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意沉沉CC2020-10-20 17:363,532

  “你妈的路遇,老子问你摆这个臭脸给你爹上坟是不是?!”

  被叫路遇的那个男生即使被人指着鼻子骂也没什么反应,下颌处渗出的血被葱白的指尖抹去,因为没有心思打理的刘海无力地搭在脑门上挡住了眉毛,一晃一晃的有些扎眼,路遇没忍住使劲眯了一下。

  这一举动让开始挑衅的那个男生愈发不爽,扬手又是结结实实的一拳打在路遇右半边脸上,操着一口南方特有的有些黏连的调子,吐出来的却是难听又肮脏的话。

  路遇从始至终甚至连眼皮都没抬起来,蓝白色的校服上面溅了不少泥点子,还有不知道从哪里擦来的发黑的暗红色。站在对面的男生啐了一口,从兜里摸出一支烟点燃,嘴一张一合,看上去飘然的烟被风吹散,男生的脸色总算是好了些,最后在路遇的腿弯处踹了一脚,低声骂着走远。

  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路遇靠着墙缓了好一会,抬手像擦汗一样随意的擦下额间的血迹,兀自伸手四处摸了摸,从泥里把他的手机捞起来按了按,还能用。

  他舒了一口气,腿弯还疼着,他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学校了,忍着浑身的疼稍微侧了下身,让自己靠的能舒服一点。

  本来还想从包里掏根烟出来的,不过摸了两把都没摸到,应该是刚刚掉在哪里了,捡起来也全是泥,抽不了。

  他其实是有一点洁癖的,但他实在没力气把校服脱下来了,索性仰着头不去看,手机就放在他旁边,他知道会有人来找他。

  果然,差不多三十来分钟就有噔噔噔的脚步声,紧跟着出现在他视线里的就是同样穿着校服的一个女生,眼眶里已经蓄满了眼泪,一张清秀的小脸白得没什么血色,很明显是跑了很久还吹了风的。

  “路遇!”

  喻桃几步就跑过来,看到脏兮兮的路遇嘴唇颤了颤,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该不该碰他,他身上又有多少伤。

  路遇费劲地抬起眼望着她,嗓子有些哑:“拉我一把,站不起来了。”

  喻桃才反应过来似的连忙伸出手,触到路遇冰凉的指尖时缩了一下,路遇勉强站起来,眼睛瞟了一眼地上已经看不出颜色的书包又看向喻桃:“拿回去洗了,什么时候给我都行。”

  喻桃点了下头,目光落在路遇的校服上有些犹豫地开口:“这个呢?”

  路遇扒拉了一下领口:“等我回去睡一觉再说吧,现在脱了冷。”

  喻桃还有些懵地点头,一抬眼看到路遇已经背过去摇摇晃晃地要走,捏着校服的指尖顿时一紧,还没想好怎么开口挽留就已经喊出了他的名字,路遇头也没回,只摆了摆手,拖着腿走远。

  喻桃抿了抿唇低下头,看着手中脏兮兮还带着湿水的校服,刚刚憋回去的眼泪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指尖收紧小声地开口“哥……”

  路遇回家以后径直倒在了沙发上,脑子里乱糟糟地放空,又认认真真地想刚刚是不是对喻桃有点过分。

  怎么说也是人小姑娘冒着风踩着泥着急忙慌来找他,让帮洗衣服洗书包也没吭声,那书包可脏得他碰都不想碰——

  路遇有些烦躁地把脸埋进不那么光滑的布料里,深深吸了口气。

  算了。

  想那么多干什么呢。

  他也不希望喻桃觉得他这个哥哥还有救继续在他身上耽误时间浪费功夫,更何况,本来也不是可以坐下来好好谈心的关系,喻桃的妈妈是他爸的小三,要不是路遇他妈就图个钱靠离婚协议把他爸剥的分文不剩,恐怕路遇和喻桃这辈子都没有见面的机会。

  现在两人爸妈恩恩爱爱,也说不清谁是多余的那一个,喻桃生活得水生火热,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在窒息的前一秒垂死挣扎。

  路遇也想明白了跟这个妹妹交集越少一点越好,身上单薄的衣服紧紧贴着皮肤,腿弯又疼又僵,他轻轻打着哆嗦,在满脑子浆糊里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雨已经停了许久,云层已经稍能透出些光,连绵了一阵的阴雨天似乎就快要到头了。

  小城市的周边总是有很多没什么人的巷子,刚下过雨的地面又湿又脏,连续几个人跑过去溅起的泥点子几乎覆盖住一双纤瘦白皙的小腿,空气里淡淡的草泥味还未消散,安静得听得见刻意放缓的脚步声,女孩背靠着墙神色惊慌,被身前两个高大的男生笼在阴影下几乎腿软。

  路遇匆匆跑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他半隐在墙角后面,捏着手机的指尖泛白。

  他的手机全年三百六十五天都静音,今天也不知怎么磕着了自己变成了振动,睡了没多久就嗡嗡地一直响,迷迷糊糊接起来被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通才听出来这是他爸爸路江潮的声音。

  “狗娘养的杂种,老子就该早点弄死你!自己一天当个废物要死不活的还拖累喻桃,你他妈把喻桃叫去跟谁打架了?!喻桃一个女孩子去找一群鳖孙找干啊?!”

