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今晚来老虎2021-04-06 08:433,189

  在宋荀的认知里,谢家钰是个吝啬的人。

  除了在戏里,平时基本上没什么能叫人看出情绪的表情。

  简而言之,这人不工作时就是个面瘫。

  如今亲眼看清楚谢家钰脸上有了鲜明情绪,宋荀更不禁好奇,眼前这个叫“江诚”的到底是什么来路,能治面瘫?

  情敌?

  小时候打过架?

  不然……

  前男友?

  宋荀拽回跑偏的思路,仔细咂摸着。

  其实刚一听见江诚自报名字,他就觉出熟悉来了,不过这本来就是个挺大众的名字,所以他也没多想。

  江诚……

  “我母亲就是死于毒品,我个人愿意拿出三千万,悬赏江诚。”

  谢家钰一个月前在发布会上说的话像一颗炸雷,差点崩开宋荀脑浆,这个江诚……不会就是那个江诚吧?

   

  “哎。”

  宋荀还在懵,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唤。

  他回过神,看见江诚朝他微笑。

  这人皮肤相当不错,唇角还有一个微微往上的弧度。

  实在是人畜无害了。

  可他是江诚。

  宋荀汗毛一根根立起来,自以为神情自然地等着人家说话。

  江诚笑意更深了,他伸手朝着一个方向指:“别一直看我,你老板已经走了。”

  宋荀是先听见这人说话,在脑子里过一遍,才反应过来他说什么玩意儿。赶紧顺着那方向转头,果然看见谢家钰的后背。

  他忙不迭追上去,同时也巴不得赶紧脱离魔窟。

  追到谢家钰,又鬼使神差地回望一眼魔窟,昏暗的灯刚好把江诚的脸竖着分成两半,一半在明,一半在暗。

  意境产生的特殊美感让宋荀的视线多停了一会儿,就这么一会儿,魔窟里的魔王朝着他挥了挥手,拜拜。

  等这俩人走到江诚看不见的位置,他才坐回椅子上。周围有股咸味儿,他低头扫了眼,发现有味道的是他被面汤浸湿的领口。

  邻桌的姑娘正在点烟。

  江诚看着那只烟燃起的火星儿,静静等着人抽一口,才歪头过去搭话:“可以匀给我一根么?”

  姑娘神态疲得不成样,话都懒得说,摸出烟盒,当着江诚的面儿揉成一团,示意里头已经是空的了。

  江诚挑了挑眉。

  烟瘾犯了实在是不好受,他也没想到在这儿能见着谢家钰。

  吃什么面条,怎么就馋成这样。

  他忍住再抽自己一个耳光的冲动,听见自己带着的马仔又凑上来:“诚哥。”

  像电影里的龙套,导演就给安排一句词的那种。

  江诚侧过头,看见马仔递过来一支烟。

  他犹豫了一下,而后接过那只烟,马仔立即摸打火机替他点上。

  由着烟雾飘了一会儿,才往嘴里吸。

  这些马仔的烟不知道有没有加料,不过还好他鼻子灵,闻得出。

  说是马仔,其实基本上是用来监视他的。一个还好说,八个看着,他根本没机会传情报。

  想到这儿,江诚顿时烦躁了。

  就没有哪个卧底像他这么倒霉,让人家挂得铺天盖通缉!

  官方想拦截都没办法——因为这种公众人物他不跟你提前打招呼啊。

  他妈的谢家钰!

  江诚一边生气一边抽烟,烟没抽几口,外头突然传出“咣”的一声!

  手一抖,烟差点掉,面上保持住岿然不动,慢悠悠地用拿着烟的手朝门口晃了一下,吩咐离他最近的马仔:“出去看看。”

  马仔规规矩矩点头,大步跨了出去。

  “咣!”

  又传来一声,听着就像铁匠砸剑。

  这破动静儿实在让江诚感到奇怪,他站起身,面馆里的“交警制服”们不用招呼,立即全跟在他身后。

  声源并不远,江诚走到拐角,正好赶上一声崭新的“咣”!

  看清楚这动静怎么来的,他刚才没抖掉的烟终于掉了。

  五分钟前。

  谢家钰脚步匆匆,宋荀两条腿紧着倒腾,几乎一溜小跑才跟上。

  那辆威风凛凛的吉普车,周围贴了不少先前宋荀口中的“摩托车”,还是警用的。

  这种警用摩托车重量相当沉,在路上一歪倒了,没俩交警都扶不起来。

  宋荀离着谢家钰差了快一米,他眼看着人家是奔驾驶位去的,忙掏钥匙给车解锁:“哎,老板,你自己开?”

  谢家钰这个人的揍性就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他坐在驾驶位,打着车,扫了眼宋荀,虽然是面无表情,但宋荀从中看出来,“老子很不耐烦,你再不上车,我就开走了”。

  宋荀赶紧加快速度,坐上副驾,刚关好门没等系上安全带,谢家钰已经一脚油门轰出去了。

  “咣!”

  谢家钰不是个有十多年驾龄的老司机,也没耐心一点点挪出去。吉普车前后停的这些警用摩托和他之前在高速公路上看到的一样,他心知肚明,这些是江诚那伙人的。

  “咣!”

