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阿菜发威
猫冬2021-01-30 15:332,661

  这个人竟然是那个刀疤脸男人,我已经找了他很多年了,从那以后他就像在地球上蒸发了一般,就算猎人酒吧里都没有了他的情报,怎么忽然就来到这里了呢,而且还犯下这么大的罪孽。

  我把照片踹在口袋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时就听到楼下桃姐的怒吼声“小蒙子,赶快给我死下来,这个月房租你什么时候交?”

  我听到后赶忙下了楼,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对桃姐说:“桃姐,我这个月实在没赚到钱,能不能在缓两天,过两天我一定给你。”

  桃姐把白皙的胳膊搭在我肩膀上,用手指摩挲着我的脸说:“小蒙子,昨天你不是还说今天就能给钱吗?我们姐妹也得要吃饭啊,如果再不交房租,我们就把你吃了。”

  我浑身一阵哆嗦,赶忙拿出房租塞进桃姐手里说:“桃姐,这是一年的房租,都给你了啊,下个月别找我要了,我有事儿先走了!”

  然后窘迫的跑出洗头房,一声声娇笑声从我背后响起。桃姐爽朗的笑声从我背后响起:“小蒙子,还敢调戏你桃姐,你还太嫩一点!哈哈……”

  我不敢再停留,一转眼就跑出老远,这些洗头房的姐姐们每天只会拿我打趣,有时实在交不上房租还让我帮她们洗内衣内裤,甚至在我面前穿着性感的三点式问我好不好看。

  给了桃姐钱我心情也轻松许多,毕竟这群用皮肉做生意的姐姐们也都是可怜之人,拖欠着她们心里总有一些不忍。

  说实话我这个侦探日子过的也挺拮据的,给人的形象就是一副窘迫的样子,让许多人都以为我每天混吃等死,开个侦探所也只是为了骗骗那些有钱少妇的钱罢了。

  可他们哪里知道除了留下基本的生活费意外,剩下所有的收入我尽数都捐献给孤儿院。或者帮助了一些急需用钱的人,可多积攒一些公德就多做一些,对谁都没有什么坏处不是么。

  这次出来我是有目的的,先去猎人酒吧了解一些情报,今天也是酒吧里发布悬赏令的日子。不知说我幸运还是晦气,在这大街上走着,都能遇见怪事。

  廊坊街又被人叫做“红灯区”,很多洗头房,浴池都开在这条街上,桃姐的洗头房也坐落在此,因为这里人流非常大,所以一些小商小贩聚集于此做着生意。

  渐渐的这里就形成了一个大型的夜市,人们常说“廊坊街两大宝,洗头房的小姐,夜市场的爆(火爆)。”

  现在斜阳西垂,廊坊街也逐渐热闹起来,小商贩们开始了营业。

  这时一个猥琐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喂,大侦探,又被姐姐们吓出来啦,这个月已经是第十次了吧,我要是你,早就和她们天天快活了,那几个妖精……啧啧……”一个染着黄头发,戴着耳钉的小混混搂着我肩膀嘲笑道。

  我对着他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这人叫做黄毛,是这廊坊街上的小混混,每天靠着收取保护费为生,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主,看我没有理会他,黄毛也觉得无趣了,拍了拍我肩膀后就去前面收保护费了,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染着绿毛的小弟。

  “我说,死四眼你他妈两个月没有交保护费了,今天如果在不交别怪哥们不客气了。”黄毛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根棍子“咣咣”砸着一个菜摊。

  绿毛在一旁抱着肩,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摊主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大叔,看上去很实诚,每天在阳光下暴晒的皮肤黝黑粗燥,一双长满老茧的手紧紧攥着,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你他妈哑巴啦,老子说话没听到吗?”黄毛说着一棍子打在中年大叔的胳膊上。这个人叫做阿菜,很久以前就来到廊坊街上卖菜,阿菜为人很随和老实,从不和别人计较什么,一老本分的卖完平板车上的菜,就回家照顾他那失明的老娘,因为家里很穷到现在还没讨上老婆。

