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崇祯皇帝
少微慧蚀2020-12-01 09:282,243

  “那现在是哪一年?哪月?哪日?”

  愣神了半天的沈毅豁然抬头,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满脸期翼盯着朱媺娖问道。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七。”

  “咔嚓!”

  沈毅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刚才明明在中东战场,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跑到这儿来了?”

  “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一定是在拍戏。”

  说着,他抬起头,目光在四周不停的游走。

  但看到一片狼藉的寝殿,他彻底绝望了。别说摄影机,他甚至都没见到哪怕一点点现代文明的痕迹。

  看着口中低语不断、来回踱步的沈毅,朱媺娖柳眉微皱,心中疑惑。

  “这人……莫不是得了癔症了?”

  “咚咚咚……”

  就在这时,寝殿外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朱媺娖松了口气。她知道,刚才的动静已经把外面当值的大汉将军引来了。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数十个身穿暗绿山纹罩甲,腰系雁翎刀的锦衣校尉冲了进来。

  见此景象,其中一个领头模样的壮汉当即一挥手,抽刀遥指着沈毅吼道:“汝是何人?胆敢擅闯公主寝宫?”

  沈毅闻声愕然抬头,却见这壮汉身长逾八尺,腰背如虎熊,一脸浓密的络腮胡子都盖住了嘴巴。

  最主要的是那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吼,声震瓦砾、摄人心魂。当真是无愧大汉将军之名。

  不过这时已容不得他多想。因为早在那大汉挥手之时,周围的锦衣校尉便一窝蜂的冲了上来。将他与朱媺娖隔开的同时也把他给围了起来。

  顿时,十数把泛着寒光的雁翎刀便同时对准了他,还有两把直接架在了他脖子上。

  沈毅有点后悔,早知道是这样刚才就应该挟持住那什么公主……等等,公主?!

  反应过来的沈毅猛然瞪大双眼。指着眼前的少女满脸震惊的嚎了一嗓子:“你是坤兴公主朱媺娖?崇祯皇帝的二女儿?”

  有人震惊了,不过这次是朱媺娖。

  她左手捂着嘴,右手手指微微颤抖的指向沈毅,满脸不可思议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闻言,沈毅一愣。但随即他便猛然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在古代,女子、尤其是皇室贵胄,其闺名虽说并非机密,但也绝不是普通老百姓随随便便就能知道的。

  所以听到沈毅报户口一样将她的信息全抖了出来,朱媺娖怎能不震惊?

  “我,那个,我……”

  就在沈毅苦想说辞的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从大殿门口传来:“坤兴,这里发生了何事?”

  沈毅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穿明黄色云肩膝襕云纹方领对襟罩甲、内着红色交领直身窄袖长衣、腰系小革带、头戴金冠铁盔的中年男子迈着虎步从殿门外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大群武装到牙齿的锦衣校尉。

  此人正是闻讯赶来的崇祯皇帝。

  见到披坚执锐的父亲,朱媺娖盈盈拜倒。轻声道:“坤兴见过父皇。”

  “我滴个乖乖,崇……崇祯皇帝?!”

  听到朱媺娖对这个男子的称呼,沈毅虎躯一震,心下骇然。

  他万万没想到,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明朝不说,还一来就遇见了个公主。结果这还不够!他在这儿还没呆足十分钟呢,好家伙连皇帝都给招来了?

  至于崇祯皇帝为什么会在这儿,说多了都是泪。

  崇祯十七年(1644年)1月8日,李自成主力从西安出发,开始东征。2月6日,抵达太原,2月8日,明军开门投降,大顺军占领太原。在太原短暂休整后,2月16日,继续前行。

  2月21日,在宁武关,大顺军遭遇了此次东征唯一的有规模抵抗。

  宁武关总兵周遇吉没有像其它明军将领一样望风而降,选择了坚决抵抗。

  2月22日,大顺军攻破宁武关,周遇吉被杀。宁武关是这一路上唯一抵抗大顺军的地方,但两天就被攻破,给大顺军造成的阻碍很有限。

  3月15日,李自成抵达居庸关,明将唐通投降,京师门户大开。

  3月17日,也就是今天白天,大顺军到达北京城下。

  顺军这一路势如破竹的攻势和堪称逆天的推进速度让整个大明统治阶层都震惊了。

  这才多久?两个月!顺军就从西安一路打到了北京城下!

  也是到了这时,崇祯帝才发现:那些平日里如同斗鸡一般互相攻讦争吵不休的大臣们全都成了哑巴。

  此前李自成兵临城下时,崇祯就曾召集满朝文武商议对策。但结果得到的回复却是:“皇上圣明,我们全都听您的。”这样敷衍至极的回答。

  就连他器重无比的内阁首辅魏藻德都秉承“沉默是金”的宗旨,打死不吱声!

  这也就算了,更过分的是今天他再次召集大臣议事,但结果却没有一个人进宫,满朝文武好像都人间蒸发了。

  他愤怒、他无助、他失望。

  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选择了逃避。他才知道谁也靠不住。

  在绝望的情绪累积到了一个峰值后,他在皇极殿内咆哮着吼出了那句流传千古的名言:“朕非亡国之君,诸臣皆亡国之臣尔!”

  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身边只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宦官陪着他。

  可是傍晚时分,这个老宦官也被他派出去守城了。

  现在坤宁宫又突然传出爆响,情急之下,他直接披上天子甲胄,带着锦衣卫指挥使兼五军都督府左都督骆养性留给他的最后一只亲军赶了过来。

  这才有了刚才这一幕。

  挥手示意朱媺娖起来后,崇祯便把目光投向了被十数把钢刀架着的沈毅。

  “闯军里哪儿来的蛮子?”

  长久的沉默之后,崇祯皱着眉头的嘀咕道。

  闻言,沈毅嘴角一抽,梗着脖子说道:“我不是闯军,更不是蛮子!”

  但他很清楚,不怪崇祯这么说,实在是自己此刻的形象太到位了。

  一身花花绿绿的迷彩服外加头盔上鸡窝似的伪装网,脸上还涂着层厚厚的油彩……

  放眼整个大明,不说北方草原上的各部,就是岭南的土人也没有谁会把自己整成这副德行啊。

  他敢打赌,如果今天他还穿着吉利服,那么崇祯对他的定义绝对会从蛮子直接变成大绿猴。

  “好了,朕不管你是不是蛮子,也不管你是不是闯军。现在闯贼已经兵临城下了,如果你不想为朕陪葬,那就赶紧逃命去吧。”

  说完,崇祯摆手示意那些大汉将军放开沈毅后便转身朝着殿外走去。

  “哎,等等!”

  见到崇祯要走,沈毅急了。扭身摆脱了钢刀的束缚便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上前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崇祯十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崇祯十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