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意沉沉CC2020-10-22 18:583,006

  路遇有那么一瞬间惊慌,迅速环视了一圈周围,一边在心里无比感谢喻桃这个勤勤恳恳的田螺姑娘,一边顺手将周围清了一下。

  他舒了一口气,回道“不好意思啊老师 我不在家”

  听到叩门声路遇下意识的一缩,喻桃有钥匙,所以敲门的可想而知都是谁,执着到找上门的人不多,但够执着,第一次等到就来第二次,第二次等不到再来第三次,人们总对未知的事物充满恐惧,路遇不知道门外究竟有多少人,他们手上又都拿着什么,是刀还是棍,他们在外面大吵大嚷地喊他名字,他只能躲在被子里努力让自己睡着。

  萧白的声音像刚蒸好的面包,软糯又有温度,带着些软软的调子,说话总是客气又温柔,连叩门的力度都刚刚好,或许是怕路遇还在休息,便放低了些声音。

  “路遇同学?麻烦帮老师开一下门好吗?”

  路遇心里像被弹了一下,莫名地泛起酸软,他愣了愣神,光着脚去开门。

  萧白离门槛差了接近一米,看到路遇时立马扬起了一个不浅不淡的笑容,唇角扬起的弧度都像被刻意纠正过的一样,让人感到友善的同时也不会觉得谄媚。

  路遇自己也晃了晃神,半晌才张嘴自顾自的应了一声:“啊……老师好,进来吧。”

  萧白微微颔首,往门槛迈了半步后似乎想要脱鞋子,路遇连忙抬手制止:“诶!不用不用,我家没有多余的拖鞋,老师你……就这样就行。”

  萧白瞪大了眼睛,咬了咬唇看上去竟有些为难,看得路遇都要觉得不多买拖鞋是他的不对了。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会,萧白垂下头,慢吞吞地重新穿上了鞋,走进来的时候几乎要顺拐。

  他乖乖地在沙发上坐下,背挺得笔直,两只手规矩地搭在腿上,路遇接过他递来的还冒着热气的豆浆包子放在桌上,往后一靠仰躺在沙发上,气氛又开始诡异地尴尬。

  路遇没发觉萧白一直盯着他,清了清嗓子:“那个……”

  萧白立刻开口道:“路遇同学,为什么你三天都没来上课呢?是有什么无法避免的原因吗?”

  路遇应到:“有的有的。”

  萧白眉目间立刻染上担忧:“是很严重的事?虽然事分轻重缓急,但也要抽个空来请个假,好让老师放心。”

  路遇忙不失迭地点头:“嗯嗯嗯。”

  或许路遇没有萧白想象中那么难搞,还乖顺得出乎意料,萧白弯起眼睛笑了笑,把袋子里的豆浆拿出来递给他:“不吃早餐对胃不好,附近没别的,先吃点垫垫肚子吧……诶?”

  路遇机械地接过那袋豆浆,顺着萧白的视线望过去,是喻桃一早送过来的那袋。

  萧白小小地皱了下眉头,却没有多问,拿了一个包子在手上小口小口地吃,路遇本身也不想跟他多说话,也不觉得尴尬,咂咂地喝完了豆浆还顺带吃了一个翻着热气的包子。

  萧白一早就吃完了,确定路遇吃饱了以后递过去一张纸,这才开口:“老师今天就是来看看你,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学校正常上课呢?”

  路遇笑了笑:“不好意思啊老师,这个还不能确定,我会尽量快一点的。”

  萧白只当他是有什么苦衷,抿着嘴点了点头,没有安慰也没有多问,收拾了一下桌上他和路遇吃剩的以及几个空了的小袋子,那在手里客客气气地跟路遇道别。

  萧白走后路遇盯着已经关上的门板又开始走神,他总觉得这个老师怪怪的,又说不出到底哪里奇怪,他的一举一动都让路遇感到无比的不自在,明明温和又有礼貌,路遇心里却一直被猫挠一样,难受得莫名其妙。

  不过,路遇几乎可以确定他不是J城的人了。

  J城不会有这样的人。

  说是尽快回到学校,实际上路遇隔了有整整八九天才去上课,去上课也只是因为将近半期,上面有领导会来时不时的检查,这个时候缺勤就是往刀口上撞自寻死路。

  路遇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担心被开除,明明巴不得上不了学天天窝在家里混吃等死。

