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孤独军刺2021-02-06 16:495,949

  “你说说你,都说不去冲浪了,还非得嘚瑟一把,还逼逼说什么男人不能说不行,人家就一句话,激将法就成功了,你那稳如泰山的心态呢?”在车上我揉着腰哼哼唧唧的抱怨道,玩了两天冲浪又坐了好几个小时的车,肌肉难受啊!“还特么有脸说我,你还不如我呢,不叫我拉着你,你一个正蹬就把你那个同学蹬飞了,对了,他叫什么来着?”献超毫不客气地怼了回来,同时也不争气地活动着胳膊以缓解后背的肌肉酸痛,“他叫碧池,妈了个巴子的”说起来我又生气了,“奥,我想起来了叫海涛,说起来也是,他非得来一句,当过兵冲个浪都不行,还能干啥啊,保家卫国能行吗?不叫看你真急了想踹死他,我也不会着急答应,生气归生气别动真章啊,他也是开玩笑的,结果证明他就是嘴贱,想找两个垫背的。”献超停止活动胳膊而拍拍我肩头,顺势靠在了椅子背上闭上眼睛就准备眯会,“呦呵,你可真是啥时候都能睡得着,话说回来了,他说我明天挂了我都认为是个玩笑,他拿当兵的开涮就不行,但看他足足灌了一个大肚圆也算受到惩罚了,勉为其难地放过他一次,嘿嘿嘿嘿嘿,叫他嘴贱”说完我也靠在了椅背上,正好一抬眼看见海涛那被海水呛得无精打采的样子我就高兴的眼都眯起来了。要不是我和献超看见他冲浪板翻了,赶紧游过去把他拉扯上岸,海涛这小子就去阎王爷那报道了。额,也不知道在这里挂了,归不归阎王爷管辖,再者说,小样儿的游泳都没学好还嘚瑟个屁啊。想到这里再一抬眼皮,刚才的交谈和嘿嘿乐的声音还被他听到了,竟然有气无力地跟我比了个中指。正琢磨着怎么再怼海涛几句,“呼噜呼噜呼噜呼噜”,旁边的呼噜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歪头一看献超竟然睡着了。觉主啊!你可真有出息,真没白瞎在部队时哥几个送你的绰号。在黑海滩游玩了整整两天,我和献超还真真的没学会冲浪,被海浪拍得背部肌肉酸疼无比,还惹了一肚子气。不过在那个黑沙滩我们SAP 做的真不错,感觉皮肤都绷紧了。

  话说这一伙人这几天一会儿赶飞机一会儿赶大巴的,跟着老董又折腾到了喀麦隆北部偏僻的山区小镇,可算得上是舟车劳顿啊,可偏偏还没人觉得累,献超除外,他要是在背后别把黑金宝刀妥妥的小哥一枚。我被我这个想法差点逗乐了,想想也是,他也算习武多年了,放到民国也算半个行家了。我闭着眼睛正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见前排坐着的东子阴阳怪气地出声了“安秘书,什么时候用膳啊?你的领导们都饿了。服务不周到啊”“安总,稍安勿躁,咱们还有几公里就到了,董先生已经备好了上等酒席,要为您接风洗尘呢。”我也嬉皮笑脸地回了一句。我俩之所以能这么说话是因为我们同为一个姓氏,按照家谱排辈我比他还高一辈,然而呢,由于家里的老规矩早就没有了,正式的家谱排到我的上一辈就没字了,又同窗多年一起长大,自然而然地就形成了我俩这种满嘴胡诌的说话方式,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到底吃什么?给个准信咯!实在是饿得前心贴后背了。”东子看我这么四平八稳地跟他对付着绷不住劲了,看样子是饿急眼了。“饿了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饿呢,求人解答就这个态度?”东子越着急我越跟他穷对付,“安总,安总,那个刚才是我说错话了,您就大人大量,招了吧。”东子回过头嬉皮笑脸地恶心着我。“你嘴里就吐不出象牙来,实话告诉你吧,老董的原话,‘咱们国家特级厨师,八大菜系都有涉猎,中午使劲吃,不仅能管吃饱还能吃好。‘”我信誓旦旦地回复道,“别跟我吹牛B了,特级厨师,能跑着这破地方来?”东子一脸不相信地给我撅了回来,“这个特级厨师喜欢旅游,正好游玩到此,顺道在这儿干几个月好赚取下一站地的路费,这不咋们正赶上了嘛。其实我感觉也是吹的有点大,先不管他有没有吹,至少是正宗中国菜吧,难道你还想再吃Achu这种当地特色美食??”我说出这个单词的时候,我就感觉酸水又开始往喉咙里涌了。Achu是一种Makon的传统菜肴,食材都挺不错,芋艿、香蕉,研磨成泥,然后和牛肉干、牛肠,煮成一锅,但是还要加石灰石,口感真的不咋地,明明是汤菜竟吃出噎嗓子的感觉,还特么吃了两顿,吃的我都想吐了。当然,果汁和海鲜这两样还是可以的,至少是纯天然的。就因为这个Achu特色美食,我们哥几个当天晚上提着啤酒把老董喝的裤腰带该崩断了,还不让他上厕所,最终1001次的郑重承诺下一站吃正宗中国菜。“唔,你别说了,我要吐了”还没等东子说话,老大捂着嘴说道,看样子是很难受,老大这不挑食的肠胃也受不了加了石灰石的特色菜。东子赶紧跑过去假模假式地拍打着老大的后背,还不忘问我“快到了没?我着急视察食堂工作呢,”“瞪着你的瞎眼珠子往前看,那个镇子里最东边的八层办公楼就是了。”这么一折腾我又没办法眯一会了,没好气地怼了回去!

