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意沉沉CC2020-10-24 15:313,042

  萧白没料到喻桃会说这些,他的本意只是想了解一下这位不怎么来上课,在班上貌似也不太合群的学生。

  他认真盯着喻桃柔软的发顶:“他是我的学生,我不会对他有偏见。”

  “至于他到底是不是,是怎样的人,还有待我发现。”

  对上喻桃惶惶不安的眼神,他弯了弯唇角,放柔了声音:“不过,我相信他不会主动挑事的。”

  喻桃舒了口气,眼珠左右转了转,实在没有别的话了,觉得自己刚刚说了那么一番话又贸然开口不太尊重萧白,兀自盯着脚尖出神,萧白也没想与她多细致的交谈,本意也只是想问那些人有没有再找麻烦而已。

  他站得笔直:“你朋友已经在等你了,先回去吧,耽误你了。”

  他说完沉默了一会,似乎是想抬手拍拍喻桃的肩,僵硬地伸手到一半又缩回去。

  喻桃点了点头,微微弯腰:“萧老师再见。”

  路遇一回家就黏在了沙发上,从背后把干瘪的书包扯出来扔在一边,下周二就是半期了,他在想是直接缺考还是去考场上坐十几个小时叫几张白卷的好。

  上一学期的期末他就没去,不想考是真的,没那个心情也是真的,听说路江潮现在岳母不是个什么省油的灯,管喻桃管到她连剪个头发都要求几天,还必须得由那位岳母在旁边看着,心情好对喻桃是放在心尖尖上疼,哪里一点不对了全家都是她的出气筒,路江潮在哪惹一身灰了就来找路遇撒气,一手提着两指宽的木棍一手提着啤酒,随便找个理由就能直接动手。

  路遇很累,真的很累,他就那么蜷在沙发上,路江潮满身的酒气,嘴上喋喋不休手下也是一点不留情,不知道是气撒完了还是觉得对着一条死狗一样的人没劲,棍子一扔指着路遇骂他是懦夫是杂种,自顾自地坐下在一旁,仰着头咕噜噜灌了几口,又自顾自地开始了父子情长。

  路江潮说:“路遇啊,从小到大我为你跟你妈做了多少你不会不知道,你妈就图个钱!她他妈的就图你老子的钱!”

  路江潮还说:“你也不看看你妈说离婚就离有多干脆!她压根就不想要你,她嫌我们父子俩都是拖油瓶!她老早就想卷着钱跑了!”

  路江潮又说:“周琴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她跟她妈也图我钱,可我已经没钱了……”

  路遇还是没什么反应,他却把自己感动了。

  “我没钱了……”

  “我没钱了!”

  “老子一辈子的心血都让你妈卷走了!狗娘的周琴把你老子扒得底裤都不剩了!”

  他晃了晃手中的空酒瓶:“路遇你以为你这样谁他妈会心疼?!你妈巴不得没生过你这个杂种,只有老子会来看你!”

  他又站起来,指着路遇:“只有老子!你花的是老子的钱!”

  路遇浑身哪哪都痛,勉强动了动手腕撑起身子,舔了舔干燥的唇。

  “好,我不用了。”

  “我自己找钱。”

  “饿死了不算你的。”

  路江潮似乎愣了一下,咧着嘴笑了:“找钱?你去哪找?”

  “歌厅?”

  路江潮咂了咂酒瓶口,矮下身拍了拍他的脸:“脸还可以,就是不知道,耐不耐……”

  即使再有一万次,路遇还是会被他这幅把自己当废物的语气表情激起情绪,他猛的一下站起来将路江潮往后推开,身体撞到茶几的声音在小小的一方里格外清晰,路江潮瞪大了眼,趔趄着站稳,路遇喘了几口气,脸色有些红。

  “饿死了不算你的。”

  他很想说些不中听的狠话,越脏越好,越难听越好,可是他真的太累了,他甚至觉得多跟他说一句话都是在透支生命。

  路江潮怎么会知道路遇身上有多少淤青红肿,怎么会知道就在刚刚又添了多少新伤。

  路遇只是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通俗易懂并且直接地告诉路江潮:我们划清关系了。

  路江潮的整张脸都红了,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么,手指着路遇:“狗娘养的杂种!就在都会打你老子了?!你他妈就该跟你那个妈一起死!没人收尸喂给野狗下辈子成蛆!”

