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意沉沉CC2020-10-25 18:533,053

  星期天下午的补课都是各主科老师轮着来,中午群里的消息都是一串接一串的请假,这周肚子痛玩下周脑袋疼,那人发烧了这人就崴脚了,到校人数基本取决于当天下午上课的老师是否随和。

  说白了就是好欺负。

  这所学校什么样老师心里都清楚,愿意学的他们就好好教,不愿意学的他们也不乐意管,只要别在上课的时候把屋顶掀了干啥都行。原来的班主任倒是会管,上课睡觉的都会被提起来罚站,然后撑着桌子继续睡。

  路遇想,萧白看起来温温吞吞的,群里刷屏似的请假消息他可能还会挨个挨个回复。

  这么想着,路遇已经点开了静悄悄的消息列表,果然,还不到十二点已经有两三个人请假了,萧白还没回复,应该是没看到,也不知道为什么路遇尤其期待,盯着屏幕发了会呆,手指无意识地往上滑,翻到前面请假消息时陡然回神。

  -@萧白 萧老师,我们家程泉有点感冒,明天再来哈

  -@程泉妈妈 好的,不过程泉似乎上周也在发烧?是身体不太好吗?

  程泉妈妈过了二十几分钟才继续回复。

  -是有点

  -最近换季是要注意一下呀,落下病根就不好了

  -嗯嗯,谢谢萧老师关心

  差不多下午一点的时候,请假消息刷屏一样一条接一条。

  -@萧白 萧老师,蒋丽华有点发烧,下午请个假

  -@蒋丽华妈妈 好的,严重吗?

  -不严重

  -好的

  -@萧白 萧老师,王宇萍昨天把脚崴了,医生说要好好休息,请两天假

  -@王宇萍家长 好的,是走路的时候崴到还是下楼梯扭到的?

  -不知道他怎么弄的

  -那就让他多休息休息吧,能活动了再来学校

  -谢谢萧老师

  -@萧白 陈或头疼,请半天假

  @陈或哥哥 好的,严重吗?是感冒引起的还是什么?

  -就疼

  -换季还是要注意添加衣服呀

  -嗯

  路遇眉头一皱,盯着这个昵称叫“陈或哥哥”的人,点进他的头像看了看。

  是一张黑白的照片,虽然只是个侧影,但是有种说不出的非主流味道,路遇动了动手指,想象了一下在上面打上“得不到,那就毁掉”的超大的扭来扭去的字,嘴角弯了弯。

  路遇对陈或这个人没太多印象,只知道他跟自己非常像,一样不怎么去学校,不过陈或一回学校,那就是大哥一样的存在,上次堵喻桃那俩人似乎就是他的众多小弟之一。

  见面的次数一只手就数得过来,脸具体什么样不记得了,路遇印象最深的就是陈或那几乎见青皮的寸头,这个发型一旦过头那就是刚出狱的猥琐混混,不过在陈或身上就是一股子“这人很能打”的硬汉气息。

  由此可见,陈或脸应该是不错的。

  就是不知道这个“陈或哥哥”是不是真的哥哥,他们班有不少家长不太管的都用自己的号进群,改个什么哥哥啦姐姐啦小姨啦,这位哥哥说话这么拽还惜字如金,多半是陈或本人。

  路遇挑了挑眉,默默地想下次去学校多留意一下他。

  往下滑回去的时候,萧白已经回复了那几个请假的消息。

  -@萧白 萧老师,蒋丽华感冒了,在去Y市看病,请个假

  -@蒋丽华妈妈 好的,已经严重到要去Y市了吗?那让她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今天下午是我的课,以后帮她补回来就行

  -谢谢萧老师了

  -@萧白 陈或手扭了,下午请个假

  -@陈或哥哥 扭到哪了?严重吗?左手还是右手?如果没到不能活动的地步尽量还是来上课吧

  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

  -刚刚把脚也崴了

  -好的,那让他好好休息

  路遇估计萧白也是憋了一会才忍住没发一串省略号过来。

  这个陈或估计脑子不太好使,这么漏洞百出又敷衍的说辞也就萧白这个脑子更不太好使的会相信了。

  路遇又扫了一眼后面的几条请假消息,顺便带着前面的消息,顺利留意到萧白的那句“今天下午是我的课”,眯了下眼。

  每周补课的课表一般星期六就会发在群里,只不过路遇懒得去看,估计也没几个人会去看,所以知道今天下午的课是萧白的时候,他脑子里“明天再去”的想法也不知道为什么犹豫了一瞬,皱着眉想了想,打算再等一会。

