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来临的大雨
乔蜜儿2021-08-09 19:172,723

  脏话从曲兰的口中说出来,季礼惊了一下,温柔如她,美丽如她,大方如她,却也会说脏话,她心中忽然觉得自己同曲兰亲近了些,不再是上下的关系。

  曲兰望着天,满腔的酸痛促使的泪滚出眼眶,却是笑着说道:“姐姐说过‘每个人的都是一场故事里的配角。’。”

  “配角吗?”季礼望着曲兰,一个明媚温柔的女人,身边还有爱她的丈夫,两个敬爱她的孩子,她的人生才是主角该拥有的吧。

  “小礼,其实你和姐姐年轻的时候很像,抑郁深沉冷静,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却又处处漏出破绽。”曲兰看着季礼,像是在透过她的身体看着另一个灵魂。

  “兰姐,曼姐肯定还活着,你也不要这么的悲观啦。”季礼笑着安慰,眸子中显露着担忧,忽然间她们的手机同时响起通知声,她们同时低头去看,是曲曼的消息。

  “安好,我在小区旁公园顶,没有水的,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你们也是哦(#^。^#)”

  曲曼的消息,尾巴处还加上了颜文字,虽然看起来轻松,但是季礼和曲兰心中都响起了警铃,山顶,若是山体滑坡了该怎么办?

  最坏的可能性是死亡,最好的可能性活下来,天灾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季礼收拾好自己的笑容,笑道:“兰姐,你看到了吗,曼姐发了信息过来了,曼姐在山顶上,肯定是安全的。”

  曲兰笑着,温柔的一双眸子中轻点了头,她看了看左上角的信号显示,虽然不是满格的,但似乎可以刷刷新的消息。

  “有信号了,我试试打电话给姐姐吧!”曲兰想着姐姐,她的父母因着夏日暑气过旺,已经去了其他的城市避暑,她快速编辑着消息以及曲曼发来的消息一同递到了两老那儿去,紧接着打了曲曼的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机械的女声滑坡这别墅客厅的上空,屋外呜呜泱泱的云,压下来的空气是泥土的土腥味,一场轻风裹挟着窗帘,那扇没了窗的窗口,窗帘顶杆已经掉了下来,却没有人敢靠近。

  曲兰不信邪,看着左上角的信号,一遍又一遍地拨打着曲曼的电话。

  “阿兰,现在城市里停水停电的,你姐姐的手机或许只是关机了而已,你不用担心啦,姐姐那么沉着冷静的一个人,肯定是安全的。”慕尚轻声安慰着曲兰的声音,像是一碗无波的水,空间中的急躁压抑烦闷消失了大半,这时候,天亮了。

  天亮了,昨日手机手电筒中微光的那一幕更加的不真实,一群人手拉着手,无论是男女,都是一脸肃穆地看着那奔泻而出的水流,他们身上的衣服早就湿透,头发滴着水,一夜不敢动,在原地打起了百分之二十的精神的他们,累极了困极了。

  一场风从他们的头顶刮过,他们只觉得冷,死亡的压迫感又一次侵袭着他们的心灵,眼看着一场雨要落下来,沉默环绕着他们的全身。

  “有信号了!”尾巴处的一个小伙子忽然喊起来,他的手机用数据线连着充电宝,充电宝用塑料袋包着,“我向山下的救援队求救,只要我们好好地等着,肯定能够活下去的。”

  曲曼看看自己的手机,已经被水淋了个遍,也不知道能不能用,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给自己打电话,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让救援队过来。

  “我觉得我们应该给救援队传递消息,将曼姐还困在山上的事儿告诉他们,让他们去救曼姐,也或许,在山顶的人还有很多的呢?”曲曼看着那些微的信号,打开备忘录快速地编辑,在山的名字时停下,过去大家都称那座山是公园,她也只好这么写着。

  酒街对面茱萸雅苑旁的公园山顶还有被困者,请附近的救援队上去看看,求转发求扩散!

