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猎人酒吧
猫冬2021-01-30 15:332,422

  老太太满脸惊恐,马上就说:“我愿意委托,我愿意委托。”

  我嘿嘿一笑道:“这就对了嘛,赶紧签了快点!”我拿着牛皮卷轴,对准老太太。

  老太太心不甘情不愿的钻进牛皮卷轴里,牛皮卷轴表面开始微微发光,黑色丝线在纸卷面上开始绘制出玄奥的符文,好了成了,看着已经生成的委托书我满意的点点头。

  低头看着晕死的阿菜,这也是一个苦命人啊,我拿起旁边桌子上的一杯水泼在他脸上,阿菜立即睁开眼,大喊:“我娘呢,我娘呢,不要伤害我娘。”

  “阿菜你醒醒,你娘已经死了,死人是不能和活人生活在人间的。”我对着似乎又要陷入癫狂的阿菜吼道。

  阿菜看向我,眼中满是祈求,跪在地上连连磕头,一边磕头一边说:“蒙毅,我求求你,把我娘放了吧,好不好,我给你磕头了,我不能没有娘,我求求你,求求你了!”

  我连忙扶住阿菜,可是阿菜的力气很大,地上都被他磕出一个血印。

  “阿菜,你他娘的给我冷静那个一点!”“啪”我一个大嘴巴扇在阿菜的脸上。

  阿菜捂着脸愣愣的看着我,眼中噙满泪水,嘴唇不停抖动着。

  “阿菜,人都已经死了,常言道入土为安,如果想让你娘在阴间受尽折磨,你他娘的就在给我闹!”我指着阿菜的鼻子骂道。

  “蒙毅,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娘要在阴间受折磨。”阿菜冷静的了下来,眼泪止不住的流着。

  “你娘应该是被人害死的吧。”我对阿菜说。

  阿菜点点头,一脸惊讶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是谁,我还知道一些你肯本不知道的事情,你想不想知道,你信不信我?”我开始忽悠起阿菜来。

  阿菜满是疑惑,但是眼中却带着几分期望。

  “你娘是被人掐死的,应该是在几个月前对吧,而且在你娘头七之日的时候,她又活了过来,自从那时起,她就不吃不喝了对吧?”我问阿菜。

  阿菜只顾着点头,听完以后阿菜眼神中出现了震惊。

  “你知道吗,被人害死的人、冤死的人、自杀的人都叫做枉死之人,而枉死之人生前都是有遗憾和执念的,死后会根据遗憾或者执念的大小,产生不同的怨气。因为死后鬼魂有怨气,他们就会去害人,地府鬼差会把这些有怨气的鬼魂抓到地府里,接受折磨,把他们的怨气打散掉,之后才能去转世投胎。你明白了吗?”阿菜傻傻的点着头,眼神中充满呆滞。

  我真不忍心看到一个孝子这么伤心,那种心痛欲裂的感觉我经历过,简直是太可怕了。

  “而你娘是枉死之人,又是在鬼差押送下逃跑的,而且在人间逗留这么久,身上的怨气还这么大,你说如果在这么下去,她的罪孽会有多大,以后能不能转世投胎都不好说,你也不想你娘在地下受尽千年万年的折磨吧!”我最后丢出一个重磅炸弹给阿菜。

  阿菜终于抵挡不住,“哇……”的一声大哭出来,涕泪横流的说着:“娘啊,是儿子不孝啊,都怪我没有出息,让您没过上一天好日子,我这么大了也没给您找一个儿媳妇伺候您,我真的不孝啊。”说着开始在地上撞起头来。

  我强忍着泪水,抓住阿菜的头,让他与我的眼睛对视,声色俱厉的说:“你他娘的,还想让你娘死后也不得安生吗,还想让你娘在地下还担心你吗,你他娘的给我振作起来,大丈夫男子汉的,有种就和我去给你娘找凶手!”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多年以后我的肠子都要悔青了。

  阿菜停止了哭泣,抹了一把鼻涕说:“蒙毅,其实……其实我知道,我娘已经死了,可是……可是我不敢接受,然后我娘……突然活了过来,我当时真的很高兴,可是……一天天我娘的身体开始腐烂发臭,我……我就觉得那不是我娘了已经,不过我还是不相信,我欺骗自己,努力的欺骗自己,暗自告诉自己那就是我娘,还是那个为了养活我,把自己眼睛累瞎的娘啊……”

  我放开了阿菜的头,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还在流泪的阿菜,我只觉得人生是那么的无奈,我默默地看着他,他也默默地看着我,我们两个谁都没有说话,这一刻是只属于安详的灵魂。

  阿菜娘的灵魂在牛皮纸中哭泣着,从头到尾听完了阿菜的话,她几次想冲出来,我都把她阻止了,我用鬼道秘术对她说:“你的委托我全部接下了……”

  良久,天上开始阴沉起来,干燥的天气竟然下起了蒙蒙细雨,看着窗外迸溅的雨滴,我对着阿菜说:“阿菜,我这有一万块钱,你先拿着,给你娘买身好衣服,挑一口好棺材安葬了吧。”

  阿菜看着我手中的钱,眼中尽是犹豫,最后一咬牙:“谢谢,这是我借的!”

  我站起身拍了拍阿菜的肩膀,又看了看老太太的尸体,发现老太太脸上已经没有了凶厉,而是满脸的安详。

  雨打在我的身上,雨水让我纷乱的心变得平静,抬头呆呆的看着天空,真想大吼出声。

  “啊……啊……啊……”连连的吼声把我胸中闷气全部发泄出来。

  雨越下越大,它能冲刷掉污垢,可它却冲刷不掉世间的丑恶,丑恶还需要我的双手去冲刷,我紧紧的握住拳头,心变的更加坚定了。

  夜已深,夜生活的人们才刚刚出来寻觅着刺激,这些人如猎狗般嗅着四周气味,希望找一个志趣相投的异性,来释放最原始的兽性。或是跑到阴暗角落开始吸食令他极乐的毒品。

  我走在街上看着一幕幕,每一个人身上似乎都有着一只魔鬼,诱惑着他们去寻找更猛烈的刺激。

  而烈火酒吧里却坐着一群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人们,因为他们更加疯狂,更加的追求着令人发寒的刺激。

  这是一群赏金猎人,他们都在等着老板发放新一轮的通缉令,一杯杯啤酒吞入肚子,刺激的重金属音乐令他们变得疯狂嗜血。这是一帮“正义”的亡命徒,他们不求人们的赞赏与夸奖,只求那高额的赏金。

  “呦,鬣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一个妖娆的性感美女端着金属托盘向我打了一个招呼。

  “呵呵,小玲子你越来越漂亮了。”我笑着对美女打了一个招呼。

  小玲子芊芊玉指戳了一下我的额头,妩媚的说:“死鬼,说人家漂亮,那你不找人家来,害人家一直在想你。”

  我尴尬的咳嗽一声,挠挠头嘿嘿笑着,不敢再说下去,后面真不知道这丫头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哈哈,看鬣狗小兄弟来了,看来几天后又要少一个罪犯啊。”一个满身酒气的大汉搂住我肩膀,冲着我打了一个酒嗝,浓重的口气熏的我要作呕。

  鬣狗是猎人们送我的外号,他们都说我的嗅觉像狗一样灵敏,每次都能准确的抓住赏金令上的罪犯,我并没有去辩驳,在这个圈子里混,也是必须要包装一下的。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只小狗啊,哇哈哈哈……”一个平头男人挑衅的瞪着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道神机之裂魂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道神机之裂魂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