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你之前看过心理医生吗?
戳子李2021-01-02 09:262,662

  李江北虽然眼睛看着卷宗,可上面的内容却一点没有看进去。胡梦媛的话仿佛钩子,又将过往的一幕幕拉回到李江北眼前。

  那是2025年11月15日清晨,张在哲哈欠连天,一旁的李江北的双眼也布满血丝,两人盯梢,已经整整一宿没合眼了。太阳已经升起,可车里的温度依然很低,李江北紧了紧的外套,强行打起精神,再待会换班的兄弟就要到了。

  不久,车门外传来铛铛的敲击声,正是前来换班的兄弟。张在哲一看对方手里冒着热气的煎饼果子,二话不说一把就夺过来往嘴里塞,边吃还含糊不清的说:“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你真是及时雨,知道我饿,还给我买煎饼。”

  李江北看着胡吃海塞的张在哲,气不打一处来。

  张在哲讪笑到:“你也吃啊,姐夫,别客气。”

  “我吃什么我吃!都他妈让你一人独吞了。”

  李江北说着,眼角突然瞥见不远处嫌疑人从旅馆大门走了出来,自己这边的动静正好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二人四目相对,嫌疑人立马发觉情况不妙,像猫一样蹭的一下就窜进了一辆黑色SUV里,随后便迅速向前方逃去。

  李江北猛地关上车门,让门外的同事一脸不解,随后直接一脚将油门踩到底,朝着SUV逃窜的方向追去。

  嘴里还塞满了煎饼的张在哲也迅速明白了状况,马上调整状态,拿出对讲机向总部报告情况。

  一条狭窄的道路上,两辆车你追我赶,正好是上班时段,同向的车辆并不多,但反向车道却拥挤不堪,SUV虽然车身高大,但行驶却非常灵活,在车流中不断寻找着缝隙,速度丝毫不减。李江北作为队里车技最好的老司机,也是聚精会神,紧紧地咬在SUV的尾巴上,寸步不让。

  就在紧张的追击过程中,张在哲对李江北说:“交警的兄弟已经在前方路口设卡,这孙子逃不掉了!”

  李江北回头看了一眼张在哲,笑了笑:“看这孙子还往哪……”

  话还没说完,前方不远的SUV突然向右猛地一让,由于SUV高大的车声挡住了李江北前方的视野,看不清前方的情况,SUV猛的一让,一辆白色小车突然出现在李江北的面前,正快速向李江北冲来,两辆车的速度都非常快,李江北下意识猛转方向盘,但仍然未能躲开,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轰”一声,两车狠狠相撞,白色小车的车头全都向内凹陷,李江北由于最后关头转了方向盘,使得车右前方撞得粉碎。

  李江北拉回自己的思绪,最后的几个画面定格在葬礼上哭泣的张蓉,躺在医院病床上生死不明的孙璐,以及坐在病床旁不断抚摸着一家四口合照,一夜之间白了头的孙齐家。

  李江北无时无刻不想重新回到那一天,如果自己交接时不那么懈怠,如果自己开车时更加专注,一切都会不同,可惜没有如果,时间也不能倒流,所有的后果都要自己扛,自己罪无可赦,只有不断的侦破新的案件,将更多的人渣送进监狱,才能些微的弥补自己的罪。

  李江北想到这,又感到一阵胸闷,既有当初车祸留下的病根,但更多还是心病,李江北向心脏处注射了药剂之后才慢慢缓了过来。

  细细回忆着胡梦媛带回来的信息,李江北陷入沉思。突然之间,李江北猛地站起身来,他一边掏出手机一边快速的跑出了办公室。

  接到电话时,胡梦媛正坐在车里发呆,她因为担心李江北,之前走出警队并没有直接离开,没有想到不久就接到了李江北的电话。

  李江北坐进副驾驶之后,胡梦媛马上发动了汽车,问:“这么晚了,威慑呢还要去孙露家?”