  路遇盯着不远处的门框出神,屋里没开灯,唯一的光源就是他手上的手机,他晃了一下头,额前过长的刘海被摇到一边。

  去掉骂他的话,路遇大概总结出个大概,声音染上几分急迫:“喻桃在哪?”

  “你他妈的还有脸问我她在哪?!你们那个下三滥的学校见不得人的地方还少吗?!西门不就有个小巷子?!妈的路遇,老子今天非把你整死——”

  在听到地点以后确定后面的话都是骂他的,路遇这才挂了电话,没顾得上重新翻一件外套出来,稍微犹豫了一会套上旁边脏兮兮的校服就跑了出去。

  没猜错的话,今天喻桃来找他应该被哪个傻逼看见了,心慌慌地就去挑事去了。

  操。

  路遇在心里骂了一声,迎着刺骨的冷风噔噔噔地往学校西门跑,不知道踩了多少个泥坑水凼,七拐八拐才找到被堵在角落的喻桃。

  两个都是熟面孔,路遇平时在学校不爱说话,既不是人狠话不多的大哥也不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学霸,放在普通人身上也就是个小透明,没谁会关注他,偏偏他长了一张出众的脸,往人群里一站就是鹤立鸡群的存在,即使身形瘦得有些不正常也难掩光芒,所以不爱说话这一点就变成了爱装逼和欠揍。那些男生用来找优越感的手段路遇都懒得理,到后面愈演愈烈变成了撒气桶一样的存在,路遇也只是受着。

  他也反击过,冷着脸挥着棍把一个男生手打骨折以后他以为他们会消停,谁知道变本加厉,路遇似乎变成了施暴者,那次的反击就是证据,他们的霸凌变成了理所应当的防卫和教训,久而久之,路遇也不想理了,挨顿打而已。

  又死不了。

  不过,如果所谓“教训”落在其他与他有关人的身上,路遇就不能不理了。

  路遇死盯着其中一人的脸,蹲下身捡起了地上不太坚硬却被削得锋利的木棍。

  “你们是哪个班的?!”

  听到这声音路遇下意识松了口气,孙悟空再厉害也会被唐僧念紧箍咒,他们像这样堵他的时候也遇到过几次老师,被拖着去政教处检讨,那些棍啊棒的最后没有落在路遇身上,路遇因为这个对那些凶神恶煞的老师有了不少莫名其妙的好感。

  他抬头循着声音望过去,巷口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刘海乖乖地搭在脑门上,露出大半光洁的额头,看脸也不过是同龄人,穿的却是一丝不苟的白衬衫,下摆被扎进工整的西装裤里,腰有些松,后臀却被填得饱满。

  路遇霎时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空壳子学生会的人。

  那两个男生明显也这么想,皱着眉打量了一番这个未曾见过的男人,那个男人看上去颇为气愤,大步走了过来,路遇发现他走路的姿势很端正,站得也一丝不苟,一看就是刻意练过的。

  应该是一中的乖宝宝吧。

  那个男人走近,又重复了一遍:“你们是哪个班的?跟这个女同学在这里干嘛?”

  喻桃都快哭出来了,眼泪挂在睫毛上愣愣地盯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那两个男生互相看了看:“你谁啊?少管闲事!”

  男人更气愤了,掏出包里的手机滑动,在手指按下去的前一秒又抬头:“我是你们学校的老师,我再问一遍,你们是哪个班的?不说我就直接给李主任打电话。”

  李主任专门治这些逃课打架的问题学生,据说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大哥,学校里再翻天的学生到了他面前也只能乖乖被喷一通口水再乖乖写一篇两千字的检讨最后乖乖背个处分。

  两个男生本来也没真想对女生动手,本想意思意思就行了,不过目前看来意思意思也不行,互相看了一眼又看了看萧白,皱着眉报上了自己的班级。

  男人放下手机,一手抓着一个人的校服往外:“跟我去政教处,霸凌同学是要记大过的!”

  路遇在墙角后面都要笑出声了,不打电话让李主任亲自来抓人就亲自抓人去找李主任,这老师……

  怎么有点憨啊。

  也算是让路遇放下了那颗悬着的心,他扔掉了手里的小木棍打算走,还没跨出几步就被人抓着后领翻了过来,他还没反应过来地瞪大了眼睛,看清了眼前这个人脸后才发现就是刚刚那个有点憨的老师,小小地惊讶了一瞬。

  在他印象中的男老师都是无例外的地中海或者秃头,眼睛很小却老是瞪得很大,一般戴一副很上个世纪的眼镜,嘴巴干裂得起皮,个头也没有眼前人这么高。

  这个老师眼睛很好看,皮肤也很好,就连嘴唇都红润得晶莹,像一颗刚被洗过的草莓,让人迫不及待想尝尝到底有没有看上去那么甜。

  路遇不动声色地动了动喉结,视线往下移到脚尖:“干什么?”

  男人也不回答,拖着路遇往那两个男生那边走,喻桃看到路遇被拖出来,惊讶地又瞪大了些眼睛,挂在睫毛上的眼泪落下来悄无声息地砸在泥里。

  男人在三个人脸上扫了一圈,最后定格在路遇脸上:“别想跑,参与霸凌的都得跟我去政教处。”

  说完探了个头看向喻桃:“这位同学受伤没有?有没有哪不舒服?”

  喻桃无措地眨了眨眼,接着摇了摇头。

  男人了然地点头:“有什么记得跟老师说,我叫萧白,是高二一班新来的语文老师。”

  路遇猛地一抬头。

  萧白?他的语文老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