  他身后就是电视柜,他扫了一眼,抄起那柄有些生锈的铁锤就对着路遇扔了过去。

  路遇脸色一瞬间发白,从头到脚的血液都冰凉了,他只是靠着本能往右侧了侧身,举起手臂护住头部。

  不知道说是幸运还是不幸,有些笨重的铁锤正正好地擦着他的鬓发砸中左胳膊,他下意识地蹲下身紧紧捂住,脑门几乎就在瞬间出了汗,整个人止不住地发抖。

  路江潮几乎是在脱手的瞬间就后悔自己冲动,看着蹲在茶几后的路遇生出几分愧疚,可是为了他那身为父亲的“尊严”和那点可笑的愤怒,他甚至还将手边的易拉罐对着路遇弓起的后背扔过去,还不忘骂了一声“杂种。”

  路江潮走到门边,回过头:“你说的,饿死了不算我的。”

  关门声后路遇顺势坐到地上,后背靠着软软的沙发垫,地上的凉意源源不断地传来,他似乎好受了些,右手包住左边胳膊揉了揉。

  弓身出汗都是生理下意识反应,在学校他也打架,别人用木棍他就拿铁棒,反正总要比人家狠,直到每次堵他的人越来越多甚至连累到喻桃,路遇才变得像木桩一样。

  受的伤就更多了。

  再怎么恨再怎么讨厌路江潮都是路遇的爸爸,即便路遇真的想过拿刀刺死他也没想过要打他一顿。

  毕竟在他为数不多的有关童年的美好回忆里,路江潮一直都是一个慈父形象。

  路江潮是搞建筑的,在J城这个小破地方也算有点名气,路遇从小耳濡目染,小学的时候就跟着他上工地学拉线学砌砖,晚上路江潮柃着脏兮兮的路遇回去的时候路遇的妈妈都会抱怨几句,一边对着路江潮叨叨一边抱着路遇去换衣服,然后做饭洗碗,等路江潮带着兴致高昂的路遇出去散步的时候又继续洗路遇刚刚换下来的衣服和下午刚拖过又被踩脏的底板。

  现在想想,矛盾可能那时候就有了。

  所以那一整个暑假路遇都是在工地上度过的,知道他是路江潮的儿子似乎工人都会对他多关照一些,所以干了几天他就从那个工地走了,再到另一个有点偏僻的地方,人家问他他只说想趁着暑假赚点零花钱。

  有时候他也觉得挺可笑,街上偶尔能看见三两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围在一起发传单,有些脸皮薄不太好意思,还要拿传单挡挡太阳,一下午赚的几十块钱往甜品店里一坐就没了,也不知道为了啥。反而自己浑身灰扑扑的坐在太阳底下被晒成小黑娃,沾满了泥尘的鞋子旁边永远立着一瓶矿泉水。

  工头夸他能干,吃得苦,就是太瘦了,应该多吃点,所以每天中饭和晚饭他碗里的肉都要多些。

  但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多难受,胳膊一动就疼还是要推三角车铲水泥,有洁癖所以能不上厕所就尽量不去上,还好他只是一个临时工,晚上不用睡在工地,所以还得在街上没什么人的时候借着路灯慢悠悠地走回家,只是为了省几块钱车费。

  说是不用路江潮管,可是混口饭吃还得用他教的本事。

  路遇觉得自己实在没出息。

  等到开学他才想起自己没有参加期末考,学校让他留一级,好好学,好好听,好好考试。

  一个暑假下来的钱让路遇凑合一个学期还是有点紧张,所以小长假他也会去,有的时候瞎逛到那边工头还会给他根烟,一个穿着灰扑扑的短袖一个穿着校服,两个人一起坐在路边吐着烟圈,看眼前人来人往与自己无关的热闹繁华。

  那应该算是路遇过得比较轻松而且自在的日子了。

  路遇闭上眼睛吐了口气,不知不觉又想到了萧白。

  那么一个连嘴角的弧度都跟这里格格不入的人。

  他小时候一定很幸福吧,爸爸妈妈和谐而且恩爱,所以萧白温柔又有礼貌,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偶尔不想上学了也可以跟爸妈撒娇,然后放学后惊喜地被带去游乐园。

  至于来J城当老师……

  一定是很蠢地举着三根手指对天发誓说他要去小地方看看,要去帮帮那些没人管的祖国未来,要为家国建设做出自己的贡献,去机场的时候肯定也是跟父母一步三回头七步一抹泪的送别吧。

  路遇扯了扯嘴角,觉得自己想的这幅画面有些好笑。

  突然就认定了萧白就是这样的。

  可能是因为他实在跟这里太格格不入了,格格不入到路遇都不知道用了多少遍这个词语。

  他一看就是温室里的花朵,每天只用操心晚上吃什么和吃完该看哪部动画片,无忧无虑到面色都应该是粉红的。

  路遇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小胳膊小腿,关节处还泛着粉的小少年,膝盖被蹭伤之后在原地泪汪汪地要妈妈抱。

  嘴角不自觉上扬,察觉后他下意识动了动大腿。

  路遇:“……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