  高客已经在停车场停好,人家公司负责接待的是一位帅小伙,浓眉大眼高鼻梁,帅气又精神,清澈的眼睛里透着一股子机灵劲儿。他走上车来微笑着告诉我们:“大家好,我叫郑金华,欢迎大家的到来!话说你们来的也真是时候啊,马上开饭了!刘总交代了你们来到这儿就和家一样,先吃饭,然后去打猎,请跟我来吧”这小子挺有礼貌,一笑还有两个小酒窝,甚是喜人!

  一群人听说能吃午饭了,差不多是从高客上飞了下来,幸亏郑金华下去的快,不然就被海涛带飞了,特么的刚才还是条死狗,现在是一马当先,飞了出去,要不是全密封窗户,估计我们后边的哥几个就跳下来了,“你这是要赶着投胎啊,小心丫的摔死你”常明本来应该是第一个下去的,他和她对象坐第一排,结果刚起身就被海涛当了支架按在座位上,哥几个嘴里真的就没好听的,哎!这么多年还是一个样子。“老子腿脚快也有错啊,你慢你就生气吧!”海涛理直气壮地说道。完全一副“不服你咬我啊”的模样,老大在常明他们两口子身后下来了,绕过他们两口子,照着海涛下边就是一弹,而且弹得海涛一猫腰就捂着裤裆。“老大啊,真疼,我知道错了”海涛吸着凉气,也不闹了。老大这才悠悠地说道:“别吵了,准备吃,老常那我就不弹了,晚上人家还得加班呢”说得芸芸顿时脸颊红云飞满天了。

  我和献超抱着肩膀一边儿看着热闹,一边儿抖了抖我们新买的花衬衫,舒展一下紧绷的胳膊腿,跟着一群人呼隆呼隆地进了食堂,我俩夹在队伍里还一边走一边交流地形和院子里的遮蔽物。看这猴急的架势我们更像是逃难过来的难民。我很奇怪,怎么有几个比我们还提前进来的?还是几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他们显得斯文一些,但也仅仅是上菜之前的样子,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上来以后,他们直接抄起自助餐盘就上去了,跟我们一比毫不逊色。只有人家公司员工认真有序地排队打饭,看着我们这边直乐。反正我选择了无视他们看热闹的笑容,因为我的眼里只有食物了。我靠,红烧狮子头,宫保鸡丁,鱼香肉丝,还有蜜汁排骨,都是下饭的美味,这是最少要下五碗米饭的节奏啊!我也赶紧抄起餐盘加入打菜的队伍,部队养成的习惯,自助餐下手晚了就只有喝汤的份儿了,事实上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菜很多,不够人家食堂的工作人员接着续!

  端着满满一大盘子菜和一盘子米饭,坐到了献超面前,因为怕不够吃就没用碗。老大和东子他们哥几个在隔壁的一桌,常明和芸芸坐在靠近窗户的一桌,距离那群外国人不远。看了一圈,我们这一伙饿鬼都吃上了,于是跟献超说:“怎么样?没亏待你吧?这可真是特级厨师做的,好歹我也是有厨师证的人,单看这菜色就绝对不是一般厨师能做出来的,更别说这味道了,真是一绝呀!”“嗯,味道是很不错!那也不是你的功劳啊,吃饭堵不上你的嘴。”献超满嘴鼓鼓囊囊地说道,看来对于我打扰他吃饭,颇有意见!“一会我吃完饭去五楼看一下,顺便去楼顶拍些风景照片,后山的景色不错,对讲机打开,保持联系!”我也满嘴胡塞地回复着。“爱去哪儿去哪儿,关我屁事,装什么文艺范,还拍照片?别耽搁老子吃饭。”献超已经不耐烦了。怎么还护食呢?又不跟你抢,我也没怼回去,我俩继续埋头干饭!

