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夜子合
秋水没有长天2020-10-24 19:59692

  我在呼图克里克的河边长大,在那里,我倾听河水流淌的故事,看落日的余辉映在呼图克里克河的白石滩上。

  一位游方的僧人,打我身旁走过时,我听到他嘴里念念有词的故事。

  西夜与子合是部落里一对相互钦慕的男女。

  他们的部落在一次战斗中失败了,所有人成为胜利者的奴隶。

  人群中,西夜发现了子合的身影。

  他的心在滴血。

  一根绳索套在她的脖颈上,像抓一头羊似的被拖出了人群。

  西夜心里的血都要流干了。

  子合被绳子捆着,被粗鲁的按在马背上,呼啸而去,留下一溜烟尘。

  呼图克里克的河水涨了又落,白石滩的青草绿了又黄。只有子合抿着发丝的嘴唇和被风吹乱的眼神,刻在西夜的脑海里,从未改变过。

  仰头看,北飞的归雁会捎来一丝消息,日子在饱含希望的等待中煎熬着。

  春寒峭时,生命再次光顾这高寒之地。西夜欣喜的发现,一株野花迎风摇曳。

  这种花只有他和子合认得:花开娇艳欲滴,诱人的白色果实里含有剧毒。

  这也是整个部落的秘密。

  子合种出了花朵,留着了更多种子,部落的每个人都将获得武器。

  西夜的心像一块石头,被一下一下砸的粉碎。

  “后边呢?”

  ‘‘后来,人们都知道了一种叫子合的花,花开得娇艳欲滴,白色果实里含有剧毒。’’

  “我是问西夜他们呢?”

  游方僧人双手合十,诵了一句佛号:“永平十八年,两万匈奴兵围困金满城,大将恭耿以百人拒之,一箭退敌,据传,那中箭者毒发身亡。或许那毒正是西夜所炼制,也或许他就在军中,不曾走远!”

  “那子合呢?”

  僧人未曾应我的话,只是将目光移向天地更远处。

  行至不远他回过头来:“施主,待你日后心里开始惦记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便是子合无疑了!”

  说罢,高诵一句佛号远去了!

  我走在呼图克里克的河边,看落日的余辉映在呼图克里克河的白石滩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夜子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夜子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