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镰刀孽鬼
猫冬2021-01-30 15:332,748

  “嗖”光箭破空而去,直直照着中年男人左胸射去,中年男人疯狂的怒吼着,一个闪身躲过左胸要害,可是左臂没有躲开“扑哧”扎入其中。

  “啊……”一声凄厉的嘶吼,中年男人红着眼睛朝我扑来,眼看到了我面前,我向后退了一步,抬起脚狠狠踹向他的胸口,中年男人伸手也算敏捷,借势身形一转,躲过我这一脚后,反手握着两把小刀朝我身侧扎来。

  我身形一扭,双脚一滑,险险的避过小刀,借着力道一个膝撞狠狠顶在了中年男人的胸口上,双手迅雷般抓住他的两个手腕,向上用力一提,再向下一拉,一声骨节轻响,两把小手术刀掉在了地上。最后回身一个侧踢把中年男人踢倒在地,这些动作说起来繁琐,其实发生的极为快速。

  我一脚跺在了男人的胸口上说:“这是为了那个孕妇,这是为了那个孩子,这是……”一共我踹了中年男人是十六脚,然后我又轻轻地踢了他一脚说:“这是为了那个被你绑在铁床上的女人。”

  接着我双手打了一个手印,口中念道:“鬼道……裂魂鬼手!”说罢我的双手被一层黑气包裹,这黑气是幽冥鬼气阴冷至极,专门擒拿鬼物之用。

  我一只手扣住中年男人的天灵盖,另一只手直接穿过他的胸膛,双手一用力口中大喝:“撕裂!”

  一只形似螳螂的人头恶鬼从中年男人身被我抓了出来,这就是我苦苦寻找的孽鬼,我看着面目狰狞的孽鬼说:“原来是镰刀孽鬼,怪不得这么喜欢玩刀!”

  镰刀孽鬼不停的挣扎,一对镰刀似的手臂朝我脖子斩来,我没有躲避,只见包裹在手上的黑气如火焰般燃烧起来,我低喝一声:“冥火……焚!”,黑色火焰烧的镰刀孽鬼连连嘶吼。

  这是鬼道功法第一层所修炼成的幽冥鬼火,第二层可以修炼成白莲孽火,第三层便可以修成最厉害的红莲业火。

  随后我双手一用力从镰刀孽鬼的身体里撕扯出一个男人的灵魂,那灵魂已经变得近乎透明,长相正是躺在地上的中年男人,我一把将男人灵魂抛进他地上的身体里。

  口中念起咒语:“鬼道……收魂!”双手的黑气火焰燃烧的更加旺盛,把孽鬼全身都笼罩在黒焰之中,这鬼火专门来灼烧孽鬼的灵魂,让他受尽焚身折磨完全丧失怨气。

  一股股灰色怨气被黒焰灼烧出来,然后再被炼化成白色冥力,我一张口用力一吸,把冥力全部吸进身体里,口中默念:“鬼道……转化!”一股股精纯的冥力被我身体所吸收。

  看着在黒焰中恢复成人身的灵魂,他的双眼已经变得空洞,我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收魂袋,一下扣在了灵魂头上,“嗤”的一声,收进收魂袋中,我拍拍手说:“打完,收工!”

  全部收拾完后,我深深呼出一口气,从背包里拿出一张古老的牛皮卷轴说:“出来吧!”

  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抱着一个婴儿缓缓在我身前显现出来,她穿着医院里的病号服,鲜血染满全身,一个大刀口敞开着,血淋淋的肠子似乎要流出来一般,而怀里的婴儿脐带还和母亲连着,全身上面满是血迹,在脖颈处一个刀口还在不停冒着血。这是我的鬼魂委托人,她是第一个死在中年男人手中的灵魂。

  我强忍着吐意说:“我说,你现身的时候,能不能不这么具有冲击力啊。”

  女人微微一笑,一转身变成了一个身形肥硕的少妇,怀中的婴儿也变得干净无比,我摸着下巴点点头说:“这样就对了嘛,别说确实够胖的。”

  我把牛皮卷轴缓缓展开,卷轴上面用篆字书写着文字,其中还画着奇怪的神秘符号,这是一张魂灵委托书。

  只有我抓到鬼魂委托的目标,并且把他身体内所附身的孽鬼完全炼化后,委托鬼魂就会把他的怨气全部注入委托书中,这证明我的委托完成了,我会得到相应的功德数,他也会去地府转世投胎。

