力朝某一个角落刺下,法阵便四分五裂,化作了碎片散落一地。

  山洞内出来那个昏迷的人之外还有一个用红色墨水涂鸦的奇怪符号,李星光将符号收录进审判档案中,将一早准备好的传送法阵激活,连着那个人一起回到了李星光所设的法阵中。

  与赵旷野交手的那个人身上已经有很多伤痕了,看到李星光带着那个人出了山洞后猛然发了,一点点缩小与赵旷野的距离,开始了近身搏斗。

  赵旷野无法保证雷电不会伤到自己,来自自然的力量是无法完全掌控的,赵旷野只能一边反击一边尽量拉开距离,可是始终无法拉开合适的距离。

  李星光将昏迷的那个人扶正,让他坐在法阵中间,缩小法阵的范围,将他作为阵眼来保持法阵的存在。

  安排好了以后,他手持短刀便走出了法阵,赵旷野刚与那个人拉开距离便走到李星光的身边。

  那个人有点迟疑了,不再进攻,只是保持一个距离,双方形成了僵局。

  赵旷野主动解除泽的附身,接过李星光递给他的短刀。

  那个人看了一眼坐在法阵中的人主动开口说话,表示投降。

  李星光收起短刀,走到法阵旁,主动解除了法阵,然后走到赵旷野身旁。

  那个人扶起法阵中的人进了山洞,二人紧随其后。

  只见他将昏迷的人抱到山洞的一个角落,让他躺在那里,之后示意赵旷野他们坐下,可二人仍是站着。

  那个人也没理他们直接开始说“我们是时空旅行者,但是时空局档案里没有我们两个的档案,他是172我是131,我们是从小就一起长大的,可以打开时空过道的是172,我更像是他的保镖。”

  131看了一眼172继续说,“那天我们正在时空过道里查找时空锚点,可是一阵时空气流使我们迷失了方向,无意间落到了这个城市。”

  李星光看了看审判档案里的记载,不顾赵旷野的阻拦 走到了172的身边给他治疗。

  “你应该还说少了一些内容,关于172能力的具体情况。”赵旷野再一旁警惕,保证李星光的安全。

  “他应该不知道,但他肯定有所察觉。”李星光驱动审判笔,在审判档案上记录些什么,没过多久172就醒了。

  “对,在多次穿越时空时我发现他不仅可以在地点中穿过,还可以去到以前的时间里。”131扶起172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

  李星光只是点点头,没有说些什么。

  赵旷野看着李星光只是堪堪支撑着站立,就将他抱起,李星光挣扎两下后就不动了,只看着审判档案,没过多久泽就走进了山洞。

  “带着你的172跟上。”

  #

  赵旷野将二人安排在自己家里。

  “我只是一个时空旅行者。”172侧靠在床头,131坐在床沿,两人双手交叉相扣。

  李星光看了他一眼示意他继续往下说,172看了131,后者没有阻止他的意思,“要说有什么会引起时空洋流的话,我倒是在古书里看到过,将符合该时代的物品带到了另一个时代使其不符合时代。”

  172打开空间,从里面拿出一个玉制品,似乎是个吊坠。

  他将玉制品递给李星光,李星光收起审判档案,很认真地看了一会以后,走出了房间。

  赵旷野靠门边,李星光一拉开门就就被他拉走。

  李星光将吊坠递给他,后者接过之后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这是东策的代表物,记载中它叫策,也就是兵符,每代君王的策都不同,是君王墓碑中一定会有的陪葬品,他们是去盗墓了?”

  “他没说,可能,也许,大概吧。”李星光已经放弃思考,凭感觉就知道这次要去到时代,归还物品。

  看着李星光满脸我放弃思考的样子,到嘴边的话又咽下了。

  一片碎光从审判档案中钻出,在李星光的肩上汇聚成了了言 ,言揉着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李星光将他从肩上拿下,走到二楼,泽在里面吃零食,他放下言后,就坐下了。

  #

  李星光一脸生无可恋地被赵旷野拉着走过时空过道,131和172跟在他们后面 。

  “到了,上次就是在这里进入东策的。”原本挂在131身上的172忽然开口,指着那个被时空洋流撕裂的的地方,经直走过去,拿出小刀,在掌心划过,血液滴在时空裂缝前,泛着红光。

  李星光驱动审判档案,想要给他治疗,172看了他一眼回了一个笑容,向他展示手中正在快速愈合的伤口。

  李星光点点头,退回来赵旷野的身边,将外套拉起,戴起帽子。

  四人一同进入裂缝,来到了东策。

  东策是历史上较为存有争议的朝代,至今为止在时空局里对它的历史只有一章节的介绍,没有过多的历史文物佐证。

  “赵旷野,”一路上李星光都是戴好帽子,拉着赵旷野的衣角往前走,“这里很繁华嘛!”