  请假的人多那就多一个他不多,少那就少一个他不少。

  结果再一次证明了萧白来这短短的时间确实跟班上的同学相处得还算融洽,今天请假的人不超过十个,是路遇见过的最少的一次。

  他犹豫着手指在屏幕上晃了晃,打打删删的那句“路遇有点发烧,今天下午请个假”在对话框里呆了将近一分钟后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去,路遇按掉手机抓了抓头发,校服就摆在左手边,他看了眼手机,离上课的时间还有将近两个小时,于是随意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一歪头又睡过去。

  路遇从臂弯中迷迷瞪瞪地抬起头时萧白正站在讲台上,不知道上课已经多久了,黑板上的字已经占了一小半,萧白的字很好看,是字帖上那样工整的正楷,一丝不苟,像他的人一样。

  他今天还是穿了一身白衬衫,袖口被卷到胳膊,露出白皙的小臂,抬手时细瘦的腰身也被勾勒出来。

  手臂露出来的那截看上去很滑很细,也很白,在光下面透出腻色,由于穿得少,路遇总觉得那应该是冰冰凉凉的,像冷冻好的白牛奶一样,却又觉得萧白这个人看上去都是温暖的,那种冬天抱着也很舒服的温暖。

  路遇脑子里都是夏天从冰箱里取出来还冒着凉气儿的牛奶,情不自禁地偏过头靠在左手小臂上,讲台上旁边就是窗户,冬天恰到好处的阳光细密地照进来,萧白站在那里,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浅金色,路遇恍惚间甚至可以看到他脸颊薄薄的绒毛和在眼睑下方投出光影上翘的睫毛。

  他觉得,萧白这个人,比他上的课更有吸引力。

  连着三节的语文课,萧白再有吸引力路遇也听不进去了,支着头在英语课本上有模有样地画起了他。

  诚然,以路遇那一手画猫像狗画狗像熊的技术,自然是不能将萧白画个十成十,但是路遇会抓特点,萧白的特点是什么?

  漂亮。

  于是路遇比划了几下,勾了一个左边脸凸出来的瓜子脸,眉毛细长眼尾上挑,他是个右撇子,左边虽然已经尽力在向右边靠齐,还是歪歪扭扭,这么一看就像一个奸诈小人对着他挤眉弄眼。

  同桌惊奇于路遇拿笔,似乎还在写字,凑过头看了一眼。

  同桌说:“哇,你这画的是……啥啊?”

  路遇有些满意地整了整纸张,回答道:“人。”

  听他这么说,同桌自然以为是他随手画的,完全不会联想到有原型,而且这个原型就站在讲台上,此时正面含笑意地注视着两人。

  萧白清了清嗓子:“路遇,唐春来。”

  全班大部分的眼神都集中过来,路遇有些懵地应了一声,唐春来站起身戳了戳他后肩,路遇反应了一会也跟着站起来,眼神自始至终还是有些懵地黏在萧白身上。

  萧白笑着说:“我看到两位同学刚刚讨论得很起劲,这么积极是好事,讨没讨论出来是小事,跟同学们分享一下自己的想法吧?”

  想法?

  什么想法?

  路遇大脑空白,看了一眼身边低着头皱着眉翻本子的唐春来,咳了一声低声道:“诶!什么东西?”

  唐春来也压低了声音:“第三段翻译。”

  路遇皱眉:“翻译?”

  萧白不是教语文的吗?语文有什么好翻译的?

  碍于他课本都没拿出来,只得越过左手边的一垒书瞄了一眼唐春来的。

  哦,文言文。

  那他更不会了。

  萧白还是带着笑意静静地注视着两人,开口的声音就像拂过杨柳的风:“你们谁先来?”

  路遇瞥了一眼死死埋着头的唐春来,稍微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我认为,第三段是借景抒情,承上启下,表达了远在外漂泊的诗人的思乡之情。”

  萧白愣住了。

  紧接着,哄笑声从耳边传来,唐春来比路遇还尴尬似的张红了脸,不解地看了他一眼。

  等笑声都差不多止住的时候,萧白这才走下讲台,走到路遇身边,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老师刚刚看你跟唐春来一起在本子上写才会抽你,你们在写什么?老师能看吗?”

  路遇抿了抿唇:“……画画。”

  萧白说:“那就是老师能看了?”

  萧白手已经捏上了那个本子,眼睛却还是盯着路遇,似乎在等他出现某种反应,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

  这种时候,他还是在询问。

  路遇跟他对视了会,那双琥珀色的瞳孔在阳光下格外显眼,像路遇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的有白色奶油的咖啡,又清又亮。

  半晌,他垂下眸,默许了萧白接下来的动作。

  反正也认不出来。

  萧白拿到本子愣了一下,像小朋友那样皱着眉仔细看了许久,然后不确定地抬头,用一种更不确定的语气询问道:“这是……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