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意沉沉CC2020-10-21 13:413,168

  年轻漂亮的脸庞上面没有一点老师的沉着,眼神都清澈明亮的不可思议,这样的人,怎么在这样的地方,教学生啊?

  旁边两个男生已经跟着萧白走了一段路了,萧白回头发现路遇没有跟上,皱着眉走过来:“你站在这干什么?”

  路遇撇了撇头:“我又没有参与。”

  萧白眉头皱得更深了:“没参与?那你刚刚跑什么?”

  萧白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恍然大悟一般张了张嘴:“急着撇清关系是吧?有什么话到李主任面前说。”

  路遇跟着皱眉:“我真没参与,老师。”

  萧白明显不信,有些不耐烦地侧了侧头看向喻桃:“你说,她参与没有?”

  可能是怕小姑娘留下心理阴影,萧白往前一步将路遇挡在身后,放柔了声音:“不要怕,老师会帮你的。”

  喻桃摇头:“老师,他真的没有参与,他是……”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抬眼小心地看了看路遇,却被萧白误以为是受到路遇的眼神威胁而害怕,于是他转身蒙上了路遇的眼睛,鼓励似的看着喻桃:“他是谁?不用怕,说出来。”

  喻桃有些傻眼,抿了抿唇:“他是……我哥。”

  萧白僵硬了一瞬,不相信地重复了一遍:“他是你哥?”

  又放开了蒙着路遇眼睛的手再次问道:“你是她哥?”

  猝不及防地被人蒙上眼这倒是没有过的经历,路遇默了默,点头。

  萧白顿时有些尴尬,抓了抓衣角:“哥哥啊……来保护妹妹的?挺好挺好。”

  “那,你们快回去上课吧,老师就先走了哈哈哈。”

  路遇挑眉看着他,唇角弯了弯,被萧白看到更是尴尬得想要遁地,跟喻桃点了点头就背过身逃跑一样拖着两个男生走了。

  直到那三个人影消失,气氛才真正尴尬起来。

  喻桃扯了扯衣角,犹豫了一下开口:“哥……”

  路遇抓了抓头发应了一声:“爸叫我过来看看,怕你出什么事。”

  路遇说的再风轻云淡喻桃也能猜到,路江潮嘴里就蹦不出什么好话,不知道又怎么对着路遇要杀要剐了。

  喻桃头埋得更低了:“……对不起。”

  路遇呼出一口气:“不用,没事了就早点回去吧。”

  他说不清跟喻桃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是讨厌还是嫉妒,讨厌她在他面前老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还是嫉妒她能跟自己的爸爸妈妈一起生活。

  尤其是,她的爸爸也是他的爸爸。

  喻桃没再说话,路遇拍了拍裤脚的泥:“走了。”

  直到路遇的背影消失,喻桃才在一直站的位置动了动,缓慢地蹲下身捡起角落旁边沾了泥的书包,裸露在外的皮肤凉得渗人,她小幅度地打了几个颤,嘴角一撇,眼泪啪嗒啪嗒地就从眼眶里掉出来。

  路遇重新躺到沙发上的时候翻了翻班级群,管理员里面确实多了一个山水头像,备注是:语文—萧老师。

  路遇点进他的资料卡翻了翻,干净得不行,除了一张头像和所有人都可见的几张空间照片,其余的什么也没有。

  长得白白嫩嫩的,原来也是个老干部。

  路遇又机械地上下滑了几下,手指停在“加为好友”上方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按了下去,点击完发送的那一秒他就后悔了,只在心里默默祈祷萧白这个老干部不玩QQ。

  -我们已经是好友啦!一起来聊天吧!

  路遇百感交集地看着这条几乎瞬间弹出来的消息,还没来得及组织好语言那边已经先发过来一条消息。

  -同学你好。

  路遇手指在键盘上方胡乱晃了几圈,跟着他的格式回了一条。

  -老师你好

  察觉到用词不太恰当又撤回。

  -老师您好

  那边发过来一个黄脸微笑的表情,路遇以为就此结束了,正准备息屏的时候手机又振动了一下。

  -同学,有什么事吗?

  路遇盯了这条消息一会,突然觉得这个老师除了一张脸以外也没什么特别。

  即便是一句没营养的话也要加上称呼前缀,中间不会打个空格了事,末尾还会加上问号,整句话都客客气气的。

  -没事 加一下老师

  -好的。

  跟一个还没见面的学生聊天会记得礼貌性收尾,短短两个字也不会忘记加句号,这短短的两个字还是客客气气的“好的”。

  语文老师都这么注重细节吗?