  “我问你话呢,你他妈的倒是说啊!”绿毛在一旁看不下去了,上来一脚踹在阿菜的肚子上,把他踹倒在地。

  阿菜还是不说话,一双眼睛狠狠盯着这两个人,一双拳头攥的嘎吱作响。他在极力的压抑着。

  黄毛一看也是急了,抡起棍子砸起阿菜的菜摊来,把蔬菜砸的到处乱飞,街上的人们也都围拢过来,每个人都冷漠的看着,似乎是在看一场闹剧,时不时还有人小声嘀咕着,没有一个上去阻止。

  绿毛一脚踹在阿菜的身上,一边踹一边骂道:“你他妈的,别以为装哑巴,老子就不敢打你。别说你他妈的装哑巴,就是你那瞎眼死老太婆我也一起打。”

  忽然阿菜笑了起来,笑的很是诡异,身体不停抽搐着,犹如羊癫疯一般,嘴里一边笑一边说:“嘿嘿……我只想好好卖菜,你们怎么就不能让我好好卖菜呢,嘿嘿……还有你为什么要说我老娘,你们都该死……嘿嘿……你们都得死……都得死……嘿嘿……”

  黄毛和绿毛愣愣的看着如疯子一般在地上笑的阿菜,眼中都露出几分不屑,一口唾沫啐在地上,骂道:“他妈的,吓唬老子是吧,老子今天就打死你!”说着抡起棍子,朝着地上的阿菜打去。

  这时阿菜从地上一弹而起,躲过黄毛的棍子,顺手抓住棍头,往怀里一带,黄毛一下没站稳朝着阿菜怀里撞了过去。

  阿菜抬起脚踹在了黄毛肚子上,事情发生的太快了,绿毛还没来得反应,黄毛就被阿菜踢飞出去,狠狠地砸在地上,抽搐了两下昏死过去。

  绿毛一看地上口吐白沫的黄毛,当时吓得坐在了地上,哭着道:“我只是出来和他玩的,你别打我。”

  当我赶到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阿菜的动作实在太快了,我费力的挤进人群后,黄毛全身抽搐的躺在了地上,绿毛跪在阿菜前面涕泪横流的求饶着。

  在我眼中此时的阿菜身上散发着一股股黑气,阿菜这几天去了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么浓烈阴煞之气。

  我连忙窜了上去,拦住想要打绿毛的阿菜说:“阿菜,行了别打了,你这下手没轻没重的万一打死怎么办。”

  阿菜一双眼睛狠狠瞪着我,咬牙切齿的说:“你别拦着我,今天我非要打死他们。”说着想摆脱我的阻拦。

  我哪能让他得逞,脚下一个侧步阻挡在阿菜身前,阿菜两眼通红,鼻子呼吸沉重,对着我吼道:“你给我躲开,我要打死他们。”抓住我的胳膊就要我把甩出去。

  “对,打死他们这两个小痞子,打死他们!”此时人群里开始哄闹,人们都怂恿着阿菜打死拿两个混混。

  我把冥力运到双脚,双脚像是生根一样,死死的贴在地面上,任凭阿菜怎么用力,都甩不开我。我趁机会回头怒视着人们,大吼:“都给你闭嘴,你们真想闹出人命吗?”

  听完我的怒吼后,人群不但没有安静,竟然更加卖力的给阿菜打气加油,场面开始有一些混乱了。

  阿菜听着呐喊和助威声,大吼着一头撞向我的胸口,当撞击在我胸口的一霎那,好似被一辆大卡车正面撞上一样,我急忙撤掉脚上的冥力,运到胸口上来。这一下把我直直撞飞出去,砸落向人群里。

  人们看着我朝他们飞去,急忙让出了一块空地,我这下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来了一个狗啃泥。

  我捂着胸口爬了起来,嘴里嘀咕:“他娘的,幸好老子练过,要不这一下真就麻烦了,阿菜你他娘的太狠了吧。”

  一边说着我双手开始打起法印,不能让其他人看到,当走到还站在原地等着我的阿菜身前时,双手猛击阿菜胸口,嘴里默念:“鬼道……缚魂术。”

  伴随着周围惊呼,阿菜直直躺倒在地,双眼之中尽是迷茫,呆滞的望着天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道神机之裂魂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道神机之裂魂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