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店长出现
猫冬2021-01-30 15:332,333

  我看着他们手里拿这东西,我也抄起一个凳子,顺手扔向离我最近的男人。他看着凳子飞来,闪身躲过,可是我扔出凳子的时候,就朝着他跑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一脚踹在了他胸口上,将他踹到在地。

  那个拿酒瓶的狠狠地把就凭拍向我脑袋,可是这时我已经来不及躲避,只要用手臂硬抗。“啪……”酒瓶破碎,破粹的玻璃把握手臂划破,鲜血滴滴答答地在了被我踹到在地的男人脸上。

  他嘿嘿笑着说:“哈哈……出血了吧,今天大爷就给你再放放血。”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柄折叠刀,从下往上朝我大腿刺来。

  我见势不妙,闪躲过刺来的小刀,男人从地上爬了起来,掸了掸胸前的脚印。嘿嘿怪笑着小心翼翼的逼近。

  另一个人也拿着破碎的酒瓶,包抄过来,我一步步往后退着,死死盯着两人手里拿的凶器,血还在流着,我不敢现在包扎。

  拿刀的男人啊吼一声,手里的折叠刀捅向我肚子,而拿酒瓶的也向我胸口刺来。

  我不敢大意,搬起旁边的小酒桌挡住了他们的攻击,只听“砰砰”两声刀子和啤酒瓶的破粹尖端扎进木质的酒桌里。我握住桌腿用力一转,然后往外一甩,两人手中的凶器尽皆被桌子带飞。

  趁着他们失神的一霎那,我赶忙上前,一脚踹在了原来拿刀男人的裆部,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男人痛苦的捂着裤裆躺在地上抽搐起来。

  只听周围的男人一阵抽吸声,一个个警惕的捂着裤裆盯着我,尤其原来拿着酒瓶的男人更是捂着裤裆,不敢再上前一步。我向他走了两步,他惊恐的连连后退说:“我……我们栽了,你……你别过来。”

  我对着他耸耸肩,表示对他并没有恶意,当我转头要扶地上的老兵时,只觉得背后一阵风袭来,我迅速转过身,一脚狠狠地踢在了那男人的裤裆上。

  那人还保持着举着凳子的姿势,直直跪在地上,然后痛苦的哀嚎起来。

  这时一阵掌声响起,叫好声、呐喊声此起彼伏,我对着四周拱拱手,然后把躺在地上的老兵搀扶起来,此时他身上的衣服变得破破烂烂,脸上到处都是淤青红肿,眼角和嘴角也都渗出血来。

  “你怎么不还手呢。”我对老兵埋怨道。

  老兵疼的嘴角抽搐一下,勉强笑着说:“我欠他们的,这一顿打就算还上了。”

  我哀叹一声,这是何苦呢。这老兵做人实在太正直了,难怪他总抓不住罪犯。

  他们的梁子我略有耳闻,前一段时间老兵因为母亲并未急需用钱,所以犯了赏金猎人的大忌——抢货。

  精瘦男人兄弟五人,一起追查了那个歹徒一个多月,最后让老兵得到了消息,提前一天把歹徒抓住了。不过前还是没有凑够,那时候我正在医院附近差一个案子,看到老兵总是进出这个医院,于是进去便看到了他病危的母亲。

  我没有打扰他们,私自找到护士把做手术的钱付了,那笔钱也是我刚收到的赏金,当时还心疼了一阵。可谁知道老兵竟然知道了,做好事未遂啊。

  老兵看着我,满脸至诚的说:“欠他们的我还了,可是欠你的我还不了,不过我以后必定会还得。”

  我把他放在沙发上找小玲子要来酒精和纱布,给老兵包扎伤口,一脸无所谓的说:“行,那你这条命是我的了。”

  老兵先愣了一下,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那好,我现在这条命,就是你的了。”确实老兵这条命,以后果真还给了我。

  我开玩笑的拍拍他肩膀说:“去你娘的,你要是美女老子还会考虑考虑,可你这模样还是算了,我对男人不感兴趣,你还是找别人吧。”

  精瘦男人等人已经被人扶了起来,一瘸一拐的朝着门口走去,临出门的时候,还狠狠瞪了我一眼,我回过头正好对视上他们那阴毒的眼神,我大喝:“给你站主,你们给我把酒吧里的损失赔偿了,要不然别想走出这个门。”

  五个人一顿,好一会儿狠狠地放下一句话:“小子,我们没完,你等着。”说完扔出一叠钱,走出了酒吧。

  小玲子走过去把钱一张一张的从地上捡起来,一边捡着一边埋怨我:“这下好了,你惹上麻烦了,他们就是狗皮膏药,贴上后不给你撕下一块皮来都不算完。”

  四周的人也开始起哄,喧闹声、叫骂声连成一片,这里是猎人们的酒吧,没有猎人证的人是不允许进入的,不管他们在无法无天,这里的规矩是必须遵守的,因为老板便是整理和发布任务的人。

  老板是一个老头子,须发皆白,每天在酒吧里看着这帮猎人,就好像看你着自己孩子一样。他很神秘,除了知道他外号叫老头子外,其余的一些信息都是一片空白。

  就连本地的警察局长见了他都要称呼一声老人家,这还是我在警局偶尔才看见的。当我问陈局长时,他只是神秘一笑,说以后你就会知道的,现在知道的越少越好。

  我给老兵包扎好后,就靠在沙发上等待这任务发布,这时老头子却站在了我面前,一脸微笑的看着我。我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吞咽了口口水说:“我说老头儿,我脸上长花了嘛,怎么这么看着我啊?”

  老头子笑眯眯的没有说话,而是一屁股坐在了我身边,眼睛望着窗外的人群,自语道:“人生在世活的是一个痛快,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痛快的活着,绝大部分人还是不停地挣扎在路上,如果有一天累了,想靠在边上休息,那后面的人将会把你超过。一个两个最后你再也看不到有人超过你,因为那时你已经变成最后一个。”

  老兵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叹了一口气,拿起纲要的啤酒一通牛饮。

  老头子看看我,继续说:“蒙毅,我观察你很久了,你和别人很不一样,我不知道你以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我可以看得出,你内心中有着一个很大的秘密,你放心我不会打听你不想说的事儿。我只想告诉你,猎人酒吧有着自己的规矩,哪怕是你打一些擦边球也不行。”

  我被这老头子搞糊涂了,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我疑惑的问:“老头儿,我想没有做什么违反规定的事儿吧。”

  老头子笑眯眯的看着我说:“你做过什么,你知道,我也知道,不过有时候是需要收敛一下,不要急于求成明白吗?”

  我知道,他也知道的事情,难道我有什么事情被他知道了,我惊疑的盯着他,想从他眼睛里看出一些端倪,可是他那双古井不波的眼神中只有着安详。

  老头子没有在说什么,而是拿出一张名片放在了桌子上说:“如果遇见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打给我。”

  我拿起那张名片,怔怔的呆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道神机之裂魂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道神机之裂魂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