  路遇再次点开他的资料卡看了一眼,然后按掉了手机屏,在沙发上翻了个身便将就着睡过去。

  就那么昏暗的客厅里,路遇在那张小得躺在上面得缩着腿的沙发上浑浑噩噩地窝了两天,放在以前除了喻桃偶尔会打个电话发条短信问问他最近的情况之外,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来过问他,甚至有些同学老师连少了他这么个人都不知道,他就在屋里睡得日夜颠倒昏天黑地,醒了饿了随便扒拉点面包,有的时候兴致来了会泡一小桶方便面,只有在这种时候,路遇才觉得自己有点儿人气。

  不过现在,估计是萧白已经上岗了,知道有个叫路遇的同学旷课之后坚持不懈地发消息,从“路遇同学,不管什么事你都不能不来上课呀”“路遇同学,如果真有什么事也来学校请个假好吗?否则老师会担心你”到“同学你家在哪?”“同学,旷课是会记过的”

  两天而已,萧白的消息几乎隔半小时就来一条隔半小时就来一条,路遇起先觉得烦,那句“老师会担心你”被他来来回回翻了好几次,他竟然莫名有些脸红,就像小时候他得了奖状妈妈眉眼弯弯地在他脑袋上吧唧一口一样让人不好意思。

  手指一滑都看不到头的消息,路遇叹了口气,按掉手机屏望着黑蒙蒙的天花板发呆,脑子里像被猫搅在一起的毛线团,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到后面也不知道到底是醒着还是睡着,只是在模模糊糊的时候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

  意识回笼,路遇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七点了,他揉了把头发光着脚两步过去开门,一瞬间门外的冷风涌进来,还穿着短袖的他打了个寒颤,抱着手臂重新蜷回了沙发上。

  喻桃叹了口气,手上提着的除了前几天路遇让她洗的书包还有一袋冒着热气的豆浆,油条已经卖完了,她也没多余的时间再走一段路去附近的便利店买面包。

  喻桃携着冷气走进屋,看了一眼沙发上闭着眼的路遇默默将要拉开窗帘的手缩回来,环视了一圈,路遇自己是有些小洁癖,但是周身三米以外的卫生从来不管,除了身下的沙发还垫着一件脏兮兮的校服以外,再远一点的茶几周围都是吃的面包袋和用来擦嘴和擦地下面包屑的纸巾,几乎都环绕在垃圾桶周围。

  喻桃稍微估计了一下时间,尽量轻地把书包靠在沙发上,轻手轻脚地蹲下身草草收拾了一下,豆浆已经温了,路遇还在沙发上阖着眼,不知道是真睡着了还是不想跟应付喻桃,喻桃又叹了口气,她从进来以后都在叹气,跟路遇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门开了一半,喻桃还是转过身来,特意将开的那一条缝给挡住。

  “书包洗好了,校服我那还有一套,今晚给你拿过来替一下,桌上有豆浆。”

  她尽量将话语说得简洁,不然路遇会嫌她啰嗦,她也没有以命令要求性的口吻让路遇“记得喝”,她只是告诉他,桌上有豆浆,有我买来给你的,还温着的豆浆。

  沙发上的路遇还是没反应,似乎正睡得酣熟。

  喻桃等了一会,然后借着开的那一条缝出了门。

  门刚一合上路遇眼睛就睁开了,傻子才会觉得他前一秒刚开完门后一秒就能睡死过去,所谓眼不见心不烦,他不知道喻桃把洗干净的书包放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该说谢谢还是扔到一边,不知道喻桃把温着的豆浆递给他的时候他该不该接,接了该不该喝,不知道喻桃说要给他送校服的时候他又该不该应。

  他不知道喻桃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所以他假装不知道地接受,似乎这样就不用翻来覆去地想怎么回报。

  豆浆他还是没喝,明明使唤人家的时候那么理所当然,人家主动送温暖的时候又不好意思起来。

  贱不贱。

  路遇就倚在沙发上又开始发愣,想起来了去换个垃圾袋,坐回去继续发愣,想起来又把校服扔进没有洗衣液的水盆里泡着,坐回去继续发愣,一来二去,差不多八点的时候,萧白又发来一条消息。

  “路遇同学,吃早饭了吗?”

  “老师给你买了豆浆和包子,过去看看你。”

  路遇眼睛一瞬间瞪大,从沙发上挺腰坐了起来,手指在屏幕上方滞留了一会,发出去三个问号。

  “你三天都没来上课,老师很担心,所以来你家看看你。”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住哪?

  路遇手指紧了紧,眼珠子飞快地转了几圈。

  萧白一个刚来的老师,不可能有跟他熟识的学生,要说勉强算认识的也就是那天“打架”的几个人,而除了路遇的三个人都知道他家住哪。

  只不过喻桃可以精确到几单元几楼几号,那两个人仅仅是知道地址而已。

  那两人也不是什么口风紧有义气的人,对路遇他们也用不着有义气,随便一问就问出来了。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萧白又发来一条消息。

  “路遇同学,老师已经到你家楼下了,能麻烦帮老师开个门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