  短短的几十个字曲曼在不同的平台发出去,信号断断续续的,费了一个小时她已经不记得自己究竟发了多少遍消息,在粉丝多评论多的地方留言,最后她只是祈祷,有救援队过去看看,没有山体滑坡,没有其他的事儿。

  “闻山水库崩溃了?!”慕尚刷着消息,触目惊心的茱萸城以及闻山水库奔溃的画面,水冲破了山体树木的根,一路走一路平,最后在一座小区旁形成了瀑布,砸向了茱萸市中心。

  “闻山水库?那不是与姐姐住的小区旁公园相连的那座大山吗?”曲曼失去了自己的声音,在微博上一遍又一遍的刷着茱萸大水的热搜。

  救援队的冲锋艇艰难前行,没多时被团湍急的水冲回原处,他们上不去,也下不来,危险无处不在。

  “看新闻山体滑坡了吧。”季礼用着最平静的声音掩饰着自己的恐惧,却在最后破防,她看着外面呜呜泱泱的云,“又要下雨了呀。”

  云彩压下来了,附近什么都看不见,黑白无常不知道掩藏在哪一处的烟雾之中,曲曼紧紧咬着牙齿,说着:“这附近应该有员工的休息室吧,沿山而造,我们要不是试试进去避一避?”

  大雨大水无情,对面闻山仿若破了一道口子,裹挟着泥石倾泻而下,这个山顶是一处孤独的山顶,除了他们没有人记住,就是那水冲刷着的也是半山腰。

  火堆上不知是谁带来的雨衣,四边被系在树干上,就是有大雨来,这火也不会熄灭的。

  人们围绕在一起,脸上没有一丁点儿的气息,他们活着,却更像是死了。

  “他们肯定还活着的,我们不要胡思乱想了,大家都是好人,好人是有好报的辣!”一个小伙子开口,他看着火堆,平时都是快快乐乐的,见着气氛凋零,想要活跃气氛,却也是在最后失了身。

  曲曼先前递了水给的那个妇人也在人群之中,明明是三十左右的年纪,此时沧桑地如同四十往上的中年女子,手中握着那其中一听中的一瓶水,无声地哭泣起来。

  蒋敏坐在卧室的床上,双手抱着膝盖,一双眼睛空洞地盯着乳白色的墙,墙上贴了几张明星的海报,海报中他们笑得明媚帅气,一双大眼睛看着蒋敏,她眨眨眼,所有的坚强仿若在这一刻土崩瓦解。

  嘀咕!

  蒋敏那仅剩下百分之五十电量的手机响起,她飞快去拿,是季礼发来的消息。

  小敏,我还在半山别墅,别墅里有吃的喝的,也有充电宝充电,你去我房间,应该还有两个充满电的充电宝,快拿去用,请保护好你自己,要是受伤了,我会咬死你的哦(*^▽^*)

  末尾的颜文字让蒋敏笑起来,至少季礼已经安全了。

  这时候,蒋敏才注意手机已经有了信号,虽然是断断续续的,没多时,她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

  妈妈打来的电话!蒋敏小气了,收拾了下自己的情绪,接通后,嗓子却像是被火熏了般哑了下去。

  “妈,我在十五楼的房中,有吃有喝的,我很安全。”她哭了,她相信自己的父母也因为这一次的大水担心得睡不着觉,吃不下饭,想着想着她就更加的难受。

  “安全就好,小敏,你和季礼在一起的吧?两个人一起也好,不会那么的难受。”

  “没有,妈,她那天晚上去做家教了,不过你放心,小礼也好好的。”蒋敏听着窗外传来救援队的声音,说着,“妈,雨差不多停了……”

  蒋敏的话未说完,惊雷落下,大雨轰然落下。

  “喂!喂!小敏小敏听得到吗?”

  手机那面迟迟未有回音,不多时便是占线的忙音。

  “我打过去试试,你先挂断电话!”蒋敏的父亲说着,拨打女儿的电话。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在服务区外,请稍后在拨。

  连续了好几次都是一样的结果,蒋敏的父母坐在沙发上,紧紧握着彼此的手,从彼此的身上找着安慰。

  “快?快去高地!”

  救援队的声音在暴雨中那么清晰,蒋敏擦去自己的眼泪,心中道:“我要去做志愿者,天灾无情,可我是一个有情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个如花儿般凋谢的女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个如花儿般凋谢的女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