  他被这种心情弄得有些烦躁,埋在臂弯里拱了几下,他坐在最后一排,同桌是个有点胖的男生,戴个眼镜,路遇是跟他互相认识过的,不过现在他已经记不得名字了。

  早读课班主任是一定要来教室的,无所意外地在教室桌子与桌子间的空隙晃荡,抱着手臂一副冷漠严肃的样子,偶尔逮到最后一排睡觉或者看手机的就会像猎到目标的狼,瞪着眼睛在四周扫视一圈,然后提着自己的猎物去见一个狼群的首领。

  ——政教处。

  路遇并不怎么喜欢看手机,没事做的时候喜欢发发呆睡睡觉,有事做的时候更不可能看手机。但是他以前的班主任完全不相信,在老师的固定思维里,在不怎么好的学校里座位靠后的学生,全都是上课要干一些违纪事情的危险分子,所以每当路遇垂着头犯瞌睡的时候班主任都会悄无声息地绕到他身后,把路遇摇醒以后问他:“手机呢?”

  路遇理解不了她的脑回路,她也找不到路遇的手机,所以每次都咬牙切齿地让路遇在教室门外站一节课。

  路遇通常用来补觉。

  不过现在不一样,萧白从一开始在教室门口出现就没怎么动过,嘴角的弧度跟那天去找路遇的时候一模一样,莫名地让人觉得舒心,他眉眼间都是温和,垂着眼睫挨个从学生的脸上望去。

  不知道为什么,路遇觉得这时候的萧白全身都散发着……母爱?

  那种温柔又可靠的,妈妈一样的感觉。

  路遇觉得有点好笑,把肩膀放低了些,脸躲在课本后面偷偷抿嘴,同桌不明白他在笑什么,微微睁圆了眼睛,发现路遇自顾自的笑并不打算跟他分享以后默默将视线又移回了课本。

  ——路遇笑了?

  他后知后觉的开始惊讶。

  从开学到现在他们一直是同桌,不过路遇缺课本来就挺严重,坐在教室里不是发呆就是睡觉,上不了两节课又会被班上的几个男生叫出去,叫出去了就不会再回来。

  路遇跟他的交谈都少得可怜,更别提面部表情了。

  今天早上还是头一次,看到路遇笑得这么……羞答答?

  脑子里一瞬间闪过扎着俩小麻花辫的路遇,同桌打了个冷颤,努力将注意力重新拉回课文。

  萧白斜斜地靠在门框上,他的脸很具有欺骗性,看上去很好欺负的样子,不过路遇这么一看,萧白似乎得178往上,西装裤的腰看上去还是很大,以至于有些松垮,还好臀很饱满,可以完全卡住。

  萧白的目光转了一圈终于找到路遇,接触到他有些说不清的荤荤儿的眼神后稍稍惊讶,路遇看到他像兔子一样瞪圆的眼睛连忙收回了游移在他脸上的视线,望着课本上的之乎者也怎么也集中不了主意力。

  萧白看到路遇坐在那里打心眼儿里开心,虽然老师这个职业并不是他选择的也不是他喜欢的,但可能从小到大让他贯彻了“要做就做到最好”这一理念,以至于他即使在这么一个地方的这么一个学校的这么一个班,他都在认认真真地做好自己的工作,尽力做到能够为人师表。这些学生可能是家长或其他老师眼中的“弃子”可他还是想努力拉着他们往前。

  毕竟,任何一个人都不能选择他们的出身,他们的生长环境注定这样,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所以他们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吊儿郎当,身上穿的嘴里说着的,都不是这个年纪该有的。萧白也改变不了,所以他只能尽力将他们引回正轨,起码将来不会后悔如今的所作所为。

  在萧白的认知里,男生是应该有绅士风度的,应该保护女生,所以在他刚来看见两个高大的男生将喻桃堵在墙角时心尖一颤,喻桃单薄的身影就像纸片一样,带着小巷子里有些潮湿的凉风轻飘飘地从他眼前掠过,所以他当即就制止了,幸好他事先去学校的时候存了李主任的电话号码,他也不知道李主任对这个学校的学生来说是不是个害怕的对象,不过对学生时代的他来说,每一个老师都是值得敬畏的。

  他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脑门离门框有了些间隙,他从刚刚出神开始目光一直驻在路遇的脸上,冬天的教室闷热,少年隐在课本后的脸颊已经有了一层薄红,映着课本上淡金色的阳光,脸埋得愈发低,不知道转头说了什么,同桌扶了扶眼睛,抬头望向门口的萧白,随后点头,路遇也跟着抬起头,教室里的读书声稀稀拉拉,两人的视线越过人群相交汇,萧白眉眼弯弯,唇角终于不再是那个让人莫名的弧度,整个人都柔软又温和。

  路遇坐直身子,视线飘飘然落在工整的宋体上面,小小地勾了下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