  警用摩托比一般摩托车大了不少,重量也实实在在,吉普车想把它撞开,自己也讨不到好,车灯在谢家钰撞第二下的时候就裂成一片蜘蛛网。

  宋荀坐在副驾的屁股小幅度挪了挪,此时此刻的心情和坐针毡上没区别。

  但是紧接着,更让他坐针毡的事儿发生了:魔窟里的妖魔鬼怪听见响儿已经围上来了!

  车窗关着,宋荀凝神听,听见这么几句:

  “诚哥,这人有病?赶去投胎?”

  “他赶去报警。”

  报警?

  不是吧?

  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一边儿担心被人追上来围堵,一边儿又害怕谢家钰在盘山路上车速开这么快的安全问题,等车终于停下来时,宋荀后背都湿透了。

  他又挪了挪屁股,一抬头,看见派出所的蓝底招牌。

  宋荀第一次动了辞职的念头。

  真要报警啊!

  这荒郊野岭的,会不会被打击报复?

  什么电影梦想的靠边站,保命才是第一位啊!

  正好手机恢复信号了,宋荀看了微信上冒出的“回电话”,急中生智道:“老板,制片人行程很赶,我们迟到不合适,毕竟这一次联合制片,人家出大头……”

  谢家钰又是那副听不懂话的样儿,压根不听他说完,“啪”的一声,甩上了车门。

  还是辞职吧!!!

  进了派出所做笔录,宋荀由于太紧张,一直在抢话补充细节。

  做笔录的屋子空气不怎么流通,有一股脚丫子的味道。

  宋荀短短二十多年的生命中,还没经历过这种场合。

  再加上对面那民警不停在转一根笔——碳素笔中间部位的图都磨糊了。

  宋荀看着那个糊图,再次断捻儿卡顿:“然后……然后就……”

  桌对面的民警终于不再折磨那根笔,他把笔放下,抬起头:“也就是说,你在市区看见穿警服的江诚了?”

  “是高速路。”一旁的谢家钰接过话。

  “大明星,”民警把笔帽扣上了,咔哒一声,“幸亏报案的是你,这要是换个人,都会让人直接拉走做毒检了。”

  就在这时,门“当啷”一声开了。

  开门的人劲儿使得太大,墙上的磁铁门吸压根儿吸不住它,门反弹回来,被一个中年男人镇压住了。

  这人头发有点长,又有点乱,皮肤黑,褶子也不少,黑眼圈还挺大,乍一看颇有几分艺术家的不羁气质。

  刚才还半瘫在凳子上的民警精神抖擞地站起来:“苏队!”

  这人正是被江诚瞎指路,走国道还压上江诚铺的破胎器的苏哲。不幸中的万幸,他们就被扎坏了一个轮胎。

  换上备胎发疯似的一通好找,结果檀攀没找着,江诚也没找着。

  只好先回派出所。

  这么长时间的布网,苏哲不甘心捕个空,刚才在外头的监控上也听见谢家钰和他这小助理说了什么玩意儿。

  他心里着急,懒得废话,面向谢家钰开门见山问道:“你刚刚见到江诚,是在哪儿?”

  谢家钰侧过头,说了很短的几个词。

  宋荀听不懂,他猜应该是那个面馆的外文名字。

  但苏哲明显听得懂,他吸了一口气,扯嗓子朝门外喊:“夜班的有一个算一个,都跟我走!”

  说是这么说,但苏哲立即神色匆匆地出了门,跑向与大门相反的方向。

  宋荀挪到门口,看见那个方向从天花板上悬下来的蓝色小牌牌:卫生间。

  哦,人有三急。

  一个姑娘忽然从门口探进一颗头,等她的视线捕捉到谢家钰时,瞬间笑没了眼睛。

  之前苏哲车上坐了三个后辈,两男一女,这是才刚毕业直接考过来的崭新女警,叫邓年年。

  “还真是你!”

  邓年年的声音里充满惊喜,正当宋荀以为她下一句是“能给我签名吗”、“能和我拍照吗”,甚至是更过分的“能加你微信吗”,结果却听见她说:“三千万,你真的给吗?”

  连宋荀都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这姑娘说的是三千万的悬赏金。

  这回连谢家钰都有点愣神,宋荀还看见他老板罕见地翘了一下嘴角:“给。”

  仍然在场的民警一时间非常尴尬,没想到这几年从未在国内露脸的江诚还真来了!

  他看了眼谢家钰,掩饰的清了下嗓子:“行,那谢谢你,后续有需要了解的我们再联系你。你先回去休息。”

  谢家钰站起身。

  忽然多了个高个子青年站到他身旁,距离有点近,他把手掌端横,虚虚朝谢家钰那头比划了一下:“你真这么高啊?百科上的居然不是虚报?”

  瞧瞧,这问的是什么!

  宋荀正想着怎么往回找补,又走进屋一个皮肤黝黑体型偏瘦的小伙子,这人看见谢家钰两眼放光:“不要那些破奖杯,你在我心里已经是影帝了!无冕之王!”

  宋荀虎躯一震:这不是又戳老板肺管子上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说你找江警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说你找江警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