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失语
奶茶必加双倍珍珠2021-07-22 21:462,128

  不知道梁紫雀用了什么法子,第二天下午辛子风就到蒋青木的办公室里报道了。

  蒋青木这时候终于得空好好打量一下这个小向导到底是什么宝贝。他年纪小一些,又一直呆在三区做文职,所以整个人被一种文质彬彬的书卷气包裹着,看起来很是无害。

  “谢染和你讲过接下来的工作安排没有?”蒋青木合上本子,暗自留意辛子风的举动。

  “报告!我已经完全了解接下来的工作!”辛子风立正站好,语气里有一丝微不可查的雀跃——这是他第一次独立任务。

  蒋青木看他这样期待,只好先咽下原本准备好用来加油打气的词,清清嗓子道:“那你现在就可以出发了。”

  辛子风几乎是跑出去的,甚至差一点忘记关上办公室的门。

  蒋青木无奈地翻开本子继续整理思路,他很欣赏这种初生牛犊的气势,但是这也意味着他需要为小牛犊做一些额外的打算。

  辛子风到病房时丁安荷已经醒过来有一会了,现在正对着窗户玩手指,看他进来一点反应也没有。辛子风试着和她打招呼,但是丁安荷只是看他一眼,从床头拿起本子和铅笔刷刷地写字。写完了举起来给他看:

  “他今天不来吗?”

  辛子风一头雾水:“谁?”

  “蒋。”

  “蒋队?”

  丁安荷点头。

  辛子风顿了一下,急忙解释,“蒋队现在很忙,所以让我来这边照顾你。如果有什么事你也可以告诉我,我会转达给他。”

  丁安荷继续写:“不来了吗?”

  辛子风摇摇头,又点点头:“蒋队这段时间估计真的来不了,但是他说了,如果你康复了他一定会抽时间来看你的。”

  丁安荷听了这个解释好像满意了一些,把本子和铅笔放下,又开始对着窗户发呆。

  辛子风感觉有些奇怪的,明明前两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开始突然就不会说话了呢?辛子风心里惦记着自己的任务,特地向管床护士打听。小护士一听是二号病房就露出心疼的表情,挥挥手招他贴过去再讲:

  “她昨天晚上又发噩梦了,吓得都窜到床底下去了。也不知道那些畜生做了些什么,要不是你们留了哨兵在这里连镇定都没法给她打。”

  辛子风很惊讶,他想起前天晚上守夜的时候丁安荷就在发噩梦,没想到昨天竟然发作得更厉害了。

  “你们也不要太着急,”小护士把口袋里的圆珠笔按得咔哒响,“她现在应该已经在慢慢恢复记忆了,还得看她要多长时间才能适应。医生说了,她现在失语是应激反应的后遗症,过段时间就好了。

  辛子风点点头,和小护士道了谢赶紧往丁安荷的病房里跑过去,路上没忘记给蒋青木发消息告知丁安荷的失语症。

  “收到。”蒋青木的回信仍然快得像是自动答复。

  丁安荷现在几乎是个小木头人,无悲无喜地坐在床上从白天发呆到夜晚。辛子风本来还怀疑她是不是装病,但是一整天盯下来不得不相信她应该是真的有应激反应。

  到底是什么样的噩梦能把人刺激成这样呢?丁安荷不允许他进入自己的精神场里疏导,他也不敢主动提出这个问题,就这样憋了一天。

  丁安荷才不管他,她现在忙得要命,一点分去关注别人的余力都没有。昨晚她的记忆又恢复了一些,尽管只是零散的片段,但也足以说明很多问题。辜玉山的照片像是一枚钩子,她就是被拖出水面的鱼。

  狼狈逃窜的童年,备受折磨的青春期,以及一时不慎就落入的深渊,都在昨晚的梦里交错着出现。

  她一整宿都在梦里逃跑,先是之前看到过的那些纷乱芜杂,然后是沸反盈天的酒吧。她在人群里挤来挤去,眨眼被几道铁栅栏卡住,再接下来眼前又变化出脏兮兮的拳击台,好不容易从小门冲出去。跑过荒郊野岭,跑到最后,终点处竟然站着一个男人。

  酒红色的西服背影看起来很是斯文,转过身来也有一副剑眉星目的好容貌,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可她一看见这笑就好像浑身的骨头都被人捏住,钉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全身都是冷汗。

  这男人明明通身温文尔雅,却不知为何比她经过所有血迹斑驳的阴森场景都更加可怖。她看着这张脸想了许久,才终于记起白天看过的照片,灰色西装的男人和他有同样的面目:辜玉山。

  想起来这个名字,自然也想起来这人和犯罪集团关系密切,于是丁安荷轻手轻脚地转身就要逃跑。谁知道转过身去竟然反而一步就到了那人身边,梦里变化无常,他现在已经换了一身燕尾服,手抬起来让袖口从燕尾服中滑出。

  四周围着许多面镜子,丁安荷惊恐地四处张望,然而只能看到更多的镜子把头顶的灯光切割成一块块碎片。她的身体忽然不受控制,手里拿着一副不知从哪变出的宝石袖扣,正低头为辜玉山戴上。

  这副袖扣的设计很是精巧,正面在灯下有不同的反射角度,即使是在当下这昏暗的光线里也能看见一圈圈套住的花纹。只是背面就有些讨厌了,必须得由双手小心调整才能扣到袖子上。非得人伺候才能用的东西,丁安荷腹诽道。

  可与此同时她却又听见自己温柔而讨好的声音:

  “先生,好了。”

  辜玉山看起来很满意地收回胳膊,下一秒手里却突然多出一支针管。

  镜子的世界一寸寸坍塌,玻璃崩裂倾倒,雪崩一样冲向她。辜玉山、宝石袖扣、针管……全部都厚厚的雪埋起来,头顶上惨白的灯像是一轮垂死的太阳,闪烁几下,彻底熄灭了。

  丁安荷不会知道,就在医院的围墙外,已经有好几双眼睛盯上了她。只要能找到那批失踪的向导药“蝶蛹”,常山敢于冒任何风险。

  “山哥,我们什么时候把那个贱人弄回来?”说话的人外号“跛子”,他跟着常山已经有十几年了,原来还叫本名,因为丁安荷废了他一条腿才被人叫这个诨号。

  “再等等。”常山吐了口口水,他面前的水泥地板上已经有五六个烟屁股了,现在正是难受的时候。

  跛子蹲不住,直起身子把腿抵着旁边的水泥柱抻了抻,小声骂了句脏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报告!编号011请求报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报告!编号011请求报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