  李星光虽然一直是低头走路,帽子也将他的余光给吞没,但他能很清楚的听到,听到那几分人间烟火,真实喧嚣。

  “对啊,没想到 这个地方竟然有着番繁华热闹。”

  赵旷野停下,李星光没注意到,直接撞到了他。

  “你干什么啊!”赵旷野伸手将他的帽子拉下,按住,不让他再拉起。

  赵旷野拉起他的手,没有回答。

  穿过一片喧嚣,转身进入了茶楼,一扇门将喧嚣隔离在外。

  看着茶楼里的人,李星光再一次拉起帽子戴好,故意往下拉了许多,将脸遮了大半,赵旷野再一旁坐下。      

  “审判官为什么要戴起帽子?”172本来是想拿李星光前面的那盘点心,余光看到了李星光将帽子拉下。

  “没什么。”

  172本来想继续问,被131瞪了一眼便安静地吃点心。

  “你去哪里?”赵旷野起身正打算下楼,被李星光拉住了衣角。

  “没什么。”李星光松手,半张脸隐在帽子下,看不出表情。

  李星光他们的座位是在靠近街道的窗户边,一探头便能窥得几分喧扰,在人群中,赵旷野的长发是散着的,却不显眼,没过多久便掩在了人群中。

  李星光仍旧坐在窗边的那个位置,摆弄着手中的茶杯,却心不在焉,只是盯着一个东西发呆。

  一个面具蛮不讲理地打断了他发呆,明明是一个很普通的面具却让他觉得感动。

  秋风落叶相伴,舞过大半繁华。四人寻光前行,踏过几处喧嚣。

  城外帝王墓

  “就是这里了,上次旅行出来故障,是直接到了里面。”131指着不远处有士兵把守的地方,172在一旁画法阵。

  李星光打开空间通道,从里面拿出了审判档案和判官笔,赵旷野将长黑发绑在脑后,泽化作了发带隐在了黑发中。

  几丝风戏弄般路过 ,吹过了几个人发梢,131取出一个瓶子,将里面的药粉撒了一点在画好的法阵中,紧接着,一道裂缝出现,131跟在172的后面进入。

  法阵的另一边连接的是帝王墓的任意一角,一进入墓里,一股腐臭味袭面而来,空气潮湿,有水从顶上缓缓滴落,青苔蔓延在墙壁上。

  “这是那里啊!”172整个人就挂在131身上,像个大型挂饰 ,李星光低头捡起角落的一个东西,在从缝隙透出的光了仔细打量着那块被青苔包裹着的东西,言从长袍里钻出,看到李星光戴着面具着实被吓到了。

  李星光腾出手将面具推到头上,言双手合十,再松开时一片细碎的光从手中飘起,在空中汇聚成了蝴蝶,泛着蓝光。

  “走吧。”李星光跟在蓝蝶后面,最后到达了帝王墓的最中心的位置,一副骨架安静地躺在棺材里,陪葬品被盗贼偷完了。

  见到那一幕,李星光在空间中出“策”放在骨架的左手中,盖上了棺材,以君王礼拜见。

  “可以走了吧,世子殿下。”

  面对赵旷野带有嘲讽意味的称呼,李星光也只是点点头,眼睛死死盯着帝王生平事迹记录,最后没忍住,动手翻了一页,眼眶便泛红了。

  “我还想去一趟外宫可以吗?”李星光看着赵旷野的眼睛,充满乞求的意味。

  “不行哦,审判官大人,172无法支撑那么久的修复。”

  李星光看向172,后者已经是强弩之末,无法支撑太久了,现在也只是被131扶住才能站立。

  “那你将修复者定为我,我本来就是修复师。”

  不久后李星光独自去往了外宫,最后趁着火灾引起的骚动离开了。

  两个小时前…

  李星光靠在外宫的墙壁边休息,眼睛却看向了不远处的那棵树,因为季节不对,那棵树只是堪堪挂着未长成的果子。

  “言,帮帮我。”李星光打开审判档案,言正赌气地呆在里面不肯化形。

  “我知道有可能会改变历史,但东策的记录十分少,我只是想看看他一眼,你不想见他吗?”