  女人对我深深鞠了一躬说:“太感谢你了,我这就要去地府报告了。”说着一张口,一道灰色的气体朝我射来。

  我赶忙把牛皮卷轴对准她,灰色气体一下击在牛皮卷轴上没入其中,在牛皮卷轴上委托人那一栏,则显示出了一个漆黑的图章。我满意的点点头说:“你没有被怨气冲晕头脑,没有去害人也算功德一件,希望你以后能投生一个好人家。”

  肥硕少妇轻轻一笑,就消失在仓库中了,我看着地上和床上的两个人,又叹了一口气,转头望着仓库窗子外的明月,自语着“老爸老妈,我会凑足功德为你们赎罪的。”

  警笛响起,警察包围了仓库,警车把漆黑的仓库照亮,我看着从仓库门外闯进来的警察挥挥手,然后手抱在了头上,缓缓的蹲了下去,‘他妈的你们敢不敢不用手枪指着我,每次都是这样,早晚老子得报仇!’我暗暗腹诽着。

  警察局中刘警官给我做着笔录,一边写着一边说:“说我蒙毅啊,你这是够拼命的啊,大晚上的不睡觉跑荒郊野外瞎溜达去。”

  我撇撇嘴说:“我说老刘,咱别转移话题行吗,赶紧的给钱!”

  刘警官尴尬的一笑说:“你看我像钱吗,要不你把我拿走得了。”

  我无力的趴在桌子上,痛苦的呻吟着:“我已经断水断粮了,这钱都好几个月了还没批下来,怎么办吧,我给你们抓了多少罪犯,你们才给我批下来几笔钱,你还要不要人活了,这是剥削赤裸裸的剥削!”

  刘警官无奈的说:“这个钱需要一级级的往下批,都在走程序,又不是我们故意不给你的,钱是你的,迟早都是你的,你怕什么。”

  我往椅子上一靠,双脚搭在桌子上说:“那好吧,你把我拘留了吧,反正我也没饭辙了,房租我都还没交呢,正好我今天不走了。”

  这时从外门走进来一个警官,脸色阴沉,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道:“别以为我们不敢拘留你,我可以控诉你防卫过当,你信不信。”

  我眼睛一瞪,顿时来了气:“有种你告我啊,有本事你就拘留我,我今天还不走了……”

  进来的警官气愤刚想抬手打我,我一下趴在了地上,哎呦的叫着:“警官打人了,警官打人了……”

  刘警官赶忙拦住进来的警官,三两下把他推了出去,一边赔笑一边用眼睛朝我打眼色,我装作没看见,趴在地上就不不起来。一个爽朗的笑声响起,还没进门就说:“听着吵吵声,就是你小子,小蒙子,你没事就给我犯浑是吧,拿上你的钱赶紧给我滚蛋!”

  说着这人已经进了屋,刘警官和那个脸色阴沉的警官一个立正喊道:“陈局长好。”

  陈局长笑了笑说:“都坐都坐,你小子给我起来,趴在地上你凉不凉。”

  我嘿嘿笑着,一翻身站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说:“陈叔,我哪里犯混了,最近手头实在太紧了,您这里是不是也得快一点批钱啊?”

  陈局长笑骂道:“你个混小子,钱批下来不就给你吗,放在我们这难道你怕没了吗?”

  我斜斜等了一眼刚才的阴沉警官说:“那可不一定,我害怕有人给我贪污了。”

  满脸阴沉的警官大怒说:“你……”

  还没等他说什么,陈局长就打断了他后面的话,把脸一板说:“混蛋,别看你爸爸妈妈死了,可是我还没死,照样能管你,你说的是什么混帐话。赶紧拿上你的钱,给我滚蛋!”说罢把手里拿着的一个信封摔在桌子上。

  我一脸赔笑的说:“陈叔,您看我小,我这不说错话了不是,您消消气,我这就滚蛋。”说着我拿起信封,一溜烟的跑出门外。

  陈局长看我还没走远,冲我背影大喊:“周日回家吃个饭,你婶子想你了!”

  我向后拜拜走回了一声:“知道了。”

  陈局长哭笑不得的说:“这臭小子!”

  回家后,我马上躺在了床上,闭上双眼脑海中默默的想着“老爸老妈我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道神机之裂魂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道神机之裂魂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