  吃饱喝足后,我拎着对讲机就走了。话说这对讲机也是很有身份的呢,他是我们自己带来的不说,摩托罗拉牌的!还是淘的军用级的呢,忒贵啊!幸亏就买了两组,不然我还真垫付不起。这回头我得拿着发票找老董报销去,不给我报销,我就打,打,打,在他家门口打地铺,和谐社会是不能随便动手滴,当然也是不能欠债的。(嘿嘿!)

  同时我还背着一台相机,这是从我表弟那儿借的,佳能R6专业单反相机!为了借这台相机我费老劲了,嘴皮子都快磨破了,最终答应给他拍5个G的照片他才同意借给我,而且版权都得给他!屁版权,你以为真能得奖咋滴!幸亏我就是玩玩他的相机,不然就因为这五个G我得跟他打起来了,管他这些个呢,反正相机是骗出来了。

  我先溜达到了五楼监控室,门开着呢,竟然是几个黑哥们儿在值班,无精打采地看着大屏幕的监视器,门口就是枪架,摆着七只AK没上弹匣,但是看着弹药带里边的弹匣压着黄橙橙的子弹。我没进去,直接就走过去了,语言不通,进去也是白废话,索性直接上了八楼。

  我在八楼的楼顶看着连绵不绝的山丘树木,满眼的郁郁葱葱,快门不停地按下去,美不胜收啊!要是这样的话我很快就能把这五个G的窟窿给他堵上,省得他跟我叨叨没完,至于所谓的照片质量,关我屁事!欣赏这令人心旷神怡的尚林美景才是最重要的,如此的山林美景,虽没有雾气昭昭,也算得上是不可多得的仙境了,如同世外桃源一般。正在我如醉如痴地欣赏着美景的时候,突然!楼下大门口传来了突击步枪的扫射声音,发射药在弹壳里爆炸燃烧出来的气体把弹头推出枪管,然后通过导气推动枪机后退发出清脆的哒哒声从机匣盖喷涌出来!熟悉的声音窜进了我的耳朵,简单判断可能是7.62×39中威力步枪弹。我瞬间把镜头转向身后的大门处。因为连绵不绝的群山正在办公楼的后边,我从相机里眼睁睁的看着一辆绿色酷路泽正驾驶位置前的挡风被打个稀碎,鲜红的血液都溅到了前机盖上。顷刻间,已经减速转弯要开进门的酷路泽被打成了筛子眼,歪头撞在了门口的广告牌子上,彻底熄了火。谁特么再说汽车可以挡子弹,我就弄死他!他妈的怕什么来什么,戏虐之言,竟变成了事实,真的赶上恐怖袭击了!

  “刚才的枪声是怎么回事?”献超急促的询问声从对讲机里窜了出来!“快跑!去地下室,我们中大奖了,你就是踢也要把他们踢进去”急得我是带着破音喊出来的。因为我看见五辆架着机枪的皮卡马上就要冲进大门了。“你估计有两分钟时间,我赶紧去五层,给你掩护一下”没说完我就已经来到了八楼楼梯口,说完了我已经到达七楼了,我连蹦带跳地跑到五楼,冲进安保室拿起枪架上AK47,挎上弹药带,想了想又拿了一把AK47和两个弹药带,(一个弹药带四个弹夹)对他们吼了一声:“快,准备战斗。”我就飞出去冲进斜对面的房间里了,卡上弹匣拉开枪拴上膛对着刚刚开进来的皮卡就是一梭子,转眼间就进去了半个弹匣,车被我逼停了下来,因为太着急,可能是把发动机打熄火了。人死没死不知道,但我能确定的是,我捅马蜂窝了,最少三只RPK轻机枪朝着我这边扫射过来,我赶紧把脑袋缩了回来,抱头趴在了地上,然后就感觉被打碎的玻璃雨一般的拍在了我的头上。等碎玻璃完全落地,突然窗户口感觉不到子弹的撞击声了,但是枪声还在。好奇怪,我抖了一下头发里的玻璃碴,偷着看了一眼,一个机枪手被爆头了。后脑勺一个眼,被打碎脸部飞到了前挡风和前机盖上。剩下的三只轻机枪正在对大门口外边概略射击。我心想:都不知道狙击手在哪里,就你们这样概略射击能打到个屁啊,真特么浪费子弹!看吧!一会还得有机枪手送命。刚想到这里,我就看到一个机枪手的上半身整个从车上飞了下来,腰都被打碎了,腿还在车斗上呢,看到这一幕,我差点就喷出来了。卧槽!。50口径的反器材狙击步枪,我有些开始同情这伙武装分子了。扭头我就希望要是半自动的巴雷特就更好了,多开几枪至少给我们吸引一下仇恨!卧槽卧槽卧槽!楼底下的皮卡就像奶油蛋糕一样被接连打爆,两个机枪手都被打碎了!真狠啊!这伙人不会也是有啥目的吧?我脑子突然过了一道闪电想到了些什么,额,难道是负二层的黄金?“献超,收到回复,收到回复。”我焦急地朝着对讲机喊道,喊了好几遍,就是没有回音,心想献超啊,这次咋们要是能逃出生天那真的要满天神佛保佑了。