  李江北眼睛盯着正前方,没有感情的说:“想到一个点,需要去证实一下。”

  胡梦媛看了李江北一眼,没有继续说话,两人就在这尴尬的沉默中来到了孙露家的门前。

  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了,但打开门的孙璐依然穿着上午见面时的衣服,孙璐见门口的李江北和胡梦媛,略有不满的问:“这么晚了,你们来干嘛?”

  李江北似乎听不出孙璐言语中的不满,不停的向客厅里打量,回答道:“有个疑点需要证实一下,方便让我们进屋吗?”

  孙璐抬起下巴,身体挡在李江北之前,说:“不方便!我准备睡觉了,你们请回吧。”

  李江北从头至尾一眼都没有看孙璐,一边从孙璐身旁往屋里挤,一边说:“好的,知道了……”

  见回答的驴唇不对马嘴,还硬往屋里挤的李江北,孙璐气不打一处来,尖声说:“哎哎,你这人怎么这样?!”

  胡梦媛在一旁看着,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拉住孙璐,示意她稍安勿躁。

  孙璐甩开胡梦媛,快步追上已经走到沙发旁边的李江北,用力的拨动他的手臂:“你信不信我告你私闯民宅啊!”

  李江北双耳不闻身边事,弯下腰仔细的观察着沙发的扶手,片刻之后,仿佛终于想起身边的孙璐,转过身来盯着她的双眼,说:“在你爷爷失踪前几天,到现在这个时刻,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到你家来?”

  “有!”孙璐毫无迟疑,立马回答:“就是你!”

  李江北说:“那除了我呢?”

  孙璐转身指向胡梦媛,说:“还有她!”

  李江北说:“那除了我们俩呢?”

  孙璐让李江北的这一出整的有些懵,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她稍作迟疑,回答道:“你到底想问什么?”

  李江北说:“就是问你,有没有奇怪的人到你家来?”

  孙璐虽然不清楚李江北的意图,但这次还是认真的回忆起来,说:“没有,爷爷是个喜欢安静的人,最近几天家里都没有来什么人。”

  李江北得到否定的回答,又继续问道:“最近几天你在家的时间长吗?”

  孙璐这次变得乖了,老实回答道:“除了爷爷失踪第一天我出去寻找过,其他时间都在家里,我想着爷爷可能会突然回来,所以一直没有出门。”

  李江北在房间里慢慢踱步,胡梦媛见状,快步上前凑到李江北身边,轻声道:“你发现了什么?”

  李江北偷偷的瞥了一眼沙发扶手,随后背对着孙璐,轻生对胡梦媛说:“根据案卷和你学姐的回忆,孙齐家遇害时正是爬在这个沙发扶手上,他胸口的刀伤血流量很大,而这个沙发扶磨损的很厉害,里面的布料都露了出来,我刚才仔细观察,发现布料上确实有淡淡的血色,说明时间已经很久了。”

  胡梦媛接过话茬:“所以你刚才问孙璐有没有别人进来,是想证实这血迹是不是伪造的。”

  李江北说:“对,根据她的回答,再加上这血迹的情况,已经能判定不是伪造的,而血迹的位置又正好与现场照片相符,所以说,这血迹很有可能是真的。”

  看着窃窃私语的李江北二人,抓不到头脑的孙璐更加恼怒,厉声道:“喂!你们两个人过分了啊!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讲!”

  被打断的二人纷纷转过头来看了看孙璐,只见这小姑娘双手掐腰,横眉竖立,一副要吃人的样子,骇人里却透露着一点俏皮。

  李江北犹豫半晌,有些为难的开口说:“那个啥,你之前看过心理医生吗?”

  “你才是神经病!你全家都是神经病!”

  随着一声震天撼地的咆哮,李江北和胡梦媛二人被从别墅里赶了出来。

  不过看起来毫不在意的李江北,对于孙璐的反应倒是有些欣慰。

  一旁的胡梦媛见状说道:“让人家小姑娘一个鞭腿赶了出来,你好像还挺高兴?”

  “孙璐要是不这么生气,我反倒有些担心了。”李江北说,“现在两种说法的证据都很确凿,却带来了完全相反的结论,看来我们有的忙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追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追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