  言摇了摇头但仍然化形出现,李星光借助言的能力成功进入外宫。

  一袭白袍遮掩身影,一具面具藏匿面容,他们成功借助审判笔将自己的存在感放到最小,绕过巡逻兵,来到了落败的东院。

  东院的墙壁上还依稀可见飞溅的血迹,以及大片烧焦的痕迹,李星光绕过那些会引起他的不适的地方,走进了柴房,推开一条缝,刚好够他观察那从竹夹桃。

  没过多久,一名身着深蓝色衣服的男子很熟练的翻墙进入,口中咬着一个玉佩,落地后,那名男子用袖子擦了一下便收入口袋,靠在墙坐下,顺手捞过从竹夹桃里跑出的兔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

  李星光看着眼前这个场景,眼眶渐渐湿润,泛着微红,言回到审判档案后仍偷偷看着。

  “顾川,你又欺负我的兔子!”

  “没有的事。”顾川不动声色的放开兔子,受惊的兔子待在原地不动,平奕王将兔子抱起,坐在了顾川的一旁。

  李星光看到平奕王之后眼泪无声下落,平奕王似乎感觉到什么似的,向柴房看去。

  那平奕王俨然是缩小版的李星光,带着几分稚气,也没那么多顾虑。

  不知道何处起火,巡逻兵的脚步声十分凌乱,伴随着侍女的叫喊声“殿下…”

  平奕王起身拍拍屁股抱着兔子离开了,李星光也借助这场意外出了外宫。

  #

  “发什么呆,走了。”

  从李星光回来到现在他一直心不在焉,赵旷野的伴生主动坐到李星光的肩上,用脸蹭了蹭李星光。

  李星光用手指点点泽的头 ,“我没事的。”

  回到M城后,一开门就看到了胡新在厨房里忙活,餐桌上整齐摆放了四个餐盘,看到他们后打了个招呼就继续忙活了。

  泽拉着言上了二楼,131抱着172进了房间,胡新在厨房里,偌大的客厅只剩下赵旷野和李星光。

  “你要将172他们上报给时空局吗?副局长。”

  赵旷野靠在吧台边喝水,李星光走到他身边, 敲了敲吧台的桌面。

  “没这个打算,有的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会好些。”赵旷野将玻璃杯放下,指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胡新做好饭后就离开了,李星光刚坐下没多久,131就从房间里出来了,还没等李星光开口,131也不绕弯子直接问“你之前说自己是修复者,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是那位来自第一界的人。”

  李星光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将玻璃杯放下,指了指餐桌椅,示意他坐下。

  131摇头,继续往下说“如果要上报时空局,”131朝172所在的房间看了一眼,“请放过172,他的身体不好,我可以承担所有责任。”

  “坐下吃饭先。”赵旷野端着两份饭菜上道二楼,一下楼就看到了这副场景。

  “请现答应我的请求。”172攥紧拳头,不敢直视赵旷野的眼睛。

  “我们两个认为你们不适合待在时空局的禁闭室,131的能力不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

  话音未落,172强忍着,眼眶渐渐微红,点点头,默默地弄了一份饭菜给131送去 ,在经过李星光身边是轻声说

  “谢谢。”

  李星光笑笑没做回答,赵旷野抽走他手中的审判档案,翻看里面关于东策的记录,无意间翻到了一张照片,没留意便继续往后翻动。

  “没有什么可以上报的,”赵旷野将审判档案还给李星光,“时空局没必要知道这次旅行。”

  李星光笑了笑,原来改变过去只是不足挂齿的事。

  “ 明天要去一趟时空局。”

  “哦。”

  时空局会议室中

  李星光坐在会议室里喝着茶水,言困困的躺在桌子上,身下垫着李星光的外套,泽化形坐在言旁边,总是用手轻轻戳言的脸,被李星光警告以后才收手,在一旁安静看着。

  没过多久,赵旷野跟着一个中年油腻大叔一起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李星光随之起身,泽站在他身边,对那名油腻大叔行礼 ,从礼节来看那个人应该是时空局的局长。

  “这是审判官,李星光大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遇见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遇见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