  我打完不太成功的阻击,灰头土脸的退回到房间门口,准备往地下室跑,刚刚回头就听到了惨叫声响彻楼道,而且木门被打出了一排弹孔,有几发子弹把窗户那儿完好的两块玻璃也打得粉碎。那正是我刚才待过的地方呀!瞬间我感觉子弹就从我的鼻子尖过去的,弹头的温度都传到我的鼻尖上了,再慢一步我就万朵桃花开脑浆子蹦一地了,吓得我心脏猛的一收缩,那股后怕劲儿就把人定在了那里!震耳欲聋的枪声过后,我木纳僵硬地转过头,看着木门一排扫射出来的圆洞,圆洞周边不规则的木刺清晰可见,仿佛扎进了我的心里,吓得连步子都迈不开了,明明门就在眼前,却不敢推开,生怕门口有数只枪等着我出去,也扫我一身枪眼。但是转念一想,我手里也有枪啊,冲出去杀死他们,我行的,没问题!没问题!我还要回家啊!我不能让我父亲听说我是在屋子里像母鸡一样被宰杀的,他会笑话我一辈子的。对,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经过强烈的思想挣扎,奇迹般地,我恢复了行动能力,端起了枪,猫着腰轻轻地打开了房间的大门。楼道一片狼藉,惨不忍睹!浑身枪眼的死尸,墙面上喷溅的鲜红血迹,昏黄的灯光,仿佛我正走在通往地狱的深渊里,刺激着我。突然,我感觉大地旋转起来,一把扶住门把手,死盯着雪白墙面上鲜红艳丽的血迹,不再恐惧反而更像是看到了一幅后现代主义的残酷画卷!神奇的大地不再旋转了,从脚底开始一股热流直冲天灵盖,这种神奇的力量充满了全身,直至从每个毛孔中溢出!于是我不再在乎脚下的血水和空气中浓厚的血腥味,坚定地踏出了第一步!我猫着腰快速朝安全通道的楼梯跑去,猛烈的枪声还在楼下响起,貌似这群反政府武装正在狙击另一支想冲进楼里的武装力量。他妈的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旅游,大草原的狮子呢?大象呢?还有可爱的斑马呢?突然从美妙的非洲大自然之旅变成了深陷血腥的地狱之旅。这画风变得也太快了吧。刘赞那小子在这儿工作好几年了都没赶上反政府武装暴动,我才来一天就赶上了,这点也太正了!凭着这份运气买彩票似的,那五百万不轻轻松松到手嘛。哎!早知道这样,我这点退伍费应该为国内GDP做贡献的。想到这里,我突然发现,身体很轻快了,竟然还有时间想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冲出去再说吧,或许那伙后来的武装人员是好人也说不定呢……

  快跑到拐角处的时候,我听到了那边急促的脚步声,想也没想,就是一个短点射。正好打在冲出来的那个匪徒腹部和胸口,把他打飞了出去,猛的听到后边电梯叮的一声,想也没想转身就把这半个弹夹干了进去。冲出的两个反政府武装分子应声而倒。看着满墙的鲜血和弹孔,甩甩酸疼的胳膊,换上弹夹。AK47后坐力太大了,相比八一杠,后坐力?不存在的。不敢多待,收拾他们的弹夹,往下一层跑去,希望他们别像五层楼的那些一样,死的这么干净。额,我在想什么?快点找到同学一起冲出去才是正事,我竟然还有时间想特么的后坐力的破事,噩梦赶紧醒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野狼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野狼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